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南明之美人江山 第三章 中华明月湾 24节 大海无垠

不笑生 收藏 0 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468/][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468/[/size][/URL] 公告:新书《铁翼鹰扬》,鏖战在一战法国的天空,沉浸在法国金发女郎的爱情之中,17K火热签约新书,每日三更,敬请大家支持不笑生冲榜,有票的砸票,没票的收藏、点击,不笑生在这儿先谢谢各位兄弟的支持! 另外,本书已经全部写完保证全本!(: 归根结底就是一句话,那就是‘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68/


公告:新书《铁翼鹰扬》,鏖战在一战法国的天空,沉浸在法国金发女郎的爱情之中,17K火热签约新书,每日三更,敬请大家支持不笑生冲榜,有票的砸票,没票的收藏、点击,不笑生在这儿先谢谢各位兄弟的支持!







另外,本书已经全部写完保证全本!(:


归根结底就是一句话,那就是‘民比官大’,什么时候谁做到这一点,天下不过是小意思罢了,最主要的是如此中华民族才会真正的奋发图强,雄立于万国之巅。”

方以智举着手中酒杯,讶然的看着面前的华夏,他几乎不敢相信,眼前这个几乎就要“口沫横飞”的就是平时不多话的华夏。

心里还说呢:“这小子该不是喝多了吧!今个这话可真是不算少!”

久逢知已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有人聊天,这航程就显得没那么无聊。终于一句“到了……”截断了三人对酌畅谈。三人一齐来到舰首处望向远处的海岛之上张望。

滚滚白浪撞碎在岸边的礁石之上,一排排巨大的风车立在海岸边上,那些宽大的旋翼迎着海风,缓缓转动。尤其当风车构成一道风景的时候,就会形成一种美丽。可是朱聿键是再也弄不明白,难道这里有那许多面粉来磨吗?

“方先生,这许多风车是……”

“白三爷,那是荷兰工匠和书院里的‘鲁班盟’里师傅们的巧心安排,风吹动这些风车之后,会带动底下的什么‘水泵’就会为‘水站’加足压力。”

朱聿键点了点头,“唔,这里是海岛,吃水是没岸上那么方便!”

方以智摇摇头道:“三爷,您误会了,那些水不是用来吃是。这里的风车给水站的水加足压力,然后水站再把水送到是用来使咱们神州城那些机器转动起来的。比过去拦水筑坝要便宜许多呢!”

“真看不出来呀,这些红毛鬼还有这等本事。”

方以智点占头道:“谁说不是啊,谁能想到会做生意又四处烧杀的红毛鬼能有这样的本事,当时建这些风车的时候,大家用惯了水车之力,都以为这样做可能不会有好的结果。谁知那些荷兰人和鲁班盟的巧匠们一试居然就成功了。”

朱聿键晃晃头:“是啊,谁能想到呢!”

方以智看着那些不住在转动的风车,满有兴味的继续向下说:“当时我手下的记者们去访问的时候。他们谈到荷兰,荷兰许多地方比大海要低,海水时常冲上陆地为害。所以他你就利用风车和水泵将海水在从陆地上送回海中。”

朱聿键不以为然:“那庄稼都冲毁了,还要那些土地何用呢?”

方以智大笑道:“白三爷此言差矣,那些土地大多在海边之上,尽建得是些船钉厂,锯木厂之类的作坊,他们都是为造船服务的。否则荷兰人为何被称为‘海上马车夫’就是因为他们船多,在世界各地来来往往的运货。”

“有这等事!方先生不愧为博学鸿儒啊!”朱聿键当然知道海外依然还有多国,风土人情各有不同,可是从没有人告诉他海外还有这样好的办法,风车可以和水车一样出力,使机器动弹起来。

方以智摇头:“什么博学鸿儒!三爷再也休提这等称呼。在神州城两年以来,我算是悟透了一点,光读书没有用,学以致用为根本。然而最主要的还要说‘读万卷书不如行千里路’,可行了千里路还不够,要把看到的比我们这里好的东西学回来,用起来,给他来个万流归宗。行路之人,人人如此的话,我堂堂中华焉能不雄立于世界万国之上!”

朱聿键被华夏和方以智两人一路上的话,说得胸中是热血沸腾。他迎着风,张开手臂。海风从两臂之下穿过,使他有了一种飞翔似的感觉。倘若陈妃再来凑个趣的话,就像极了《泰坦尼克号》里的主人公了。

常年忙于政事的他,看着眼前相互推挤、挨擦的碧波,看着远处岸边如同巨人手臂一样伸展的风车,朱聿键只觉胸中烦恼一忽儿被海风吹了个精光。如今他就想要见到那个传言之中,神州城真正的女主人,岳效飞的夫人一一王婧雯。

接连下来连着几天,王婧雯与徐震寰陪着朱聿键在岛上南端的热兰遮及北端的新城市包括军营及正在扩建中的船坞看了个完完全全。直到十几天后,朱聿键离开之间的那一刻,朱聿键才有机会与王婧雯深谈,神州军重回神州城的事情。

这里是岳效飞的三位夫人,为朱聿键送行摆得家宴。他这次来岛上,完全放弃了他皇帝的架子,甚至不提他与岳效飞翻脸的事情,一心只想要岳效飞回心转意,受了“一字并肩王”的封号。

甚至朱聿键最后说道:“三位岳夫人,这次在下是诚心相邀贤弟前往神州城。我承认我以前是有负于岳贤弟的一片苦心,记得他当时问我‘一个神州城放在身边,为何硬是学不会呢?’,说起来真是惭愧,贤弟金戈铁马为汉人的江山征战四方,我却在想他会不会谋我的皇位,说起来真是可笑之至,实在是心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也。”

“三爷,你也不必自责,我家夫君是个急脾气的人,你也别和他当真!三爷,这杯酒全当我姐妹三人替夫君向您赔罪的,三爷请!”

王婧雯说着,和宇文绣月、纪敏萱两人一起端起盛着美酒的水晶酒杯向朱聿键敬酒。

朱聿键饮下一杯美酒,接着说:“婧雯夫人再要如此说,在下真要惭愧死了。此次岳贤弟没有在家,我倒想请几位夫人为他做次主,收下这封诏书,应下这个差事,全当在下替天下百姓求他了。”

王婧雯放下酒杯,用手帕轻轻沾沾唇道:“三爷,要说抗清之事,我夫君自然会义不容辞,哪个叫他姓岳呢!只是这诏书,我们是万万不敢收的。我夫君抗清军,护百姓或者有些手段,真要做个王爷,只怕要难为死他了。再者他又不在家里,我们三个妇道人家又哪里敢替他做主呢!”

朱聿键心里还不明得和镜一样。人家已经怕了,不愿和自己打交道了。况且自己祖上屠戮异姓之王的事也没少做,她们三个自然不信。可是自己为了这大明的天下费得苦心,哪个又能清楚呢!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