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大学生列车上惨遭割喉

天使梦遗 收藏 1 116
导读:昨日是楚雄女大学生陈一瑨在列车上被歹徒杀害的第13天,前往柳州处理善后事宜的死者家属与铁路部门进行了多番会谈,但由于铁路部门承诺的25万元赔偿与家属的要求有差距,双方目前仍未达成一致。死者陈一瑨家属 提供了陈一瑨的部分遗物照片,并称,1月21日23时30分左右,陈一瑨乘坐K315次列车途经桂林至永福路段时被歹徒杀害后,其同行的表姐罗京瑜(与陈一瑨同校)也被杀成重伤。噩耗传来后,死伤者的亲家属于24日迅速赶到柳州处理善后事宜,可令人无法接受的是,当地铁路部门在解决善后问题上,始终采取“一推、二吓、三隐

昨日是楚雄女大学生陈一瑨在列车上被歹徒杀害的第13天,前往柳州处理善后事宜的死者家属与铁路部门进行了多番会谈,但由于铁路部门承诺的25万元赔偿与家属的要求有差距,双方目前仍未达成一致。死者陈一瑨家属


提供了陈一瑨的部分遗物照片,并称,1月21日23时30分左右,陈一瑨乘坐K315次列车途经桂林至永福路段时被歹徒杀害后,其同行的表姐罗京瑜(与陈一瑨同校)也被杀成重伤。噩耗传来后,死伤者的亲家属于24日迅速赶到柳州处理善后事宜,可令人无法接受的是,当地铁路部门在解决善后问题上,始终采取“一推、二吓、三隐瞒”的态度,处处对他们责难,也因此,虽然双方就陈一瑨的死亡赔偿方面进行了多番会谈,但此事至今悬而未决。


当天从西安开往南宁的K315次列车管理非常混乱,除事发车厢外的其它车厢都存在车组工作人员和乘警严重脱岗的现象, 加上车上人满为患,乘客们没有任何安全感可言,大家的精神都高度紧张,这才使得凶犯黄小玖突发精神疾病刺杀乘客,酿成了1死5伤的悲剧;铁路客运部门担负着安全运送乘客的责任,保障乘客安全是他们义不容辞的责任,“按常理,血案发生后,认真总结经验教训,及时妥善处理善后问题,改进工作作风是对铁路部门最起码的工作要求,但是, 事情的发展并非如此。


陈一瑨的父亲陈桂洪说,1月24日,他和陈一瑨母亲和伤者罗京瑜的家属分头赶至柳州和桂林后,负责接待他们的是柳州火车客运站和桂林火车客运站的工作人员,双方刚一见面,当地铁路部门的有关领导就告诉他们:“按照铁路部门的相关规定,我们只是为处理事故提供一个解决问题的平台,具体的处理事项需要西安铁路部门来决定”。。


陈桂洪还说,1月24日下午,他们从楚雄赶至柳州后,始终没有见到死者母校有人前来参与处理此事,第二天上午,他们向铁路部门有关人员询问情况,对方却表示由于不知道大连民族学院的联系电话,因此没有联系过。当他们通过114查询并联系了学校后,大连民族学院才在案发第5天从家属口中得知陈一瑨和罗京瑜都出事了。死者亲属是在后来与铁路部门就陈一瑨死亡补偿问题的会谈中,他们反复追问过西安铁路部门派到柳州协商处理善后事宜的安全科余科长、K315次列车上的楚列车长的姓名时,对方反而质问死者亲属是什么人?要干什么?随后横蛮无理地拒绝回答问题。



据了解,陈桂洪一行前往柳州的10天中,柳州铁路部门成立了由南宁铁路局柳州客运站站长张阳、南宁铁路局法规处黄主任、柳州客运站客运管理科麻寒松、西安火车客运段余科长和315列车长楚某等人组成的“1.21”事件善后问题处理领导小组,并由张阳担任组长负责对此事的善后处理。陈一瑨的家属称,10天以来,对方将他们往酒店里一放,就采取“拉锯战”、“持久战”的办法与他们“周旋”,开始两天的谈判一直对死者家属进行“普法教育”,之后提出可以赔偿10万,在家属再三努力下,铁路部门在昨天首度口头承诺愿意对陈一瑨的死亡作25万元的经济,由于死者家属认为这个赔偿数额过低,因此,仍然没有接受对方的赔偿要求。


罗京瑜的父亲罗纬昌称,他们刚刚前往桂林铁路医院病房看望自己女儿时,一位忽而称自己是广西铁路部门法规处主任,忽而又称是律师的黄先生(后来核实,黄先生是南宁铁路局法规处主任)来到他们身边说:“这(指“1.21”惨案)是一起刑事案件,我们铁路部门只是负责民事部分的处理,我们只能垫付几万元钱作为你们的善后处理费 用”。情绪激动的死者家属哭喊着向铁路部门要人时,黄主任竟说:“铁路部门对陈一瑨的死本来就没有任何责任,你们不服就可以到法院起诉我们铁路部门!”看到前往处理善后问题的死伤者家属除陈的父母外,还有几名亲戚(陈一瑨和罗京瑜两家一共有10人前往处理善后),黄主任又说:“你们来的人要少,否则,我们就不负责你们的食宿费用”。当愤怒之极的死者家属想将自己在当地受到的委屈告诉家人后,黄主任不止一次地对他们说:“你们在这个地方人地生疏,不要到处乱走,否则,你们的安全我们就负责不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