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柳粗口艺术浅探之“你丫”

fish_1120 收藏 0 360
导读:在电影《天生胆小》里,梁天饰演的一位小片儿警在朋友家里,无声无息地从厕所里出来,由何冰饰演的朋友不冷不热不紧不慢地发话了:“你丫又没冲水吧?!” 其实,“你丫”也是一句省略句,只是省略后形成短语是一个令人费解的偏正结构。不像“你家”、“我厂”、“他儿子”那么好懂。 原句是什么,知道吗?别看我喝着柳江水操着柳州话长大,我还真知道。因为爷儿我在京城里混过,而且是跟些个京城里的老痞子混过。 “你丫”,它的原句是——“你这丫头养的!” 何来“丫头养的”? 在万

在电影《天生胆小》里,梁天饰演的一位小片儿警在朋友家里,无声无息地从厕所里出来,由何冰饰演的朋友不冷不热不紧不慢地发话了:“你丫又没冲水吧?!”


其实,“你丫”也是一句省略句,只是省略后形成短语是一个令人费解的偏正结构。不像“你家”、“我厂”、“他儿子”那么好懂。


原句是什么,知道吗?别看我喝着柳江水操着柳州话长大,我还真知道。因为爷儿我在京城里混过,而且是跟些个京城里的老痞子混过。


“你丫”,它的原句是——“你这丫头养的!”


何来“丫头养的”? 在万恶的旧社会,在万恶的地主老财和万恶的有钱人家里,等级森严,雷池不逾,就连老爷弄出来的小崽子都要分门别类排出个丁丁卯卯三六九等来——大老婆养的、二老婆养的、三老婆养的、四老婆养的、N老婆养的,最逊的,是丫头养的。依次排序,贵贱自明。当然不留神也会冒出个把“婊子养的”,但那个时候的科学技术还没发达到能做DNA的份儿上,滴血认亲的准确性又值得商榷,老爷们不认账,婊子们也没辙,所以“婊子养的”也就另案处理按下不表了。


又是一组同工的异曲。京城的“你丫”和柳州的“你这个野仔”虽然一个是省略句,一个没省,但从含义和用法上却极相近。


从纯技术的层面讲,“丫头养的”是“野仔”的内涵,而“野仔”,则是“丫头养的”的外延。“野仔”,在过去传统势力和保守主义占绝对优势的时代,泛指的是非婚生子女。这是柳州乃至南方的说法;而北方民族则更愿意称之为“野种”。也就是说,“野仔”和“野种”属同义词。以现代人文思想研判,这是对生命个体的极不尊重。


关于 “野仔”或“野种”,我们可以在电影《红高粱》里姜文那粗喉大嗓的旁白中找到比较令人信服的注解——“一亩高粱九担半,十个野种九个混蛋”。


关于“你丫”的用法,我曾经有过重大的发现,竟还有说“我丫”的!而“你这个野仔”也同样存在“我们几个野仔”的用法。不明就里者难免大叹“SMOKE GET IN MY EYE ”而大跌眼镜。这两句话不仅可以骂人,用好了也能表现人际关系的亲热——


“你丫欠揍了吧你!”、


“你这个野仔皮痒嘞是咩?!”


这是骂人;


“哥几个等你丫吃饭呢!”


“就是我们几个野仔,没有外人。”


这是亲热。


从“你丫”、“你这个野仔”用法的多样性和亦褒亦贬的特性,我们不难看出,京柳两地民间口头文化共有的深厚和宽容。




说了“我”,说了“你”,下回该说“他”了。


等着吧。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