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锋王座 前传:碧血丹心,红河怒吼 狙击生死线(2)

山鹰2007 收藏 2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90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901/[/size][/URL] 能迅速发现张龙位置并一枪准确射击的敌人已经很难得了,更何况敌人有至少三个与敌人那狙击手眼力更胜一筹的炮兵观察手,和与之相配合的精锐迫击炮小组能迅速给与张龙更危险更凶猛的致命一击呢?这仗怎么打?张龙害怕起来,他不仅仅是害怕死,更害怕完不成任务。而此时与他一起进行狙击的老甘却像消失了一般在交通壕另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01/


能迅速发现张龙位置并一枪准确射击的敌人已经很难得了,更何况敌人有至少三个与敌人那狙击手眼力更胜一筹的炮兵观察手,和与之相配合的精锐迫击炮小组能迅速给与张龙更危险更凶猛的致命一击呢?这仗怎么打?张龙害怕起来,他不仅仅是害怕死,更害怕完不成任务。而此时与他一起进行狙击的老甘却像消失了一般在交通壕另一头好无音讯,以为自己被战友遗弃了的张龙更害怕了。

老甘害怕了吗?当然不,作战经验异常丰富兼且老奸巨滑的他怎会被敌人突如其来的王牌精锐给吓傻了?当见到敌人那王牌狙击手的一枪,更见到了随之而来,更恐怖的王牌神炮手的迅速精确炮击,他已经意识到了自己部队那负责阻击敌人的那7名优秀的英雄侦查连战友已经凶多吉少了……失去战友的痛苦瞬间就化成了滔天的仇恨。满心的怒火熊熊燃烧了起来,愤怒却令老甘的头脑更冷静了。只有活着才能给战友们报仇,现在就开枪纵然能料理一个,按敌人神炮手的表现,也最多能拉一个给自己垫背。这对老甘是无法接受的,不能暴露,他要等,等着给那些越军最精锐的王牌全歼的机会和时机。透过瞄准镜,通过敌人前期的射击,老甘便迅速发现了那布置在距离大约800多米,在洼地外围低矮灌木丛里四门迫击炮。因为我们的纵火,把洼地里密集矮树林基本烧成了白地。纵然现在火势小了些,但到处是一簇簇小火堆,并伴随着有毒气体,青烟缭绕里的密林中、后部并不是敌人最精锐的狙击手埋伏的好地方。而在洼地外,又相距我一线阵地太远,并且缺乏密集的植被或工事隐蔽,所以也不太适合敌人狙击手潜伏。所以那向张龙射出一枪的敌人王牌狙击手只能藏在第一道陡坡下,不到50米宽的茂密林地里。而且这里还布置了地雷,并且由于要保持射击角度。根本就不容那精锐的王牌狙击手有太多的选择。所以,敌人那狙击手一定藏在上山路径的正面不到30米宽的矮树与茅草丛中。虽然敌人很重视隐蔽转场,并有藏在林中敌人最前头一个连左右敌人的掩护,但这样狭窄的可供行动空间大大制约了敌人那王牌狙击手的活动空间;同时也降低了自己的生存率。很不幸,敌人撞见了眼力丝毫不逊色于自己的老甘,顺着那狭小的可供潜伏空间判断,老甘发现了正在下面偷偷转移的那敌人狙击手踪迹,并锁定了那敌人的潜伏位置。对于枪法也不赖的老甘,那敌人的命运已经交到他的手里了。但老甘并没有行动,他在等一个能将敌人最精锐的神炮手和狙击手一击歼灭的机会。

“班副,看见了吗?”此时敌人的迫击炮刚一响,小心藏在防炮洞口,壁垒后的岑献功小声道。

赵禹登坚定的点点头,道:“明白,现在咱们麻烦大了……打不打?”

岑献功咬咬牙,道:“不!不到万不得以,绝不能先打。你去前沿侦查侦查,一定要把敌人神炮手位置给搞到手,报告给连长。”

“明白!”赵禹登应了声,偷偷摸出了防炮洞,借着交通壕的隐蔽就摸到了阵地最前沿。并见到了正猫在壕沟里准备狙击敌人的老甘,于是敌人那三个神炮手的命运也拿在了我们手里了……

此时,敌人对张龙打出了三炮后,又静静仔细观察了一会儿,见上面没有动静后又一次慢慢放下心来。已经从陡坡上撤下来的几个敌人又一次向着611高地东面外围阵地爬去。而张龙经过短暂的惊悸后似乎也想通了,他猛的闪了自己俩耳光,令自己清醒振作起来。现在除了自己,为了战斗胜利大家不到万不得以都不能暴露火力,而上来侦查开路的敌人又要上来了。只能看自己的!

重新鼓起勇气的张龙又一次站了起来爬上了壕沟,并迅速观察了周围可供后续掩蔽的工事,就在那防炮洞侧,他决定在来一票。

他取出了佩刀,悄悄就着后沟上的土坎撬出了个小小的凹槽,随即把枪管前端放在那而慢慢小心覆上一层薄薄的红土,只露出个大约半个瞄准镜大小的孔,斜对着上来陡坡的必经之路上;并且他并没有像通常一般放心大胆潜伏好后,就紧盯着瞄准镜,而是一手捂住瞄准镜单凭一只眼睛通过小孔慢慢耐心等待着。他并不着急,拖得越久,六连的阵地就越坚固。我们距离胜利就越近;敌人拖不起。

果然,按捺不住的敌人又一次上勾了。先期上来侦查开路的4个敌人,小心提防着爬进了张龙的视野。这里距离陡坡平缓处也就不过10余米了,但就这十余米注定了又有敌人陷入了张龙精细布置的死亡陷阱里。

“砰!”又是一声清脆声响,一发子弹恍如地下冒了出来似的,飞快穿过没在枪口盖上的一层薄薄红土,向着4个敌人中间的一个敌人脑袋奔了过去,冰冷的‘花生米’敲碎了最前面敌人坚硬的脑壳给了敌人温热柔嫩的大脑皮层带来了死神的亲密的问候。又是一个敌人一声不吭坠落下陡坡,连带着后面措手不及的三个敌人一并倒了霉,被最前面落下的敌人压下,惨叫着滚下陡坡,又是一通地雷爆炸声响和敌人的惊呼惨叫,不用多说,剩下的这三个敌人也是凶多吉少。

打完一枪的张龙根本就没耽搁,迅即扣动了扳机就向着身侧的防炮坑里跳。瞬息,借着子弹腾起的细微扬尘,在硝烟弥漫的战场上三发迫击炮弹如雷霆一般划过令人紧张窒息的空气,在张龙原来的狙击地点发出一通巨响。飞溅起的土块砸得蹲在防炮坑里紧缩着身子的张龙头盔叮当作响,但依然没的伤着他半分。但随之而来的更令人恐惧的撕油布响,却让张龙差点没吓尿裤子。

但见8条火蛇带着死神致命的问候,以锐不可当,摧腐拉朽之势交织成一片令人心惊胆寒的火网就向着张龙猛扑了过去。是14.7mm高射机枪!

“越南佬,我操你娘!”抱头龟缩在深坑里的张龙愤怒大吼着,一瞬间他藏身的壕沟四围火色的流萤,似嗜血的蝗虫一般飞舞激撞,两耳呼呼风声肆意尖啸着。厚实的泥土却似鞭炮一样一粒粒炸裂开来,飞泥四溅,砸得到处噗噗作响。不过眨眼,还算得上坚固的一段壕沟被向上射击的高射机枪打成了蚂蚁窝,千疮百孔且不说单单就那地表泥土上泛其了缕缕青烟和上面灼人的温度,就足以令人见之色变了。这会亏得好敌人根本就看不见张龙的状况,而且还有个比较深的坑供张龙藏身,否则这回张龙肯定是性命难保。

因为敌人犯不着为一个狙击手大量消费弹药,所以那一阵疾风暴雨般的高射机枪攒射瞬间就过了去。躲过一劫的张龙也迅速爬上了壕沟。并没有急于与敌人接触,而是蹲在壕沟里脑子飞速转动着,计算着敌我。并迅速作出了决定。现在他要作的是继续坚持战斗,让敌人恼羞成怒,误以为阵地之中就他一个狙击手在用单薄的火力阻击敌人进攻。进而在敌人多次反狙不成之后,不得不发动强攻;他也要趁机在敌人不惜代价向上冲来的过程中,借助有利的地形和地雷阻隔,赚足敌人性命,并坚持奋战,将冲上来的尽可能多敌人引上来,就可以造成敌人最大的杀伤。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