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手神枪 第一季 狼行太行 第四十一章

359001664 收藏 21 4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960/][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960/[/size][/URL] [内容简介] 桑拿间的温度已经降了下来,暖而不热。 雪怯生生地站在犬养一郎的身旁,师艳红却跪在男人脚下为雪作示范,她那低头含吐的样子令雪茫然无措,不久便突然双手掩面不敢再看。犬养一郎马上抬手狠狠拍打雪的小屁股,立时显现一片红红的掌记,命令她放下手来继续观看。 雪被迫放下双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60/


中午,太原城金谷酒楼,二楼临窗的一张桌子上。

夏少校和虎子一副外地客商的打扮,叫了些酒菜看似悠闲自得地小酌,但两人的注意力却一直放在街对面的一家大烟馆上,任何进出烟馆的人员都别想逃过他们鹰隼般锐利的目光。根据干瘦汉子的交代,这间烟馆就是麻老六在太原的落脚点,马脸汉子很可能就躲藏在里面。

别看烟馆的门不大,可听干瘦汉子讲里面却是别有洞天,没人引领肯定回迷路,所以夏少校决定先找个合适的地点盯一盯再说,如果运气好就不用费劲去里面找人了。

像这样的大烟馆太原城里有几十家,不但备有上等的烟土供客人们享用,而且还提供洗浴、妓女、赌博等一条龙服务,是一座座真真正正的销金窟。

观察了近两个小时,仍没有发现一个像马脸汉子的人进出大烟馆,夏少校觉得这样坐等不是办法,打算去街上转转,而且此时二楼上只剩他们这一桌客人了,在赖者不走难免会让人起疑。他和虎子结帐走出酒楼,沿街朝东走,边装做观赏街景边留意四周的过往的行人,看看有没有盯梢者,身处险地做事要格外小心。路过一个小烟摊,夏少校止步买了两包大前门,然后和摊主随口聊了起来。

“敢问老哥,”夏少校打开一包大前门,抽出一支递给摊主,随后朝大烟馆的那边扬扬下巴,“那是做什么生意的,这么老关着门呢?”

“做断子绝孙的生意,早晚会早报应得!”摊主见两人是外地来客,便很啐了一口低声说,“那里是开大烟馆的,估计先生您不好这一口吧!”

“我就好这个。”夏少校晃晃手指间的烟卷儿。“那大烟可是祸国殃民的玩意,政府就不管一管吗?”

“管!”摊主冷笑道,“那是日本人让开的,谁敢管,不想活啦!”

“说得也是,这年头谁敢得罪日本人呢!”夏少校摇头叹气,然后又问,“我和一个朋友约好在金谷酒楼见面,可等了他老半天也不见人来,不只老哥是否见过他?”

“您朋友长什么样?”摊主问道,“我天天在这里摆摊,或许看见过。”

“他的体貌很扎眼,见一次就忘不了,”夏少校说,“人又高又壮,长着一张马脸。”

摊主一听脸色大变,一言不发地收拾起烟摊转身就走,飞快地消失在街上人流中,活像是见了鬼一般。

夏少校和虎子相视一笑,心知是找对了地方,马脸汉子肯定来过大烟馆,也许此时正躲在里面避风头呢!如果这狗东西躲在里面十天半月地不出来,自己和虎子可没那闲工夫等,必须要想个办法引蛇出动。

夏少校决定今晚就去大烟馆一探究竟,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他和虎子来太原城已经两天了,住在城西的一家旅馆内,以外地客商的身份做掩护,每天早出晚归地寻找马脸汉子,希望能尽快除掉他,免得夜长梦多。这期间夏少校也抽空联系上了黑市商人,预交了买冲锋枪的定金,指明要美国原装的“汤姆森”冲锋枪,外加两千发子弹,并定好了交货地点。

两人离开大烟馆所在的那条街,夏少校带着虎子去喝咖啡,让他也尝尝鲜,不能白来省城一趟。虎子很不习惯咖啡的味道,想不通为什么人们喜欢喝这种发苦的东西,而且价格也贵得出奇。他不停的往咖啡里加糖,那菜鸟般的动作惹来不少客人的主意,不时有人发出嘲弄性的笑声。

虎子立刻扭头怒视那些嘲笑他的人,目光锋寒如刀,吓得客人们不敢在看他。虎子重重地冷哼一声,端起咖啡一饮而尽,却甜地他直皱眉 。夏少校担心虎子的行为会引来更多人的注意,这种高级场所是鬼子汉奸门经常出入的地方,说不定会惹来什么不必要的麻烦,还是赶快离开的好。

结帐离开咖啡馆,夏少校和虎子信步逛街消磨时间。太原真不愧是省城,街道上的商店、酒楼、电影院、妓馆一家挨着一家,人来人往生意非常火爆,似乎已经习惯了当亡国奴的日子。早就想给敏买些礼物的夏少校连逛了几家珠宝店,终于看中了一套做工精美的纯金首饰,便毫不犹豫地买了下来。敏原本也有一些首饰,可是因老桂酒馆的生意艰难,就拿出来当掉补贴家用了,老桂为此一直很内疚,可也无力赎回当掉的首饰。

老桂是个自尊心很强的人,夏少校想帮出钱帮他都被拒绝了,说自己不用别人怜悯。夏少校知道在坚持就会伤了双方的感情,便很聪明地改变了一下策略,说这些钱是给敏的彩礼,这你总不能不收吧,除非是不想嫁闺女。这一招果然管用,老桂没法再拒绝,只得收下。

夏少校给了老桂十根金条,乱世中这东西最值钱。老桂当时就想去赎回敏当的首饰,夏少校却说那是他这个准丈夫的权利,别人可不能越俎代庖,就算是老桂这个当父亲的也不行。

他可不打算赎回那些当掉的首饰,因为那是敏的前夫给她买得,自己要送就送新的,代表一个全新的开始。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