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反思:中国应该更理解日本,友爱日本?

太阳63 收藏 14 252
导读:70年了,当中国人民正在纪念过去、立志雪耻之日,日本却向我们发出了不同的声音。彼国建议,中日应该结束过去的仇恨,共同面向未来,比方说,南京的纪念馆就太那个了......说的一点不错,面向未来,谁不想呢!何况我中华向来以谦虚著称,人家言出有理,我们怎么能不好好学习共同进步呢。事实上,随着我们国情的巨变,建立一种"面向未来"的对日新思维确实也该到议一议的时候了,毕竟我们早已不再是那70年前一堆军阀割据着的乌合之众了。 众所周知,我们对日本这个国家的传统看法无非基于两点:所谓"听其言",所谓"观其

70年了,当中国人民正在纪念过去、立志雪耻之日,日本却向我们发出了不同的声音。彼国建议,中日应该结束过去的仇恨,共同面向未来,比方说,南京的纪念馆就太那个了......说的一点不错,面向未来,谁不想呢!何况我中华向来以谦虚著称,人家言出有理,我们怎么能不好好学习共同进步呢。事实上,随着我们国情的巨变,建立一种"面向未来"的对日新思维确实也该到议一议的时候了,毕竟我们早已不再是那70年前一堆军阀割据着的乌合之众了。




众所周知,我们对日本这个国家的传统看法无非基于两点:所谓"听其言",所谓"观其行"。言,从松冈洋右的"大东亚共荣圈"、近卫文麿的"日中亲善",到安倍的"自由与繁荣之弧"、福田的"日中创造性伙伴关系"云云,我们早已听得够多了;行,从卢沟桥、南京,到钓鱼岛、靖国神社等等,我们也早已看得够多了。可是,对于他们如此自相矛盾的"善言"与"恶行",我们究竟应该相信哪个呢?毕竟,从逻辑上说,我们即可以相信他们很"恶",因为他们总是"口是心非";但也可以相信他们很"善",因为人家也完全有可能只是"好心办坏事",纯属能力问题。因此,正是由于这种逻辑上的混乱,我们对日本的看法也总是分裂的:抗日的继续抗日,直到抗上招财猫,哈日的继续哈日,直到哈上军旗衫......




事实证明,无论对于一人或者一国,要想摆脱偏见,光光"听其言、观其行"是远远不够的,我们还必须"解其态、测其心"。因为言行固然重要,却只能代表其过去;心态虽然隐秘,却是预知其未来的钥匙。那么,日本是怎么样心态的一个国度呢?这只要看看他们是如何看待自己的未来,就可以知道了。众所周知,从"神风"救日本的传奇到日本列岛"陆沉"的科幻,有史以来日本人最喜爱的未来剧情就只有一种:杞人忧天。他们整天关心的不是自己岛子太小、资源太少,就是自己人种太矮、技术太差......于是,他们的男人就拼命超负荷工作;于是,他们的武士就专心研究小蛇吞大象......总之,他们内心深处的"面向未来"只是为了要表达同一种感觉:一种无名的恐惧害怕。试看历史:假如不是凭空害怕中国人太多不好统治而感觉手足手无措,松井石根为什么要没来由地屠杀那已经是他们治下"顺民"的南京?假如不是凭空害怕被辫子兵的DEMO版舰队打败,伊腾博文为什么要没来由地挑战那早已是空壳一具的腐败清朝?假如不是凭空害怕要向朱皇帝磕头进贡,丰臣秀吉为什么要骚扰那早已闭关内向的文弱明帝国?......总之,日本的种种不可理喻行为,除了用他们对自己未来的变态化过分悲情想象是根本无法解释的。






因此,将心比心,新时代的中国人民必须理解,日本,其实并不是一个很酷很残暴的国家,而只是一个胆小到有病的国家。既然人家只是胆小而并非残暴,我们又"抗"他们干啥?既然人家只是有病而并非装酷,我们又"哈"他们干啥?我们真正应该做的,就是要"面向未来",彻底理解他们,彻底帮助他们,让未来的他们不再凭空就会恐惧害怕......




当然,假如新时代的中国人民下定决心不再以日本为敌而以日本为友,那么我们的对日政策自然要作出调整,那就是我们在未来的角色将不再仅仅是邻居而更要是一个治病救人的良医。因为,假如我们仅仅是以"好邻居"的身份来泛泛地友待日本,一味对日本友好地表达"我们不会威胁你们",那对帮助缓解他们的恐惧是绝对无效的,恰恰相反,那样他们只会认为受到了我们的阴谋欺骗而暗中加倍恐惧。因为心理常识告诉我们,恐惧无非两种:正常人因为外部面临威胁而恐惧,而病态恐惧却不管有没有真实威胁他们都会恐惧。而我们亲爱的日本邻居的病历告诉我们,他们的恐惧并非是出于真的有谁威胁到了他,而仅仅是出于日本岛这个"鬼屋"制造的心理幻觉。试想,假如让你一个人呆在一个贫瘠的孤岛上,就算你是好汉鲁滨逊,时间久了还不是一样要怕得发疯?因此,假如我们是医生,我们就会知道,我们唯一可以帮助他们的正确方法,绝不是对付正常人的"尽释前嫌"法,而是"釜底抽薪"法:我们要想尽一切可能劝说他们彻底摆脱孤岛绝境,让这个岛上的居民和大陆上的我们实现真正的"同文同种":不仅看上去"同文",而且听上去"同文";不仅皮肤上"同种",而且基因上"同种"。只有等到那一天,他们的恐惧狂想症才算真的彻底治好了......




纵观世界,假如边缘化的拓拔鲜卑人没有主动实现与汉人的同文同种,他们又怎么可能参与开创隋唐盛世?假如地处马格里布"天尽头"的西班牙摩尔人没有主动实现与阿拉伯人的同文同种,他们又怎么可能有独霸欧洲的文治武功?假如工业时代的无数蛮荒角落没有或主动或被动地实现与英美世界的同文同种,他们又怎能提前享受到"现代化"和"民主化"红利并被排除在美国核武器打击目标之外?所以无论如何,为了面向未来,我们一定要劝说日本继续发扬亲汉倭奴国王、亲魏卑弥呼女王、遣唐使、遣宋使们的精神,早日完成被北虏铁蹄和西洋炮舰打断了近千年的"同文同种"之伟大历史工程,毕竟,这个成语本来就是日语的伟大发明。






总之,在这个新的世纪,面向未来的我们不仅要象邻居对邻居一样理解邻国日本,更要象医生对待病友一样关怀友邦日本,直到实现"同文同种"这个表达岛民们两千年终极理想的伟大目标。当然,心病从来是这个世界上最难医治的毛病,治疗日本病人更显然是一个需要几代人来实现的浩大工程。而在我们亲爱的日本病人还没有彻底康复之前,我们目前要做的除了要定下医治他的长期方案,短期内还要随时准备一条大棒,以便在他病灶突发时可以立即给他一下以让他恢复安静,以免他在恐惧狂躁中误伤别人和误伤自己。面向未来,我们必须尽到一个良医益友的责任。毕竟我们一衣带水,远亲不如近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