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和谐录 武警,出击 第二节 初战吕宋

天目飞龙 收藏 3 3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839/][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839/[/size][/URL] 隆隆炮声盖过了海风卷起的浪滔,瞬间打破了梅尼拉湾的平静与恬雅,五十艘海警战船的船艏主炮发出了震天动地的怒吼,硕大而沉重的实心铁弹冲出炮口,急剧地飞向了梅尼拉港的五座海防炮台,强大的后座力震颤着巨大的船身,一缕缕白色的烟雾升腾在甲板之上。 “妈的,都给我利索点儿,别一个个都跟娘们儿似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39/


隆隆炮声盖过了海风卷起的浪滔,瞬间打破了梅尼拉湾的平静与恬雅,五十艘海警战船的船艏主炮发出了震天动地的怒吼,硕大而沉重的实心铁弹冲出炮口,急剧地飞向了梅尼拉港的五座海防炮台,强大的后座力震颤着巨大的船身,一缕缕白色的烟雾升腾在甲板之上。


“妈的,都给我利索点儿,别一个个都跟娘们儿似的”,丁念祖端着望远镜嘴巴里骂骂咧咧。


五十对五,三轮炮击过后,丁念祖的视野里还有四门吕宋炮在喷着火光,再看甲板上手忙脚乱的海警官兵,丁念祖气得破口大骂。


“参谋长,你老别生气,没办法,这破炮准头太差,唉,要是‘屠倭大队’在的话,我保证现在港口已经清扫干静了”,郑彬一想起屠倭号上射击精确的九二步兵炮,就忍不住叹了口气。


老式前装火炮的射击精度是个致命的缺陷,一方面炮身没有瞄准具,全靠炮手的目测心算,遇到个老鸟倒还好些,如果是菜鸟的话真成了放空炮了,再者圆形炮弹由于受火药推力不均,出膛后在空中的飞行弹道难以把握,精确射击的误差率在1/8左右,也就是说每800米偏差要超过100米,这样的火炮的确让人不敢恭维,与线膛炮比起来简直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妈的,发牢骚有什么用?不管了,冲进去再说,谅这四门炮也翻不了天,传令下去,准备强行登陆”,丁念祖狠狠一跺脚。


海警的炮打不准,吕宋炮的准头更差,手忙脚乱地打了三五炮之后,定睛一看海面上五十艘战船都挺全乎,忙活了半天一点儿战果都没有,最多也只有一两枚铁弹在船壳上挠了挠痒痒。


“咣------”,巨大的福船靠上了梅尼拉港的三座深水码头,船舷伸出了三块长长的登陆板,稳稳地架在了码头上。


“快,快,快”,海警陆战大队的官兵们率先踏上了栈桥,朝着港口内急速地跑去。


一大队、二大队、三大队,战士们从船上鱼贯而出,三个大队的一千五百名海警陆战官兵踏上了梅尼拉港的陆地,港口内顿时枪声大作,战争的硝烟弥漫在梅尼拉港的上空。


“轰,轰”,四座炮台上的火炮还在无奈地朝着战船开火,笨重的火炮固定在炮台上,炮口无一例外地朝着外海,此时的吕宋炮兵除了继续开炮之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战船上的海警官兵冲进了港内。


海警陆战队一登陆,一大队负责清理剩余的四座海防炮台,二大队负责进攻驻梅尼拉港的吕宋国部队营地,三大队负责占领港口设施并接应后续的登陆部队,明确的分工让攻击部队进展得井然有序。


强大的进攻阵势是这些吕宋国的士兵百年难遇的,吕宋本就是个小国,水陆两军士兵不过两三万人的规模,去年的南海一战使吕宋国失去了自己的水师,港口只驻扎着不到千名士兵,而且在刚刚经历的小规模海战中又丢了最后的十艘战船和三百余名士兵,此时除了四座海防炮台还在做最后的垂死挣扎之外,梅尼拉港兵营已经人去营空,六百名吕宋兵不战而逃,只留给丁念祖一群如脱兔般的身影。


“妈的,跑得倒是挺快啊”,丁念祖又愤愤然地骂了一句。


正说话间港口炮台方向传出了几阵并不猛烈的爆炸声,海警陆战一大队用迫击炮近距离地摧毁了四座炮台,用青砖和条石垒成的炮台被迫击炮弹准确地命中,炮台上升起了阵阵青灰色的烟尘,四门火炮痛苦地躺在了地上,在残炮的身边则躺着十几具吕宋兵的尸体。


整个对梅尼拉港的攻击进行得非常顺利,战斗的过程毫无可歌可泣的动人诗篇,十艘吕宋船是被撞沉的,五座炮台是被迫击炮弹摧毁的,本来在丁念祖看来,海警陆战二大队对军营的攻击会遇到一定困难,没想到海警登陆之后,枪声一响吕宋兵就跑了,与其说是被二大队打跑的,还不如说是被这种强大的进攻阵势给吓跑的。


“参谋长,现在该轮到我们上了吧?”,张小海已经迫不及待地想率部登陆了。


丁念祖是海警出身,所以对自己的老部队格外关照,在安排首批登陆部队的时候,他毫不犹豫地把这块香饽饽送给了海警陆战大队,张小海虽然心中略有不满,不过毕竟丁念祖是司令官,他也不好再说什么,现在看到港口已被清理干净,立即提出了让第一支队官兵登陆的请求。


“行,行,上吧”,丁念祖大手一挥爽快地答应了。


三个大队的海警官兵占领了庞大的梅尼拉港,码头上三步一岗五步一哨,一艘接一艘后续船只靠上了码头,六千名特勤第一支队的官兵就象旅游一样的下了船,战士们感觉特别新鲜,不时地探头探脑欣赏着梅尼拉湾的秀丽景色。


“发报,我部已成功攻占梅尼拉港,待休整后兵发梅尼拉德”,电报室里,丁念祖满脸笑容地对着语兰说道。


“是”,语兰戴上了耳塞,把这条简短的电报发了出去。


纱帽山总队军营里,龙天左手拿着电报,右手弹了弹纸张,脸上笑容可掬,旁边的姜海心里最为复杂,一方面他为丁念祖的攻击得手而感到高兴,另一方面这个功劳不是他的,不免心中有些失落和遗憾。


梅尼拉港一战毫无悬念可言,守军一触即溃,登陆部队全部踏上了吕宋国的领土,除了几名小战士在跳上码头时崴了脚之外,武警部队无一伤亡,这样的仗打起来的确非常过瘾,不过在丁念祖看来,这只是一个开始,接下来的情况会有所转变,他们要面对吕宋国的陆军,现在是在敌国的领土上作战,敌人占有地利与人和的优势,要打下吕宋国不会象梅尼拉港之战这么容易。


“张小海,接下来就要看你们一支队的了”,丁念祖下船之后拍了拍张小海的肩膀说道。


“参谋长,你老就放心吧,我们一支队可是这次整个南洋之战的主力啊”,张小海话里有话,他还在生丁念祖的气呢。


对于张小海绵里藏针的讽刺,丁念祖当然听得出来,他会意地笑了笑没有再说什么。


按照作战计划,拿下梅尼拉港之后,部队的作战目标就是五十公里外的吕宋国首府梅尼拉德,对梅尼拉德的进攻交给了特勤第一支队的六千名官兵,海警陆战队只做策应和后援,接下来的战斗成败与否就挑在了张小海的肩膀上,不过张小海可是侦察大队长出身,他的肩膀是非常宽厚的,足以扛起此次重任。


等所有的部队和物资全部登陆完毕,太阳已经落下了海平面,绚丽的晚霞映红了天空,落日的余辉轻洒在梅尼拉湾,在海水的反射下,港口被抹上了一层绯红的彩妆,夕阳下的梅尼拉港显得更美了。


“张小海,你在干什么呢?”,丁念祖刚刚视察完海警支队的布防情况,突然发现张小海在整理队伍,六千多名一支队官兵全副武装正在做着出发前的准备工作。


“参谋长,你老可回来了,都快急死我了,我准备连夜奔袭梅尼拉德”,张小海敬了个礼。


丁念祖摸了摸下巴沉吟了片刻之后说道:“行,不过这里离梅尼拉德有一百多里地啊,赶到之后又要投入战斗,战士们的身体吃得消吗?”,丁念祖关心地问道。


张小海拍了拍胸口自豪地说道:“参谋长,你就放心吧,我们一支队可不是豆腐做的”,说完转头面向队伍大声喊道:“是不是啊,弟兄们?”。


“是”,一支队官兵抱之以异口同声的回应。


“好,去吧,记住安全是第一位的,我安排完这边的事务之后,会在第一时间赶过来,哦,还有,把海警的炮兵中队一块儿带上,拿下梅尼拉德,我给你记头功”,丁念祖重重地拍了一下张小海的肩膀,两人互相敬礼之后道别。


在两名随船来的台湾向导的带领下,张小海带着六千余名一支队的官兵快速地朝着东面的梅尼拉德跑步前进,几十匹战马驮着辎重物资跟随队伍前进,战士们甩开了脚步,开始了长达五十公里的武装越野,长长的队伍中没有人说话,只能听见人与马呼哧呼哧的沉重喘气声。


夜幕吞并了最后一抹晚霞,元宵节的明月高挂在苍穹,骤起的海风劲吹着内陆,海风裹挟着春寒阵阵袭来,队伍里不时地传出剧烈的咳嗽声。


“弟兄们,不要掉队啊,赶到梅尼拉德就是胜利”,站在路边的石头上,张小海敞开了衣领,气喘吁吁地招呼着队伍继续前进。


“嚓,嚓,嚓。。。。。。”,战士们的脚板在与吕宋国的土地亲密地接触着。


张小海之所以要连夜行军,一方面出于海警抢了头功,显示不出一支队强大的战斗力,再说了谁能保证等天亮之后,丁念祖会不会突然变卦,又让三个海警陆战大队去充当主攻部队?


还有更重要的一点是,张小海不想留给吕宋军以逃跑的机会,一个晚上的时间足够他们逃得无影无踪了,如果等天亮赶到梅尼拉德之后看到的是一座空城,那么接下来的问题就变得严重了,对于吕宋的攻击充其量只是过境而已,真正的战斗还在后面。


“国王陛下,明朝打过来了,现在港口已被他们占领了”。


梅尼拉德富丽堂皇的王宫里,吕宋国王阿巴望很快就收到了从梅尼拉德港传来的消息,顿时吓得一屁股坐在了王座上,他的嘴巴张得老大,满脸的横肉都在不由自主地抽搐着。


“这,这,这也太快了吧,难道倭国失败了?”阿巴望颤危危地说道。


自从上了倭国的贼船之后,阿巴望曾一度有些彷徨,不过随着倭国在中国境内的战争进展顺利,直至打下了北京城,阿巴望非常庆幸站在了倭国一边,在他看来只要有了倭国这座靠山,吕宋国的利益就会滚滚而来,为此他也很早就单方面废除了与明朝的藩属关系,不但如此去年他还动用了所有的水师与郑和舰队在南海打了一仗,虽然被打得全军覆没,不过他相信这点损失迟早会让明朝补偿回来的。


让阿巴望没想到的是,明朝的“补偿”这么快就来了,一支由两百余艘海船组成的庞大舰队现在就停泊在他的梅尼拉港,而且此时正有一支六千多人的精锐部队连夜来向他“朝贡”了。


“陛下,好象来的并不是明军,虽然他们挂着明朝水师的龙旗,不过从着装和武器上来看并不是明朝水师”,从梅尼拉港逃回来的军头禀报道。


“不是明军?那会是哪里来的军队呢?”,阿巴望开始糊涂了。


“好象,好象是我们北边的部队”,军头结结巴巴地说道。


“什么?北边?杀人王。。。。。。”,阿巴望跳了起来,整个身体开始颤抖了起来。


“好象,好象是这样”,军头弱弱地说道。


“完了,完了,完了”,阿巴望蹒跚地离开了王座,朝着后宫走去。


吕宋与台湾隔海相望,对于台湾的武警部队吕宋国是很了解的,曾经吕宋国一度有过霸占台湾的打算,不过随着龙天的意外到来,这个念头从此就烂在了吕宋王的肚子里,“杀人王”这三个字足以让任何企图侵犯台湾的外夷闻风丧胆。


进入后宫的阿巴望变得魂不守舍,整个晚上他片刻都未合眼,除了安排城内的部队进行防范之外,就只剩下长吁短叹的份了,在王后和妃子们的极力劝说下,阿巴望开始收拾金银细软,准备天亮后逃离梅尼拉德,往南逃到南部的岛屿上去,那里有他的行宫。


经过一夜的急行军,黎明时分张小海的视线里终于出现了一座小土城,这就是梅尼拉德了,城墙是用土石夯制而成的,仿照的是明朝的城市建筑风格,不过没有护城河,一条巴石河流过城外,充当了一道天然的屏障,梅尼拉德规模并不大,周长不过二十几里,四面城墙高不过两丈,四扇城门紧闭,城楼上几个值更哨兵在来回走动着。


“锵锵锵。。。。。。”,城楼上响起了告警的鸣锣。


一支队的意外出现惊动了城内的八千吕宋军,消息也在第一时间传进了王宫中,此时的阿巴望还在继续收拾行装,金银珠宝把两辆大车挤得满满当当,宫中的卫士还在费力地抬着沉甸甸的木箱。


到达梅尼拉德后,张小海顾不上休息,立即率队越过了巴石河上的木桥,将梅尼拉德包围起来,在城外修筑好了简易工事后,所有的官兵都得到了休息两个小时的命令,现在梅尼拉德的出城通道已经被切断,里面的守军已经插翅难逃,这个时候张小海反而不着急了,他现在想得最多的是如何用最小的代价攻占梅尼拉德。


“报告,吕宋王派来的使者请求接见”,警卫员带来了一个精瘦的老头。


张小海漫不经心地看了一眼说道:“有事吗?”。


老头一边朝着张小海点头哈腰,一边用不太标准的汉语说道:“听说你们是台湾的部队,这中间肯定是有一些误会,所以我们国王派我来和贵部谈谈”。


“大叔,闽南人吧?”,张小海奇怪地问道。


“是,祖上是泉州的”,老头回答道。


张小海:“哦,那你就留下吧,别回去了,既然是老乡,不妨告诉你,这中间没有误会,吕宋既然刻意地要与我大明为敌,那我们就不客气了”。


老头:“你们不是台湾的军队吗?”。


张小海有些不耐烦了:“是啊,我们是台湾的军队,不过我们同时也是明朝的军队,是中国的军队,怎么,有什么问题吗?”。


老头:“没了,没了,我们国王只是希望贵部能撤军,要什么条件可以尽管开口,我们一定办到”。


张小海摇了摇头,他对这个老乡已经彻底失望了,“这样吧大叔,我只有一个条件,就是把你们国王的脑袋给我送来,我马上就撤军,如果嫌太麻烦的话,我会亲自去拿的,要不你回去和你们的国王商量一下,好吗?”。


张小海说得的确够绝的,和阿巴望商量他的脑袋,这话也只有张小海说得出来了。


老头哀叹了一声,摇摇头离开了阵地,当走到城门外的时候,老头突然间转过身,又朝着阵地上走了过来,在经过短暂的思考之后,他终于想明白了,所以果断地跑到了张小海这边。


经过短暂的休息之后,稍稍恢复体力的战士们在各级干部的催促下快速地进入了阵地,准备对梅尼拉德发起攻击,迫击炮阵地上炮手们已经做好了开炮准备,二十门迫击炮一字排开,炮弹箱已经打开,锃亮的尾翼弹在阳光下闪现出阵阵杀气。


吕宋守军布防在四面城墙上,十几门碗口炮对准了城外,城墙上布满了弓箭手,刀剑在阳光下发出了闪闪寒光,除了寒酸的火炮之外,这是一支地道的冷兵器部队。


“开炮”,张小海一声令下。


“嗵,嗵,嗵”,阵地上响起了三声沉闷的声响。


“轰”,城墙上只响起了一声爆炸,另两枚迫击炮弹打偏了,炮弹直接越过城头飞进了城里。


“调整射击诸元”,一支队的炮兵中队长段刚大声喊道。


“轰,轰,轰。。。。。。”,经过弹道修正之后,二十门迫击炮开始集群射击,二十枚迫击炮弹在空中划出了一道漂亮的弧线之后,朝着城头急速地落下。


炮弹在城头接二连三地炸响,城墙上弥漫着漫天黄尘,掀起的块块泥土飞溅四射,炮弹爆炸所产生的破片在城头飞舞着,被破片击中的吕宋士兵发出了凄厉的哀嚎声,鲜血和尸体造成了极度的恐慌,而这个时候城外的地面攻击部队还在五百米开外,仍没有进入碗口炮的射程,战斗呈现了一面倒的趋势。


“嗵,嗵。。。。。。”,又是二十枚炮弹飞出了炮筒。


“哗啦”一声巨响,西门城楼被炸塌了,将楼里的十几名士兵压在了瓦砾之下,包括守军的首领。


张小海把西门作为部队的主攻方向,二十门迫击炮也集中轰击西门城墙上的守军,两轮准确的炮击之后,西门守军死伤无数,架设在城墙垛口的四门碗口炮也被炸落在城墙下,整个西门城头一片狼藉,城头上到处都是飞溅横流的鲜血,几具尸体趴在垛口上,双手悬垂在城墙外,鲜血顺着手臂流经指尖不停地朝着城下滴落。


第二轮炮击意外地炸死了守军的首领,经过这两轮猛烈的炮击过后,特别是惨重的死伤给吕宋守军造成了极大的震撼,一见首领阵亡,失去了约束的守军立即逃离了城墙这个人间地狱,快速地遁入城中。


“妈的,跑了,真不经打,吹冲锋号”,张小海一看城头上已经空空如也,连个守军影子也找不着了,连忙下令全军发起攻击。


五名号手跳出了战壕,手举着铜喇叭吹响了冲锋的号声:“嘀嘀嘟嗒嘀嘀,嘀嘀嘟嗒嘀嘀,嘀嘀嘟嗒嘀嘀。。。。。。。”。


“杀呀。。。。。。”,城外的战壕里跃出了六千名一支队官兵,朝着梅尼拉德发起了总攻。


“嗖嗖。。。。。。”,城墙根下抛出了几根绳索,尖刀排的战士们取下了腰间的飞虎爪,毫不费力地扔上了不到两丈高的城头,然后沿着绳索奋力地攀上了城墙。


“吱嘎”一声,城门被尖刀排的战士们打开了,后面的攻击部队蜂拥而入,很快梅尼拉德的城头换上了武警战士,金黄龙旗插上了梅尼拉德的城头。


攻下了四面城墙之后,部队从四个方向往城内突进,城内响起了阵阵清脆的枪声,一支队的官兵们正与守军展开大规模的巷战,几名战士被暗处射出的弓箭击中,倒在了冲锋的路上,不过很快放冷箭的敌人就被愤怒的子弹击穿了胸膛。


“轰,轰。。。。。。”,战士们在城里甩开了手榴弹,不时有敌军从屋内被炸飞出来。


巷战很快就结束了,负隅顽抗的守军被优势的一支队官兵四面合围在王宫中,两千余名王宫卫率正用手铳和小炮与武警战士们展开对抗,“啪啪”作响的手铳射出了无数的铁砂,将进攻部队暂时挡在了宫门外。


“闪开,闪开”,段刚扛着一门迫击炮骂骂咧咧地跑了过来。


王宫外架起了五门迫击炮,段刚炫耀般地打响了第一炮。


“都看着点儿啊,关键时刻还得看我们炮兵的”,段刚自豪地说道。


“轰,轰,轰。。。。。。”,十枚迫击炮弹飞进了王宫,烟尘袅袅升起,伴随着宫内传出了撕心裂肺般的惨叫声,正列队放铳的王宫卫队被炮弹击中,密集的铳声立时稀疏了下来。


“都楞着干什么呢?还不快冲进去,等着吕宋王请你们吃饭啊?”,段刚临时取代了张小海的角色,一挥手指挥着步兵往里冲锋。


吕宋王宫中响起了阵阵枪声,正殿、后宫、花园此时都成了战场,武警战士们展开了进攻队形,以三人为一组交替掩护着攻击前进,强大的火力打得王宫卫队抱头鼠窜,并不激烈的战斗很快就结束了,灰头土脸的吕宋军跪了一地,被战士们用枪指着,看着不顺眼的直接上前就是一脚。


“哪个是吕宋王?”,张小海阴沉着脸问道。


老头在人群中费力地找了好一会儿之后,终于偷偷地用手一指人群中一身吕宋士兵装扮的中年胖子,然后朝着张小海使了个眼色。


“你给我出来,妈的”,张小海拨开人群,一把就将阿巴望给揪了出来。


阿巴望吓得脸色铁青浑身颤栗,在张小海把他提出来的时候,细心的战士们发现他的裤裆湿了一大片。


“他说什么?”,张小海厌恶地问道。


老头:“他说只要你饶了他,他可以把所有的钱都给你”。


张小海的眼里冒出了凶光,直接“啪啪”两耳光甩了过去,重重的两击过后,阿巴望的胖脸已经肿得看不见眼睛了。


“给我带出去,交给参谋长处置”,张小海咬牙切齿地说道。


这是丁念祖早就下过的命令,抓住南洋诸夷的国王后,得由他亲自动手处理,这也是得到龙天首肯的。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