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界 第二卷 百年光景去如空 第八十六章 合体

hc8610 收藏 1 2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055/][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055/[/size][/URL] 无庸此时反而镇定下来,既然明白了前因后果,自然不会再有丝毫的犹豫,反身往回走了几步,灵力喷涌而出,一道电网朝刚才那个方向击去。“噼噼啪啪”一阵爆响,云雾再次被炸开,那七个身影再次浮现出来,不过他们挣扎的动作,比起刚才明显地弱了几分。 黑色的云雾似乎极具灵性,被无庸接连这么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55/


无庸此时反而镇定下来,既然明白了前因后果,自然不会再有丝毫的犹豫,反身往回走了几步,灵力喷涌而出,一道电网朝刚才那个方向击去。“噼噼啪啪”一阵爆响,云雾再次被炸开,那七个身影再次浮现出来,不过他们挣扎的动作,比起刚才明显地弱了几分。


黑色的云雾似乎极具灵性,被无庸接连这么两下激出了真火,开始翻腾起来,从四面八方涌了过来。随着云雾的翻腾,铁链又开始摇晃起来。无庸趁着云雾还未席卷过来的一瞬间,一道细细的电光脱手而出,划出一道弧线,把那七个身影卷在一起,往回猛拉。那七个身影同时发出一声惨叫,好像无法承受电光附着的灵力,拼命地扭动着,反往外猛扯,猝不及防下,无庸倒险些被扯下铁链。


云雾一触即电光,一道满是腐烂的阴气,顺着电光袭了过来,无庸激凌凌打了个冷战,三魂七魄都感觉到了一阵寒意,灵力竟像是被切断了一般,手下一窒,电光噶然而止。那七个人影此时不但不再理会无庸,反而抱成一团,往“瀑布”深处逃去。


无庸苦笑,看来本体魂魄已经失去了意识,对电光的恐惧,远超过了“瀑布”。到了这种地步,又岂能放任他们逸去,当即大喝道:“都给我回来!”


这一声以玄门正宗法力吼出,就如同一枚石子投进水里,在水面激起层层涟漪,以无庸为核心,一圈圈的法力波动向四周蔓延出去。在无庸身前五丈,大部分的魂魄纷纷惨呼着,或者逃或者爆裂,“瀑布”就像炸了锅一般,顿时沸腾起来。


那七个身影被这一声大喝,震得一抖,随后一愣,有三个身影一下子变得犹豫起来,仿佛是面带喜悦、欣慰和期望的那三个,回过头来看着无庸。而另外四个身影则变得更加焦躁,拉扯着那三个身影就要逃走。无庸一见,再往前走了几步,又是一道电网打了出去,刚好拦住去路。


云雾再次围了过来,反击也愈加犀利,无庸拼尽全力,将那七个身影勉强留在原地,一步一步慢慢靠了过去。每前进一步,所承受的压力便大了几分,到最后,眼见离那七个身影只剩一丈的距离,却再也挪动不了半分。此时从“瀑布”之外传来尖利的啸声,啸声越来越近,越来越响,想来一定是这里的异常,惊动了幽界守卫。无庸大急!


可是再急也没有用,单就云雾本身的禁制,就已经十分厉害。要是单凭自身实力而言,以高庸涵眼前的修为,根本无法与之抗衡,开玩笑,堂堂地府幽界的禁制,岂是修真者所能相抗?之所以能撑到现在,而且仅仅只是略微处于下风,还是得益于仙界上人的助力。可是助力是用一分少一分,就在啸声堪堪到达“瀑布”之外时,也是所剩无几了。


从云雾传来的禁制之力,越来越强,“瀑布”中暗藏的幽界法阵,在无庸的全力攻击下,逐渐运转起来。无庸只感觉到,体内的灵力似乎已经到了干枯的边缘,眼下不光要对付云雾中的禁制,想办法把自己另外那“七魄”给救回来,还要对抗法阵的吸力。双重重压之下,无庸眼前一黑,身形摇摇欲坠。此时,不要说救回那七个身影,就是自己的“七魄”也快保不住了。


尽管无庸也算是强悍异常,刚才短短时间内,接连在同一个地方,将“瀑布”炸出了数十个空洞;但是,有谁见过浩浩荡荡的江水,被一颗小小的石块给截成两段,从而断流么?无数的魂魄顺着“瀑布”涌到无庸身边,他们受到黑色云雾的驱使,变得狂躁无比,不断伸出手、爪子、触须、长舌,甚至合身扑过来,死死抱住无庸的“七魄”,要将其活生生拖出来。至于那“三魂”,则没有一个受到攻击,也正是如此,无庸才勉强保住了三分清明。


“难道当真要丧命于此?”无庸不甘心,他已经完全恢复了记忆,高庸涵内心中所有未完成的心愿,全部闪电般浮现出来。就这么死去,怎么能令人安心?无庸突然暴喝一声:“高庸涵!你当真忘了自己身背的重任了么?”


那七个身影突然顿住,在短短的一瞬间,无庸仿佛看见他们有一种千古艰难的抉择,时间在这一刻凝固了!


那七个身影突然流露出一股强大的气势,猛地合在一起,变成了一道人影,朝无庸冲了过来。无庸的身边布满了魂魄,无数双奇形怪状的“手”,已经将他体内的七条身影,一点一点地给扯了出来。但是此时的无庸,心中却没有丝毫的畏惧,原本的焦急被欣慰所代替,因为高庸涵的“七魄”,已经醒悟!


就在无庸的“七魄”刚刚被完全剥离开来,一道金光迎面而至,那些撕扯的“手”,以及周遭的魂魄,全部被金光击的粉碎。一道人影快如流星,窜到无庸身边,一伸手抄起“七魄”,随即往自己怀里一拉,再度合二为一。


一股更为强大的气势,伴随着滔天的战意,冲天而起,如同一柄利剑划破长空,“瀑布”被撕开一条巨大的裂缝,绕开无庸和那道人影,朝两侧奔腾而下。无庸只剩下三魂,由于七魄被剥离出去,浑身无力,身子一倒,朝铁链外跌了出去。那道人影及时伸手一拦,将无庸拉了回来,一张熟悉之极的脸庞,出现在眼前,不是高庸涵还有谁?


无庸笑了,而且是开怀大笑:“你终于回来了!”


高庸涵也是大笑,笑声还是那么豪爽:“做了一个噩梦,差点把命都给丢了,还好,梦总算是醒了!不过,你也来的太晚了一点!”


无庸“哦”的一声,略微有些吃惊:“你知道我是谁?”


“哈哈哈!”高庸涵再次大笑:“你就是我,我就是你,咱们本就是一个人来的,谁也离不开谁!”


“不错,咱们谁也离不开谁,谁也缺不了谁!”无庸的斗志也旺盛到了极致,续道:“我的任务已经完成,咱们能不能活着出去,剩下就看你的了!”


高庸涵点点头:“只要咱们在一起,这天下之大,哪里都去得!”


话音一落,无庸长笑声中,合身扑到高庸涵身上,两者合二为一,重新凝结成一个整体。灵胎再度归来,高庸涵觉得浑身无比舒畅,体内灵力已然完全恢复,忍不住纵声长啸。啸声传遍整个“瀑布”,无数的魂魄,在啸声中拼命往外逃离。啸声透过“瀑布”,传到了外面的群山之中,震彻山谷,回声接连不断;啸声也传到了“瀑布”之内的幽界,令幽界之中的阴魂为之侧目。


一阵掌声从云雾之中传来,一个温婉动听的声音响起:“不错,不错!想不到时隔八百年之后,居然还有人能闯入地府,在九幽冥瀑之中,不但‘七魄’不失,反而还能吸纳别的‘七魄’,有趣,有趣!”


另一个冰冷嘶哑的声音接着响起:“我看这小子像是仙界中人,然则他的魂魄如何会出现在这里,着实令人不解!小子,你是何人,胆敢擅闯幽界,不想活了么?”


高庸涵抬眼望去,就见两个身影慢慢从黑雾中显现出来,这两个人丝毫不受九幽冥瀑的影响,就那么随意地站在空中。从这两人身上传来的那种逼人的气势,高庸涵知道,来者定是幽界中供职之人,而且极难对付。但是他刚刚找回灵胎,并与其合体,虽然还有“三魂”被幽界收去,没有找回来,但是气势上却不输半分。


“我来此并不想惹事,只是想找回自己的魂魄,还望尊驾通融通融!”


那个温婉的声音哈哈一笑:“老鬼,这个小子一点都不怕你嘛!”


这时,一个眉清目秀的中年人从云雾背后闪出,阴森森说道:“年轻人不知道天高地厚,口气好生狂妄!魂魄既然被我幽界所收,岂能说要就要?”


另一个人影随后而至,却是一个面目狰狞的怪物,身高在三丈开外,头顶生出一对大大的尖角,一对铜铃巨眼射出寒光,两个巨大的獠牙伸出唇外,背后一对宽约五丈的薄翼缓缓扇动,两个蒲扇一样的巨爪环抱在胸前。此人看着高庸涵傲然站在铁链之上,摇头笑道:“小子,你知不知道,你惹上了这个小心眼的老鬼,可有大麻烦了!”声音柔和之极,不带一丝烟火气息。


高庸涵大讶,原本以为声音如此动听之人,面目一定可亲,哪知竟然如此可憎;倒是那个声音嘶哑难听之人,倒长得这般好看,大大出乎意料之外。只是刚才战意澎湃之下,随口那么一说,没想到反而引起了来人的敌意,当下歉然道:“两位大哥,我绝无恶意,适才言语无状,是我的不对,还请多多包涵!”


“你说什么?”那面目狰狞、声音婉转之人,突然厉声喝道。


高庸涵一愣,暗想自己这句话说的很是谦恭,怎么此人的反应,显得如此愤怒?


“嘿嘿!我早就给你说了,你这副尊容,哪个能看出你是女人?”那个眉清目秀之人,突然奸笑了几声,说完还不屑地瞅了瞅身边的同伴。


高庸涵这才知道,原来这个人居然是个女人,当即瞠目结舌。


那个面目狰狞之人闻言大怒,突然一掌打向同伴,口中骂道:“你奶奶的,我给你说了多少次,别拿我长相说笑,你还要取笑于我,看老娘今天不把你的头拧下来,给你安到屁股上!”


那个眉清目秀之人伸手一挡,将同伴的巨爪拨开,气急败坏道:“鬼母,你别以为我怕了你,怎么说我也是幽鬼明王,你再胡闹的话,别怪我不客气!”


鬼母一听这话,更加恼怒,不住骂道:“你个死老鬼,明王个屁,老娘今天和你没完!”咒骂声中,两人打在一起。


高庸涵看的有趣,两人的变化也太大、太快了,尤其是那个叫鬼母的,开始时说话温文尔雅,哪知转口如同泼妇骂街。再细细一看,两人修为极高,出手尤其狠辣,无一不是取人性命的歹毒法术。不过幸好,两人不但没有攻击自己,反而因为言语上的冲突,自己倒先打起来了,不禁哑然失笑,摇摇头悄悄朝九幽冥瀑外走去。


刚刚跨出九幽冥瀑,身后忽然传来两道阴毒的法力,就听见一声咒骂:“你个臭小子,居然敢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