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机枪》 次集 乡情 第二集 乡情 二、山洞学堂

秋林先生 收藏 55 12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06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066/[/size][/URL] 二、山洞学堂 三个八十多岁的老人像小孩儿一样拥在一起,脸上分不清是鼻涕还是眼泪了。小玉虽说是满脸皱纹了,却依稀看得出年轻时的身段和眉目,是个俊秀的女人。 占彪也热泪纵横着说:“我们都怎么了,见面就哭,让孩子们看笑话了。” 小玉蹒跚着拉过占冬冬细细端详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066.html


占彪拉着个小老太太走出屋来,三个八十多岁的老人像小孩儿一样拥在一起,脸上分不

清是鼻涕还是眼泪了。小玉虽说是满脸皱纹了,却依稀看得出年轻时的身段和眉目,是个俊秀的女人。

占彪也热泪纵横着说:“我们都怎么了,见面就哭,让孩子们看笑话了。”占东东和樱子刚才就在窍笑大郅爷爷的“猪圈”说,他俩一直微笑着看着老人们的相认。

小玉蹒跚几步拉过占东东细细端详着:“这孩子一定是小宝的孙子吧,有小宝的方目啊……”占东东忙叫了声:“小玉奶奶好,我叫东东。听说过您老人家,当年是个女英雄,还差不点当了我奶奶……”

小玉一听马上转身就捶打着占彪的肩:“看你这爷爷当的,都告诉孩子什么呢。”

占彪笑纹如菊花绽放在脸上扶着小玉的胳膊说:“你总是见面就打我,从第一次在这里遇到我开始。”

说着占彪指着养殖场里依稀辨得出的街道说:“就在那个拐角,我来买土豆和萝卜,被你一扁担打在后腰上,到现在还疼呢。”

小玉分明老脸见红,忙拉过鞠着躬的樱子掩饰着说:“这俊闺女,哪来这么多礼节,你是东东的女朋友吗?”

樱子看看想要解释的东东对小玉不置可否地点点头说:“小玉奶奶好。”然后又鞠了个躬。

**************************************************************

山洞里,打死几百名鬼子的胜利让占彪九人兴奋了好久,他们天天围着几十挺机枪衣食无忧地生活了十多天。看到大家都已恢复正常,占彪把大家召集到一起提出了新要求。

占彪首先要求大家的身子要硬实康健,要保持充沛的体力,要把伤养好。每天至少要在山上晒半天太阳,稍带着打些野味。当然要注意隐藏,不要轻易开枪,以免引来鬼子。然后要利用这大把的时间练兵。练兵的内容他提出了三项。

第一项是温习和提高师傅教的武术,虽说现代战争是枪炮等热兵器的天下,但武术可以提高人的体质和反应能力,提高他们的军事素养,这一点他们在这场日军空袭的灭顶之灾时都会本能的保护自己就深深地体会到了。

第二项是继续提高重机枪的神射手标准,熟练使用鬼子的92式重机枪,提高对轻重机枪的维修和保养水平。

第三项是要突击提高手枪的操作和枪法,不但要当机枪的神射手,还要做手枪的神枪手。为以后会遇到的复杂情况做准备。

在村子习武的时候,占彪就很有号召力,村里的大事小情都少不了他的设计和参与,这些师弟的眼里除了师傅和父母就数他了,甚至他的话有时比父母的话还重要。而且占彪在师傅意外去世后在坟地旁整整守了一年的墓,使大家更为尊敬他,有着长兄为父的信赖。

在1935年的冬天,沸腾着保家卫国的热血,17岁的占彪带着比他小一岁的师弟们集体出来找部队抗日,其实当时想找红军的,说是穷人的队伍,抗日最坚决,但却稀里糊涂加入了正在招兵买马的国军。占彪当了班长,仍然是师弟们心中的老大。有次高连长要提拔小峰为班长,但小峰托词拒绝了,说等彪哥当上排长后再上任。所以占彪提出的练兵要求大家自是一呼百应,纷纷提出细化的目标。

小峰说:“我建议我们把师傅教的岳氏散手和我们刚当兵时学的那套捕俘拳结合在一起,重点练习擒拿和格斗……”强子高呼:“俺早有此意!”占彪连连点着头。

刘阳也补充道:“我建议我们隔三岔五地来个拆装机枪、手枪和打靶比赛。”三德马上说:“谁输了谁多站一班岗。”

原来占彪已制定了完备的警戒条例,包括洞口的24小时暗哨和山头的了望哨。并且把缴获来的电话也扯向了两个洞口和山顶的了望哨。

占彪瞪了三德一眼:“你小子就知道偷赖,你就敢说你肯定赢吗。不过比赛的办法挺好,我们可以在每周都有不同的小比赛,每月有大型的比赛。比如擒拿散手比赛、拳法腿功比赛、排除机枪故障比赛、步枪枪法比赛、手枪枪法比赛……赢了当标兵,烟酒、不,好酒侍侯。”大家用笑声通过。占彪一直不许大家吸烟的,这也是师傅定下的戒律。

成义这时深思熟虑提出了自己的建议:“彪哥,我觉得我们应该利用这段时间学习点文化,我可以教大家识字。我在缴获的鬼子那箱书里,发现了我们的《三字经》、《千字文》、还有一本孔子的《论语》,对了,还有一套《金瓶梅》呢。”

成义是属于半路入徒的师弟,他读中学时因身体瘦弱被父亲逼着回乡习武以健体魄,在村里算得上秀才了。

占彪难得地笑了:“成义这主意好,我们加紧学识字,做个不单是能武还能文的兵。这识字学文化算我们练兵的第四项吧。”

热闹紧张的练兵开始了,山洞里成了他们的学堂。每天的日程是早晨六点起床练武一直到上午十点开饭(为了节省粮食占彪规定日食两餐),然后两个小时学写10个字(一周后改为5个字),一个小时擦拭拆装重机枪,下午一点左右再小睡半小时。下午的时间二点到六点练习各种枪法,晚饭后复习识字。有时成义在晚上给大家念段《金瓶梅》,后来被占彪取消了,说都是生帮子容易听出病来。

这段时间九名国军精英在突飞猛进地提高着他们的整体素质,由于时间集中,精力集中,训练收获很大,不论是武术还是枪法还有识字,都提高了一大块。而对过往的日军他们没有轻易动手,因为条件都不如上次成熟。

转眼一个冬天就过去了。早春三月时国军还没有打回来,傻傻等着的他们后来才知道,这期间日军攻陷了首都南京,屠杀了三十万军民,而且国军仍在节节败退。日军在占领区内驻扎了部队,修了炮楼,伪政府也成立了。唯一让人们感到欣慰的是共产党领导的新四军、八路军和大大小小的抗日游击队在敌后和日军开展了英勇不屈的斗争。

死等着国军打回来的占彪等不起了,得想办法和外界建立联系。要认识一下当地的老乡。说起占彪九兄弟和当地老乡们的相识,还得从靠山镇开始。

山脚下五里地开外的靠山镇早就引起占彪的注意,每天他都用望远镜观察一会儿。但他一直没有派人下去进村,因为他在山上遇到过几次当地农民,感觉很有敌意,见了自己他们就跑,问话也不回答。

但开春后不进村也不行了。

一是占彪觉得村里和外界有着沟通,因为总有南来北往的马车和汽车在出入着镇子,偶尔也有日军进入过。而在山上等于与外界隔绝,一点外面的消息也不知道。这仗打到哪儿了?国家是什么形势?应该进镇里打探一下。

还有一个原因是在山上虽然没有饿着,但也快断顿了,而且长期吃压缩饼干吃不到蔬菜使营养失调,三德一见压缩饼干就反胃吐酸水。所以也需要进镇去买点米和蔬菜。另外还想买几套便装,因为他们除了国军军服就是日军军服,下山和放哨都不方便。

在一个风和日丽的春日下午,占彪和小峰下山了。田野里已有了绿意,远远的有三三两两的农民在地里忙碌着。他们约好了山顶的了望哨如果有从北而来鬼子的车队就放烟为号。

两人穿着刚洗的国军军服,每人揣着两把手枪背着一个背包。背包里装着一些缴获鬼子的战利品——他们没有钱买蔬菜只好用东西换。

占彪设想了几种情况,如遇到鬼子啦,村民只要钱不要物啦等等,都做好了处理预案。但让占彪万万没想到的是,他们刚一进村没到百步,就听到锣声阵阵,转眼从大街小巷里涌出几十个村民和十多条凶猛的狗,村民们举着扁担和铁钯嘴里呼喊着:“当兵的,滚出去!”向他们冲来。

占彪看这阵势虽然不怕村民但这些狗挺麻烦的,而且也不能对老百姓动枪啊,便领小峰转身退入了一个小胡同。

刚一进小胡同就遇到一个半大男孩儿举着一根小扁担一声不吭地迎了过来,这次占彪没有再退,他站着不动任由那扁担扫了过来。可那男孩儿看占彪不反抗却打起来不停了,转眼抽了占彪腰上背上三、四下。小峰则掰下街旁一根树杈抵挡着冲过来的几条狗。

饶是占彪有耐性,但这三、四扁担还是让他发脾气了,他抬腿一脚就轻踢在那男孩儿的屁股上,只听那男孩儿“妈呀”一声喊出了声,分明是女孩儿的声音。占彪不相信似地又踢了那女孩儿屁股一脚,那女孩儿裂嘴哭着扔下扁担,捂着屁股蛋儿跑向追来的一群村民。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5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