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远的三国时代 第二十四章 兴昌后事 第二节

gazelle 收藏 1 22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5/


兴昌郡要划归东吴、姚远等人将赴宜都任职的消息传出后,整个铁山一片哗然,其实非但铁山,整个兴昌郡都像闹了一场地震。尤其是那些屯田客,心中更是惶惶不安,有些人甚至已经在收拾行装准备起程了,致使骡马、车船等交通工具租价暴涨。

这日午后,太守府忽然贴出了一张安民告示,在公布了兴昌郡将改为汉昌郡,并由东吴鲁肃大人接管后,告示特别强调:孙将军仁厚宽宏、视民如子,必能使上下合洽、政治清明;鲁大人乃忠厚长者、治国干才,必能使百姓安居乐业,郡治更胜往昔。望兴昌治下百姓不要慌乱,各安其心,谨守田宅,以待新太守到来。

告示一下,确实安定了一部分民心,但屯兵之中有眼尖的看出了其中的门道:只说“兴昌治下百姓”“待新太守到来”,我们这些屯田客没有兴昌户籍,按规定不属于兴昌郡治下啊,所以就不需要等新太守到来。一时间,流言满天飞,有说要走的,有说要留的,在要走的人里面,屯田客――尤其是屯兵,成了主体。

鲁肃与姚远并辔进入铁山城的时候,正看到了这一幕,众多的百姓聚集在告示前面议论纷纷,他也知道了告示的内容,对姚远等人为稳定人心作出的努力表示了感谢。

一切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交接户籍、田籍、府库等等,都由双方各司其职的官员一对一的完成了,按籍薄所列,兴昌郡――现在的汉昌郡有户四万、口十五万,但不包括屯田客;有田二百八十万亩,但不包括屯田。

最后,双方谈到了屯田的问题。

姚远大度地说:“屯田虽为后来我方开垦,然毕竟是兴昌郡土地,当然要留给子敬先生;至于屯田客,本为客民,又无户籍,如子敬先生想留,留下即可。”

鲁肃紧绷的脸上开始有了笑意,他知道,汉昌郡交接之事最头痛的就是屯田客去留的问题,他当然希望他们留下,因为有人就有了一切。听到姚远的这个表态,他觉得事情比自己想像的要顺利得多。

于是拱手道:“肃感姚大人盛情,屯田客留下后,我等保证不会有损于他们的利益,所有现耕田地,一无裭夺,敬请放心。”

正说到这儿,忽听得太守府外一片喧哗之声,好像有千人之众。鲁肃与姚远等人出去一看,却见整个街道上挤满了赤手空拳的屯兵,见二人出来,齐声大呼:“愿随姚大人!愿随姚大人!”

鲁肃脸色微变,问姚远道:“姚大人,他们都是什么人?”因为他看这些人都穿着士兵的号服,但却不像正规军。

姚远道:“他们都是‘屯兵’,忙时耕田,闲时操练,战时出征。是我等苦于兵力不足,想出的权宜之计。”说罢看了一下旁边站着的魏延。

魏延补充道:“这些屯兵不属于正规铁山军管辖,出征之时由他们自备兵器、马匹、粮草等物,也无兵饷。”

鲁肃皱了一下眉头:“屯兵众数几何?”

魏延道:“满员有八千人,最近有些私自搬迁的,现已不足此数。”

鲁肃道:“他们都愿迁走么?”

魏延转过身来,大声问道:“鲁大人问你们,都愿迁走么?”

众人齐声大吼:“愿誓死追随姚大人!”

鲁肃虽然是忠厚之人,但也绝非无智,看到这里,多少也猜出了其中的缘由。他考虑片刻,施礼道:“此等大事,肃不敢枉自作主,当禀过主公再行定夺,姚大人以为如何?”他这是借请示孙权以行“缓兵之计”,回去后再拿出个好办法来。

姚远忙还礼道:“都是远等治郡不力,至有此事,还请子敬先生多多包涵。铁山军仍未离境,如需弹压,唯先生所命。”

他这最后一句话软硬兼施,旁敲侧击,可以说是料道了鲁肃的后着。一层意思是说可借铁山军镇压这些屯兵。但在这个特殊时期,如果激起民变,谁知道会出现什么样的局面,会不会扩大到全郡?姚远和铁山军拍拍屁股走了,这剩下的烂摊子还不得鲁肃收拾?不但让刘备等外人看笑话,就是孙权也饶不了他;二者也是暗示鲁肃,如果东吴派兵镇压屯兵,铁山军也不会袖手旁观。

鲁肃当然也能听得出姚远话中的含义,他知道,即便没有铁山军在旁虎视眈眈,他也不敢轻易派兵镇压。毕竟,这些屯兵都受过军事训练,据魏延所言,他们都还自备武器,而且,七八千人也不是个小数目,若激动他们造反,没个万儿八千的军队、不用几个月,是平不了叛的,即使顺利地平了叛,那时候汉昌郡恐怕就成一片焦土了。退一万步说,即使这些屯兵不造反,留下他们也是个隐患,谁知道他们什么时候不高兴了舞枪弄棒起来,还不得自己操心?留下总归是块心病。鲁肃心中转了无数个念头,但脸上却是不动声色,拱了拱手对姚远表示感谢,在属下的陪同下急匆匆登车告辞而去。

第二天一早,鲁肃就登门造访了,言道:“主公知屯兵恋念旧主,愿玉成其美。”

姚远心知肚明,哪能一天之内就到京口一个来回?显然并未请示孙权,况且,既然奉命来接收兴昌,鲁肃肯定有权宜处事的权力,可不必奏闻。但也不好说破,只是呵呵笑了一下,看他又想出了什么新花样。

果然,鲁肃话题一转,提出了要求,作为交换条件,他想让姚远把兵器制造府中的匠作们留下一半来给他,不然,他很难在短期内恢复铁山冶炼中心的规模。

这倒让姚远挠了头,他知道,别说留下一半匠人,就是留下三五个熟练的铁匠给鲁肃,东吴也会很快掌握“铁山宝刀”的煅造技术甚至是连弩制造技术,而这两项技术,是刘备明令禁止外传的。

他摇了摇头,道:“这却不行,子敬先生知道,这些匠作都已入府籍,食粮俸,有的已经到了一百石,是考工府中的吏员,吏员是不能留下的。”

鲁肃对这样的回答显然不满意,双方你来我往,谈判经过了半晌的时间,姚远谨守底线,就是一名匠作也不能留下,最后,谈判僵住了。

盖顺看到这个情形,忙站起身来打圆场道:“两位大人位高任重,如何能为这等琐事空耗精力?用餐时辰已至,不如请两位大人且至堂中小酌一杯,余事交由顺等协商若何?”

姚远、鲁肃两人也觉得像讨价还价这等事由自己亲为,确是有失身份,于是相视一笑,携手步入了宴席,由双方具体负责的官员继续打口水战。

经过一番堪称艰苦的拉锯战,最后姚远一方作出了让步,答应了两个条件:一是只撤走所有匠作等军器制造人员,但把所有的冶铁、煅造设备留给东吴;二是承诺绝不带走铁山城内的民营铁匠,这些铁匠由东吴派人控制,即日编入鲁肃的军器制造所。

这两个条件其实都是姚远原本就要放弃的,宜都郡内并无大型铁矿,那些设备带走既重又笨还没处放,当然要舍弃;民营铁匠以盈利为目的,宜都即无大型铁矿,而铁山有,留下来有利可图,他们当然不会跟你去。

谈判终于结束,已至二更天,姚远伸了个懒腰,心想,总算处理完这些破事了,明天,就要起程奔赴一片新的天地。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