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足春晚,简装难兄难弟版

johnny-R 收藏 4 33
导读:如果可以,如果科学家的脑袋够发达,我很想像《精装难兄难弟》里的黄子华一不小心穿越时空一晃身到中国足球的曾经虽然不太美好但比现在却很美好的阳光灿烂的日子里。即使黄子华是倒霉催的。这几日不仅在整理电影方面的资料还温习了鼎盛时代的港片。而我确实想两耳不闻中国足球。但是架不住中国足球国家队总爱赶时髦凑分子,跟那个越来越不着调的春晚掐到了一块。 很自然,王晶的《精装难兄难弟》这个电影题目跃然纸上。但是以国家队和春晚的内涵还不足以达到精装。配个简装都已经绰绰有余。于是国足春晚这对简装难兄难弟应运而生。

如果可以,如果科学家的脑袋够发达,我很想像《精装难兄难弟》里的黄子华一不小心穿越时空一晃身到中国足球的曾经虽然不太美好但比现在却很美好的阳光灿烂的日子里。即使黄子华是倒霉催的。这几日不仅在整理电影方面的资料还温习了鼎盛时代的港片。而我确实想两耳不闻中国足球。但是架不住中国足球国家队总爱赶时髦凑分子,跟那个越来越不着调的春晚掐到了一块。




很自然,王晶的《精装难兄难弟》这个电影题目跃然纸上。但是以国家队和春晚的内涵还不足以达到精装。配个简装都已经绰绰有余。于是国足春晚这对简装难兄难弟应运而生。




我一度怀疑春晚选导演的操作和风范像极了中国足协的选帅流程。而我一直怀疑的是春晚导演在暗底里一直在向中国足协学习。或者中国足协鸡鸣狗盗的偷师春晚。总之,这对难兄难弟目前的状态是很光荣的打造“糟蹋”这个词。而且是现在进行时。我看的很清楚。精装难兄难弟恶搞粤语片。简装难兄难弟糟蹋“春晚”“足球”。




所以关于“看春晚还是看国足”这个问题就更显的不着调。两个已经不着调凑在大年三十,可想而知,看什么都已经毫无意义。难道要大家都跟着不着调?




但是我一直还在为自己辩解。因为我一直认为只有看了N多烂片,才能知道什么是好片。足球同理。我很矛盾。矛盾的是我知道春晚越来越烂但是一直还在看,我知道中国足球越来越烂但是一直还在关注。而最后的结果却更意外:他们就越离我所期盼的“好片”渐行渐远。并且越来越远。不留下一点身影。




意外其实在意料之中。中国足球的病根在体制。春晚的病根在于离老百姓越来越远。而他俩共同点的显著特征是,导演或足协长官的审美趣味总是很“高级”。脱离了“低级”趣味。而我的趣味始终一直没有提高。所以我很低级的“风沙”了叉叉叉。而叉叉叉还在很高级的“明确”指示着“让烂片进行下去”。“烂片是怎么样练成的”。




我很低级的思考。不料人家在发笑。




这或许是一种惯性的作用?中国足球和春晚这两个难兄难弟已经定性。而且无论烂是不烂也已达到了所需要的被关注的知名度。硬生生的刻在了有文化有素质的中国人的脑袋里。一到某种时刻生物钟立即被调整了这一状态。




这个毫无意义的看春晚或看国足讨论。我并非能决绝的说看或不看。春晚那几个老脸我还是有心思去看一看他们这几老人还能怎么折腾。国足那比赛我也有心思看看在中国农历年里国家队的精神面貌。是否按照宣誓的程度来浇铸除夕夜所带来的深度影响。




再想下去,我将会变的很严肃。这个世界需要有趣。春晚也需要有趣。中国足球更需要有趣。可是很不有趣的是大家老是很不有趣的在讨论“看春晚或国足”的神经问题。所以我也很不有趣的写了上面一些字。




算了。继续温习电影。让这对简装难兄难弟折腾到除夕夜吧。我为他们,不知道他们能不能为我。(此句是化《难兄难弟》的台词“我为人人,人人为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