风雨南明之美人江山 第三章 中华明月湾 25 挡车螳臂

不笑生 收藏 0 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468/][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468/[/size][/URL] 公告:新书《铁翼鹰扬》,鏖战在一战法国的天空,沉浸在法国金发女郎的爱情之中,17K火热签约新书,每日三更,敬请大家支持不笑生冲榜,有票的砸票,没票的收藏、点击,不笑生在这儿先谢谢各位兄弟的支持! 另外,本书已经全部写完保证全本!(: “好、好、好,婧雯夫人果然名不虚传,在下佩服之至。不收便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68/


公告:新书《铁翼鹰扬》,鏖战在一战法国的天空,沉浸在法国金发女郎的爱情之中,17K火热签约新书,每日三更,敬请大家支持不笑生冲榜,有票的砸票,没票的收藏、点击,不笑生在这儿先谢谢各位兄弟的支持!

另外,本书已经全部写完保证全本!(:

“好、好、好,婧雯夫人果然名不虚传,在下佩服之至。不收便不收罢。”说着朱聿键再端起杯子。

“我想有一点我还明白,最少岳贤弟还认我这个兄长,最少他还不会看着我死。所以……”

朱聿键顿了一下,脸上掠过一丝狡诈的笑容。

“所以,这次我回到福州城,就带了我福州城的百姓和文武百官、三宫六院一起来这岛上。为了抗清忙了这些年,我也该好好歇歇了。至于汉家江山关我何事,有岳兄弟这少年英豪在,我只管放了手让他领了人去做就好。”

王婧雯、宇文绣月、纪敏萱三人互相对视了一眼,心中都说道:“这个皇帝大人什么时候学会了我夫君的赖皮劲!”

朱聿键得意的把手中酒杯中的美酒咽下肚,接着又说:“三位夫人也不必为难,就算我那岳兄弟回来了,真要怪起你们三人让我上岸,你们大可推到在下身上,就说是在下自己来到这儿就不走了。与你三个全无关系,反正你们也做不了他的主。”

王婧雯从侍女手中拿过酒壶,一面亲自为朱聿键倒酒,一面说:“瞧您说的,就算你到你兄弟的岛上再住些日子也使得,只是三爷的军国大事哪个又能懂得了那么多,能替三爷分忧呢!我家夫君只怕年少无知,反倒会误事也说不定呢!”

朱聿键笑道:“想令尊王士和当年也属老成持重之人,为何会生出岳夫人如此刁钻古怪的丫头。真乃怪哉也!”

王婧雯抿着嘴笑而不答,转而又道:“三爷,现在这样不是挺好么。”

听了王婧雯的话,朱聿键苦笑着摇摇头道:“唉,一言难尽啊!我那里现在……我已经告诉朝臣,要请我那兄弟回来坐那‘一字并肩王’的位子。这倒还在其次,如今除了江南博洛一部堪称军力强大之外,其余各处皆守备空虚,即是进军恢复大明的最好时机。只是朝中一些大臣贪图太平时日,不愿进军……。”

朱聿键在朝堂之上的事,放着神州军安全局,密切注视福州城的一举一动,王婧雯又如何能够不知道呢!甚至包括他朝中几人在朝中上下其手,她们也知道的清清楚楚。这次请朱聿键来也是因为岳效飞临走之时的交待的清楚。

“福州城是将来我们万事具备之后,进军的重要地点,所以那里一定要把握在亲神州城的力量手上。至于那个不识好歹的家伙,真有一天出了事了,也要尽可能保住他的活命吧!”

这才有了王婧雯邀请朱聿键来岛上造访的事情的发生,为得是做出一个姿态,神州军依然鼎力支持朱聿键的隆武王朝。当然她们也没想过朱聿键会拿这个诏书来说事,这个可是万万不能接的。

宇文绣月在一旁道:“三爷,您的苦楚我们都听说了,只是这个诏书还请您收回,我家夫君是万万不敢接的。当然此次之事,我们也不会和外人说。三爷,说起来福州城和天下的百姓也就指着您呢!”

就在朱聿键离开福州城前往台湾接受城市建设的“震憾教育”的同时,福州那些被他骂得狗血淋头的百官之中,自然有会用特殊手段应付此种事件的人。

看着信鸽在天空之中自由飞翔的身影,黄鸣俊慢慢低下头,背着手在自家花园之中开始溜弯。

“他此刻已经完全信服神州城的那一套东西,可见我与那边的商议全是对的。就看他们什么时候动手了!”

若说黄鸣俊没想过和岳效飞相互合作,那是假的。从神州城起,通过不断观察和道听途说,黄鸣俊断定一点。

“此人胸无城府,行事古怪毫无章法,且与那些下贱庶民勾肩搭背,将读书之人不当大用,断不是成大事之人。说起来那边的皇上虽然要人留辫子,可一来他们已经占了大半壁江山,其二办事果断、狠辣,不用看别个,你只看那博洛大将军所为之事就知。虽说邀洋人相助,想来亦不是什么大事。最为重要,朝廷对我们这些前朝老臣子还是很器重的啊,哪里似那个嚣张小子一般!”

正在他内心之中下在为眼前局势忧愁的时候,他的儿子回到家中。如今黄鸣俊之子已经穿了身神州军的军服,加入朱聿键的新军之中。

“爹!儿子回来了!”

黄鸣俊从步履之中听得出儿子非常疲乏,只是对这爹娘早晚的“安”还是要请的,不然岂不有违人伦之孝乎。对于儿子的表现还算得上是满意,微微点点头问他今天相关的训练情况。

“回爹爹的话,没想到军中的训练如此劳累,儿子虽然身属参谋,亦要一同训练,不但身上满身伤痕,况灰头土脸,只好洗了脸才来见父亲。”

“唔!”黄鸣俊微微点头,以示嘉许。伸手捋了捋自己颌下的山羊胡慢悠悠的说道:“俗话说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那神州城的岳城主你是知道的,当年他在老军营的时候是个什么模样你也知道。今天他能有如此作为,也就是因为手上神州军……不然,你以为他岳某人有多大能耐!”

“是了,爹爹的教训,孩儿记得。‘乱世中当以文载道,当以武……”

听儿子将自己的“教训”记得如此清楚,黄鸣俊非常满意。挥挥手微笑着说:“不必了……不必了,只需记在心中就好,要知艺多不压身,勿传道外人。如今天下群雄四起,狼烟遍地,真君不现,群魔乱舞。故以文载道、以武护身才可保得宗佻延绵,爹爹盼望你做好一个文武双全的大丈夫。”

“是”黄鸣俊说一声,他儿子就在一旁低着头应一声。

“嗯,记得爹爹给你交待的事情,这支亲军兵士的动向可要把握清楚。”

“是,儿子遵照爹爹的吩咐,整日与兵士之间同食、同训、同坐,故此儿子在军中亦有二三知己好友,将来有事之时,当是可用之人。”

黄鸣俊慢慢点头道:“如此甚好,训练了一天,你也累了,快些下去歇息去吧。”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