伞兵上将欧根?迈因德尔

chg9999 收藏 10 611
导读:伞兵上将欧根?迈因德尔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Eugen Meindl

General der Fallschirmtruppe

职务:伞兵上将

出生: 1892年7月16日生于德国的多瑙兴根

死亡: 1951年1月24日死于德国慕尼黑

简历:

欧根?迈因德尔将军于1892年7月16日出生在德国巴登州(Baden)多瑙兴根(Donaueschingen)的一个虔诚的天主教家庭。他的父亲是符腾堡亲王(F黵stenberg)管辖下的一名林业官。中学毕业后,他以军校生的身份加入了驻防阿尔萨斯(Alsace当时属于德国)哈根瑙(Hagenau)的第67野战炮兵团(初中英语,都德的《最后一课》讲的地方)。

1914年2月17日,迈因德尔晋升为少尉军衔。当年8月,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他在第67野战炮兵团历任排长,连长,团副官,参加了一次大战。并于1915年7月18日和1916年1月17日分别获得了一战的2级和1级铁十字勋章。1917年4月18日,迈因德尔晋升为中尉军衔。到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时,他是炮兵第52特遣队的中尉副官。

1919年10月1日,迈因德尔转入魏玛共和国的十万国防军(Weimar Republic,Reichswehr)继续服役,他先后在第13,第5炮兵团任职。1924年8月1日,他晋升为上尉军衔。以后又在第5军管区,第5师,德国防部T2部,第5炮兵团等部门任参谋和副官等职务,还曾在位于J黷erborg的炮兵学校担任过教官。1934年4月1日晋升为少校军衔。1935年,希特勒大规模扩军备战,同年10月1日,已经43岁迈因德尔结束了多年的参谋职务,被任命为第5炮兵团第1营的营长。1936年8月1日他晋升为中校军衔。

1938年11月10日,在德奥合并后,迈因德尔被调到奥地利东南部城市格拉兹(Graz)担任第3山地师第112山地炮兵团。第3山地师是由奥地利山地部队改编而来的,此前的5月1日,迪特尔(Eduard Dietl,第72位双剑骑士)出任该师的少将师长。1939年4月1日,迈因德尔晋升为上校军衔。

1939年9月1日,德军入侵波兰,二战爆发。迈因德尔指挥他的山地炮兵团参加了波兰战役,波兰被迅速打垮,他的部队没有经历什么大的考验。10月22日,他获一战普鲁士2级铁十字勋章的1939年誉记。

1940年4月1日,希特勒决定在4月9日凌晨0515开始发动占领丹麦和挪威的军事行动,代号“威塞堡”(Weser黚ung)。在挪威方向,迪特尔指挥的第3山地步兵师第139山地步兵团的2000名士兵抢占了纳尔维克港(Narvik)。随着战事的发展,纳尔维克的4500名德军部队被围。为了支援被围部队,德军通过各种不同途径向纳尔维克增兵。6月8日,没受过跳伞训练的迈因德尔指挥山炮连伞降到纳尔维克外围,此后指挥“迈因德尔”战斗群与盟军作战。6月10日,他获得一战普鲁士一级铁十字勋章的1939年誉记。盟军撤出纳尔维克港后,为表彰纳尔维克战役中德国官兵的英勇顽强行为,德军统帅部专门设计并颁发了“纳尔维克盾章”(Narvikschild)这也是德军首次颁发此类战役役纪念臂章。1940年11月10日,迈因德尔获此纪念臂章。

1940年8月10日到8月底,他接受了短期的空降训练。可能正是有了第一次伞降作战的经验,1940年11月1日,迈因德尔从陆军山地部队转到德国空军的伞兵部队服役,出任第1空降突击团团长。这个转变很突然,两个兵种风马牛不相及,但以后的种种表现证明这位炮兵出身的指挥官在新领域上干得更加出色。1941年1月1日迈因德尔晋升少将军衔。

当德军1941年4月占领希腊本土后,希特勒原准备就此结束战役。但德国空军的一些将领却在考虑以空降突击手段夺取克里特岛。最坚决的主张者是第11航空军军长斯图登特航空兵将军,他是德国空降部队的创建者。打算在克里特岛实施一次大规模空降作战,以此来证明空降部队不仅仅是战术意义上的突袭部队,而是具有战略意义的新兵种;同时证明空降作战理论的正确性。经过了长时间和元首的磋商,斯图登特终于让希特勒认识到攻占克里特岛的必要性,并使元首同意以伞兵部队为主来完成这个任务。

1941年5月20日晨,德空军飞行编队到达克岛上空,轰炸机先对岛北部的目标进行轰炸。07:15,德军第一批搭载伞兵的滑翔机从天而降。德军的具体部署是:分为西部、中部和东部三个战斗群。迈因德尔少将是西战斗群指挥官,指挥空降突击团在马拉曼(Maleme)空降,夺取马拉曼机场,他的空降突击团是整个入侵部队的先锋,第一波空降,突击团共辖四个营。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一幅手绘的简单示意图]

第一批着陆的是来自空降突击团第1营搭乘滑翔机的三部分部队:

第1分遣队是空降突击团第1营第3连连长乌尔夫?冯?布里森中尉(Wulf von Plessen,阵亡)率领的14架滑翔机,搭载108名战士。他们在塔威拉尼蒂斯河口(Tavronitis)着陆,目标是攻占塔威拉尼蒂斯河口两侧的英军高炮阵地(5月20日当天,该部17亡,27伤)。

第2分遣队是由空降突击团第1营少校营长瓦尔特?科赫(Walter Koch,负伤 1940年5月10日骑士)指挥的15架滑翔机,搭载营部和萨拉真中尉(Kurt Sarrazin)指挥的第4连的120名战士。在107高地东南和西南降落,目标是占领英军的宿营地。结果着陆几分钟后,科赫少校就头部负了重伤,萨拉真中尉阵亡。这里要多讲几句,瓦尔特?科赫营长就是在一年前突袭比利时埃本-埃玛尔要塞的赫赫有名的“科赫”突击团的团长。希特勒亲自为当时还是上尉的科赫颁发骑士十字勋章。

第3分遣队是由空降突击团的团部军官弗朗兹?布劳恩少校(Franz Braun 阵亡)指挥的9架滑翔机,搭载90名战士。任务是占领塔威拉尼蒂斯河上的桥。该桥是横跨塔威拉尼蒂斯河,连接东西岸的唯一一条公路上的唯一一座桥梁,具有非常重要的价值。滑翔机后,空降突击团的团部和第4营乘运输机在塔威拉尼蒂斯河西的堤岸上伞降,通过河上的桥支援布鲁诺少校和瓦尔特?科赫少校。空降突击团第2营在Spilia以东伞降,担任整个团的预备队,同时负责保护部队免受来自南面的英军的攻击。

空降突击团的第3营在奥托?舍贝尔少校(Otto Scherber 阵亡)率领下在马拉曼镇以东降落。他们的任务是,集结完毕后,从东面攻占小镇和机场(该营第9连在降落时因为风的原因,大部落到海里被淹死)。

奥索斯(Osius)中尉指挥的第1营营属通信连在塔威拉尼蒂斯河的河谷伞降,支援第1营。

空降突击团4营16连在赫费尔德(Hoefeld)中尉指挥下在塔威拉尼蒂斯桥以南1000米着陆,保卫河谷的安全(和当地民兵武装的战斗中损失惨重)。计划是非常好,结果是悲惨的。第1营的滑翔机在目标附近着陆,但营部和4连在107高地遭到了新西兰第22营的猛烈火力攻击,很短的时间内,部队的伤亡就很大,4连连长Sarrazin中尉阵亡,科赫少校的头部也负了伤,无法再指挥作战。代理科赫少校指挥第1营的是团医务主任诺伊曼上校医生。第3营正降到是新西兰军的预设阵地,德军在着陆时遭到了密集的火力射击,伤亡异常惨重,全营的几乎所有军官(除了Horst Trebes中尉)和三分之二的士兵阵亡,完全丧失了战斗力。在突击团的战斗总结中曾这样写道:“第3营的主力进行了顽强的防守,但终因寡不敌众,几乎全军覆没。六百名伞兵中,有四百名与该营指挥官舍贝尔少校一同壮烈牺牲”。

第2、第4营乘运输机在机场附近的河西实施伞降,英军向空中缓缓下降的伞兵猛烈射击,德军伞兵则向地面还击,着陆后立即陷入了激烈的战斗,根本无法集合成建制单位,到处是混战。因为空降过程中的伞兵很脆弱,很容易遭到杀伤。另外伞兵在伞降时的武装也是很弱的,伞降的德军只有手枪,四枚手榴弹和一把刀,重武器都在另外的武器箱子里,等伞兵落地后冒着敌方的火力去找,许多士兵都来不及找回武器就被打死了,因此伞兵伤亡巨大。

所幸的是第3分遣队在布鲁诺少校率领下经过激战,终于夺下了大桥,但在战斗中布鲁诺少校阵亡。落地后的迈恩德尔指挥部队通过河上的桥支援降在河东岸的第1营科赫少校。但是落地不久,将军就身负重伤。{ }中是摘自《攻击高度4000米中》描写将军负伤的场面:{迈恩德尔将军离开掩体,手里拿起一块布挥舞起来。他原以为科赫见到信号一定会给他回答,但回答他的却是敌人的子弹。迈恩德尔的手被新西兰狙击手打伤了,瞬间,他又被机枪子弹打中,负了重伤。但他仍然坚持指挥,力图拿下左右战局的机场。}

迈恩德尔负伤后,指挥任务临时交给第2营营长施滕策勒(Edgar Stentzler 1940年7月9日骑士)少校。原计划是在机场东西两翼着陆实施钳形夹击,但由于第3营几乎全军覆没,第1营损失惨重,已经无法实现。迈恩德尔只得调整部署,先攻击机场南面的制高点107高地,再居高临下攻击机场。伞兵的攻击遭到了极为顽强的抵抗,损失很大,却毫无进展。1800时高地的守军受到了德军的巨大压力被迫退往第23营的阵地,而此时德军的西部战斗群处境也是非常困难,1900人的空降部队只剩下不足600人,不得不停止了进攻。午夜,不甘心失败的迈恩德尔竭尽全力拼凑最后力量做最后一击,已经无力发动强攻,只好兵分两路从西、南两翼偷袭。突击团的两个突击班分别由霍斯特?特雷贝施中尉(Oberleutnant Horst Trebes,1940年7月9日骑士)和军医长(医务主任)海因里希?诺伊曼博士(Oberstabsarzt Dr.Heinrich Neumann)率领,再次逼近控制机场的107高地,用手枪和手榴弹强攻登上了顶峰。天亮后,德军居高临下一举攻占了马拉曼机场。

诺伊曼博士说:“幸运的是新西兰部队没有立即反击。那时,我们的弹药已经打光。如果他们反击,那我们只好用石头和刺刀来抵抗。”1940年8月21日,代理科赫少校指挥第1营的诺伊曼医生被授予骑士十字勋章。

21日清晨,重伤的迈恩德尔少将被后送。格特舍(Gottsche)中尉暂时指挥全团。头天因飞机数量不够而滞留在机场的600名伞兵1500时在马拉曼降落,与空降突击团的余部会合,这是雪中送炭的增援,从而保障了德军对马拉曼机场的确实控制。18:00,赫尔曼-伯恩哈德.拉姆克(Hermann-Bernhard Ramcke 99剑20钻)上校到达,临时接替了迈恩德尔少将的指挥。经此一役空降突击团损失惨重,其中包括在攻克克里特岛期间被克里特岛游击队和当地居民击毙的一部分。战后统计,突击团有38名军官和667名军士及士兵阵亡或失踪,31名军官和501名军士及士兵负伤。(全团兵力为1860人。前一段日子,看一个旅游节目,克岛的当地男人身着黑衣,非常彪悍,采访中老人们对德军那段时间的侵略还很愤愤,在107高地还有大片的德军阵亡将士墓地。

1943年5月25日,迈恩德尔获得“克里特”战役袖标。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克里特”战役袖标]

1941年6月14日,迈恩德尔少将因克里特岛登陆战役中的卓越表现获颁骑士十字勋章。克岛战役后,希特勒对伞兵失去了信心,从此伞兵被当做普通的战斗步兵来使用。苏德战争爆发后,伞兵陆续被派到东线参战。空降突击团的4个营也被拆开派到前线。

1941/42年的冬季,迈恩德尔在东线指挥“迈恩德尔”战斗群。这支部队主要由空降突击团第1营及一些空军、陆军零散人员组成,这个战斗群在米乌斯河畔和北方的沃尔霍夫转战。

由于德军损失过大,在东线已经没有足够的兵力来维持漫长的战线,戈林决定抽调空军的闲杂人员组成战斗部队支援陆军。因此尝试组成空军野战部队。

1942年2月26日,迈恩德尔就任空军“迈恩德尔”(Luftwaffen-Division Meindl)师的师长(德军有以指挥官命名部队的习惯)。这是后来德军空军野战师的原型,该师由空军已经在东线的各种战斗群和富余的空军地面部队组成,其中主要是富有战斗经验的第1空降兵突击团的官兵。师部由第1空降突击团的团部扩充而成,所辖有6个空军野战团和一些支援分队,隶属北方集团军群指挥。这个师从没有成建制的参加过战斗,几乎所有的团都在第16集团军指挥下独立作战。负责保卫后方的第2,第10 ,第39装甲军的各个后勤单位的安全。第4野战团第1营归第18集团军指挥。因为指挥部队参加“杰米扬斯克”作战有功,1942年8月17日,迈恩德尔将军获颁德意志金质勋章。1942年12月,“迈恩德尔”师的番号改为第21和第22空军野战师。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迈恩德尔在苏联前线和第16集团军军长布施(Ernst Busch,后晋升元帅)上将。照片上看,迈恩德尔将军身材瘦小。]

1942年10月1日,迈恩德尔少将升任第13航空军(XIII. Fliegerkorps)军长,并兼任正在组建的空军第1野战军的军长(I. Luftwaffen-Feldkorps 但后来这个单位没有组建成,只是形成在纸面上)。根据戈林的命令,负责整个22个空军野战师的组建和训练工作。42年底和43年初,空军野战师陆续来到前线,和陆军部队并肩作战,但仍归德国空军司令赫尔曼.戈林指挥。因为组成人员复杂,训练不足,赫尔曼.戈林创建的这些不伦不类的部队,没能很好地完成自己的任务。

1943年2月1日,迈恩德尔晋升为中将军衔。1943年6月,迈恩德尔被调回帝国航空部工作了一段时间。

1943年11月5日,迈恩德尔出任第2伞兵军(II. Fallschirm-Korps)军长,这个部队就是从第13航空军改建而来的。部队是从东线撤下的伞兵部队残部,该军驻防在法国巴黎附近,任务是西线司令部的预备队。

1944年4月1日,迈恩德尔晋升为伞兵将军军衔。1944年5月12日后,第2伞兵军管辖驻法国布列塔尼半岛的第3,第5伞兵师。

1944年6月6日,诺曼底战役开始。6月12日,第84军军长炮兵上将埃里希马克斯(Erich Marcks General der Artillerie )将军受命指挥第84军和第2伞兵军在法国西北部的科坦登半岛(Cotentin)建立一条防线来抵御美军以及西半面英军的建立桥头堡。不幸,马克斯将军在当天阵亡,6月24日追赠第503橡叶。于是第2伞兵军直接归第7集团军指挥,在圣.洛附近的诺曼底的广大地区与美第5军展开激战,经过激烈的战斗,到6月20日,设法挡住了美军的进攻,并在圣.洛(Saint-Lo)一带死守到7月20日。随后且战且退,一直战斗到7月27,28日,盟军突破防线进入法国中部。

1944年8月6日晚上,克鲁格中校(时任德军B集团军群司令和西线德军总司令京特尔.冯.克鲁格(G黱ther von Kluge)元帅的儿子)来拜访迈恩德尔将军的战地指挥所。克鲁格中校带来他父亲给第2伞兵军的命令:“守住你的阵地,以便德军能够集中装甲力量第二天凌晨反击当面的美军”。

在德国作家保罗.卡瑞尔(Paul Carrel)的书《Invasion--They're Coming》中,是这样描写迈恩德尔如何回答克鲁格中校的:“请正确并善意地向您父亲转达我对您说的话,诺曼底守不了多长时间了,因为军队都已经疲惫不堪了,这个错误主要是因为命令我们守住一些没希望的阵地,但我们现在还是会服从命令去守住现有阵地。敌人会一直突破到我们西面,从我们的侧翼包围我们。如果您的父亲了解他所对抗的是拥有完全明显的制空权的敌人,白天进攻那会意味着什么。他就会知道我们所拥有的唯一的能做些有意义的事就是夜间进攻。明天的坦克进攻将会是一场失败。留给掷弹兵们能做的就是倒下牺牲他们的生命。如果袖手旁观,会令人难以忍受。”

迈恩德尔将军的预言后来被证明是正确的。已经快耗尽的装甲部队白天发起代号"L黷tich"的进攻。在盟军空军飞机压倒性的轰炸下,进攻美军拥有坚固防御阵地的莫泰坦(Mortain)地区。前进了大约5英里后,受到重创的装甲部队燃料耗尽,不但没下令撤退,希特勒反而再一次命令部队守住危险的突出部。这个命令导致德军在法莱斯口袋(Falaise Pocket)被大量包围和消灭。

当德军几乎被前出的美军和英-加-波兰联军包围时,迈恩德尔将军的残余部队拼命守住一条狭窄的通道让数以千计的德军突围。1944年8月19/20日,迈恩德尔将军亲自率领一个由第3伞兵师的两个攻击群残部组成的部队,在为数不多的几辆武装党卫队坦克支援下,在盟军形成合围前,利用最后的一个第5装甲集团军一次反攻的机会冲出包围圈。经过在敌人控制地区令人绝望的行军,迈恩德尔率领的战斗群终于回到安全地带。他的儿子却陷在包围圈中被俘。

第2伞兵军在开战时还未完成全部的组建工作,缺乏武器装备。虽然损失巨大,但在战斗中表现不错。由于迈恩德尔在诺曼底战役中的出色指挥和坚决突围的壮举,1944年8月31日,迈恩德尔将军获颁骑士勋章上的橡叶(第564人)。

从法莱斯口袋突围后,第2伞兵军在Rouen地区重组。9月,部队向东退却到荷兰和德国境内,归第1伞兵集团军指挥。在德-荷边境梅奈根和克莱沃(Cleve and Nijmegen)地区抵抗英军的进攻。随后,且战且退,1945年2月,退到Venlo和Roermund地区继续战斗。3月,在莱茵河下游威塞尔(Wesel)桥头堡防御。

1945年4月30日下午,希特勒和他的新妇爱娃?布劳恩自杀身死。邓尼茨海军元帅被指定为总统和武装部队总司令。

1945年5月,第2空降军残部被包围在石勒苏益格-荷尔斯泰因(Schleswig-Holstein),继续负隅顽抗到1945年5月8日德国投降。

邓尼茨海军元帅为表彰一直战斗到最后的勇士突击发放勋章。 1945年5月8日,邓尼茨为迈恩德尔的骑士勋章上缀上了宝剑,使他成为德军第155位获双剑橡叶骑士勋章的勇士。

1945年5月25日--1947年9月29日,迈恩德尔将军被关在英军战俘营(SPECIAL CAMP 11),编号是451668。获释放后定居在联邦德国。

1951年1月24日,将军卒于慕尼黑,享年58岁。

晋升:

候补军士:1913年3月22日;

少尉:1914年2月17日;

中尉:1917年4月18日;

上尉:1924年8月1日;

少校:1934年4月1日;

中校:1936年8月1日;

上校:1939年4月1日;

少将:1941年1月1日;

中将:1943年2月1日;

航空兵上将:1944年4月1日

任职:

加入国防军并成为一名军校生,并在第67野战炮兵团历任排长,连长,团副官,后来在第52特遣队任中尉副官:1912年7月27日——1919年9月30日;

第13炮兵团连长:1919年10月1日——1920年9月30日;

第5炮兵团连长:1920年10月1日——1924年9月30日;

第5军管区接受培训:1924年10月1日——1925年9月30日;

调任第5师参谋:1925年10月1日——1926廿月30日;

调任德国国防部T2部:1926年10月1日——1927年9月30日;

调任第5炮兵团第2营参谋:1927年10月1日——1928年9月30日;

第5运输营骑兵中队长:1928年10月日——1929年9月30日;

第5炮兵团上尉参谋:1929年10月1日——1930年9月30日;

第5炮兵团团长副官:1930年10月日——1933年9月14日;

调任“于特博格”炮兵学校任教官:1933年9月15日——1935年10月14日;

第5炮兵团第1营营长:1935年10月15日——1938年11月9日;

第112山地炮兵团团长:1938年11月10日——1940年8月9日;

在纳尔维克作战期间,担任“迈因德尔”战斗群指挥官:1940年6月8日——1940年8月9日;

在第18军管区担任预备役军官:1940年8月10日——1940年10月31日;

脱离陆军加入空军的伞兵部队继续服役:1940年8月10日——1940年8月31日;

调任空军第1空降突击团团长(既“迈因德尔”突击团):1940年9月1日——1942年2月25日;

入侵克里特期间,担任西部战斗群指挥官:1941年5月16日——1941年1月1日;

“迈恩德尔”师(后来的第21空军野战师)师长:1942年2月26日——1942年9月30日;

第13航空军军长:1942年10月1日——1943年8月1日;

期间,还兼任第1空军野战军军长:1942年10月1日——1943年1月15日;

调到帝国航空部工作:1943年1月15日——1943年1月20日;

期间,还负责督导空军野战部队的建设情况:1943年7月21日——1943年11月4日;

第2空降军军长:1943年11月5日——1945年5月25日

荣誉:

骑士十字勋章:1941年6月14日

橡叶骑士十字勋章:1944年8月31日,第564位获得者

双剑橡叶骑士十字勋章:1945年5月8日,第155位获得者

金质德意志十字勋章:1942年7月27日

国防军25年服役纪念章

铜制战伤勋章

空军伞降纪念章

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连女白领都喜欢玩的军事游戏,进入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