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战天涯 第七章 前进(2)

周天平 收藏 0 1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25/


两个来自非洲S国胡族的猎手“土狼”和“鬣狗”担任尖兵,前出探路,中间是“利爪”和“胡子”着两个可以在战斗发生的时候对前面和后面以及侧翼都可以起到精确支援的狙击手,而“板斧”和“虎牙”则吊在背后。

虽然在平时的训练中,“土狼”和“鬣狗”嘴里都好像在唱着RAP一样的嘟嘟囔囔发着牢骚,一下说自己来到了地狱,一下子说自己就要死了之类的 东西,但是,在此刻,两个人都紧抿着自己肥厚的嘴唇,单手握着的中国产95自动步枪,枪口和他们各自的目光扫视的方向同步,而空出的一只手,小心的在地面探摸着。他们使用脚尖和前脚掌着地蹲身行走,看起来,就好像是他们觉得很奇妙的中国京剧里面演丑角的那种矮子的步伐,快速而身体的姿态低矮,暴露面很小,同时他们还很注意自己的身体不要被那些枝枝叶叶给勾绊而发出声响。但是,这样的步伐,对于体力的要求很高,也只有这两个从小就在非洲草原和荒野里到处跑的非洲猎手才可以这样坚持着前进很长的一段路。

“土狼”看到了“鬣狗”向自己打出“停止”的手势,连忙向后也打了一个相同的手势,背后的队友全部停止了前进,无声的隐蔽好自己。“土狼”轻轻吸了一下鼻子,在空气中除了嗅到了这片原始丛林中腐叶烂草的味道以外,还有一股从上风出传来的人类排泄物的味道!准确点说,就是大便的味道!

“土狼”看一眼自己的同伴“鬣狗”,正潜伏在一堆藤蔓背后,向自己打了一个“等待攻击”的手势。他很小心的放下了自己手里的95自动步枪,在用同样慢的动作从肋下的枪袋里把M9美军制式手枪拔出,另外一只手已经拿出了消声器,很轻柔的动作把消声器安装在了枪口上。

“鬣狗”目光看着枝叶背后那个露出了一半的黄种人的屁股,在对方的身边,还露出了一部分枪机和枪托,从这一部分可以看出,那是一把美制的M21狙击步枪。是要等他做完事情自己离开还是当机立断抓一个舌头?“鬣狗”控制住自己的呼吸,紧张的思考着。

从对方使用的狙击步枪和他身上披着的伪装来看,他已经可以肯定对方不是政府军,而是雇佣兵,因为政府军使用的是中国提供的85式狙击步枪。对方是个狙击手,按照狙击战术而言,他应该不会是只有单独一个人的,那么,他的同伴有潜伏在那里呢?马上的,“鬣狗”又想到了这个问题。他向背后的“土狼”打了一个“监视”的手势,忍受着对方排泄物的味道,张大了了眼睛仔细的搜索着自己眼前的一片丛林,然而眼前还是这一片丛林。心里有些焦急的他已经把这个明显不担心政府军会派人潜入偷袭的而在放心大便的狂妄家伙家里的所有女性成员都问候了一遍!

不远处两点钟方向的枝叶突然有响动传来,大便的雇佣兵动作很快,当机立断,裤子也不拉,一个前仆,手里的枪已经指向了那片枝叶!“鬣狗”的目光却看到了一点钟方向地面的落叶动了一下,一只枪管伸出转动向那片枝叶,和自己的同伴已经形成了交叉封锁火力!

一只野猪从枝叶中探出了灰色的脑袋,似乎是感受的了危险,立马就身体后退,又隐没回枝叶背后,只听见枝叶响动的声音远去!但是,两个雇佣兵狙击手却感受到了背后而来的危险,他们的枪口再次后调——

准星早已经压在了那个光屁股家伙头上的“土狼”起身,平稳的扣下扳机,9毫米手枪子弹从对方后脑进入,直接把脑腔中的物质搅成了一团糊;而“鬣狗”手里的短弩也已经在“哒”的一声扣下扳机响后,金属箭头射入了潜伏在树叶堆中的狙击手眉心!——半年多来成箱成箱的消耗子弹,在这里终于显现了成功:一枪毙命,对方手里的武器都没有能够发射!

背后的同伴以半月队形围了上来,分开搜索周围。“虎牙”接过“土狼”递过来的战利品,是两部从两个死鬼身上搜出的远距离通讯器。看着手上东西,“虎牙”低声的道:

“看来人家布了一个口袋等着我们来呢!”他看一眼手上的夜光表,还有30分钟,就可以代开自己的无线电和罗启云联系了。


搠溪而上的“铁拳”小组从侧面登上了一道大概在20多米高的瀑布,在沿着河道继续前进,涉水过了几道溪水的支流,山溪已经变得水越来越浅,但是两边的峡谷却越来越深。是不是的,有一些车辆从峡谷一边的盘山公路驶过的轰隆声传来。

端着霰弹枪背着一只短管56式自动步枪的“铁拳”和拿着新装备部队的可以带弹100发的滚筒冲锋枪的拆弹专家“麻雀”在小心的探路,背后是端着81自动步枪和同样拿着滚筒冲锋枪的“帅哥”。

峡谷中要比山上天黑的更加快,但是偶而的对视一眼,“铁拳”发现“麻雀”的眼睛在这样的环境中似乎象猫眼一样在发光。他手在背后做一个“停止。对空警戒”的手势,大家马上停在了原地,举枪监视着峡谷高处的动静——这已经是“麻雀”在黑暗着不知道多少次发出了的警告了:发现了敌人在河道里布下的地雷!

“铁拳”看着不远处蹲在河道边上,好像一块岩石一样的“麻雀”,对这个也许在很多方面比不上自己的队友,却有一种心服口服的佩服。平时的“麻雀”,叽叽喳喳的,脸上总是带着笑呵呵的还有点憨厚的表情,但是,一倒了工作或者是任务的时候,马上就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专注,冷静,灵巧,在不是那个山里的来的大男孩——或许都是因为大家从山里来的,“麻雀”和已经走了的“矮马”一直是比较谈得来的朋友,平时没有事情就在一起嘻嘻哈哈的。

想到这里,“铁拳”不由得为了自己的逝去了的战友而心里有些发紧的感觉:破旧的屋子,满脸皱纹无声流泪的两个老人,还有那个和“矮马”长很像的弟弟,一个眼睛显得有些小的高中生。这个年轻人,和父母商量过了以后,把哥哥的抚恤金一半留给自己的父母,拿了另一半出来交给学校,资助那些比自己更加困难的同学;同时,他告诉带队去看望自己家的罗启云,自己高考已经完成,志愿填了师范,因为,读师范,不要那么多的学费,还可以得到国家的补助,而且,成为一个老师,也可以让自己家乡的更多的孩子认识外面的世界,走进外面的世界!

看一眼正在监视着高处的“小妖”,“铁拳”记得在回来的路上,他说了一句话:很好,我们为这样的年轻人牺牲,很值得!中国有那些除了钱以外什么都没有的家伙,也有一些有志气的人,有这样的人,很好!“铁拳”记得当时的自己笑了一下,然后,他明白,自己终于完全的接收了这个从法国外籍军团退役的战友——他清楚的知道,情报系统出身的自己,对很多东西都是抱着一种怀疑态度的,这其中,就包括了对“小妖”这个人忠诚度的怀疑!

“麻雀”打出了“可以前进”的手势。队员们起身继续前进。

天,已经完全黑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