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帖: 对话康洪雷:许三多——现代生活的人文回归

我是飞兽 收藏 1 48

2008-01-25 10:48


[分享]对话康洪雷:许三多——现代生活的人文回归


实际上,许三多骨子里是中国优秀的农耕文明。我为什么要做《士兵突击》,就是因为我觉得剧里人物身上代表着我们自己的想法和生活方式。大家都说现在的社会浮躁,我虽然不这么觉得,但是我认为现在的社会应该回过头来找寻我们的传统——农耕文明。

《士兵突击》是在寻根,寻找中国人的优秀品质的根问:你其实是希望《士兵突击》能穿透现代生活,给我们的思想和文化带来冲击,去找一下我们的根?

康洪雷:对,为什么大家会觉得《士兵突击》很好看?就是因为作品里有中国的特点、东方的特点,能直接打动人,那种慈祥和温柔,四两拨千斤,以柔克刚,欲擒故纵就是最中国的东西。

通过《士兵突击》这样的剧本,我要表述的其实是我们对今天的人和事儿的想法,我们究竟要坚持什么,我们究竟要回望什么?在这个经济迅速发展的社会,我们的精神,还有什么可用之处?你的内心世界,包括你蕴藏在心底的那份传统东西,你拿出来多少?放大了多少?隐藏了多少?泯灭了多少?这个戏里都会讲到。

我们所经历的生活在《士兵突击》里都有——有成才的成长过程,有许三多的成长过程,也有高城的成长过程,或者吴哲这样的大学生的成长过程,大家都在为自己的未来去努力奋斗。我们可以看到对日常生活、对问题、对人的看法,包括人和人之间的关系的相处,都可以借鉴到你生活中的每一天,所以我就觉得有现实意义。

你看像许三多这样一个人,貌似猥琐,来自贫寒的山区,你似乎感觉他呆头呆脑,跟这个社会格格不入,甚至在他的眼神中看不出更多的信息量来。但是他是我极力推崇的一个人。这个人是一个很大的人,他不是一个具象的人,我认为他是一个“中国人”,再大点是一个东方人。他身上有着优秀的品德、品质——他那种执著,他那种卑微,他那种与人为善。

《士兵突击》展现的是中国和中国人的善良向上问:为什么只想把美好给大家看?

康洪雷:我觉得这是和创作者自身对社会的认识是有关系的。我有我的标准,我把我看到的东西,我心里感受的东西,用一个载体承载出来。我也看到过很多人和人之间的明争暗斗,但是我愿意把中国和中国人的善良向上的东西展现出来,因为美好的东西是存在的。

问:你觉得把美好表现出来这是你的责任么?

康洪雷:我想通过我的这个作品,来表示我对社会的感激。社会确实给了我很多很多,这不是说什么一个豪言壮语,确实如此。生活确实是这样。

问:看了这个电视剧之后,许多人都会很感动。你认为面对现实生活应该是怎样的看法?

康洪雷:其实我们走向社会以后,重大的课题是你要认识你自己。社会在发展,你怎么来应对这个社会和生活?本质上就是我们认识我们自己吗?认识有多深?你如果认识你自己,知道什么东西你可以做,什么东西你不可以做,你就要诚恳地告诉人家,我没有能力做这个事情。有些人说,导演,这个好像我胜任不了,我对这样的人很尊重。我觉得他诚恳。

问:你是不是希望这个社会越来越多的人去做好的事情,做善的事情,引导人们积极向上?

康洪雷:我们总是希望别人怎么做,但其实我觉得这个社会从我们自己做起是最好的。我老跟大家说,二十一世纪不是说话的时代,两个字,行动。行动大于一切话语。

你知道哪些是好哪些不好,那么你朝好的方向去做,努力去做,因为这个社会给过你回报。谁敢说社会给你一点回报都没有?没有这样的事情,如果不能满足,也可能是你的欲望太深。

不是说有欲望不好,但是有时候欲望太多了,急功近利,会适得其反。如果没有达到,会给心情带来很多很多的挫败感,就无法面对了。

做诚实的本我是许三多的成功之本问:有人说许三多是白痴型的,很多地方很弱,但是在某些方面特别强。但是我觉得《士兵突击》是对他个人智慧的一步步释放,用环境一层层把人的本能和潜能逼迫出来。所以我觉得他是一个很聪明的人,他很会处理问题,他只是按照本来的我去活着的人。

康洪雷:成功的最后两级台阶绝不是你的知识,也绝不是你的经验,更不是你的人际,这两级台阶一定是你最本我的表达。

问:是人的秉性。

康洪雷:对,就是最本我的东西在起作用。所以《士兵突击》也是在展示我们应该用什么方式追求美好生活,用技巧还是用本我?

问:许三多是一个非常本我的人,然后这正好是他成为兵王的一个根本条件。这和成才形成了对比。从这个角度,成才多少有一点没文化根基的感觉,这是你把他放在许三多之后的原因么?

康洪雷:其实,成才和许三多,这两个人是一个人。我把他掰成两个人来演,一个是他最最本真的趋向,另一个就是他在社会成长过程中所经历的所学习的所谓的生活技巧和生活经验。

我把两个人放在一个起跑线上同时往前走,有点像龟兔赛跑。你突然发现,像龟一样的许三多,尽管到处碰壁,却是我们认为一个比较满意的人。但是像兔子一样的成才,他用各种捷径,嗖嗖得往前跑,到新兵联的时候是副班长,到技术部队是阻击手,但是到了老A就被淘汰了。

所以我相信,有时候,关键的不是你的技术,不是学识,而是人品。特别在做一些生死攸关的工作时,我觉得一个善变的人和一个忠厚的人,我宁可要一个忠厚的人。

就像我们戏最后一句话,袁朗跟成才说,我其实跟你一样,不合群。你说我年轻的时候像你们三个谁呀?我最像成才。为什么让你磨难这么大?因为我知道你将来会比许三多走长得多的路。

聪明一定会有聪明的回报,只是你要扫清你所谓的捷径感。把急功近利给打掉,把所有这方面的自信给打掉,重新塑造你。让你把你的原本找出来,加上你的聪明,加上你的智商,你就可能是一个更加强大的人。

许三多只是我们的基础。随着科技含量的增加,他可能会比你走得慢得多,但这样的人,他一定会走下去。就像我跟宝强说,你要保持你的表演风格,你变了就不值钱了。论漂亮,你能有吴哲漂亮吗?论帅气,你有成才帅气吗?论技能,你能有袁朗有技能吗?所以我们每个人一定要认识你自己,这是很难的工作,但是我们必须要做一辈子。许三多的值钱就在他这块,原本、率真。就像谈话,一定要诚恳,别拿腔拿调,这是对人的一种尊重,低调而卑微地做人。

问:你觉得这种因率真而成功并不仅仅是个例?

康洪雷:现在是多元文化不假,大家都要张扬个性,对所有事情不屑,同时又追逐自己都觉得特别没有价值的东西。这样的民族是不自信的。

为什么不自信?因为没有一个根,你忘得太多了。一个国家都有它最优秀的东西。你怎么把它放在心里像一个坚实的基础撑着你往前走?生活中有太多不如意,关键是你怎么看待。我们希望把这种优秀的东西传递下去。

我觉得,这种优秀就是对时代的感激。感激磨难给你带来的今天,今天把你的心锻炼的还是那么红那么原形,没变成铁块。许三多身上就有这种感激,所以袁朗、高城,所有人在前进的路上都会被许三多感染,他回望会发现,许三多是他内心深处不能丢掉的。所以他们对许三多充满了关心,尽管关心的方式不一样。为什么?这其实是对一种民族文化和民族传统的关心。

如果许三多进入社会——如果你是强者,我们从头再来!

问:看了这个电视剧以后,我在想,假如许三多退伍进入社会的时候,会不会不能适应新的环境?

康洪雷:我觉得他一定会举目无亲,举步维艰,但是我相信,凭许三多的品质和韧劲,他一定会从头开始。他可以做最卑微的工作。这没有什么。我不喜欢那句“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是当士兵的料,我们就当一辈子士兵;是当将军的料,你就当将军。我们总想把自己当成主管,仿佛这就是一个最高境界。其实中国传统不是这样的。

问:你适合做什么,你就把你做的事情做好,不要去无限发展。

康洪雷:我还是那句话,要认识你自己。我们现在好多就是不认识自己,所以一窝蜂。其实中国地大物博人多,一定有自己能干的事情。所以我不担心许三多将来走向社会,他一定还会按他的方式,重新找到他生活的一种标准和生活的一种质量。

我相信,如果他干得好,生活中也有伯乐看到他。他在社会当中也一定会遇到好的人,能够去容纳他,容忍他,让他有一个好的发展。只要你按照你的方式去走,只要你走得是对的。

问:有时候我觉得很残忍,像许三多这种人,付出那么多,当别人在想去生存的时候,他在为国家做贡献。但是当他回到社会的时候,他什么能力都没有了,他怎么生存?

康洪雷:这正是我在考虑的续集。如果要拍续集,我就要拍他们复员之后怎么走,但我告诉你,绝不可能让许三多灰心。

他们在兵营小圈子里活得非常纯粹非常出类拔萃,部队讲奉献,部队战士很穷,大家只有什么引以为豪的呢?荣誉。

可是你到了社会以后,实实在在的生活扑面而来,对你又是一个考验。那么在这种考验下,许三多怎么做?面对现实,适者生存,强者生存。你是强者吗?如果你是强者的话,我们从头再来。

仿佛无法适应于时代的许三多,却是这个时代的文化符号问:其实许三多可以把他作为这个时代的一个符号,在这个中国人有点迷失文化之根的时代。你觉得我们应该怎么样去思考,怎么样去做?

康洪雷:在社会大声地呼吁是徒劳的事情。但是你可以通过你的作品悄悄说出来。让大家思考,生活中最重要的是什么?我们在生活中做了什么?如果你觉得中国传统文化很重要,那么我们在生活当中就要做点这样的事情。

问:所以,我倒觉得其实你自己就在做许三多。

康洪雷:我不敢说我是许三多,起码从我拍的这个东西,你看见我这个人,文若其人,戏如其人,东西如其人。

问:所以许三多实际上是既是你的艺术观,也是你的世界观?

康洪雷:甚至是我的人生观。

问:所以你觉得活在这个世界上不要任何社会生活的技巧,比如学会如何与人打交道,甚至有什么厚黑学之类,就本我去那样做的话,实际上你也是会成功的?

康洪雷:我觉得技巧对他来说不重要,但他可能会开始从下意识变成有意识,觉得这样是对的。到今天为止,我从来不撒谎,我从来不。因为我明白在我前边有两个东西,一个是行和不行,一个是可以和不可以,一个是给和不给,我明白这两个东西。

问:生活当中最高的技巧就是无技巧,就是老老实实。

康洪雷:你知道不说谎多难吗,非常之难。但是你努力,你就要努力。

问:长期坚信最后发现这么做是对的,实际上收益是最大的。

康洪雷:它本来就是对的。我记得一个老人跟我讲,“你知道的我知道,我没有说;你不知道的我也知道,我还没有说,我做了”。这是我23岁听到的话,我觉得非常之好。想做一个诚实的人不容易,他需要你后天自己努力去做。

问:用这样一个给别人看来根本无法在社会中生存的生存方式,去应对一个非常复杂的社会,反而是成功之本,或者说捷径。这是不是许三多给我们最重要的思考?

康洪雷:对,但是你要加一句,社会没你想象的那么残酷。社会的残酷是你自己编出来的。

问:或者说这样,因为你不善良。

康洪雷:因为你比较狡诈,所以你看到社会也是这样的。

问:但是如果社会给你的回报就是不善良呢?

康洪雷:如果你用更加不善良更加狡诈的方式来面对生活,那么它会给你更多的不善良,直到最后要你滚蛋。但是如果你善良面对,一次碰钉子,还是这样,你还是这样,最后,金石可开,就看你有没有这个坚持心吧。


[size][/size]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