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先锋 第三十章反蒋战争 第十四节救兵

ddtt 收藏 4 3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604/][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604/[/size][/URL] [内容简介] 大约一个排的国军拿着枪边打边追两个人,他们似乎不是有意要杀掉这两人,或者干脆是枪法不好杀不了人家,两匹战马飞跑而出,张顺一看人这么多他立即停住战马端起卡宾枪瞄准一大群像苍蝇一样的国军士兵,他的枪法马上步下没多少差别,反正是浪费子弹不多,卡宾枪连续的点射有几个国军就倒在地上,歪戴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604.html


大约一个排的国军拿着枪边打边追两个人,他们似乎不是有意要杀掉这两人,或者干脆是枪法不好杀不了人家,两匹战马飞跑而出,张顺一看人这么多他立即停住战马端起卡宾枪瞄准一大群像苍蝇一样的国军士兵,他的枪法马上步下没多少差别,反正是浪费子弹不多,卡宾枪连续的点射有几个国军就倒在地上,歪戴帽子斜穿衣服的匪兵停止追击,为首的排长提着盒子炮停了下来,张顺一手抓缰绳一手拿着卡宾枪,枪身搭在肩膀上他一脸得意的看着国军步兵。

王虎继续保持端枪姿势,张顺说:“虎子,你比他们手快点就行,眼睛可不要眨呀。”张顺说完枪又从肩膀上移开,单手拿着卡宾枪对着国军又是几枪,几个士兵挨了枪倒在地上,尸体差点没砸到带兵的排长,张顺说:“小兔崽子,想活不想活,想活就跪地求饶爷爷,你也少受点活罪。”

“对面骑马的人,你到底是什么人?”国军排长壮了壮胆子问了一句,张顺说:“爷爷现在是东北民主联军,你想怎么地,你要追的俩人我要了,你们马上滚。”

“长官,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跟共军,他们给你什么好处,你才吃了几天他们的饭,就如此对待以前的友军,这到底是为什么?”不敢继续打下去的国军排长又问。

“我就他妈的看不起你们这群混蛋,跟你们在一支队伍里简直丢爷爷的人,你们把枪放下。”张顺说完又放了一枪,把一个准备抬起枪口对准他们的士兵给打躺下,躺下的兵脑袋被打开花,其他国军更是不敢动。

就在两群人僵持的时候,被追赶的俩人从草丛里往外看,负伤的战士说:“骑马的俩人是刚起义的部队,你看他们的帽子上没帽徽,不如我们帮他们把蒋匪军消灭掉。”负伤的战士把步枪架在地上,顶上子弹瞄准国军,他身边的一个女干部也拿起左轮手枪,俩人一起从侧面对国军下了家伙。

张顺感觉也耽误了不少时间,敌人不投降不逃跑显然是想人多欺负人少,这是中国人典型的心理特征,人多了胆子不大也大起来,“虎子,打。”张顺一声令下两支卡宾枪也同时开火,张顺的枪打了几发就没子弹,他坐在马上换子弹就像敌人打不着他似的,王虎枪里的十五发子弹是弹无虚发,国军胡乱开着枪就倒地毙命,一个排的国军都倒在地上,张顺换上弹匣骑马走到国军的尸体旁,对着尸体说:“我最见不得人多欺负人少的,算什么本事,人多了不起?”

王虎骑马过来看了看地上的尸体,几乎国军死亡的原因都是要害中弹,王虎看看四周感觉没什么威胁就翻身下马,他从国军步兵身上开始收集弹药,张顺对着藏人的地方喊,“我们是民主联军的独立骑兵旅,你们可以出来了。”

王虎缴获了二十多步枪,他把国军身上的棉布子弹袋也全收集起来,这可是一大堆战利品,他用水壶背袋打算把枪全部打捆跟弹药起驮在马上,张顺翻身下马把东西放在自己马上,然后看着从树丛里出来的俩人,他们都穿着八路军的衣服,女干部大概也就二十来岁,腰上挂着一支漂亮的美式左轮枪,身上背着背包水壶以及军挎包,年轻的战士是个十几岁的小后生,身上受了点伤拿着支三八大盖站在女干部的身边。

“能走不,不能走就骑马走。”张顺背好枪问他们。

小战士说:“胳膊受点伤,不要紧。”

“那就跟我们回部队吧,王虎你骑马四处侦察一下,查查这个排是从那出来的,看看还有没有尾巴,有尾巴我好派人消灭他们。”

王虎翻身上马,“我马上就去。”他催动战马飞一样的沿小路跑了过去,张顺牵着驮满战利品的战马,跟着解救下来的俩人一起往一团的集结地走。


“你们是从那来到那去呀,现在很多解放区都刚刚被蒋军占领,你们就俩人出来可不安全吧?”张顺低着头慢慢的领他们往前走。

“我们从延安来的,我向你打听个人,你知道有个叫钱瑞的起义军官么,是国民党军的中将旅长,他起义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女干部打听钱瑞,张顺苦笑了一下,“那是我磕头的好兄弟。”

“那他在不在民主联军总部我这还有封主席写给他的贺信呢。”女干部说完张顺轻轻的叹息了一声,张顺说;“我哥已经看不到信,他带着部队起义以后不愿意两手空空一点战果都没有,跟辽西的国军拼命的打了好多天,他本人已经阵亡,我是听到他的消息才跟着起义的,我运气比他好一点点。”

“那你一定是张顺吧,辽宁海城人,中将师长?”

张顺抬头看看远处的红旗,自己已经回到一团的防区,“已经不是中将更不是师长,我只是个骑兵旅长,前面就是一团,我们正在这里休息。”

“为什么不是师长呢?”年轻的女干部好奇的问。

“我起义时敌人已经严加防范,我指挥的不好所以部队损失过半,林总把我的部队编成独立骑兵旅,我对当什么级别的指挥员已经没有兴趣,我只想给我哥报仇,早点把蒋匪军赶出老家。”

张顺回到部队驻地,把救下来的干部战士介绍给一团的政委,由他去安排,他自己找了个地方坐下摸出烟抽着,侦骑已经派出去,不知道周围还有多少敌人,现在抽支烟等虎子回来报告。

烟抽到半截远处传来了枪声,张顺就感觉虎子跟敌人已经遭遇,听枪响似乎是在几里地之外,他扔下没抽完的半截烟就飞身上马,“特务营,随我来。”

三百多匹战马立即离开村庄,在路上荡起一溜尘土,负伤的战士包扎好了坐在个大石头上休息,他好奇的看着旅长刚回来就又出去,他问一团的卫生员,“你们旅的旅长每次都是冲在最前边么?”

“那是当然,他平时就对士兵不错,打仗从来不怕死,所以他指挥我们大家都心服口服,所以我们跟着他一起起义过来,只有这样的指挥员才值得我们追随。”

负伤的战士想这些都是起义的兵,大概不知道我们这边指挥员全是这样的,他说:“你们旅长多大了,看上去十分年轻,他怎么做到国民党的中将师长的?”

“这还用问,当然是打出来的,你等他到河里洗澡的时候就明白了,伤疤那多的数不过来,我们旅长长的年轻,他已经是老兵了,都三十多岁了在旧军队里呆了十六年。”

女干部没说话,她喝着水听别人聊,看来主席和其他领导同志重视的这俩人的确还有两下子,居然只带一个警卫竟出来侦察,那要多大的胆量,一般的解放军指挥员也要带上警卫排,不带一个排至少要带一个班,然后还要带着参谋一起出去侦察,他居然带一个兵出去,还如此痛快的消灭了一个排,没有好的素质和胆量那是办不到的,怪不得张顺三十来岁就升到如此高的位置,而且他不留恋官位和权力,心里还是有老百姓的,传说他抗战期间路过延安,跟张学义一起还在军校讲过几节课,听人说是讲如何训练指挥骑兵。


王虎单人独马出去寻找国军的大部队,他的卡宾枪就没敢离手,他顺着路查看很容易就摸到一片树林外,树林外有几座帐篷,还有马车,帐篷里还伸出了电台天线,王虎是国军出身他大概扫一眼就知道这部队规模多大,他骑在马上正张望呢,远处忽然有人喊:“什么人。”随后一枪就打了过来,王虎就感觉战马一哆嗦然后马思鸣了一声,他就知道情况不好马受伤了。

放哨的国军是个本营的狙击手,他拿的是一支美制的M1903狙击步枪,狙击手看清楚来人穿着新式国军制服,可是没有领章和帽徽,他很警惕的放了一枪打中了战马,王虎知道自己离团部已经很远,现在马又受伤他只能立即往回跑,他掉转马头就原路往回跑,身后的狙击手顶上一发子弹又放了一枪,战马速度不慢轻易的躲开第二枪,枪声一点也不急但是很准,王虎知道这可能是狙击手,是美国人训练出来的,他骑马使劲往回跑。

战马受伤流血不止,最后马实在坚持不住倒在地上,王虎摔到地上看着自己的战马已经不行,后边传来国军的叫喊声,“他朝那边跑了快追他,跟着地上的血追,他们的马已经受伤了,跑不了多远。”

王虎一看依靠马不行他徒步向一个高地跑过去,他知道一个人打不过敌人多少人,敌人有狙击手自己可心里没底,他提着卡宾枪使劲的向路边的高地跑过去,他打算先到制高点然后居高临下的好打一阵,不需要自己把敌人全部都打死,只要把敌人拖住了自己人听到枪声肯定来救自己,他打定注意使劲往高地上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