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婆婆搬家

婆婆搬家


搬家本为常事,但秀梅为婆婆搬家,却有着一段曲折的故事。

秀梅在家为长,姊妹四个。上世纪七十年代初,秀梅嫁到城里的田家,与同在一个单位的同学田丰收结了婚。丰收是长子,姊妹五个。当时两家的父母也就五十岁左右,都很健康,而且都有工作,两个家庭因此都吃“国家粮”。子女大了都有工作,在单位再找个正式工,房子也不用自己盖。这样的家庭条件,在当时计划经济的年头儿,真让左邻右舍农村户口的主儿羡慕得要死。

秀梅和丰收结婚后,公婆单位配给全家的四间小平房实在难以容纳下这个九口的大家庭。秀梅的婆婆发了愁:虽然小四儿和闺女是“知识青年”到农村插队落户,年节儿的还得回家,秀梅和丰收又占了一间,还有一间是正间,锅墙子、水缸、饭桌、马扎、锅碗瓢盆踩了个满满当当。要是秀梅过个年半载的再有了孩子,这房子怎么住?婆婆爱担心事,为这事急得睡不着觉。秀梅也知道,——每到夜深人静时,公婆常隐隐约约悄悄念咕着“租房子”什么的。

秀梅其实早有打算。娘家的房子较婆家的房子宽敞,有三间厢房放着些破烂不碎的东西,婚前已和父母商量过,与丰收结婚后拾掇出来住,弟妹们还小,等单位分房后再搬走。婚后刚刚一周,她向婆婆说:“娘,家里实在住不开,我们搬出去住吧。”“上哪?”“俺家。我跟俺爹娘都说好了,住那三间厢房。”婆婆沉吟半晌,眼圈发了红:“那敢情好,就是连累俺亲家啦。看我和你爹,也没本事给媳妇置上个房子。”“娘,快甭说了,如今家家就这个条件。等后天我们歇班就搬出去。”

秀梅搬走后,婆婆觉得茶饭无味,一连焉了好几天。

八十年代中,婆婆和秀梅都分别搬进了公房。其中两家之所以能住公房都有由头:秀梅家因为临街,公家在老城扩街时征求房主意见时,秀梅父母提出,秀梅家也算一户,公家没打恳辞;秀梅公婆在退休时,谢绝了安家费,要求解决住房,单位也没恳辞。

光阴荏苒,一晃就是二十多年。在这二十多年中,丰收一直与秀梅和岳父、母住在一起,秀梅的小叔和小姑也都陆续成了家,离开了公婆。如今秀梅和妯娌们也成了婆婆,当了奶奶。城市房屋改革后,秀梅的俩妯娌和小叔仍有公职,处理了原来单位分配的小房子,贷款按揭住进了宽敞的楼房。就数秀梅家殷实,十年前夫妻双双下岗办了个企业,“因祸得福”有了资本积累,盖了三幢小二层楼房,两个儿子每人一处,丰收夫妇仍和岳父母住在一起。五年前,秀梅公公因病去世,婆婆谁家也不去,坚持蹲在老房独居。高兴了,年节儿应邀轮流到儿女家去住几天,但从来不到秀梅家住,——她家已经有了俩老人。

一天, 秀梅来到婆婆家。“娘,我在您大孙子的新屋给您盘了一铺炕,您到那去住吧。他的孩子还小,暂时和我们住一块儿。您也上年纪了,离我们近,方便些。”婆婆仔细看了看秀梅,眼圈红红的。“丰收又惹你生气了吧。”——自己儿子的脾气当娘的溜清,丰收心眼儿没说的,就是上来一阵光要耍大蛮。秀梅抽泣起来:“您儿说俺忘本!俺咋就忘娘了?俺刚办厂时,您和俺爹就那么点退休工资,还支持俺们2000块钱,那得顶现在的20万!”“你别听那鳖羔子胡咧咧,等他回来我得撒猛叭数他。”婆婆又看了看秀梅,额头上的皱纹都舒展开,嘴角上挂着慈祥的笑:“俺知道,丰收为什么,他嫌俺不上您家去。都当婆婆了,就这点小事还哭天抹泪的,也不怕叫儿孙们见了笑话。”秀梅赶紧擦去泪,向婆婆现出了一丝苦笑。

又是两年,秀梅的父母相继谢世。四位老人走了仨,秀梅把小叔、小姑、妯娌们凑在一起,把婆婆的老年赡养问题提到了大家的“议事日程”。秀梅提出两套“方案”:一是老婆婆到各家轮流居住,二是执行各家到老的家的“值班制度”。经试行后,两套方案都不行:去值班吧,婆婆喜欢清净,生活极规律。晚上八点准时睡觉,去得晚了,她还心事着别人。“方案一”更不行。婆婆说了绝话:“您各家就是金窝银窝,也比不上我的老窝。”秀梅又和大家商量后,冷笑着对大家落下一句话:“我不信不能把咱娘的老窝戳啦!”事后,秀梅与丰收商量,“这两年咱紧巴着点儿,路东不远开发商在盖房子,买个八九十平方的小户,教咱娘来住,早晚咱们也好照顾。”丰收不善言辞,张着个大嘴只顾朝着秀梅傻笑。

新房买了,也修缮好了。新房的位置很好,虽然距离婆婆的“老窝”有三四公里,但离秀梅和两个小叔的家却很近。但婆婆又变了卦,撂给秀梅的妯娌、小叔、小姑们一句话:“要没紧儿的去住住也行,但住几天还得回我的‘老窝’。”四小叔火了,回家给老娘讲了一段故事:原先城里有周、杨两家大户,都做买卖。一次,周家设宴有求杨家,派伙计三番五次去请,眼看晌外,杨家还是推辞忙不脱身。周家老板怒斥伙计:“连个客都请不到,你这伙计能有何用?”伙计默默无言,回房间卷起行李来到杨家,再次向杨老板施礼请其赴宴。杨老板惊曰“片刻即去赴宴,尔背行李为何?”伙计说:“俺不会咬文嚼字,认个死理,掌柜的说俺连客都不会请,已将俺辞退。念掌柜的待俺不薄,今个儿俺替掌柜的再请你最后一遍。你去也罢,不去也罢,俺都操您八辈祖宗!”老娘听了小四儿的故事,“四儿,我不是‘拉弓儿’,媳妇儿女的好心我知道,你们的孝心我知道,可我也有点儿小心事啊!”

几天后,婆婆没有通知秀梅和丰收,把仨儿一女叫到“老窝”开会:“我琢磨了,搬家后,跟你们近便,你们每家临着和我过也是一片孝心。我决定搬家了,管它能活几年呢。您哥嫂为我买房花了不少钱,您也都甭打算着这块老屋,也不值几个钱儿,给您大哥吧,管他吃亏得益的,我有退休费,能自力更生,您家家也甭再花钱了。”兄弟姊妹发自内心异口同声“同意”!

秀梅和丰收听说后不同意。秀梅说,孝敬婆婆或老娘不在出钱多少,而在心意。她坚决否定了婆婆和大家的“决议”,她主张,婆婆对新房享有终生居住权,把 “老窝”定为婆婆的“养老基金”,对婆婆正常赡养以外的费用,统从“养老基金”列支,并指定由小四管帐。

于是,八十多岁的婆婆带着她的“养老基金”乔迁新居。望着窗外被霜雪覆盖的花草,老人家心情格外舒坦。她想,等来年春暖花开、万木复苏时,经常下楼到小区每个场儿去转着看看……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