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介石当过广东省军队的作战处长

lujibing2004 收藏 7 409
导读:蒋介石确实当过广东省军队的作战处长 在广东大埔县三河镇里有一个1929年由邹鲁筹建的三河中山公园,在大堂里有一组1918年5月26号孙中山到三河镇看望“援闽粤军”总司令陈炯明,敦促他尽快进军的雕像。讲解员讲到:“右侧坐的是孙中山,旁边是胡汉民,左侧坐的是陈炯明,而陈炯明旁站立的是援闽粤军总司令部作战科主任蒋介石”。很多游客惊讶的说:“蒋介石还当过广东省军队的作战处长?” 是的,他不但当过,而且还是孙中山、孙大炮、孙大总统让他当的。 1911年武昌起义爆发后,蒋介石还在日本高田野炮兵第十三师

蒋介石确实当过广东省军队的作战处长


在广东大埔县三河镇里有一个1929年由邹鲁筹建的三河中山公园,在大堂里有一组1918年5月26号孙中山到三河镇看望“援闽粤军”总司令陈炯明,敦促他尽快进军的雕像。讲解员讲到:“右侧坐的是孙中山,旁边是胡汉民,左侧坐的是陈炯明,而陈炯明旁站立的是援闽粤军总司令部作战科主任蒋介石”。很多游客惊讶的说:“蒋介石还当过广东省军队的作战处长?”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是的,他不但当过,而且还是孙中山、孙大炮、孙大总统让他当的。


1911年武昌起义爆发后,蒋介石还在日本高田野炮兵第十三师团第十五联队当兵,当时上海的革命力量已准备成熟,惟缺军事指挥人才,在日本就和老蒋熟视的陈其美致电蒋介石,催其回国。蒋介石遂向野炮兵第十三师团师团长长冈外史请假。长冈外史表示:“你们这些留学生是清国陆军部委托我们管理的,没有清国的许可,不能许可擅自回国。”蒋介石在遭到拒绝后,又去找平时与他交好的联队长飞松宽吾请假,在联队长的职权范围内,最多只能给48小时的假。于是,飞松联队长准了蒋介石48小时假,同时对蒋介石说:“你如果在48小时内不归队,就要被当作逃兵而受到宪兵的缉查。”蒋介石在得到48小时的短假后,即会同同时准假离队的张群,从高田乘火车到东京。向同盟会驻东京浙江支部领取路费后,48小时期限已到。于是,蒋、张二人脱下军装,蒋介石换上日本和服,张群换上日本学生装,登船启程,返回上海。在登船之前,蒋介石将在高田野炮兵所穿军服和所佩军刀寄回高田野炮兵联队,以表示自己离队的决心。蒋介石回到上海后,被陈其美派往浙江领导起义。


1911年11月4日夜,蒋介石任担当敢死队的炸弹队的临时指挥官,指挥第一队张伯歧、第二队董梦蚊、第三队孙贯生和步兵一个营进攻浙江巡抚衙门,受过日本正规军事训练的蒋肯定比衙门里的兵卒厉害,起义军先后攻占巡抚署、军械局、将军署和旗营,浙江起义成功,公推汤寿潜为都督。随后,蒋介石返回上海,出任沪军都督陈其美手下的沪军第五团团长,隶属黄郛为师长的沪军第二师。由于蒋介石精通军事,长于策划,越来越得到陈其美的倚重。


1914年初,陈其美特将他介绍给孙中山,受到孙中山的单独接见,蒋头脑清楚,见解深刻,孙中山对他大为赏识。这为蒋介石以后政治上发迹准备了非常有利的条件。由于陈其美的大力扶持和孙中山的赏识,1914年以后,蒋介石在革命党人中的地位日渐提高,逐渐取得了独挡一面的地位。1914年夏,孙中山亲命蒋介石回上海策动武装起义。蒋介石于上海小沙渡设司令部,自任第一路司令官,准备兵分三路,夺取上海。但未及行动,计划就被淞沪镇守使郑汝成侦知,郑下令立即搜查蒋介石的司令部,一些革命党人被捕,4人殉难,为起义准备的枪械、弹药、文件、旗帜都被搜去。这次起义失败以后,蒋介石不仅在中华革命党和孙中山的眼中地位大为提高,在北洋政府和袁世凯那儿也挂上了号,袁世凯立即向全国下令,通缉蒋介石等主谋。蒋介石被迫躲到革命党人张静江家中,不敢露面


1917年夏,北京政府黎元洪与段祺瑞之间爆发“府院之争”,酿成张勋复辟。段于7月11日率“讨逆军”进京后,拒绝召集国会和恢复民元约法。为此,孙中山在广州发起第一次护法运动,将支持变法时任广东省省长朱庆澜相助的20营“省长亲军”改编为“援闽粤军”,东出为皖系军阀所控制的福建,以争得一块民主革命根据地。


孙中山命陈炯明为总司令、邓铿为参谋长、许崇智为支队司令。邓铿推荐原沪督陈其美部下蒋介石为总司令部上校参谋。


1917年9月1日,孙中山在广州召开非常国会,组织中华民国军政府,孙中山被推举为海陆大元帅,开展护法运动。此时的蒋介石正在上海热衷于炒股,然政治嗅觉十分敏感的他,却于9月20日孙中山就任大元帅19天后,寄给孙一份精心策划的《对北军作战计划》,10天之后,又上陈了《滇粤两军对于闽浙单独作战之计划》。在蒋介石这两份军事计划中,虽有空谈之嫌,但显露了他有驾驭战略全局的想法和能力,同时表示了自己对领袖的忠诚。


1918年3月5日,蒋介石应孙中山电召来到广州,8日转赴汕头,受委任为援闽粤军总司令部上校作战科主任。蒋上任伊始,亲手制定援闽粤军作战计划,以攻占福州为目的。5月10日,援闽粤军向福建发起全线进攻。


同年5月,受军政府内西南军阀排挤的孙中山辞去大元帅职务,在赴沪途中悄悄在汕头下船,从汕头经潮安乘坐协和号轮船于5月26日到达大埔三河坝粤军指挥部视察。当夜,蒋介石登门拜访,两人畅谈到深夜方散。29日,蒋介石赴永定指挥,30日粤军占领永定,31日蒋介石返行营,“先生垂询捷状,喜动颜色。”


孙中山在三河坝停留了5天(中间曾于28日溯梅江而上到离三河坝30多公里的松口,翌日返回)。6月1日,孙中山离开三河坝经汕赴沪。孙中山走后,闽粤战局一度逆转,大埔复为闽军所占。为遏制敌军攻势,陈炯明派蒋介石上阵,亲自指挥炮兵攻打狮子口一带敌军高山阵地。蒋在日本学的就是炮兵,他在前一天夜晚悄悄测量了攻击目标的距离,次日发炮几乎百发百中,令粤军上下惊讶不已。经两昼夜激战,粤军于7月30日收复大埔。


令人诧异的是,身为功臣的蒋介石却在第二天留给陈炯明一份辞呈,不告而别。陈闻讯大惊,于8月1日派人携亲笔信赶到潮安车站挽留:“粤军可百败而不可无兄一人。”这句话虽然过奖,但也反映了蒋在粤军中的不凡作为以及陈的挽留真心。但蒋去意已定不为所动,经香港于8月18日返抵上海。原来,蒋为人傲气,受不得委屈。粤军中少数将领见蒋崭露头角,便心怀嫉妒冷嘲热讽,令蒋愤怒不已,便以一走了之来泄愤。


蒋到沪后往晤孙中山,倾诉对援闽粤军的观感和内心的苦闷。认为陈炯明重用亲信结党营私,长此下去必尾大不掉难以驾驭。孙劝蒋以大局为重,早日返回军中辅佐陈,共同完成护法大业,蒋执意不回。而陈炯明却在8月26、29、31日连发三函,希望蒋能回心转意,甚至许诺:“中孚枪三千,如购得,决定发与吾兄,练一中坚军队……”


蒋离开日本振武学校都已7年,而领兵打仗的夙愿还未了。陈炯明答应拨一支人马归他指挥,这诱惑太大了。1918年9月18日,蒋介石重回军中。8天后,陈果践其约,公布蒋为第二支队司令,辖梁鸿楷、丘耀西两位统领,所部1000余人。丘、梁二人是陈核心圈子里的人,拨与蒋指挥,可起到制衡、牵制作用。


于是蒋介石踌躇满志地干了起来,当天就到设于长泰的支队司令部走马上任。当时,因徐世昌上台,遂行南北和议,陈炯明和福建督军李厚基也宣布从11月1日起双方停战,但宣而未停。驻永安粤军第二军许崇智部北攻沙县,南下同安、安溪、仙游、莆田,逼近省垣。陈不愿让许拔头筹,正在寻思对策。急于建功立业的蒋介石毛遂自荐,愿率其部沿闽中山路直趋福州。陈批准了蒋的请战。


1918年11月19日,蒋率部出长泰,循安溪、南安、仙游,直奔福州,一路破关夺隘。由于山路崎岖、林深苔滑,行军作战相当艰苦。蒋抱病指挥部队前进,连克嵩口、邱演、梧桐尾、竹界口,接近永泰。12月7日,忽接陈炯明停战令,蒋深感“半月来挺进七百里之孤军”,“艰险备尝”,就此停战是功败垂成。于是一鼓作气,于翌日攻占永泰,再占汰口,拟占葛岭,抵近福州外围。此时陈再电停战,梁、丘两统领遂拒绝再战,迫使蒋于12月10日下令停战。


蒋介石本想固守永泰,却不知李厚基暗中调动泉州周永桂旅于蒋部占领永泰的第7天,大举反攻。梁、丘两统领竟置蒋于不顾,争相逃命,蒋被北军围于城内。当晚,北军枪炮雨点般射入城内,守军大乱,弃城四散而逃,已成光杆司令的蒋介石慌不择路,只身冲出重围。由于出逃太急,丢掉了以往6年的日记和经常阅读圈点的两部兵书——《巴尔克战术》和《战争论》,痛惜不已。


1919年1月4日,蒋逃回漳州。永泰一仗使蒋介石清醒了许多,他后来利用黄埔军校培养效忠于他个人的“党军”,并注重官兵素质的培养,与永泰之败不无关系。








本文内容于 2008-2-4 8:31:15 被lujibing2004编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