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崛起从台湾开始 一 女娲与盘古 全军覆没

时有时无 收藏 2 5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054/][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054/[/size][/URL] 彭大鹏带着逃跑的清军骑兵,眨眼间就超过了跑在自己前面的那几十个步兵。又没过多久,就绕过了在小土坡上成战斗队形展开的2000练勇。他现在脑海里只有一个逃字。胯下的战马经过十里左右的冲刺,速度已经渐渐慢了下来。彭大鹏抬头看了看,离城大约还有十二三里。绕过前面的一大片树林,就离城不足八里了。彭大鹏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54/


彭大鹏带着逃跑的清军骑兵,眨眼间就超过了跑在自己前面的那几十个步兵。又没过多久,就绕过了在小土坡上成战斗队形展开的2000练勇。他现在脑海里只有一个逃字。胯下的战马经过十里左右的冲刺,速度已经渐渐慢了下来。彭大鹏抬头看了看,离城大约还有十二三里。绕过前面的一大片树林,就离城不足八里了。彭大鹏觉得自己应该能够捡下一条命。

可回去,怎么向晁总兵交待啊?出城三千,回城不足两百。说不定晁总兵一气之下,会把自己推出辕门斩首呢。

正恍惚间,一发125mm的榴弹落到了他的马前。“轰”的一声,彭大鹏和他的战马被撕成了千百块,去鬼门关报道了。彭大鹏的马快,所以,这发榴弹只炸倒了他自己这一骑。后面跟着跑来的一百多骑清兵齐刷刷的停住了自己逃命的脚步,惊恐的寻觅是何处打来的炮弹。

前面半里远近的树林中,轰轰作响,一辆一人多高的大铁车,昂着自己粗粗长长的炮管冲了出来。不,不只一辆,后面紧跟着冲出好多来。仿佛那树林是个会施法的妖怪,接二连三的放出这些钢铁怪物。

孟炜在自己指挥坦克的车长位置上站着,露出半个身体在坦克炮塔上。左手扶着向前翻开的车长舱盖,右手拿着无线电台的通话器:“各车注意,推进到距敌骑兵100米处,间隔10米,成一字横队展开。只要敌人不反抗,不要射击。迫降他们。”

清军被这一幕情景吓傻了。只见那几十辆大铁车推进到距自己几十丈的位置排成了横队,黑洞洞的大炮就朝向自己这些人。只听到一个人在那里喊:“清军弟兄们,投降吧。我们也是中国人。”

一语惊醒梦中人,一百多个清军骑兵早已经失去了抵抗的意志。听到这句话,如闻纶音,纷纷抛下手中的马刀长枪,滚鞍下马,伏地请降。


程伟峰听到背后一声炮响,赶忙转过头去用自己的千里镜观察响炮的地方。等他和贝尔利尼等看到孟炜的坦克冲出树林时,两个人都被惊呆了。谁也不知道那是些什么东西,唯一可以知道的,那些是威力巨大的武器,而且是掌握在敌人手中的武器。程伟峰放下千里镜,苦笑着对站在身旁也正看得惊奇不已的四弟说:“你我二人不用争了。可能谁也回不去了。”

程伟奇注意力几乎全部都在那些大铁车上头,好奇心让他不住地观察着这些大铁车上动静。“那,哥你去吧。我和亚力山德罗留在这里。”边上的贝尔利尼也是对这种新奇的武器好奇不已,手中的千里镜根本就没有放下来过。

程伟峰向他俩拱了拱手,骑上马,孤身一人向一营的阵地驰去。


“连长,有个清兵骑马过来了,不知道什么意思。打不打啊?”

“放他过来,说不定是来投降的。”二连长童乐一直对打这些清兵没啥兴趣。跟打靶子似的,没意思。

那骑士一直跑到一百多米外,才停了下来。“我要见你们的首领。”

童乐喊了嗓子:“那你过来吧。”然后一捅边上的一个下士:“去把指导员叫来。”

那个骑士,翻身下马,牵着马匹,缓缓走近。一身皂色劲装打扮,腰间束了根一掌来宽的米色腰带,足蹬一双黑色马靴;左腰挂着一把中式的长剑,看剑鞘甚是华美;一支西式的短铳从右上方插在腰带中间,短铳柄上有镂金镶嵌的花纹;辫子盘在颈项,没戴帽子的额头微微见汗。脸上的皮肤倒是白净,一看就知道不是个日晒雨淋干农活的。童乐心中暗想:只怕来的还是个官。

二连指导员周敏毓跑了过来,“连长,你打算劝降?”

“不是我打算。是咱们营长这么打算。我估计他也是来谈判的。你就和他谈谈吧。我跟营长说过了。营长说,按照原来统一通知的讲我们的来历。要求他们无条件投降。别的让我们看着办。”

周敏毓冲这个已经走到近前的青年招了招手,带着他走到连阵地后面的一个帐篷里。

“请坐。”周敏毓一指帐篷里,一个铺开的睡袋。“请问阁下高姓大名,有何贵干呢?”

“在下……,在下想请问:你们是哪国军队。从何处而来?”程伟峰不答反问。

“呵呵。那你要听我慢慢讲了。我们的祖先都是中国人。明朝初年,靖难之役后,我们的祖先是尊奉建文帝的,为了躲避明成祖朱棣的追杀,只能东入大海逃亡。约三个月后,到达一个非常广袤富饶的大岛,上面渺无人烟。我们叫它太平大陆。然后,我们的祖先就在那个大岛上渔樵耕读,繁衍后代。经过四百多年时间,从几千人口发展到几十万。这四百多年间,我们一直有人回到大陆,进行商贸交流,所以很清楚中国发生的种种大事。十年前,我们预测到太平大陆将要沉入大海,就着手准备回归大陆。但是我们不准备接受满清统治者的腐败统治,我们有我们的政治制度,我们也想帮助祖国人民脱离满清的统治,过上幸福的生活。所以,我们先登陆台湾岛,控制全台湾,然后再想办法推翻满清政府。”

这一席话把程伟峰说得目瞪口呆。程伟峰平时和贝尔利尼聊天时,也听贝尔利尼说过。台湾东面这片无边无际的大海中有许多岛屿,甚至在大洋彼岸,也有一片同样广袤的大陆,叫美洲。可没曾想到,那浩瀚的大海中,有个岛上竟然有自己几十万同胞。

转眼看到,帐篷外面正好有个士兵经过,身上背着一支并不是很长的枪。他想起自己看到的新奇而又威力强大的武器。“请问尊驾高姓。”

“免贵姓周,周敏毓。我是你看见的这一百多人的连指导员。”

这个时候,程伟峰才想起自己还没有回答人家的问题。“在下程伟峰,腆任台湾练勇营管带。周指导员,你们的大炮威力很大,射程也很远。还有我刚刚看见从我们阵地后面冲过来的大铁车叫什么啊?”

“呵呵,那是我们在太平大陆上发明的新式武器,叫突击战车。(现在是1853年呢,有了盘古基地的加入,发明坦克就没英国人什么事儿了。何必叫这么一个不伦不类的名字。咱自己起一个。光叫战车的话,我怕读者们骂我怎么跟日本人一个叫法啊。所以叫它突击战车。哪个朋友有更好的建议,请提出来。)我们的武器不要说清军,就是欧洲,也差我们好多。我们的科技是最领先的!”

(可不是嘛,都比人家领先快两百年了。)

“程管带,你来到这里,就是想向我打听这个?”周敏毓提醒他。

程伟峰总算想起自己是干吗来的了。“呃,这个,这个当然不是了。我是,我是……(要求投降可是不好开口的,何况脑海里还有忠君爱国的思想作祟呢。)”

周敏毓也不急,笑眯眯的等着程伟峰说下去。

程伟峰思虑再三,打定决心:“周指导员,我是来请降的。请接受我两千台湾健儿的投降。”程伟峰摘下他的宝剑,单膝跪地,双手托给周敏毓。

“哈哈哈哈。”周敏毓笑着扶起程伟峰,却没有接受他的宝剑。“程管带请起。我代表我方接受你的请求。宝剑你自己留着吧。倒是你的火铳、你们练勇的前膛枪和火炮,我们是要收走的。”


孟炜和沈治华两个人肩并肩站在不远处,看着2000练勇在100多米外缴械,然后排着整齐的队形,在二连的押送下,先步行前往凤山县城暂驻。

“老沈,刚刚有个青年跑过来问我,以后要是我们军队开始在台湾招兵,我们部队要不要人。这小子看着我的坦克就两眼放光。哈哈哈。”

“老孟,改口了。部队的文件,你没看啊?现在叫突击战车。”

“对,对。一高兴,叫顺嘴了。哎,你看就是那个走过来的小子。”

程伟峰和程伟奇,带着贝尔利尼在周敏毓的引导下,走到孟炜和沈治华的面前。

“这是我们的孟营长和沈营长。这是台湾团练管带程伟峰。这是他的堂弟程伟奇。这是个意大利人贝尔利尼。”周敏毓介绍着一起过来的三人。

还没等别人说话,贝尔利尼听见意大利,就先用英语叫了起来:“Mio Dio,你怎么知道我是意大利人的?!我从没有跟别人说过,皮埃蒙特—萨丹尼亚应该是意大利的一部分!”

沈治华用英语接口道:“我们还知道,奥地利人不想让意大利统一,想让你们一直分裂下去。为此,皮埃蒙特—萨丹尼亚在1848年和1849年还和奥地利人打过两场战争。可惜你们都失败了。奥地利人现在还占着威尼斯和伦巴第呢。”

贝尔利尼为面前这个中国人的博学而惊奇。到现在为止,他遇上的中国人,只有面前的这个人知道皮埃蒙特—萨丹尼亚一直致力于意大利的统一和意大利独立战争的事情。

“两位程先生,一会儿我们将带两位去见我们的旅长。贝尔利尼先生不得不先离开我们一段时间。”沈治华刚刚接到基地的直接命令:将捕获的外国人全部用汽车送往凤山。

“阶下之囚,听凭各位安排。”程伟峰拱拱手苦笑道。他未曾想到,他兄弟二人是平安无事了;可亚历山德罗-贝尔利尼却要经历一次生死考验。

“呵呵,那么请上路吧。”沈治华招招手,四辆“东风铁甲”越野车开了过来。

贝尔利尼又惊呆了。“Mio Dio,它们不用在铁轨上,就可以行驶!应该也是用蒸汽作动力的吧?为什么没看见烟囱?”这回却没人理他了。因为他在用意大利语叫嚷,别人听不懂啊。

贝尔利尼在惊叹中,被推上一辆越野车。然后在另一辆越野车的伴随下,这辆越野车便呼啸而去。

“意大利人还真爱惊奇啊。动不动就‘Mio Dio’!”孟炜开着玩笑。

“你小子能听懂意大利语?”沈治华有点奇怪。一般部队里学习英语、俄语、法语、日语、德语的比较多。

“几句而已。Mio Dio是我的上帝的意思。”孟炜在老部队38军的时候,接待过一个意大利驻华武官。

程家兄弟则一样对越野车感到新奇,围着一辆“东风铁甲”左转转右转转,这摸摸那摸摸。

“两位营长,这种铁车和马比,哪个跑得快啊?”程伟奇的好奇心比他哥还严重。

“那要看在什么条件下比了。不过一般马匹正常状况下的持续速度一小时平均能跑20公里左右。我们的‘东风铁甲’正常情况下平均速度大概80-90公里吧。”沈治华回答。

程伟峰和程伟奇都知道公制单位的大小,继续惊奇。“千里马也没有这‘东风铁甲’跑得快。它是烧煤的吗?”显然,和欧洲人接触较多的程伟奇知识面比他哥也更宽广些。

“那倒不是,不过它的祖先倒烧过煤。”孟炜扮了个鬼脸。“好了好了。我知道你们很好奇。以后你们有足够的时间去好奇,还有不断的新事物让你们好奇呢。我们还是上车吧。”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