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撒旦的漂流瓶

玄烨号航母 收藏 510 54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撒旦的漂流瓶》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这是一个无比凉爽的夏日夜晚。

北京。什刹海。酒吧街。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人声鼎沸。热闹非常。在北京的和没在北京的,很多人都听说过什刹海的酒吧街,那边现在比三里屯的酒吧要火的多,因为什刹海那边亭台楼阁水榭小桥,环境比三里屯小资的多得多。人们在岸边上推杯换盏,听着闹吧里的摇滚,或者品味着静吧的小调,也有不少人在湖中荡舟,乌篷船里的自酿鲜啤,几碟小菜,三五好友,别有一番情调。每天晚上,什刹海都热闹非常。

今天也不例外,良子和好哥们达子、德子、凯乐、一起约好去什刹海,因为是周末的原因,灯他们到了码头时,船早就没有了,只好先去泡吧。四个小伙子找到了一家相对比较安静的酒吧,一边玩牌,一边喝啤酒,打发时间,他们的目的还是要去乘船。

。。。。。。

已经将近夜里12点了,四人结账,准备再去码头,出门的时候,迎面进来一个穿着怪异的中年人,这个人光头,身穿个蓝布短褂子,手摇折扇,一幅世外之人的样子,和良子等人打了个照面。想要和他们说点什么的样子,可是良子等人着急去码头,一溜烟似的就跑了。


终于有了船,但是船工实在坚持不住了,累了一天了,想要休息,良子等人就坚持要自己撑船,不用船工服务了,船工也巴不得歇着,也就没和他们计较了。

良子他们欢快的跳上了船,互相安排好了座位,德子拿起了长杆子,站在了船头,一幅水泊梁山里的阮氏兄弟的样子。

小船在什刹海中随意的飘荡着,夜深了,湖上的船也少多了,远远的看到湖面上的船,还有船舱里透出的微微灯火,享受着清凉的夏夜,格外舒畅和惬意。有人提出向银锭桥方向去,总在湖面上没意思,应该走走银锭桥,传说过了银锭桥有一带神秘的水域,传说中的老北京四大邪地之一。

众人商议后,都想去看看,于是调转船头,向银锭桥方向驶去。

。。。。。。

这边果然没什么人了,一般船工也不往这边划,水道越来越窄,河两岸的房子也越来越昏暗,到最后连路灯也没有了。

良子说:“咱们回去吧,这有点慎得慌。”

达子也说:“是啊,你们看那是什么?”达子指着岸边趴着的两个东西。

那是两尊石像,趴在岸边的神兽,是镇水用的,在黑暗之中看上去确实有些慎得慌。

正当众人犹豫的时候,远处的河面上,有一个亮光,慢慢的漂浮而来,德子站在船头看得最清楚,灯飘近了了,亮光没有了,仔细一看,原来是一个精致的瓶子。

“看啊,是不是漂流瓶啊!”凯乐叫了起来,显得很兴奋。

“快捞上来看看啊,万一是哪个小姑娘写的呢啊!”达子也兴奋起来了。

德子蹲下身,一手捞起了那个瓶子,瓶子是透明的,形状也不像一般的酒瓶子,好像是特制的一种瓶子,总之显得很考究,瓶口用蜡封上了,里面有一张折好了的纸。良子等人催促着打开瓶子。德子用指甲划开了蜡的封口,倒出了纸,将瓶子放在一旁,打开被折叠了N多层的这张纸。

这张纸有些发黄,不像现在人们常用的纸张的质地,摸上去有些年代感。

德子借着及其微弱的灯光,站在船头仔细的看着纸上的文字。良子等人恨不得一起挤到船头,但是那样危险,所以他们就在船舱里拼命像德子吆喝着,叫他快看,然后给他们。可是德子,却不紧不慢的,知道看完后,德子的脸色骤然间像变了一个人一样,将纸条踹进裤兜,拿起长杆,只说了一句话:

“我靠!我们快回去!”说罢就使出吃奶的力气,拼命向回划,让船尾当船头了。

良子等人不知其中发生了什么,都说着要看看那张纸条,可是德子就是不给,那个瓶子还站在船头,发着诡异的微微的亮光。

再回到湖中的时候,已经不剩下几条船了,德子想回码头了,可是怎么也看不到码头的方位了,四周不知道为什么一下子都变得漆黑了,就连灯红酒绿的酒吧街也找不到了。良子等人在船舱里也感到莫名其妙,但是,只有德子显得无比的恐慌。

德子站在船头说:“你们看看这纸条吧,我先往一个方向划,看看再说。”

“好吧,好吧,我们一会儿替你。”良子接过了纸条。

三人一起将头埋在一起,就着船舱里的马灯,看着纸条,空气似乎也凝固了,没人说话了,三个人互相看着对方,又都摸了摸这张非常有年代感的纸。现在,似乎只有一条路了,就是要拼命的赶紧到对岸。

良子决定去替换德子,德子划了半天了。

“德。。。。。。”还没叫出声来,良子就愣在了那里,船头上的德子不见了,消失了,船尾也没有,一共才巴掌大的地方,这么大的人居然不见了,而且一点声音也没有。众人走纷纷站了出来,良子在船头,看着那根长杆,底下还嘀嗒着水,旁边那个诡异的漂流瓶仍然立在原处。达子和凯乐在船尾。

三个人在穿上开上喊德子,可是除了回音,什么也没有。

这里不应该有回音的,以前在什刹海也都喊过,在湖面上怎么会有回音呢,我们到底是在哪?这个问题同时出现在三个人的脑中。

打电话,给德子打手机。

“您拨叫的号码暂时无法接通,请稍后再拨。。。。。。”

打110!

“您拨叫的号码暂时无法接通,请稍后再拨。。。。。。”

疯啦,110怎么也无法接通啊,拨打了好几次都是这样的回答,再打别人的号码,也都是同样的回答。

良子举起了长杆,向湖底伸去,他要赶紧划走这条船,良子的长杆入水的一刹那,似乎看到水下不深的地方游过去一条什么东西,庞大无比,黑乎乎的看不清楚,但可以确定是一个会动的物体。良子不管那么多了,只管尽力的去划。

在船尾的凯乐忽然高声喊:“快来啊,这有条船!”

果然,后面有一条船,慢慢的在向这里靠近着,可是船上没有人,有个乌篷,帘子盖着,也看不到里面。

三个人向那条船喊,可是毫无反应,只是越来越快的靠近三人。

良子有些害怕了,四周还是无比的黑暗,远处应该有的平安大街,也看不到一丝光亮,这里就好像被黑布罩住了的什刹海一样。

那条诡异的船已经慢慢的靠在了良子的船帮上,凯乐和达子互相看了一眼,凯乐说:

“我去看一眼啊。”说罢就跳到了那条船上。

凯乐用手掀开了帘子,蹲下身来,向里看,慢慢的低身进去了。

没有声音了,也没有任何反应了,就向凯乐没有去过那条船一样,凯乐消失了吗?达子一看就着急了。

“良子,我也上去,不能让凯乐就这样没了啊!”达子明显能从声音中听出既有害怕也有哭腔!

“达子!等等啊!”良子站在船头想叫住达子,可是没有用。达子已经纵身跳过去了,良子眼睁睁的看着,达子一把掀起了帘子,然后就像义无反顾的一样,进了乌篷,然后就像刚才一样,没有任何反应的消失了。

良子被眼前的这一切惊呆了,手里除了杆子,还有那张纸,良子又看了看那张纸,苦笑了一下,把纸扔进了船舱。他决定也上那条船去,一起来的朋友不知去向了,自己也不知道能不能出去,干脆去看看,朋友们到底怎么样了。

良子向前走了两步,用杆子挑开了帘子,里面黑压压的,什么也看不到,就像里面属于另一个世界一样,那里面是地狱吗?良子回身看了看扔进船舱里的那张纸,纸在动,没有风,没有能吹动它的风。

良子扔下了长杆,也纵身跳到了那条船上,他在想,掀开帘子会是怎么样,那里面会不会突然出现一只血手,死死的抓住他的脚脖子;那里面会不会帘子里的船底根本就没有底,进去了直接掉下了水;那里面会不会就是通向地狱的异度空间,进去了,就会晕眩的被漂移到地狱。。。。。。


不管那么多了,良子掀开了帘子,低身进了船舱。

外面,灯火依旧,车水马龙,酒吧街上依旧热闹,红男绿女,醉生梦死。

良子四人没有再出来过。

那条船也一起消失了。

良子扔下的那张纸仍然在船舱里。

。。。。。。


第二天,有人领走了这条船,上了岸,工人们捡起了一张黄纸,上面写的:

“有缘人:

我在水下一直在等你,下来陪我啊。



水中撒旦”


“谁啊,神经病!”工人将黄纸团吧了扔到了垃圾箱里。


远处,一个身穿蓝布短褂的光头中年人,摇着头,叹着气,嘴里叨咕着:“可惜了啊,可惜啊,四个孩子啊!”

也走远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