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于林彪的独眼将军

铁笛吹云 收藏 1 2571
导读:李作鹏,前中国人民解放军副总参谋长,中将军衔. 他外号“李瞎子”、“烧锅”(酒鬼), 人称“独眼龙将军”。杭战八年,被日军的毒气弹薰瞎了左眼。解放战争中,是西野的参谋处长和主力师师长,为人精明能干,足智多谋又勇猛顽强、“孤气”与“虎气”浑然一体,颇为林彪赏识。建国后,奉行“士为知己者死”, 极力效忠林彪,眼瞎心也瞎,排斥异己、栽赃毁害军政元老,成为林彪集团的得力子将。结果:三十年河东,四十年河西。 1 .独眼将军 在林彪的十大干将中,叶群等人曾对其中的一位用了一个在他们看来既随便而又

李作鹏,前中国人民解放军副总参谋长,中将军衔.


他外号“李瞎子”、“烧锅”(酒鬼), 人称“独眼龙将军”。杭战八年,被日军的毒气弹薰瞎了左眼。解放战争中,是西野的参谋处长和主力师师长,为人精明能干,足智多谋又勇猛顽强、“孤气”与“虎气”浑然一体,颇为林彪赏识。建国后,奉行“士为知己者死”, 极力效忠林彪,眼瞎心也瞎,排斥异己、栽赃毁害军政元老,成为林彪集团的得力子将。结果:三十年河东,四十年河西。


1 .独眼将军


在林彪的十大干将中,叶群等人曾对其中的一位用了一个在他们看来既随便而又不失亲昵的称谓―-- “李瞎子”。这就是李作鹏。


李作鹏确实有一只眼给报废了.那是当年在打日本时,敌人施放的毒气薰瞎的。这只残废了的右眼使后来的李作鹏无时无处不得不戴上一副墨镜。


殊不知,戴上一副墨镜的李作鹏却更加引人注目,并带来了意想不到的副作用。做尽风流艳事、与黄永胜等人打得火热的叶群,除了指使他充当犬马外,也不愿与他作更多的接近。据说,在“文化大革命”中,海军大院的娃娃们哭闹不休时,大人们只要说一声“李瞎子来了”,哭声便戛然而止,比用奶头把孩子们的嘴堵住还要灵。


那个年代,在人们的第六感觉中,戴墨镜的人八成要么是汉奸、特务,要么就是一个“坏蛋”。


今天看来,那个时代所造就的那种文化历史“经验”还真有些灵验。后来,李作鹏果真成了一个地地道道的“大坏蛋”。历史给李作鹏开了一个很大的玩笑。


应该说,李作鹏本是共和国的一位功臣。他那只被日本毒气薰坏的右眼本是他献身革命、奋勇救国的标识,也是他足以受后人景仰的光荣所在。


可惜的是,他的另一只保存完好的眼睛也成了瞎眼―-- 一只政治色盲的眼睛,使他走人了后半生的人生误区。我们还是先来浏览一下李作鹏的早年经历吧。《 中国人民解放军将帅名录》 中记载:


“李作鹤(1914 一)江西吉安人,1930 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1931 年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32 的转入中国共产党。土地革命战争时期,曾任中央军委二局参谋、二科科长。1934 年参加了长征。抗日战争时期,任中国人民杭日军政大学参训队长,八路军一一五师侦察科科长、作战科科长、山东纵队参谋处处长。解放战争时期,任东北民主联军参谋处处长,第一纵队副司令员兼参谋长,东业野战军第六纵队司令员,第四好战军四十三军军长。中华人民共私国成立后,任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十五兵团参谋长,中南军区军政大学副校长,第一、第四高级步兵学校校长,中国人民解放军训总监部陆军训练部部长,总参谋部军训部部长,海军副司令员,中国人民解放军副总参谋长兼海军玫治委员。1955 车被授予中将军街。.


1980 年6 、7 月间,李作鹅在北京秦城监狱写了一份《 我的简历》 ,对他的早年作了一幅自画像。他是这样描述自己的:


“我是江西、吉水、坪窝公社、塘尾大队、刘家坊村人。中农家庭。1914 年生,初小文化程度。1929 年参加农民幕动,打土豪、分田地。是模范少先队长。1930 年率领二十余人,集体参加了红军.担任战士、班长、排长、军委机要科科员。1934 年任军委二局的参谋、主任参谋、科长。1938 年在延安抗大学习,以后任参谋训练队长。1939 年任一一五师侦察科长,以后又任作战科长、兼侦察科长。1942 年任山东军区参谋处长(实际是参谋长工作)。1945 年秋到1946 年夏,任东能民主联军前方总部参谋处长(林要给我改为参谋长名义,我不同意),继任东北民主联军第一纵队副司令兼参谋长。1948 年任解放军第二纵队副司令兼一个主力师的师长。1949 年任中国人民解放军四十三军军长。1950 年任中国人民解放军十五兵团参谋长。1951 年任中南军政大学副校长。1953 年任第四高级步校校长。1955 年到1957 年,在南京军事学院学习。1958 年任训练总监部、陆军训练部长。1959 年任总参军事训练部长,兼任军委训练委员会秘书长。1962 年任海军常务副司令。1967 年任海军第一政委。1968 年任总参副总长。1969 年任中央军委委员。1971 年9 月24 日被关押囹圄。


我是1931 年入团。1932 年兼党(既过团的生活,又过党的生活), 1933 年正式转为党员… … 中央委员、中央政治局委员。①


1973 年中央决定永远开除我的党籍。


农暴后我参加过几次围攻吉安。参军后,我参加过反时敌人一、二、三、四、五次大围到。参加了二万五千里长征。杭日战争中参加杭击侨寇的进攻。频繁地反扫荡、反合围、反封锁、反顽斗争。并多次发动向日伪较大规模的进攻,收复失地,扩大杭日根据地。1945 年时日反攻时,我亲自指挥,收复山东临沂等多座城市。接着奉命去东耽,参加东北杭击国民党进攻的自卫战争。以后参加三下江南的战役。1947 年参加夏季攻势、秋季攻势、冬季攻势等战役。1948 年的辽沈战役,我指挥两个师.片消灭廖耀湘兵团,起了决定性的作用。大军进关后,廖加了平津战役、渡江战投,向广州进军战役占领广州。.特别是粤桂边战役,我指挥一个军,时消灭敌人鲁道源、张淦两个兵团,起了决定性的作用。据说林彪高兴得跳起来。还参加了解放海南岛战役。全国战争结束后,我主要负责培养于部工作。当时中南军政大学和第四高级步校领导六个步校(即商丘、信阳、长沙、南昌、广州、桂林步校),每期在校学生万余人。以后把我调到北京:先是负责陆军训练,以后则是法军为主兼管海空军的训练。到海军我做了三件主要工作:打击敌人从海上、空中来犯。不仅消灭二十余小股匪特窜犯,并击沉、击伤‘章江号’等多艘敌舰。击落入侵敌机多架,包括击落了无人驾驶飞机及美国最新的鬼怪式战斗机,活捉了美国飞行员,彻底粉碎了台湾反攻大法的阴谋;进行了大量的战备工程建设,包括飞机、舰艇、指挥通讯、后方仓库等洞库建设,及其他战备工程建设;开始建进了一大批舰艇,包括原子潜艇、导弹驱逐舰、万吨级海洋调查船。使海军建设,由小型海军向中型海军方向发展。以上所说,别人可能不愿听。我是写给我的子女们看的。并永远保存。①


与其说这是一份个人简历,倒不如说这是一份过分美化了自己的功劳簿。


一位从事军事史研究的老人读罢这份“简历”不禁失笑道:大概事情是这样,但许多地方他自己看高了,看美了。今天,当我们冷静而客观地考察其一生的所作所为时,自然不会因其后来恶大而不言其功,当然也不会因其对革命有功而讳言其恶。


先讲其功。作为一名军人和战将,让我们来截取其早年经历的一个片段来观摩一下李作鹏的风貌吧。


年轻时的李作鹏不愧为一条好汉。同他共过事的人,几乎都异口同声地说“酒把他泡成了硬骨头”。


如果说早年的军人生涯使李作鹏养成了嗜酒的习惯,不如说他那喝酒如喝水的海量把其军人气质和风采都挥发了出来。


李作鹏是在红军革命时期投人战斗生活的。那时,在国民党的围追堵截、封锁孤立的环境里,不仅无酒可喝,即使有酒在身,也不能淋漓尽致地享用。但是自从随林彪进人东北战场以后,酒便源源不断地进人其餐桌。稳固的根据地可以使他在紧张的枪林弹雨之后,畅怀豪饮。


在东北,可能是因为气候的缘故,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的冻土上,据说是三步一酒铺,三里一烧锅。酒家随时都在你身旁。


如此的地理环境和酒文化的薰陶。人们说,即便是东北女人,一顿喝的酒也有三次撤的尿多。男人们更是个个酒中豪杰。喝起酒来是死去活来,无比痛快。许多在东北战斗过的士兵乃至将军也就从此有了酒瘾。


自然李作鹏也就沾上了酒。惊人的是,东北战场,名将如毛,李作鹏打仗虽小有名气,但更使他名扬远近的还是他那喝酒成习、打仗也不忘喝酒的生活习性。


解放战争前夕,在从四平撤退到舒兰后,东总指挥部正在休息,林彪让秘书季中权带他到李作鹏的住处。临到门口,正瞟见李作鹏在带着一帮人喝酒。酒喝得不少,但人还清楚。见到林彪时“刷”地都站了起来。


林彪扫视了一眼,双手抓起桌子.“烯哩哗啦”一阵响动,桌子给掀了。然后又随手抓过坑上一包东西,“嗖”的一声扔向李作鹏,转身摔下一言:“走!"


据说这是林彪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为部下喝酒而光火。原因还不是李作鹏喝酒误了事。有人说,林彪在四平失利后心情烦燥。


林彪你官大权大,发火自然是你的权力。李作鹏可没放在心上。酒照喝不误,量有增无减。尔后,他一直从东北喝到西南,从西南喝到北京.从战争喝到和平,从和平喝到入狱。


“九一三”后,李作鹏入狱了,没有酒喝了。他自然痛苦无比。


李作鹏喝酒喝出了一派硬骨头,把自己喝成了一员“硬派虎将”。


喝酒也喝出了野性。经他调理后的士兵也同样充满了十足的野性。在战争年代里,这样的部队还真顶用。


解放战争前夕,在闯关东的十万部队中,没有比李作鹏靡下的华中三师七旅―-- 即后来的六纵十六师的战史更辉煌的了。


《 东北三年解放战争军事资料》 记载着他们的光荣:


“该部队自历史以来参加战斗最多,战斗经验丰富,战斗作风勇猛,能攻,能守,不怕栖牲,准备好,行军力强,能打硬拚仗,战斗力强,有朝气,雷厉风行,但亦存在有些简单化,保守,对新的战术研究与掌握不够,因之进步较慢。该部队为东北各野战部队中之头等主力师,但存在高傲自满情绪。”


1948 年9 月中旬,六纵从吉林进至长春南边,假装出击长春,以掩护主力南下。


不久,廖耀湘兵团撤出辽西,六纵也开出了辽西,协同五纵与敌周旋。


10 月21 日,林彪、罗荣桓、刘亚楼给中央军委拍电说:


“此次大战,全局关健在于是否能截断新立屯,彰武之敌之退路。”


10 月24 日,廖耀湘兵团猛攻黑山,六纵隐蔽地开到了彰武、新立屯。然后掉头南下,强行军向台安急进,准备堵截廖耀湘南逃营口。


六纵司令员兼十六师师长李作鹏,率前指挥四十六团前卫营跟了上来。


夜色蒙蒙,繁星满天。“嚓嚓”的脚步声中,是粗重的喘息。10 月的东北已寒不可耐。夜晚的野外行军非一般部队所能承受。刚出发时,人人都打哆嗦,连马都骑不住。只好下来拼命地跑步行走,但也无济于事。个把里路走下来,两腿都木了。


匆匆,再匆匆。身上终于有了热气,随之有了斑斑汗水。但是,再骑上马走,又由热转凉,由凉转冷,那滋味可是难受极了。


在李作鹏的率领下,这支部队一天两夜硬是连行了二百五十里。26 日凌晨抵达北宁线。,过铁路时,与姚家窝棚的敌人巡遇。战士们猛扑过去,杀鸡宰羊般地消灭了敌人新六军十四师前卫营,抢占了姚家窝棚,攻下了姚家窝棚车站。打得正痛快时,林、罗、刘来电:继续前进,不要与敌人纠缠。


李作鹏心里嘀咕了起来,没弄清情况不能瞎指挥。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他连忙回电称:


“敌情严重,不能继续前进。待查明情况后再告。”


后来,有人说,枪一响,就能听出是敌人的正规部队。这就是李作鹏的功夫。


这是一个具有‘反叛性”而又不失精明的决定。


天刚亮,士兵们俘虏了敌人的少将参议。那参议说,廖耀湘已经改变南逃营口的计划,决定东退沈阳。


一个极为果断的决定被一个极为重要的情报所佐证,随之就有了一个极为难遇的战机。


性情暴烈,很注重军人仪表的李作鹏“呼”地从炕沿上站了起来,一件黄呢大衣快要从肩头滑下去了。他重重地甩下了两句话:


“向总部报告,准备战斗! "


事后有人说,李作鹏当时“毫未犹豫”。有人说他“很冷静、果断”。有人说他“带着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还有人说他“也看不出什么表情。”


不管怎么说,人们都有这样一个共识,十六师这块好钢这下子算是用到刀刃上了。


这就是战争年代里的李作鹏。


后来,肖劲光也回忆说:


“… … 我对李作鹤是有些了解的。解放战争时期,我们都在东北打过交道。在东北民主联军中,我任勘总司令兼参谋长,李作鹏任参谋处处长。后来他任第一纵队副司令兼参谋长、东北野战军第六纵队司令员、第四歼战军四十三军军长。在围困长春期间,他率领的部队负责打援任务,任务完成得还比较好。在我的印象中,他还是比较能干的。当然林彪也是比较器重他的。可以说他是林彪的一个‘宠儿”。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