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百士 一 听涛 3

wangray 收藏 1 2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669/][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669/[/size][/URL] “要死守四行仓库?” 就在前一天的晚上,杨营长还在张大了嘴巴嚷着。和听涛一样,他也是刚刚才知道这个令人震惊的消息。 四行仓库就建在苏州河边,紧贴着英国人的租界,却是淞沪战役中,中国军队最后的壁垒—— 不过,与其说是壁垒,不是说是一颗炸弹更合适,因为它爆炸的那一刻,连同自己和身边的一切,都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69/


“要死守四行仓库?”

就在前一天的晚上,杨营长还在张大了嘴巴嚷着。和听涛一样,他也是刚刚才知道这个令人震惊的消息。

四行仓库就建在苏州河边,紧贴着英国人的租界,却是淞沪战役中,中国军队最后的壁垒——

不过,与其说是壁垒,不是说是一颗炸弹更合适,因为它爆炸的那一刻,连同自己和身边的一切,都将荡然无存。

事实即是如此。

可是那个简单下达了将令的人却并未回答,在他看来,讨论是否要死守在这里的问题,根本就没有意义。

“明白了,我通知一营集合。”杨营长点头道。

他的全名是杨瑞符,肤色黝黑,高大而充满威严,但是据他自己的话讲,却是一位十足的学者,常读诗书,喜欢孩子。这一点听涛也有体会。

而那个人,依然没有作答。

他就是这样的个性,说不上是好或者不好。但是只要站在那里,就决不容他人有回旋的余地。

这算是什么呢?


“终于找到你了,小祖宗。”门被猛然推开。是杨营长。

“哦……”

听涛挣扎着再次站了起来,长时间躲在这里,他的腿多少有些发软。

“居然在厕所里藏了这么久,”瑞符无奈地摇了摇头,“我真服了。不过,老谢可不太高兴。”

“头儿不高兴了?”听涛忐忑不安。

“头儿”就是那个人,就是瑞符所说的老谢,就是士兵们尊称的团座——谢晋元。

这个名字,对于一直奋战在一线的部队来说,好像有特殊的意义,就像是力大无穷的英雄大禹,又像是来自地府的恶鬼阎罗。是正还是邪,没有人说得清楚。

这一点,听涛入伍的第一天就感觉得到。

“废话,他这个人犟得很,”瑞符气呼呼地说道,“说什么勤务兵不到,没人送饭给他。所以刨地三尺也要找到你,我也没办法,就只好一路找来了。”

“那么,战况呢?”

“战况嘛……”,瑞符微微一笑。

日本人的第一次进攻刚刚被打退而已。

敌人虽然对四行仓库的守军有所耳闻,但是由于中国军队的主力已经逃逸,日军自然也不会把这支小小的队伍放在眼里,方才的攻势与其说是要歼灭他们,倒不如说是迫降,用“皇军”枪炮的震耳欲聋的力量,让不自量力的中国人屁滚尿流。

可惜他们的如意算盘并未得逞。

猛烈的炮火过后,日军的先头部队大摇大摆地走向国军阵地,却被同样猛烈的步枪和机枪弹打得抬不起头来。无奈之下,他们选择了暂时撤退。

这样的策略不会有错。毕竟他们已经占领了几乎整个上海,所以在这样一个弹丸之地的攻防,他们完全可以慢慢来。

是的,他们可以慢慢来。

看来这一早开始的战斗终于告一段落了,望着瑞符轻松的表情,听涛才算是松了一口气。

他快步走出了黑暗的小屋,眯着眼睛,躲避初生的略微涨眼的阳光,还有阳光下那瘦削却无比威风的背影。

晋元的装束似乎是千年不变的。

短发,半闭的双眼,永远没有微笑的嘴唇,宽大厚实的军衣披在身上,撑起了肩膀,也掩住了腰间明晃晃的指挥刀。

那刀早就没有了刀鞘,却依然明亮耀眼,仿佛一直被什么洗涤着一般,刀尖刃下都流动着寒气。

这个人只是中校团副的级别,气派却比得上中将军长了。有不满的声音这样评价晋元。

所以嘛,这种不懂得谦忍的家伙,一辈子都只能是个团副。有人附和。

不过晋元才不理。

他所关注的,永远都不会是这种无聊的官场上的东西。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