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杀手是拿着高薪的顶尖专业人士,他们以经济学家\银行家\国际金融顾问等名义被派往各发展中国家,以拉扰腐蚀等手段,打着"帮助发展"的幌子,蓄意提出错误的经济分析和投资建议,诱骗发展中国家落入预设的经济陷肼,从面控制这些国家的经济命脉\自然资源,达到掠夺财富甚或控制政权的目的,约翰.珀金斯就是美国国家安全局专业培训的许多经济杀手中的一员.现摘录一段,让国人和被洋人玩弄于股掌之中,中了圈套还自欺欺人的认它们为爹妈的蠢蛋精英们看看.


以下为经济杀手珀金斯的讲述的部分亲身经历


20世纪70年代,沙特阿拉伯发起针对美国的完全石油禁运,美国经济付出了沉痛的代价.为此,华尔街和华盛顿政府决定设法杜绝此类事件的发生.


华盛顿政府计划向沙特阿拉伯拉供技术支持,并组成一个"卓越"的组织--美国--沙特阿拉伯联合经济委员会.该联合会用沙特阿拉伯的钱聘请美国公司建设沙特.这种模式无疑将加强沙物经济对美国的依赖.


美国财政部让美因公司全力夸大沙特经济的预测前景:投入巨资大搞基础设施建设,这里的变化将翻天覆地:当然,前提是让美国的建设公司完成这些工程.上头要求我独立完成工作.于是,我开始了"隐居"生活,独自呆在一个小会议室里埋头工作.


在我手头只有一些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数据,诸如必对映异位的万瓦的成本,每英里公路的造价等.但我无需细化这些数据,只要展开想象,描述出"美好的设想",并粗略地计算出与之相关的费用和成本即可.


有人提醒我,我的工作不但关系到国家安全,对美因公司来说也是有利可图的.我当然明白这一点,这一次的任务非比寻常.沙特将会为此背上永远还不清的债务,而巨额的美元则会安全地流入美国的口袋.在此过程中,沙特将被拉下水,而其经济发展要永远依赖于美国.


重返厄瓜多尔


我第一次到厄瓜多尔是在1968年,在那以后的日子里,这个小小的国家已经成为帝国主义的受害者.我和我的同行已经成功让这个国家背上沉重的债务.我们向其提供了数十亿的贷款,记厄瓜多尔有能力聘请美国的工程公司,建设那些仅仅对该国量富有的家族才有利的项目.结果是,在过去40年,官方统计的贫困人口从50%上升至70%,国债从革命利益出发.4亿美元猛升至于60亿美元.如今,厄瓜多尔50%以上的预算都不得不用于偿还外债.


成千上万美国跨国公司的层员工来到厄瓜多尔参与这些建设项目,他们甚至乐观地认为是在帮助这个备受贫困煎熬的国家.甩在被蒙蔽的人与真正的幕后主使们一起,合力将这个弹丸小国拉入了美国设计好的圈套.


当我2003年再次踏入这个国家,不出所料,由于美国石油公司的进驻,厄瓜多尔的热带雨林正在大面积减少.美国为了记厄瓜多尔成为自己的十大供油国之一,拆资13亿美元修建了一条块300英里长的新输油管道.大片热带雨林倒下了.稀有金刚鹦鹉和美洲豹消失了,厄瓜多尔三个土著部落的文明快要瓦解了,昔日清澈的河流污浊了.


我想起当地一位长者的话"梦想是怎样的,世界就是怎样的."美国人的梦想是规模庞大的工厂,数不清的汽车以及高耸入云的摩天大楼.但是现在我发现,我们的梦想实际上是一场恶梦.


幡然醒悟


我曾经为自己经济杀手的身份自豪过,单纯地认为从事这项工作是热爱美国的表现.但我现在发现自己当年的想法是多么幼稚可笑.


全球最有名的公司,以雇用奴隶般微薄的薪水让亚洲制衣厂的工人在极端恶劣的环境下工作:贪得无厌的石油公司将有毒物质倾倒在河流里,而它们清楚地知道,这些物质能致人\动物\植物于死地.


更令我心寒的是,一旦经济杀手失败了,政府就会派出一群更加心狠手辣的"豺狼"出动.豺狼潜伏在黑暗的角落里,随时准备对那些不听话的发展中国家领导人动手.一旦动手,这些领导人往往难逃厄运---不是倒台就是在"暴力冲突"中丧命,甚至死于极其意外的飞机失事,比如说厄瓜多尔前总统杰姆和巴拿马总统奥马尔.一旦"豺狼"意外失手(比如在阿富汗和伊垃克),那么年轻的美国战士们就会出征,在疆场上杀戮.


以上种种不得不令箭荷花我重新审视这个世界:富人拿着大笔美元逍遥,穷人在污染和暴力中挣扎^承认问题的存在是解决问题的第一步,我承认自己的罪过也是赎罪的开始.


按语:


美日等国的此类阴谋手段,并非其发明创造.早在战国时期,诸侯国之间就常常采用此种手段,或劝敌对国大兴土木建皇庭以损耗对方国力的,或以错误的理论将对手引入歧途的....凡此种种不一而足.相比之下美日最多只够中国的人学生.然而奇怪的是,中国这个老师有时也会上学生的当.


上世纪八十年代,中国航天\潜艇\卫星\等无数重大研究项目中断经费,下马,无数军工企业停产,而将希望寄托于美帝身上很有可能就是中了此类计策---如此损失不可估量,否则,我们的许多科研成果早就领先世界了,载人航天等整整晚了近三十年.


不知道那时的矮人到底是真上当,还是只是为找个泄愤的借口.


至于现在咱不知道,就不好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