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小兵之血战到底 第一卷 第七章 人生转折

zoulu 收藏 1 135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138/


侯海涛也不知道了杀了好多人,更不知道杀了好久,虽然在日军的重重包围中,却也丝毫不畏惧,心中只有一个想法,一定要为金振中报仇血恨,金振中的血是为自己流的,而自己的血却是为中华流的。

当费尽最后一丝力气,猛的倒在战场上,侯海涛还是心有不甘,看着战友把自己拉扯出战场,侯海涛的眼中却流出了悔恨的泪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

当看着自己的战友一个一个的冲自己的身边倒下,而自己却没有一丝力气站起来战斗,而且还需要人照顾,侯海涛的心理甭提有多难过。

宛平本弹丸之地,因为战略位置重要,成为了两军交锋的重点地区,双方的援军不但的赶到,也随即投入战斗,宛平到北平的十里长线,炮火猛烈,敌我双方已经进入混战。

侯海涛被抬到医疗地点后,才发现伤员情况比自己想象中要严肃的多,而金振中已经被包扎的严严实实,只有嘴巴与一双眼睛能动,可是脚上的情况就不那么理想了,左腿虽然已经包扎好了,不过鲜血还是在不断的涌出来,白色的纱布也被染红了。

看到这样的情况,侯海涛有种揪心的疼,眼泪再一次流了下来,现在才发现自己还是一样是个容易哭泣的人,本以为经过战场的洗礼,自己会成熟,当看到战友一个一个的倒下,却还是忍不住的忧伤。

其实自己的情况可能是伤者中情况最好了,除开被日本人的刺刀在身上刺出几个伤口和一些炮弹扎成的小伤口外,身上并没有多少伤口,自己在战场上倒下,并不是因为流血过多,而是耗费的体力过巨。

旁边一个胸口上挨了一刀的战友看到侯海涛在偷偷的哭泣,安慰道:“小兄弟,是不是第一次上战场吧!受点伤,流点血算啥!要像个男子汉,要有你在战场上那种轻取日本鬼子的豪情。”

对方以为自己是因为受伤而哭泣淡淡的笑道:“大哥,你弄错了,我是气自己没有能耐,害的金营长变成这样。”说着把目光投向了在地上一动不动的金振中,很想过去问问他到底怎么样了,但是又怕打搅他休息。

战友了然的点点头道:“我就说,刚才在战场上英雄万千,怎么一下战场就成了儿女情长了,原来是自责,我想你大可不必,我们大家都是军人,从穿上军装那一天,就已经向死神张开怀抱,地狱之门也早已为我们打开,金营长现在虽然这样,只能说他完成了一个军人的使命,我们是军人,就要有军人的作风,振作点。”

侯海涛擦干脸上的泪水,露出一个笑容道:“我觉得你更像一个政治家,如果专门去鼓动别人犯罪,我相信你更有作为。”

那人爽朗的笑了一声,就再也笑不下去,胸口剧烈的疼痛,让他脸色苍白,汗如雨下,侯海涛还是不知道深浅的说道:“是不是被我说的心动了,以后当了政治家,记的请客。”

那人强忍着不让自己笑出来,苦着脸笑道:“你比别人谋才害命还要可恶,要不是看到你在战场上杀敌还算一把好手,我一定叫人打的你三个星期起不了床。“

侯海涛拍拍胸口,做出我好怕的表情。旁边不远处的金振中微微叫了一声,声音很轻,可能是疼醒了吧!侯海涛想站起来,却发现身体脱力厉害根本无法站稳,只好慢慢的爬到金振中的身边,轻轻的说道:“营长,你没事吧!”

看见是侯海涛,好象是听见侯海涛说的话,把眼睛睁大,像是要告诉侯海涛他没有事,不过从他眼中也显出焦急,侯海涛马上明白了他想知道什么,忙安慰道:“营长你就放心吧,宛平已经没事了,二十九军的增援部队正在不停的赶到,现在已经把日本鬼子打的屁股尿流,你就放心的养伤吧!”

金振中听完,心里的石头好象放下了一般,嘴微张,好象是微微舒了一口气,不过可能伤口过深,到现在依然无法说话,侯海涛不敢打搅金振中休息,马上离开了,回到刚才自己所在地方。

整个部队的伤员有几百人,而现在却只有五个真正的医务人员,很多人都还来不及治疗,侯海涛由于还能动,身上的伤也不重,留下来照料他的居然只是一个农民,看到他的手在自己身上绑绷带,弄的自己疼的死去活来的,真想一脚去把他蹬开。

伤号在没有到最危急的情况下,都是不用上战场的,因为援兵不断的赶来,所以侯海涛静静的休息了一天了,而且有吃有喝,虽然心中还是比较着急,但总算还明白,自己这样上战场,那还不是死路一条,也就安心的养伤,现在战争开始了,想打仗以后机会多的。

七月十日,早晨的阳光分外清新,虽然外面的枪声却越来越猛烈,这组伤员已经两次撤退了,现在身上的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至少在没有人的帮忙下,还是可以行走,只是伤口还在隐隐作疼而已。

突然一组士兵开道,跑进伤员营,一个文员样的长官先进来说道:“大家欢迎张自忠将军亲临前线问候大家。”还有手,还有力气鼓掌的没有几个,长官可能早已经习惯于这种场面,让开位置,一个神情严肃的将军出现在大家以前。

侯海涛不喜欢当官的人,在印象中当官的没有几个好东西,好在这个张自忠脸上的那份刚毅,走路见自然而然的气势,让侯海涛少了几分轻视之心。

经过两天的调养,金振中已经能够开口说话了,侯海涛对于自己的救命恩人还是充满敬意的,一直陪伴在金振中的旁边。

张自忠打量了一下众人道:“大家为党国洒血疆场,对于你们英勇表现,党国的领导与人民不会忘记大家的,今天我就代表党国的领导和人民对你们说一声,你们辛苦了。”又不是你受伤,场面话谁不会说。侯海涛的心了不由的嘀咕。

张自忠扫视了全场,目光定格在金振中身上,走上前拉着金振中不能动弹的手说道:“金营长,你英勇事迹我听说里,党国拥有你这样的战士,是党国的骄傲,你就放心的养伤吧!我会完成你未了的心愿。”

金振中眼中闪过欣慰,更是激动的说不出话来,看到侯海涛在有旁虎视眈眈的样子,呵呵笑道:“小伙子,你也不错,听说你昨天一个人就干掉一百多个日军,在战场上实属罕见。努力干下去吧!”

金振中激动过后,平复心情,摇摇手,张自忠会意道:“你有什么话要说,我听着。”

努力张开嘴唇,比较低的声音说道:“师长,你带着这个小兵,或许以后他很多地方能够帮的上你的忙。”

没有想到金振中居然把自己推给了张自忠,侯海涛惊讶的张了张嘴,看见金振中恳切的神色,到了嘴边的话也被咽了回去。

张自忠何尝不是惊讶,还没有这样的先例,看在金振中卖命,以及这个小兵昨天的表情,估计与金振中有什么亲戚关系,想自己帮忙照顾,点头答应道:“好,就让他当我的警卫员吧!他的枪法不错。”

听到张自忠答应,金振中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可是侯海涛还是担心的问道:“我走了,以后谁来照顾你。”一脸的不舍的。

张自忠看出这小兵是个真性情的人,说道:“你就放心吧!我会派人把他转到后方医院的。”的确,后方的医疗等各方面的条件都比这里要好很多,侯海涛的心也随之放下里许多。

张自中又慰问了几个人,走了一圈,拉起侯海涛道:“你现在没有事了吧!”

侯海涛道:“回长官,现在手无缚鸡之力,不过要是上战场杀鬼子,相信还能干掉几个。”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