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城原创]我有儿子!

预备役海军上校 收藏 20 352
导读:我刚上船时,一条船上一般配备48-52名船员,船长,大付,二付,三付,老轨(轮机长)二轨(大管轮)三轨(二管轮)四轨(三管轮)电机员,电报主任。这十个是按国际规定航行必配的持有国际证书的职务。还有政委,政治干事(航特殊海区时)水头(水手长)木匠,十二名水手,驾助(助理驾驶员)报助(助理报务员)。司舵(STORE,机工长)十二名机工,电助(助理电机员),电工,管事,医生,大厨,二厨,三厨,大台(服务员)服务员。 83年公司搞减员定编,减到了三十多人,除十名证书持有者,还保留政委,管事,医生,水头,木匠,驾助

我刚上船时,一条船上一般配备48-52名船员,船长,大付,二付,三付,老轨(轮机长)二轨(大管轮)三轨(二管轮)四轨(三管轮)电机员,电报主任。这十个是按国际规定航行必配的持有国际证书的职务。还有政委,政治干事(航特殊海区时)水头(水手长)木匠,十二名水手,驾助(助理驾驶员)报助(助理报务员)。司舵(STORE,机工长)十二名机工,电助(助理电机员),电工,管事,医生,大厨,二厨,三厨,大台(服务员)服务员。

83年公司搞减员定编,减到了三十多人,除十名证书持有者,还保留政委,管事,医生,水头,木匠,驾助,司舵,六名水手,六名机工,大厨,二厨,大台,服务员。

外派船只有23名船员,十名证书持有者,水头,木匠,四名水手,四名机工,大厨,二厨,大台,服务员,二付兼医生,电报主任兼管事。

从五十人到二十多人,人少了,工作全一样。我国船员一般在船工作九个月,休假三个月,碰上到休假时船在国外或公司派不出人来,也有多干一段的。而外国船员尤其是干部船员最少的只签四个月合同,时间一到,不论船在那个国家,只要船在港口,公司一定按合同执行,派人接班。并负担自下船港至回家的机票。

也有特殊的,听说台湾船就有十四名船员在一条船干了整整一年的,偏巧,这条船的船长还与我认识,下面就是他讲的故事。

说起来我们公司的这件事还是吃饭聊出来的,我们老板有个规矩:每星期必请在家休假的船长,老轨吃顿饭,吃饭是晃子,聊工作拉近乎是真。一次,酒酣耳热之即,老板说起现在船员越来越难找,工资也越要越高,问我们一条船最少配几名船员就行,我张口说:14名!10张证书中,三轨找有证书的兼电机员,一个水头加四个水手就够了。能兼的工作都兼职。老板一听大喜,正好我公司有条集装箱船要换班,我就带着13名船员上船了,那条船自动化程度高,人手还够用。吃饭都是方便食品,脱水菜,罐头,自己想吃了自己动手。各人房间卫生自己打扫,公共卫生不论谁,轮班干。

开始还好,过了半年我发觉不行,首先我就受不了啦。我不会说话了!船上等级森严,没正事没人到我房间来,我也不会到别人房间和其他人闲聊。久而久之,没人和我说话,我舌头都硬了。这还不算,到快一年时,好几个船员神经也开始不正常了。于是这件事也就不再搞了。

我们公司还有条规定:凡合同到期,本人提出延长合同,公司欢迎,自第13个月开始工资加10%,从船所在港口返回台湾的机票钱发给本人,还奖金表一块。这样做一方面是为了船员流动少,也是为了省再派人的费用。再说,一般人能干满两年已经很少了。可有这么一位,你猜他在一条船上连续干了多长时间?

23年!从这条船新船下水一直到进拆船厂!

你算算!23年他的工资不断的加10%,有多少。且不说钱!就是一个人在船上23年!不发疯就不得了!

那次船进拆船厂,老板收到船长报告,说那个人还要再转船工作,船长都不知道怎么办了,老板就派我代表老板去和他谈谈。

我在船长房间见到这位,他是船上的木匠,中等个头,黑黑的脸,憋很长时间说不出几句话,一看就是个死心眼的家伙。

“老木匠,你都23年没下这条船了,还要再干?” 我和颜悦色的问他。

“公司不是有规矩么?” 他低着头执拗的说。

“是啊!可听说你也没个家,这次下去娶个老婆生几个儿子吧,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么。大家都说你不嫖不赌不花钱,觉得你有点怪,钱总是挣不完的,你不会真是怪吧?” 我半开玩笑的劝他。

“我不是怪,我就是要存钱。” 他还是低着头回话。

“能告诉我理由么?” 我试着找出答案。

沉默了很久他抬起头说:“你答应我续合同,我就告诉你。“

我看着他的眼睛无奈地说:“好!我实话告诉你,老板说了,只要你下船,保留你的工资,养着你。“

老木匠相信了我的话,但他不回答我起身走了,一会他捧着个很精致的盒子回来了,他打开盒子给我看:里面是整整齐齐的码着二十几块金表,这不是公司奖给他的么?他小心翼翼的从金表底下拿出一张发黄的照片,照片上是一对新婚夫妇,那男人可以看出是他本人。

他拿着照片情绪像喷发出的火山一样说话了:“看!这是我的太太,我有太太!我有儿子!我是舟山那边的渔民,我18岁时家里给我娶了个媳妇,这就是我们的结婚照片,可新婚才三天,国军撤退台湾,就把我抓兵抓来了,从军队出来后,我就干上了海员,这些年,我跑遍了全世界,吃了多少风浪,经历了多少生死,人家吃喝嫖赌!我一点不沾,我有我的想法:我天天想我的太太,想回家,想我的孩子!你会说:结婚三天那来的孩子?有!我们渔民出海打鱼经常死人,所以我们那地方有个规矩:哥哥不在家,弟弟陪嫂嫂,生出来的小孩算哥哥的血脉,我出来时我家里还有俩个弟弟,他们都身强力壮,三十多年了,我坚信我太太一定儿孙满堂了,我并不是怪人,我挣的钱,金表一点不乱用,我就不信共产党国民党总不来往,总不叫我们这些飘在外面的人回家,总有一天,大陆和台湾能通行,我一定能回家,一定能见到我的太太,我的儿孙,我听说大陆穷!我回家时要把这些表,存的钱给我的太太,给我的儿孙,我总得像个男人,像个长辈!我要给他们盖大房子,叫他们过好日子!“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