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小兵之血战到底 第一卷 第十章 背信弃义

zoulu 收藏 1 1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138/


对于这个仅仅相处两天就让自己惊讶无数回的小伙子,在走宋哲元的办公室,马上就吩咐道:“在与日本人谈判中,不管出现什么情况,不准插嘴,不准先动手。”

对于这样的要求,侯海涛有点无可奈何的说道:“那我不成了哑巴,外加聋子,还外带一级残废。”


张自忠对这个比喻笑笑道:“恩,就是要这种效果,如果等你小子在胡搅蛮缠,不要说谈判,可能是直接开战了。对于这种情况,你是很想看到,可是党国不愿意看到,你也要为大家想想。”侯海涛只的无可奈何的点头答应,看谈判的情况再说。


七月十二日,张自忠在天津会见了这次日本负责谈判的松日。张自忠首先说道:“卢沟桥事变只是士兵之间的小冲突,造成了两国之间的摩擦,实属双方都不愿意看到的局面,本着双方互相谅解的地步,这次谈判应是一场和平的谈判。”


松日拽拽的道:“我们大日本帝国为这次小小的摩擦,付出了惨重的代价,而对于你们无法管好自己的士兵,你们应该赔偿我们的一切损失,并且拆除宛平、回龙庙周围的工事,以及取消国内的排日组织。”


松井根本不是来谈判的,而是来狮子大开口的。侯海涛正没事,他站在张自忠后面,看着对面上次被自己打的灰头土脸的一木清憨笑,只是叫我不说话,不打架,还没有叫我不能笑吧,所以侯海涛笑的肆无忌惮,除开没有笑出声来。


一木清一进来就发现了侯海涛,再看到对方嘲笑的表情,蔑视的眼神,早就心头窝一肚子火了,这人到底是谁,最先见到他只不过是个小兵,现在居然能够与张自忠参加国家之间的谈判,虽然看上去还是一个列兵,可是地位却是全然不同的,一木清直心中再想。


松井也发现了站在张自忠后面的侯海涛一直傻笑个不停,不由的问道:“张师长,你后面的警卫,为什么一直笑个不停。”张自忠眉头一皱,这小子是不是又给自己惹祸了,侯海涛却无所谓的说道:“松井阁下,我是嘴巴抽筋,无须理会,谢谢阁下的关心。”


对方明明是在嘲笑自己这方,可是没有证据,也不可能空口说,只是悻悻的看了侯海涛一眼,正想进入话题,张自忠却道:“松井阁下,你后面的一木清直阁下,可能身体不好,你看看。”


对于侯海涛的话,一木清直是火从心起,分明是嘲笑自己打不过他,丢了日本人的脸,脸上表情阴情不定,张自忠吩咐道:“小侯,你嘴巴抽筋,你先下去看看。”张自忠有一个感觉,如果侯海涛在这里,谈判是很难进行下去的。


松井也是把一木清直安排下去,场面才得已维持。


侯海涛边走边想:日本人本来就不是来谈判的,应该是来敲诈的,今天的谈判要是成了,老子就去自杀算了,还以为我妨碍了谈判。


一木清直边走边想:今天的谈判也别想谈了,迟早老子要毁了那小子,太嚣张了,简直不把我放在眼里。


果然,一直到晚上,谈判也没有谈成,光是赔偿的问题双方就僵持不下,其他的问题连谈都没有谈,侯海涛了解情况后道:“师长,你看日本人的嚣张态度,你认为这次谈判有没有成功的可能。”


张自忠对这好战的人有点没办法的说道:“你的鬼主意多,应该是有主意谈好的。你给我想想办法。”


侯海涛道:“办法不是没有,不过对于我这种好战的人来说,除开把日本人赶出中国,对于和谈这种无意义的举动,我是从来都不会去想的。”这那里还像一个警卫,简直就像一个与自己平起平坐的官员一样,给自己打官腔。


七月十三日,谈判还要继续,松井一改昨天谈判时候的僵持不下,直接说出了日方的七点要求,一是彻底镇压共产党的策动,二是罢免排日要人,三是撤除冀察系统各机关,四是撤除“蓝衣社”“CC团”等排日团体。五是取缔排日言论,运动和宣传各机关,六是取缔学校军队的排日教育,七是北平警备交由保安队负责,城内不得驻扎军队。最后还补充了一点,如果中国军方不在七月十九日做出决定,便以武力想见。


听完这七项要求,张自忠已经明白,这是日本的最后通牒,思索片刻道:“松井阁下,对于贵方突然提出的七项要求,虽然我是主持这次谈判,可是贵方的要求过于苛刻,待我与宋军长商量过后,再给你一个明确的答复。”


宋哲元见了这七项要求道:“这应该是日本人才决定的,不然昨天也不会没有拿出来,不过从整个情况来看,并没有涉及宛平等地的事宜,我们也不妨答应,对于是不是真的取消言论之类的,我相信日本人也无法确切知道。”


张自忠道:“那一切听从军长的吩咐,我等两天在回复他,以显示我方是斟酌过才给的答复,免得这些日本人疑心,执行细节可再作商议。”


七月十八日,日本前中国驻屯司令田代皖一郎病死,宋哲元以中国冀察最高司令官的身份去参加葬礼,以示礼貌。张自忠担心日本人又使出什么花招,便派了侯海涛一道去。


日本人居然在中国的天津摆灵堂,本来是打死也不会去,或者要去也是带着军队去让日本人死也死的不安宁,但是在张自忠的劝说下,以保障宋哲元的安全,才硬起头皮一起去。


当看到香月清的时,虽然长的白白胖胖,阴鸷的眼神还是让侯海涛感觉到不舒服,有这种人在,中国的抗日战争是不好打了。


宋哲元先代表中国军方对田代的死表示了沉痛的哀悼,又是对卢沟桥事变中国未能及时制止表示道歉。香月清对宋哲元的漂亮话还很满意的,先表示感谢宋哲元的到来,后对卢沟桥事变能够和平解决,表示高兴。


在日本人的军营里呆了一天,侯海涛是对日本人直犯呕,一直都是早点结束这无意义的行动,可是宋军长却一直谈到晚上才离开。


路上侯海涛道:“在中国的地盘上,第一次觉得呼吸一口新鲜空气都怎么困难。”宋哲元道:“还好你这次没有惹事,我刚才看到你的眼神还真担心,你克制不住。”


七月十九日,这一天特别的阴沉,张自忠一直在与松井谈判七项要求的细节,一直到晚上,刚回到师部坐下。


一个小兵匆匆进来道:“长官,日本又递来参谋部的四项要求。”


日本人居然出尔反尔,拿起那四项要求看:一是要宋哲元当面道歉,二是要罢免三十七师师长冯治安,三是撤退八宝山附近的军队,四是要宋哲元在书面上签字保证。如果在二十日零时起,还得不到答复,日军将会自由行动。


日军欺人太甚了,四个小时要我们做出答复,摆明了不想和谈了。


侯海涛看了一眼四项要求,冷冷的道:“看来这次日本人是吃了秤砣,铁了心,要在中国大干一场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