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不朽金戈 浴火凤凰 韩主席

linxiumu 收藏 4 7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46/


第二天早上吃早饭的时候侍从向蒋介石报告戴笠来了,蒋用餐巾抹了抹嘴对宋美龄说“你慢慢吃,我吃饱了。”

他来到客厅戴笠正恭敬的站在那里等着他。“他都到谁家去了?”蒋问道。

戴笠忙回答“韩光武昨天到旅馆不久就出去了,先去了中山陵,然后拜访了孙科,晚上去了夫子庙和秦淮河、乌衣巷一直到很晚才回旅馆。陈辞修他们派人送帖子都没找到人。”

“他只是逛街吗?”

“是的,只买了些雨花石,吃了些小吃,进了几家书店没干别的。”

蒋介石没吱声沉思起来,戴笠不敢打扰等了一会儿见蒋回过神儿来才试探的问道“校长日理万机,为什么这么重视一个19路军呢?”

蒋说“这个19路军不一般。现在上上下下都在为19路军说好话,可见他们的能量是很大的。”

他没有说连宋美玲都在为19路军说好话。当然了宋美玲刚刚在西北两个生产奢侈品的工厂入了股。

“你知不知道中央前年向德国订购的重炮已经到货了,而且德国接受了我们再次订货。”这事戴笠知道忙点头。

“可是你知不知道德国军队的朋友们说是由于19路军与西他拉达成了某种协议才使这些重炮能够起运的?”

这个戴笠却吃了一惊“他们能够影响西他拉?”

“是地,所以你们以后要对他们多注意一下,派一个得力的人。”

“是。”

早早吃过早饭韩光武穿上一件熨得平展展的将校呢制服,对着镜子收拾了半天才出门,出门之前又用白布把已经锃明瓦亮的皮鞋擦了两下。

陈诚等人一再提醒韩光武蒋委员长就喜欢军容整齐富有军人气质的部下,为了给他留下一个好的第一印象这方面可是马虎不得。

坐车到了总统府按照宪兵的指引来到侍从室,留下手枪之后一个三十多岁的中校领着韩光武去蒋的办公室。在中校通秉后韩光武走进办公室,蒋介石正在写字。韩光武踩着厚厚的地毯走到蒋的写字台斜前方立正静静的站着,等到蒋抬起头来才用力一并脚跟一个敬礼“委员长,19路军参谋长韩光武报到。”

蒋抬起头来打量了一下眼前的年轻人,笔挺的将军制服、黑皮鞋纤尘不染,一头浓密的短发向上直立着显然没有打头油,坚毅的目光直视前方,刚毅的脸庞棱角分明,崭新的牛皮腰带仅仅扎在腰间——没有肚腩,整个人显得很精神,完全看不出那些整天作威作福的军阀们一样的拖沓和狡诈。刚才虽然韩光武的皮鞋踩在地毯上没有脚步声但是蒋介石能够感觉到韩光武的脚步坚定有力象在队列里一样节奏分明。这些使他立刻对韩光武就有了好感。

“你是哪里人氏啊?”蒋问道。

“报告委座,我是山东人。”

“那你怎么跑到甘肃去啦?”

“时也运也。非卑职个人所能把握。”

“你上的那个军校?”

“卑职没有上过军校。”

“那是生而知之唠?”

“卑职并非圣人怎能生而知之呢。不过是我从小喜爱军事熟读兵法又因为机缘巧合才有今天境遇。而且我们19路军现在主要是为了发展经济,我在这方面下手比较早所以才被任命为参谋长。”

“好地,现在国家就是需要你们这样搞经济的人才。只有这样才能富国强兵不受列强欺侮。”

“是,我们一定谨遵委员长教诲。”

“好地,陈辞修把你们搞的建设西部基地应对对外战争发生方略我已经看过了,很有见地。不管打不打仗国家都要建设西部。但是现在中央有很多事要办没有那么多钱,只能尽力而为。你们要自己多想一想办法。”

“是的,我这一次还想到上海去搞一笔资金投入生产。”

“这方面的事你去和资源委员会商量。现在你们那里中央的人少,都是地方势力、东北军还有GD的红军,所以中央暂时还鞭长莫及。”

韩光武心想“开始挑拨了。”嘴上说“我们会和周边的友军搞好关系,不管怎样将来这些部队都是抗日所要依仗的力量。”

“这就好。看来你们认为对日战争是不可避免了?”

“是的。委员长,我们曾经深刻研究了日本人的性格和他们的国家结构,认为日本人骨子里有一种盲目的狂妄,这就注定谁不能给他致命的打击它就会轻视谁,妄图消灭谁。而且日本不同于英美,他们不会给投向者留一点点活路,不战即亡,战还有生的希望。而且我们也不是完全没有战胜的希望。”

“哦,这在你们的计划中已经有细致的分析了。”

蒋介石不置可否顿了一下“不管战与不战,西北的事情一定要搞好。好了,就这样吧。有什么需要你可以去找陈辞修他们去商量。”

韩光武再次敬礼然后转身往外走,蒋介石却说:“你,回来。”

韩光武已经了解了蒋介石最讨厌下属“狼顾”也就是身子不动只把头向后转。听到蒋的声音他立刻一个标准的向后转让后回到刚才他站的地方。

蒋介石仍然淡淡的说“东部的防务要加强所以东北军的部队要从陕甘调出来,于学忠的甘肃省主席就不要当了,你来当。军衔也升一升,挂个中将。”

“谢谢委员长栽培,卑职一定尽心竭力报销党国。”

“好了,去吧。”这次他没有再叫回韩光武。

刚出蒋的办公室一个侍从就迎上来“韩将军,请这边走。”接着把韩光武引到一间客厅。 宋美玲坐在客厅里见到韩光武站起来“韩将军,很高兴见到您。”

韩光武连忙敬礼。然后宋美玲和韩光武聊起来,很快转入正体,原来她嫌西北交通不便,希望能够在上海与韩光武合伙开一个工厂。韩光武还指望她在蒋介石那里吹枕边风呢连忙满口答应。

正在这时韩光武身后的门一开一个人蹦跳着跑进来,韩光武下了一跳“这种地方是谁这么没规矩?”

抬头一看是个穿男装的年轻女人。那女人喊道“姨妈,该走了吧?”

韩光武连忙站起来,宋美玲也站起来给他介绍“这是我姐姐的孩子孔令仪。令仪,这位是19路军的参谋长韩光武将军。”

韩光武向孔小姐行礼,心里也猜到了这应该是有名的孔二小姐了。孔二小姐名叫孔令仪是宋霭龄的女儿,是个历史上有名的人物,听说喜好穿男装,看来不假。

孔二小姐跳到韩光武面前把手高高的伸过来,看样子是要韩光武行个吻手礼。当时程继军专门给高级军官们搞了个社交礼节的培训现在用上了。

当韩光武从孔二小姐的手上抬起头来的时候看见这位小姐正盯着自己看呢。他被看得有些发毛连忙转过身去面对宋美龄又和她客套了一番退了出来。

当天下午戴笠疑惑的问道“校长,19路军已经有一个宁夏省主席了现在又给了一个甘肃省主席是不是礼遇太高了?”

蒋介石坐在摇椅上半闭着眼睛反问道“你知道西北军最怕什么吗?”

戴笠一时语塞 ,蒋站起来踱着步“西北军穷,穷人不怕丢性命,不怕艰苦,却怕金钱美女,功名利禄。不要光看到官帽子,要看的长远。”

“学生明白了。”

“你还没有全明白。韩光武作了省主席难道还能长久屈就于程继军之下吗?他如果要从19路军里拉出一部分人马另起炉灶19路军的力量外表上是增加了,实际上是削弱了。现在日本人逼得太紧中央管不了西北那么多事,让他们自己去搞吧。”

“校长高明。”

“哼,你还有很多东西要学。”

接下来韩光武就开始忙起来,南京的大佬们都要尽量拜倒。由于西北的工厂财源滚滚很多人眼红,也想借着这个机会结识韩光武。陈诚等一干老相识也设宴款待,每天不是舞会就是酒会。

韩光武才三天就和孔祥西谈妥了中国银行参股西北企业的事,为了庆祝这件事谈成,晚上举行舞会。每次舞会韩光武都是焦点人物,这有两个原因,第一个自然是因为他代表19路军,所以所有希望从他身上捞到好处的男人都会特别注意他。第二个原因是因为他不但年纪轻轻就做到了军参谋长前途无量,而且人长得精神漂亮而且听说还没结婚,那些想从他身上捞到好处的女人也很多。所以每次舞会都会有大批美女邀请韩光武跳舞。

这次也不例外一群漂亮女人把韩光武围得水泄不通,搞得想接近韩光武的男人们只有苦笑。这时门口进来一位小姐,在场的人们不禁纷纷小声议论起来。韩光武略一细看分辨出是换了女装的孔二小姐。孔二小姐以一幅目中无人的架势直接朝韩光武走来,挡在她道路上的人们纷纷识趣的让路。

孔二小姐向韩光武伸出一只手“韩将军,你不想请我跳舞吗?”

韩光武当然不能得罪这位小姐,谁让人家的爹管着国家银行呢。可是没想到跳完了一曲再一曲孔二小姐拉着韩光武不撒手了。借着在舞池中旋转从陈诚身边擦过的时候韩光武对着陈诚苦笑了一下,陈回以苦笑。然后陈诚拉过正站在舞池边上的资源委员会副主任秘书长钱昌照让他找个借口把韩光武叫过来。

资源委员会正在和韩光武谈玉门油田和延长油田的事,钱昌照就打着委员长的旗号把韩光武叫过来算是给他解了围。

韩光武离开的时候孔二小姐还说“没想到你舞跳得这么好,明天我们找个地方跳舞好不好。”

韩光武只好说“感谢孔小姐盛情,可是我公务在身恐不能陪伴小姐。实在是抱歉。

然后连连道歉忙不迭离开了一脸怒气的孔二小姐。

谁都知道这位小姐跋扈得很,惹上是个麻烦。薛岳端了一杯白兰地给韩光武,然后拍着他的肩膀说“老弟,最难消受美人恩呐。”

韩光武只有苦笑。

第二天孔二小姐还真打电话来约翰光武跳舞,韩光武哪里敢应,一律以日程繁忙答复。但是应酬免不了,只要可能孔二小姐都会到。搞得韩光武不胜厌烦还不能表现出来。

总算把南京的山头拜完,交易定下韩光武一刻也不敢停留连忙坐上火车直奔上海。

宋子文正在上海等着韩光武,一见面惊讶的问道“怎么,老弟,南京的生活不合你口味嘛,你怎么这么急着就来上海了?”

韩光武不好说是躲孔二小姐,只是说“我光在外面逍遥自在家里的兄弟们会说闲话的,我想把事办完早些回去。”

宋子文对此表示理解,说“早点来也好,你们19路军上海办事处的头头真有本事,借着你到南京的机会造势搞得全上海都知道19路军的工厂有钱赚。现在每天都有很多人找我打听。你来了我就耳根清静了。”

宋子文想炫耀一下自己建立的税警总队,所以首先安排韩光武参观部队并且和孙立人等将领见面。之后问道“老弟,你是军人,内行看门道,你认为怎么样?”

韩光武说“很好,孙将军是美国军校毕业很有指挥天赋,部队训练的很好,装备也很好。但是有一个缺陷。”

宋子文和孙立人正在等着听下边的赞扬之词,没想好韩光武道说起了缺陷。连忙说“什么缺陷?”

韩光武说“似乎部队装备的都是美国造的武器吧。如果我记得不错枪械口径应该都是7.62mm,如果真的打起仗来,日本人把沿海一封锁,到哪里去找这种弹药啊?”说的宋子文和孙立人面面相觑。

接下来韩光武由宋子文引荐给上海的富商和银行家,吸引投资,晚上还是出席各种酒会和舞会。在一次舞会上一个银行家把一位身材婀娜,秀色可餐的小姐引到韩光武面前,“韩将军,这位是李小姐。非常仰慕将军。”

赏心悦目的美女人人喜欢韩光武也不例外连忙殷勤致意,那小姐似乎对韩光武也很感兴趣就在韩光武对面坐下和他攀谈起来。一谈起来之后更感觉李小姐谈吐文雅让人舒服,趁着音乐响起韩光武邀请李小姐下了舞池。两个人在舞池中旋转着,李小姐渐渐把整个身子都贴了过来。四周的男人们纷纷投来艳羡的目光,而女人们投来的则是妒嫉的目光。

一曲终了,李小姐说“没想到将军舞跳得这样好,只是这一身军装太硬了,太煞风景不是吗?”

韩光武说“我穿惯了军装,便服很少。”

“下次穿便服好吗?”

“好的。”韩光武鬼使神差的就答应了。

“有件事我很好奇,将军们来上海滩玩儿还要穿军装的不是公务在身就是个性呆板,可是我看韩将军不像是个呆板的人啊?”

“啊,我已经穿了十年军装,平日里少有机会着便服,久而久之就穿不惯便服了。”韩光武信口胡诌。

“是不是将军的同僚都是这样的呀?”

“差不多吧,19路军僻处西北,没有大上海这么灯红酒绿的夜生活,生活艰苦,只好朴素一些吧。”

“那应该让大家都来大上海感受一下现代生活呀。开办了这么多工厂赚了这么多钱应该好好享受一下。韩将军刚刚做了省主席春风得意更应该来大上海消遣一下。”

“是啊。可是路途遥远,不是说来就来的。”

“听说不是有飞机吗?”

看到一位美女正在和韩光武谈话人们都识趣的不过来打扰,却总有不识相的,一个30多岁浓妆艳抹的女人领着一个同样风骚打扮得年轻女人走过来“韩将军,您要听歌吗?让丽娜给您唱首歌吧,丽娜可是有名的金嗓子。您要听什么歌?”一旁的丽娜也扭捏作态。

汗光武一阵厌烦,随口说“就唱大风歌吧。”

两个女人惊讶的对望一眼“哎呀将军,这是什么歌啊。没有听说呀?”

韩光武一挥手“不会唱就算了。”看到韩光武不高兴俩人连忙离开了。

李小姐找到了话题“将军很喜欢大风歌吗?”

“随口说说而已。”

“将军一定很喜欢刘邦?”

“是啊,开创汉家基业,英雄人物。”

“当年刘邦也是在荒僻的蜀国积蓄力量的,现在19路军也和刘邦一样阿?”

韩光武心里一惊“这个女人想说什么?”嘴里却说“19路军怎么能和刘邦比。”

李小姐立刻乖觉的改变了话题,两人一直聊到十点钟,警卫参谋王自重来请韩光武回去休息,韩光武才先把李小姐送回住处,而后自己才会旅馆。两人分手的是后定下明天晚上到大世界跳舞。

回旅馆的路上王自重从汽车前坐回过身来问“参谋长,你知道那个女人是谁?”

“怎么,在你那里有登记?”

“当然,她可是有名的人物,本来名字叫南云造子。”

“吆,特务嘛。你怎么不早告诉我?万一让她套取情报怎么办?”

“人家是高级特务,刚开始谈不会直白。再说参谋长嘴一直严得很不用担心。但是以后肯定要小心一些。”

“你知道吗,程司令对我说不要在外面表现得我们19路军与众不同,所以有这么个漂亮女特务出现也不错嘛,还可以借机会给鬼子放放烟雾。那句话怎么说来这:敌人严刑拷打,我坚贞不屈;后来敌人给我使了美人计,我,我将计就计。”

大家都笑起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被封杀的中日军事模拟:轰炸东京 为祖国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