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小兵之血战到底 第一卷 第四章 七七事变(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138/


“他奶奶的,不是吧!敌人比刚才的了两倍多。”旁边一直在侦察的战友发出了一句标准的国骂,金振中也一跃而起,果然敌人不只是人数多了很多,而且最可怕的是还有很多装甲车和坦克,迫击炮也是多了不少,金振中不无担忧的说道:“日军的援军怎么快就赶到了,看来要决一死战了,不知道会不会还有其他的援兵。”

日军来势汹汹,侯海涛却毫无惧意,反而有点高兴的说道:“还好对方支援的全部是地面部队,只要少了空中的轰炸,我们没有什么好担心的,虽然他们多了很多重型装甲部队,我们按照刚才的打法,虽然人是少了点,不过照样让他们有来无回。”

现在已经没有更好的办法,出去打打不赢,只有近距离攻击这一条道路,这一点金振中也是赞成侯海涛的想法,想了一想命令道:“全体休息,等敌人接近,再战斗。”

敌人的炮火还不是一般的猛烈,桥的四周在不停的晃荡一样,估计要不是卢沟桥的战略位置重要,可能第一时间就朝这里开炮了,金振中检查了一下枪的子弹,一切完好,继续陪侯海涛抽着烟,好像敌人在离自己不远的地方放烟花一样。

侯海涛道:“营长,你还是选几个枪法比较好的战友来,我看呆会儿用点射效果可能会更好,敌人那么多,如果全是扫射,我们根本没有优势,还白白浪费子弹,我猜测只要能坚持到晚上,应该就有增援部队来老,这里可是战略要地,谁都看着这块肥肉。”

侯海涛的一些战略看法,的确让金振中折服,二话没有说,立马安排了十几个枪法过的去的人过来,这十几个人刚才在休息的时候,已经听到战友们谈论营里出现的神枪手,而且还是昨天晚上将日本军官打的灰头土脸的那个高手,现在与他并肩战斗,每个人都对战斗胜利多了几分信心,虽然对方也只是一个十几岁的毛头小伙而已。

大家都热情与侯海涛打招呼,侯海涛笑道:“大家还是快进入战斗准备吧!敌人已经快到眼前了。”果然日本兵由装甲兵开路,一路上没有遇到任何阻止,相信他们现在已经开始梦想着胜利了,即使刚才的惨败也不过是一个意外而已。

随着金振中的一声:“打。”第二次防反攻击正式拉开序幕,敌人也换了主将,不再是一木清直,而是选了一个更高级别的指挥官,从衣服上看,应该是个联队长。

日军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发现自己错了,刚才只是敌人疑兵之计,敌人并没有被装甲部队打趴下,拥有优良装备的他们相信胜利终究还是属于他们的。

全军的火力虽然过于分散,不过由侯海涛这一组人如果日本人知道一定会胆战心惊,他们专门负责点杀,任何想接近卢沟桥的人,可能能冲过密集的火力,却无法躲过这仅有的十几只枪。

看到一波又一波的敌人被打退,金振中一直严肃的表情露出了笑容,赞叹道:“小伙子,你们好样的,回去我多罚自己两杯,我们部队怎么多精英我却没有发现。”

敌人猛烈的炮火,让金振中的大吼成为了蚊子嗡嗡叫,旁边的侯海涛借换子弹的功夫说道:“营长,你省省吧!我们现在没有时间给你讨论战后事宜。”金振中哈哈一笑,没有再说话,把满腔热情全部奉献给日本人。

(转换场景)牟田口哇哇大叫道:“一木清你这家伙到底在干什么,你没看到我死了那么多士兵吗?你要对此负责。”一木清脸上的伤痕还未消除,只是点头:“嘿,嘿,嘿,嘿,嘿。”除了这个字外,好象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的。

牟田口道:“你没看到对方有专门的人对我们的士兵进行点杀吗?我们又不是砧板上的鱼,你马上派人去干掉他们。”一木清马上派出几十个人专门对付侯海涛这一组进行火力攻击。

侯海涛的帽子突然被打飞了,侯海涛气愤的说道:“这帽子陪伴我一年了,跟我同生共死,帽子,我要为你报仇。”旁边的金振中一笑,心中了然,对方毕竟也还只有十八岁。

帽子掉了是小事,看到身边的十几个人不停的有人倒下,那才是最让侯海涛伤心的,自己是间接害了他们,战场上死几个人是很平常的,可是看到自己亲密的战友倒下,心里还是有一种揪心的疼。

对方的火力虽然密集,可是却还是无法向前进,而且几十个专门对付侯海涛的几十个人要被点杀完了,一木清虽然气的暴跳如雷,站在远处跺脚,可是却没有更好的办法。侯海涛旁边一个战友居然冒出一句:“日本小队长居然还会跳舞,不过跳的太恶心了。”虽然只是一句玩笑,可还是把大家从沉闷中拉出来了。

从早上一直到现在,可能打了十个小时了,侯海涛甩动了酸麻的肩膀,揉揉酸涨的手指,道:“日本人也太多了,以后有机会,我开飞机轰算了,一个一个的点杀太慢了。”旁边一个战友补充道:“不,点杀也不错,我刚好计算过,从我眼前倒下的有一百零八个日本鬼子,正好是一桌满汉全席。”

几人不停的扣动扳机,进攻的敌人越来越少。从宛平与北平之间的枪声却是越来越密集,唯一的解释就是有援兵到来,可是自己的部队却只够守城,如果出击,反而会给敌人制造机会,如果呆在城里,如此好的机会错过,那就太可惜了。

枪声、炮声、喊杀声越来越密集,双方一定是干上了,金振中只有干着急的份,旁边的侯海涛劝阻道:“营长,你不要在走来走去了,我眼睛都花了。你不累,我还累,我看我们还是先吃饱饭,可能还与援兵要到了,到时候再杀出去也不迟啊!现在我们就算杀出去,也没有力气与他们拼啊!”

不说不知道,所有的士兵已经快一天滴水未进了,点点头道:“大家先补充点干粮,等战斗结束,我们再痛快的喝一杯。”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