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飞扬 第三卷 铁血军魂 014 继续训练

zhurui1963 收藏 4 5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33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331/[/size][/URL] [内容简介] 第二天的天气不错。 秦明扬也走了。 战士们还沉浸在他昨夜讲的杀敌故事,一个个训练的士气非常高。 总之,大家都喜欢得不得了,今天的任务太简单了。 几乎在行军途中每个班都唱着昨天文工团教的歌,甚至一班长孔未名和九班长唐红军临时在路上发出了一个挑战:回去,两个班比一次唱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331.html


第二天的天气不错。

秦明扬也走了。

战士们还沉浸在他昨夜讲的杀敌故事,一个个训练的士气非常高。

总之,大家都喜欢得不得了,今天的任务太简单了。

几乎在行军途中每个班都唱着昨天文工团教的歌,甚至一班长孔未名和九班长唐红军临时在路上发出了一个挑战:回去,两个班比一次唱歌。

这又是一次十公里的越野急行军,在全连战士眼里,这已经是小菜一碟了。

不过当孙悟孔的六班第一个到达集结地时,他的眼睛就睁大了。

因为守在那里的排长给他了他一副地图。

上面标明了,从面前直接上山,整个行程是十公里。向两边饶行,却要达到二十公里以上。

面前是什么呢?

岩。而且标明,由于猎人在这一带打猎,这里到处都是陷阱。

孙悟空问道:“陷阱意味着什么?”

“那是天上,地下,地上都可能有东西来。只要中了就算负伤失败!这里是有陷阱说明,人手一份。”排长递给他。

战士们,正在读着。

刘援朝的四班已经上来了。

孙悟空紧张地看着,只见上面写着:“一,地下陷阱,都有标识;二,天上攻击物,都有响声;三,地上来袭,都先出现人的身影。”

孙悟空皱着眉头:“这些东西好躲不?”

排长笑起来:“只要你发现了,就一定躲得开!”

战士们长出一口气。

孙悟空早飞身而起,向这岩上象个猴子一样的攀上去。

不一会儿,已经扔下了接好的背包绳子。

六班战士一个个向上攀去。

刘援朝边看边问,已经在开始接绳子。

待战士们看完,又只得一个搭起人梯,向上攀。

他的第一个人上去。

孙悟空的六班已经上去了一半。

但是,当孙悟空的人上完时,刘援朝的人也全部上来了。

孙悟空顿时睁大了眼:“喂,你用的什么办法?”

“对不起,我弄了两根绳子上人!”刘援朝捆好背包。呼啸一声:“走!”一马当先。

孙悟空那甘示弱,大喝一声:“不能让四班抢先!”

六班的人立刻成散兵线向前扑去。人人争先。

这是一片有着四十度斜度,长满了草和树的山坡。

他们沿着两条不同的路线前进,很快就形成了竞争。

一边以刘援朝为首的四班,成一路纵队,象一条飞龙向前疾射。

另一边,孙悟空带领,整个队伍象水漫金山一样往上涌。

半个月训练已让这些战士对山地越野适应了,虽不说如履平地,但鼓足力气,冲起来有了干净。再也不会轻易摔倒了。

突然,刘援朝叫一声:“慢!”

但已经晚了。

他是停下来了脚步,并且看见了前面草丛中的一个小牌子:“陷阱!”

然而,后面的战士却停不住脚了。直直地把他按入了陷阱里。

孙悟空也在这个时候发现了陷阱,他大声地吆喝:“陷阱啦!”

可是,有两个战士正跑得忘乎所以,前仆后继地踩到了陷阱。


四班的战士停了下来,叫着班长。

刘援朝一脸无奈,好半天才说出一句话:“这不能怪你们,是班长指挥失误。”

“怎么办?”副班长吕强抓住刘援朝。

刘援朝招招手:“大家都坐下来,我们一起商量怎么办?”


孙悟空咬咬牙:“都给我停下来。”

战士们围了过来。

孙悟空恨恨地道:“才上阵就损失了两个战友!”他一下子盯住大家:“你们说什么原因?”

“跑快了!”

“没长眼睛!”

孙悟空一把拍在地上:“对,现在我们要把队伍散得更开,每个人都弯着腰,耳朵放尖,眼睛放亮。保持中速,随时准备卧倒!”

“报告!我耳朵轰轰叫!”

孙悟空猛地一瞪眼:“我背你走!”

“班长,让我和他结成小组走吧!”

孙悟空眼睛一亮:“有道理!组成三人一个小组,共六个组,分六路行动!”他一把把叫耳朵轰轰叫杨怀群拉到了自己身后:“你跟我!”


吕强紧紧地盯着刘援朝。

刘援朝狠狠地瞪住他:“你平日鬼点子那么多!”

吕强轻声道:“我那还不是小时候玩打仗游戏得出来的。这下子真干,我一直是跟你!”

刘援朝一把抓住他:“对呀,小时侯,我们打仗不是都在前面要派尖兵的吗?”

吕强一下子也兴奋起来:“对呀!”

刘援朝一推他:“快,我现在已经是脱离行动的伤兵。你快安排!”


唐红军的九班也上来了。因为他现在的班上有一半多是北京兵,他变得格外小心。

看了看这杂草丛生的山岭,我遮天蔽日的树,他沉声道:“为了防备受到袭击,我们必须四面八方分工。我在前,专门看陷阱;副班长鲁雄心在后,防备来自后面的袭击;周伟在左,周华民在右;高龙成观察天空。发现情况及时喊叫。其余人成两路行进,不得慌乱。注意看清袭击物,相应处置!”

立刻有那来自北京的战士吼了起来:“我们就只能在你们的翅膀下生活!”

唐红军愣了一愣:“说得好!都是战士,都要行动起来。”他想了想:“分成五个组吧。每个组负责一样工作。我这组四人,副班长组四人,高龙成组四人,其余每组三人,轮流观察。”


文剑英领了任务就嘿嘿笑起来。

他早就想好了:“我不走前面,跟着前面的队伍。有陷阱你们去顶!”

所以,他是不慌不忙地跟上了和他的班在争速度的三班。

三班的班长是石头一样壮实,也是石头一样塌实的张奇袭。

张奇袭不是很聪明的人,但是,在残疾父亲的身边,他学会了思考和沉着。也因为父亲没法做事,他没有其他孩子那么多的童年乐趣,有很多的空闲,几乎听父亲讲完了他所有的战争传奇经历。

所以,他同样很沉着的指挥着他的班。

他把一个班分成了六个组,不过他采取的是,一组在前侦察探路,其余组交叉掩护,急速前进。

这文剑英一时半会儿也看不懂,只觉得这张奇袭很是怪异。

忍不住啧啧称赞:“看不出,这小子平日里,三棍打不出屁来。还有一手呢!”

再回头:“兄弟们只要跟住他们,他们怎么做我们怎么做!有事他们在前面顶!”


秦明扬从望远镜里看着,不由得冷笑一声:“这小子太可恶!想不劳而获,给他点教训!”

那秦明扬找来配合他们训练的,都是装甲部队侦察连的人。

对付他们这些新兵蛋子,对于这些秦明扬亲自训练出来的装甲侦察兵,一个个正玩得百无聊耐。

听到这个命令,立刻矛头对准了文剑英。

那文剑英的五班正跟得热闹,一个个跑得正欢,不防,那侧面树林里发出一声蛐蛐叫。

众战士根本没在意,到是那文剑英看到了。

就见那树林出先了一个人,飞快地接近到他们十米处,提起沙包,“咚咚”一连两个,把他的两个士兵打翻了。身子攸然消失了。

大家这才吃了一惊,文剑英慌忙叫声:“卧倒!”

周围已没了动静。

前面张奇袭的三班已走远了。

文剑英这才慌忙命令:“大家加强警戒,继续前进!”

他话未落音,只听得天空传来鸟鸣。

众士兵惊疑地抬眼望天空。

文剑英抬眼望,只见一个风筝,正悠悠地飘落下来。

在到达大家的上空二十米处,一抖,掉下几个沙包。

“快散开呀!”他大叫。

晚了,正在发呆的士兵,又有三个战士中了沙包。

转眼间,已是五个战士退出战斗。

气得跟踪监督的排长破口大骂:“演习,就是战争!你些狗日以为是好玩!”

文剑英赶紧收拢部队:“跟着我,往前冲!”

排长大声吼道:“你没有尖兵,没有后卫警戒,靠你一个人?你这蠢货!”

文剑英这才想起,最近排长教的战术。

慌忙重新安排。

其余几个班已经陆续超过了他们。


秦明扬似乎非常高兴。

整个新兵连一下子“伤”了近一百人。

“很好!很好!”他兴高采烈地看着垂头丧气的新兵们:“还是有这么多人完成了任务!”他突然举起手,双手向下一砍:“不行,我要让你们每次都大败!”他又笑起来:“战场讲两点,一,实力!二,斗智!我现在也不罚你们!现在就让你们讨论,讨论你们为什么会伤或者说败这么多人。你们怎样对付要袭击你们的敌人!”

他围绕着新兵连走了一个圈。

突然一下指住刘援朝:“你好象怕了!”

刘援朝本来低着的头猛地抬了起来,盯着秦明扬,咬着牙道:“一不怕苦,二不怕死!”

秦明扬摇摇头:“那也顶多是个傻兵!”

刘援朝愣了一愣,猛地一个立正:“我昨天是傻兵!我今天要想办法不是!”

秦明扬指住他:“明天你就不能是!”他抬头盯住所有的战士:“我要让你们这些傻兵吃尽苦头的!”


连长拿着训练教程,眼睛睁大了:“首长,这是侦察兵的训练教程。”

秦明扬点点头:“是啊!”

连长皱起了眉:“难道你有个都不加选择地要把他们训练成侦察兵?”

秦明扬摇摇头:“不一定!”

连长苦笑了一笑:“你分明要我这样训练。”

秦明扬笑了:“我不会只是训练侦察兵。但是他们必须要以侦察兵的训练为底子。”

连长再度睁大眼:“你要把他们训练成什么?”

秦明扬笑得更欢了:“我要看他们能达到什么样子。就训练成什么样!”

连长愣了一会儿:“我恐怕干不了。”

秦明扬点点头:“所以,从明天开始,我给他们每个班配一个侦察兵做带头兵。派一个侦察连的副连长做你的训练助手。暂派一个侦察排给你做陪练。”

连长的眼睛越睁越大,忙摇手:“我只是个普通连队的连长,可管不了这么些人!”

秦明扬点点头:“我知道你过去不行。但现在你小子骑虎难下!不会就学!”他把嘴凑过去,突然大喝一声:“这是命令!”

“是!”连长赶紧一个立正。

秦明扬让他坐下:“小刘,来坐下。”

连长刘成坐了下来。

“你一直在我身边工作。所以,把这些孩子交给你我放心!我可能马上就会有事情。你要把你的脑壳用起来,我是相信你的。”

刘成看着秦明扬,久久地点了点头:“我尽我的力量!”

“你的全部力量!”

“是!我的全部力量!”

一辆吉普车冲进了军营。

外面夜晚的天空又在飘雪了。

秦明扬握了握刘成的手,大步走出房门,上了吉普车。

吉普车一溜烟地上了大路,向着南京急驰。


第二天,一个消息在南京军区上面传开了。

“著名的战斗英雄秦明扬被中央文革领导小组召到北京。”

又一天,一个更让人震惊的消息传出来。

秦明扬在北京发布了他的大字报,内容里有很多条可以说矛头都直指许司令。

南京军区上层虽竭力压制这些消息,但是,小道消息越传越神。甚至有人说,秦明扬很快就会成党代会代表。

南京军区在军区内留守的副职,把电话打到了许司令那里。

许司令只骂了句:“爹死娘嫁人,各人顾各人!管那么多干什么?你们只要做好自己就行了。”

秦明扬十天后乘飞机返回南京,果然命令接着就到了。

秦明扬被任命为装甲部队副司令。

装甲部队本就是许司令的心头肉,可是,许司令竟然什么话也没说。

甚至没有人知道,就在这天晚上,秦明扬又秘密地进了一趟大别山。

因为是他开的一个地方牌照的车进去的,车是他开的,人也只有他一个。


这一切却似乎与装甲部队新兵连一点关系都没有。

新兵的训练越来越红火。

却又如世外桃源。

看看一个月将满,新兵连在训练场搞了个大牌子。

把十一个班的士兵的名字全部写到了牌子上。一个月来的成绩也在上面标示了出来。

照连长的话:“从此后,就进入单个较量时期。是骡子是马,都要现原形了!”

战士们都暗暗较上了劲,有人想争第一名,有人不想成为最后一名。

照孔未名说的话:“管你是什么地方的兵,都得把尾巴夹紧了!兄弟们!”

秦明扬的心情似乎也因为升官了,很好!

他来到新兵连是一路笑着。

和他一起来的,还有一位戴眼镜,穿军装的人。

这人显得很神秘,看了这些战士的操练后,就驱车走了。

连长想起了一个人,不由得张大了嘴:“首长,你真是通了天了。”

秦明扬在那人一走,那脸已唬了下来,可惜连长没看到。

秦明扬这时,听了他的话,突然一下子回头盯住他:“你很喜欢当官?”

连长忙摇手:“我当什么官,我就是个兵。”

秦明扬沉声道:“你是个兵,我也只是个兵!战时保家为国,平时训练杀敌本领!”

连长一时做声不得。

秦明扬喝声:“继续训练!”

连长这才醒悟过来:“是,继续训练!”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这游戏竟让你如此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