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不落帝国

jing_8235 收藏 2 254
导读:一群爱国者的穿越并怎样来强大我们的大中国。并冲出地球的。缘了中华民族的追月梦。
近期热点 换一换

003年3月,美国纽约,国际金融中心迎来了一个盛大的聚会,其实这对于外界的人来说不算什么,可是只要是在世界经济的圈子里面混的人都知道,这次聚会其实是一个文物的拍卖会,而其中最主要的主角就是现在的东方神龙集团的总裁朱傲先生,朱傲以他那独到的眼光和诚信的作风赢得世界同行的广泛好评和信任.这也使得他的公司业绩扶摇直上,美国布福斯杂志对东方神龙集团的总体估价是排在世界前500强企业之内的.可是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东方神龙的资产绝对不会是这么一点点.热心的人士估计东方神龙的财产应该在世界的前百强以内甚至更加靠前一点.<br><br>

一辆黑色的加长林肯从大厦的转角处缓缓的开了过来,停在了大厦的门口.门童正准备走过来开门时,车门已经打开几个保镖护着一个已经有点白发的老人走了出来.这时候记者们都已经蜂拥而上."请问朱先生,您是从来不参加任何形式的会议的,为什么这次您会破例的亲自来参加这次会议,这次会议的主题是什么."另一个年轻的女记者口快的说道:"朱总,您和三菱公司的恩怨是不是会在这一次的会谈中彻底的解决?"这时候保镖已经准备护着朱傲往里面走了,只见朱傲,停了停接过了那个女记者的话筒道:"这位小姐很高兴你能够提出这么尖刻的问题,首先我要告诉你的是,这次会议的举办者是量子基金.而不是三菱,所以我和三菱所谓的恩怨也不是在这次会议中所能决定的.其次我以前不参加任何会议并不代表我不会参加会议,我本人和我的发言人也从来没有在公众的场合发表过关于我从来不参加任何会议的申明,这只是你们媒体的揣测.所以我参加会议也不是很稀奇的事情.好了等会议结束以后我会给大家回答更多的问题,等下要是让我第一次参加这样重大的会议迟到了,我可是要找你是问的啊.说完看了看那个记者尴尬的表情在保镖的护送下进入了会场.一行人走进了电梯只见旁边的中年人对朱傲说道:"父亲,据说这次拍卖会里面有一件重要的国宝.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朱傲看了看儿子一眼到:"你应该可以看得出来这绝对是真的,因为不是真的,即使我来了,三菱的犬养.他也不会得到什么好处,这次我们集团的重工抢占了他们在欧洲的业务,使得他们在欧美市场的占有率大幅度的下降,现在三菱的股东已经没有什么耐心去听犬养解释了.所以犬养也只能用我们中国的国宝来吸引我们的视线,逼我们让出欧洲的市场.所以我知道绝对是真的.现在我想的只是怎么使我们两全其美的,完成这笔交易了.""叮"电梯的门已经打开,这是整个大厦的最高层了.位于顶层的大会议厅,是由著名的华裔设计师贝律铭设计的,总个会场是美国风格的建筑装修.简洁的线条使得美国的人务实体现得淋漓尽至.走进宽敞的大厅就看见三菱的犬养已经网这边走过来了.从日本人的眼中折射出阴毒的光芒,犬养用出那自以为很漂亮的笑容对着朱傲说到朱总,很高兴能够在这见到你,不知道您有没有时间和我聊聊."朱傲对着犬养说道:"犬养先生,如果是想和我谈谈欧洲我还是很愿意的,不过这要看犬养先生是不是有诚意的来找我谈了.如果犬养先生的诚意能够打动我的话我还是很乐意见到这种双赢的局面的."犬养转了转那小小的眼睛道:"朱先生,那我就直接了当的说了吧.这次见面我主要是为了贵公司在投标中胜出使得我在股东中的压力很大啊.我想朱先生是不是可以考虑把市场转让出来,那样我也可以在股东那有个说法,而且朱先生也可以得到您希望得到的东西."朱傲看着犬养那急的表情知道这次有多了点讨价还价的余地了于是就还是不动声色的说道:"犬养,欧洲的市场对我们神龙重工也还是重要的,至于你所说的我希望得到的东西我可以清楚的告诉你,我收购文物只是在为我的祖国把你们这样的强盗抢走的宝物买回来,可是万一对公司的利益牺牲太大我还是会选择公司的利益的,犬养先生是个明白人应该知道的."犬养沉思了一下道:"这样吧,朱先生先看看东西再做决定吧.看东西能够值欧洲的多少市场到时候我们再商量好了.朱先生请这边走."说着便做了个请的手势.<br><br>

朱傲跟着犬养走进了旁边的一个偏厅,这是大厦专门设计为贵宾使用的偏厅用于让个贵宾开内部会议和休息.走进客厅犬养示意朱傲坐下,接着他拍了一下手板,只见一个日本的女人端着一个锦盒走到了犬养旁边,犬养示意放在前面的茶几之上,那女人就退了出去.犬养对朱傲说道:"朱先生,请吧!" 朱傲抑制住自己激动的心情,拖过在茶几上的盘子,缓缓的揭开盘子上的丝绸,一个雕龙的锦盒展现了出来,红木的质地使得盒子没有任何腐朽的痕迹,只见盒顶是一条浮雕的木龙,龙的眼睛上镶嵌着两颗红色的宝石,显得是那么的刺眼,盒子是没有锁的,朱傲慢慢的用颤抖的双手捧住了盒子的两端,用拇指抵住盒盖用力往上一掀,盒子边打开了.耀眼的光芒刺激着朱傲的双眼,同时也刺激着他的心灵,这就是封建王朝人人景仰的权利象征吗?可朱傲想起这个东西现在却流落在一个外人的手里却又不由得一阵心酸------中国啊,你何时,才能让我们这些满怀赤诚的中华儿女不再失望,不再伤心.朱傲拿出那个仿佛是沉睡在锦盒之中的玉玺.手上好象捧着一个完美的艺术品,虽然玉玺的一角已经有点缺痕,但是却让人想起了有多少人或许会因为这个小小的印章而失去自己宝贵的生命.是啊,一将功成万骨枯.这就是功成名就的最好解释.玉玺的底部清晰的印着大明玉玺四个字,朱傲努力着使自己激动的心情平静了下来,望了望眼前这个脸上已经带着一点胜利的笑容的日本人.缓缓的说道:"犬养先生,非常感谢你能够为我,为我的祖国找到这么贵重的东西,我想现在你可以说出你心中所想要的条件了吧."犬养习惯性的转了转那双眯成了一条直线的眼睛,摸着自己下巴上短短的胡须道:"朱先生真是一个爽快的人,要是我不爽快的话,那不是显得我做作了,朱君,我就直说了吧,只要朱君能够让出贵公司在欧洲一半的市场,那么我们之间的这笔交易也就算成功了,这里有份关于出让市场的文件只要您现在签了,茶几上的东西您现在就可以拿走了."朱傲稍微的沉思了一下对犬养说道:"犬养,我还是那句老话,我用钱财和公司的小部分利益来收购文物这只是做为一个中国人,我自己觉得应该做的一点事情,而我觉得这个明朝的玉玺不值得我让出欧洲一半的市场,那样的话你的公司在重工行业的占有率将达到37%而我公司的占有率将下降到32%你们三菱一但重新取代我们公司成为世界重工行业的巨头的话,我想不用我为你解释你也知道这对我们公司的利益将有多大的损害,而且我们公司也失去了一个把贵公司挤出重工行业的机会."朱傲又接着说道:"这样吧,如果你能同意我所开出的条件那么我们之间还有得考虑的余地否则你也只有等我把你们公司吞并后再买你的玉玺了."犬养这时候汗珠也蹦上了额头,点了点的头道:"好吧,朱先生你就说说你的条件是什么吧.而且你应该知道要想吞并三菱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两个人在嘴上互相的较着劲,朱傲接下了话题说道:"我公司可以让出在欧洲市场的25%给你们,我就这么一个限额其他的就没什么了.那样我们公司在欧洲也损失不大,而你也可以给你的董事会一个满意的答复,这样双赢的局面我想犬养先生还是非常乐意看到的吧."犬养这时候也站了起来笑道:"好,就这样定了朱君对祖国的赤诚真值得我们任何一个民族的任何国家的人学习和尊敬.为我们的合作愉快干杯"朱傲也站了起来道:"好,那就这么定了,我们也出去看看会议怎么样了."说着便拿着锦盒走了出来.等在外面的保镖也走了上去.朱傲把东西教给其中的一个保镖.对着自己的儿子朱炎辉说道:"炎辉,这里的事情就交给你了,同时你也接任集团董事长吧,我去望乡岛(以后的章节中将对这个岛屿有详细的介绍)了,说完不等朱炎辉有任何的表示就走出了大厅,一边和旁边的保镖说道:"你去帮我准备直升飞机去墨西哥.”走出去的时候步伐还是那么的刚毅那么的坚强。第二天,各大媒体报纸同时用大篇幅的报道《朱氏集团与日本三菱签定转让合同》世界一片哗然,还有更令人惊讶的是《朱氏总裁更新换代,朱炎辉接替总裁职务》和美国布福斯杂志的最新世界集团排名〈〈朱氏重组资产,排名世界公司第49位〉〉世界更加的惊讶,都在感叹朱氏总是给人以太多的神奇和太多的惊讶。最华盛顿邮报以一篇〈〈朱氏集团到底还有多少神秘一文〉〉而获得当年的最佳新闻。

麦哲伦环球航行当穿过以自己名字命名的海峡时,看见一片宽阔的海洋,波澜不惊,便将此洋命名为太平洋,其实太平洋并不太平,她波涛汹涌的时候足以吞掉任何的东西。<br><br>

望乡岛,这个太平洋上大大小小的无名岛屿之一,本是隶属于法属殖民地,由于没人居住,所以朱傲在15年前以2亿5000万美圆买下了这个2平方公里的小岛,便命名为望乡岛。这个岛在退潮的时候才有2.5平方公里大,在涨潮的时候大概也就1.5平方公里左右,岛上的绿树葱葱到处是突出的山石和悬崖,在岛的西侧有一口天然的泉眼,终年不断的流出泉水。这也是朱傲为什么选择买下此岛的原因。<br><br>

我躺在岛东面平缓的沙滩之上,回想着过去的点点滴滴,来这座岛已经有15年了。虽然每年有三个月的假期在其他的地方度过,可是精神还是这么的郁闷,我从五岁开始就来到了这个岛上虽然五岁以前有三十几个小朋友在一起。可实际到这里来的却只有我和其他8个人,他们几个人中后来又有4个人在5年前出去了,听爷爷说是出去读书去了,记得当时来的时候由爷爷亲自主持了IQ和EQ的考试,自己是IQ第5和EQ第一名,当然其他的8个人也是测试排在第10名之前才进来的。在这里每天上午是严格的军事训练下午是知识学习。爷爷对我们要求都很严格,由我们就住在岛中心的白色别墅里面,别墅前面是一块很大的停机坪爷爷每次都是坐直升飞机到这里来。<br><br>

好了,现在让我介绍一下自己和我的4个朋友吧,我叫朱笑。现在20岁,从没上过大学,我祖籍浙江台洲,在3岁那年随父母去美国不知道是天灾还是人祸的原因,我亲爱的父母就这样光荣的牺牲了,我却留下了小命被爷爷收养,一直到现在我感谢他带给我现在的一切大力的栽培我,可我却无以为报。<br><br>

周伦,20岁,和我一样不上大学,祖籍湖南,和我一年进来的,人没什么特别的缺点唯一就是有点好色,擅长于战略研究。<br><br>

吕军,21岁,祖籍好像是河南的,我们是到这里认识的。最喜欢研究战术和周伦不相上下。<br><br>

彭影,19岁祖籍也是湖南的,真搞不懂湖南人里面怎么这么多人才,他喜欢汽车模型收集了很多最后都被我丢了(呵呵毒吧)。但是最厉害的是他的计谋没有路线可寻。<br><br>

徐进,21岁,好像是包青天的老乡,安徽人在哈佛读书吧,是5年前去的据说懂得5国语言,不知道这小子是不是撒谎的因为我就听他讲那带这点安徽口音的普通话。<br><br>

时间在流逝,我却静静的躺在那柔软的沙滩上想着过去的点点滴滴,说实话我们几个人都应该而且应该感谢老头,要不是他或许我们有的饿死在美国的街头或者走了黑道而一走上一条不归路。老头子吩咐每天晚上要我们看那些国内的爱国主义的电视电影,也使我们知道了我们的祖国是中国而不是美国使得我们心里都凝聚了那股不散的爱国之魂,而且我们几个人都发誓,看见日本人就打一次(女的除外)每当徐进放假回岛上和我们吹牛说在学校里面组织起中国的留学生抵抗日本留学生时,我们都羡慕他能够有这么好的机会可以随时的去找日本人的麻烦。当然我想到我们每年出去旅游会若出点事小扁一下日本人的时候,我已经忍不住在嘴角挂上了一丝丝笑意。<br><br>

彭影的身影在夕阳的照耀下拖着长长的尾巴,我看着影子往我这边走可我还是不想起来眯着眼睛享受着美好的夕阳,小影对着我说道:“阿笑,老头电话已经来了说马上就会回来叫我们在别墅里面等他。”我听到这里时一个鲤鱼打挺的站了起来对小影说到:“走马上回去。”记得老头来岛上已经是半年前的事情了,真有点想他的。<br><br>

老头的直升机在岛上盘旋着慢慢的降落了下来我们5个人和我们的武术搏击老师赵哲老师,军事战术老师宋点老师都站在飞机坪上看着飞机慢慢的落地,舱门缓缓的打开最先跳下来的是徐进那小子,向我们做了一个鬼脸后张开他那双手向我们跑了过来,我们几个也跟了上去,5个人拥抱在一起这时候我们都感觉兄弟之情是这么的浓厚。爷爷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下来了在我们旁边说到:“孩子们,好了好了。等一下再聊,现在有正事要谈。”这时候我才发现爷爷已经下来了,望着爷爷发现半年不见,爷爷又老了许多。72岁的年纪了皱纹更深了,眼眶更深了,我们在岛上的几个人都走了过来和爷爷拥抱着,爷爷笑着说到:“我还没死吧,都是男人不要这么激动啊。走我们还有正事要谈。”便走向了不远处的别墅。我们也跟了上去,来到爷爷的书房都在会议桌边坐下了,爷爷首先对着我们说道:“很高兴徐进能够提前毕业,阿笑你们4个也做得很不错,赵,宋二位老师都向我汇报了你们的情况,我很欣慰。你们能这么听话及刻苦这就说明你们都没有忘记我们的国家忘记我们民族的灾难很好。这次我回来是因为我找到了一件对计划很重要的文物,至于什么计划等下我再详细的和你们说,先看看文物,”说完便把他身旁的一个盒子拿出来打开了,我望了望他们4个人却一个个的目瞪口呆,我回过头来一看,这不就是历史里面的玉玺吗?还是我首先打破了沉默对爷爷说道:“爷爷,这难道是玉玺。”我相信这句话代表了我们5个人的心声。却见爷爷点了点头道:“不错,这是玉玺,而且是明朝的传国玉玺。”好了现在我就和你们说说是什么 计划吧。说着沉思了一下道:“你们应该都不知道这里还有个庞大的地下室。”我们都惊讶的看着爷爷我们在岛上生活了快10年了从来没发现过什么地下室啊。爷爷用制止的眼神看了我们一下继续说到:“这接下来的要从爱因斯坦的相对论说起了,当然你们也应该知道我也就懂这么多物理原理我就不说了。所以我后来就请了许多科学家在底下室研究这一原理,现在实验已经成功了我们定在3月7日开始实施计划本来计划是早就应该进行的可我想实施得更加的完美就一直在等这个传国玉玺,才推迟到现在。也就是说你们5个人包括我也会一起通过机器回到古代去,我们的时间是定在1660年去,我们将去那里开创新的世界用最先进的技术最先进的思想来改造世界,在那里将不会再有鸦片战争,不会再有可恶的南京大屠杀,没有了割地赔款,没有一切可以侵略我们国家的人。并且我要求你们和我一起努力用现在的知识和多出几百年历史经验的积累去建立一个世界第一的强国,甚至使那里没有美国没有澳大利亚没有其他国家。好了,我所说的这个佳话叫腾龙计划,你们回去思考一下吧,去还是不去今天是3月2号了。我在3月3号的上午在这里等你们然后我们就要进入地下室做适应的训练了。说着便站起身我们5个人陆陆续续的走出了书房,虽然都没说话但是我知道我们几个的心情差不多,我关上了自己卧室的门心中是那么的兴奋以前的幻想现在突然可以实现了,对于我或者对于我们几个人来说都不会犹豫什么的这个世界的我们如果不是老头我们或许都已经不在了我相信我们几个为了老头的梦想而全力以赴。<br><br>

3月3号的上午当然是没有训练,但是我还是在六点就起来了,我做了几下俯卧撑便去洗脸,回到餐厅时他们几个还没有来,唉或许是我估计错误了吧,他们或许不愿意过那种古代的生活吧,胡乱的吃了点饭,便往老头的书房走过去轻轻的敲了敲门却发现门是虚掩的,我轻轻的推门而入,发现老头躺在沙发上休息。我轻轻的拿起旁边的大衣替老头盖在身上,可老头还是被我惊醒,他坐了起来对我说道:“阿笑啊,你想好了吧。”我点了点头。老头欣慰的道:“好,好,很好。”说着便看了看手表接着说道:“8点了啊,还有4个小时的期限啊希望他们几个不会让我失望啊,当然我也不会强迫他们的。你就先看看书房里的书,或者陪我聊聊天吧。”时间好像过得很慢,说实话我的心中很不安,真的不知道他们几个人会有谁过来,我一会坐下,又一会站着,不时的朝门口望了望,看了看书房里的那口古钟,10点了他们还没有来,老头或许看我已经不安了,站了起来拍了拍我的肩膀笑着对我说道:“阿笑,事不关己,关己则乱啊,虽然这是人之常情但是这说明你对事物的认识还是不够啊。据我推测他们几个一定会来的。”刚说完便听见阿伦在外面的声音:“爷爷真的是神机妙算啊。”声音刚落他们4个人都走了进来我含笑的上前与他们拥抱着我们都知道这个拥抱的含义就是以后我们都要同生共死了。我们几个人的手紧紧的抓在了一起。我们都知道我们会共同开创一个新的天空我们从此便患难与共了。<br><br>

只见阿伦对着爷爷说道:“爷爷我们这次是有去无回吧。”爷爷也认真的点了一下头。阿伦他们几个好像是达成了什么协议一样连最喜欢插嘴的小影也没有说话 ,就阿伦一个人在和爷爷说,我们都在旁边听着,阿伦接着说道:“爷爷,我们回去是建立一个共和制还是君主制的国家呢?”爷爷也笑了笑对阿伦说道:“小伦啊,其实你已经知道了结果怎么非要问爷爷呢?”阿伦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又接着说道:“爷爷,恕我说句不敬的话,您年岁这么高了,万一您死了我们兄弟几个到底是以谁为主呢。所以我们避开阿笑商量了一下,我们认为阿笑最适合做我们的大哥,希望爷爷同意啊,爷爷也点了点头,”只有我茫茫的不知所措的说道:“这怎么可以啊。”<br><br>

“笑哥”阿伦接过话说到,“论智你虽然不是我们几个之中最好的,但是你的EQ是最高的,而且你懂得韬光养晦。所以你在我们9兄弟中最得人缘,而我们兄弟有什么吵闹都是你来和解,大家都觉得你最合适接替爷爷,因为你带给我们一种亲和力,加上我们是去明朝将要灭亡的时代。所以你和爷爷的姓氏都给了你们天时和人和。更加显得比我们重要。我听到这里也知道他们显然是商量好了的,如果我再推托便有点不太那个了。我点了点头道:“多谢各位兄弟的支持,我阿笑在以后要靠大家多多帮忙了,去了后希望我们大家能够团结一心为爷爷的理想和目标去努力。以我们的努力早一天实现爷爷的愿望。”说完。我们9个人又紧紧的拥抱在一起。爷爷走了过来,拍了拍我们的头道:“走吧。从今天起你们和我就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了,你们的户籍上面将是死亡两个字。”说完,便走到书桌旁边将台灯转了几下,只见背后的两个书柜缓缓的向两边移开。一条通往地下的门出现在大家的眼前。我们几个人跟着爷爷往通道走去。当我们都下来之后,便见门已经缓缓的关上。我打量了一下这条通道,顶壁上的荧光灯发出白色的光芒。两边是黑黑的水泥墙壁。我们跟着走 了下去,转了几个弯来到了一个金属的墙壁面前。左边一个类似电脑的显示屏镶嵌在厚厚的钢板之上。只见爷爷上去按了一串密码,电脑提示到。“请出示您的声音暗号。”爷爷把自己的衣服整了一下道:“腾龙计划。”电脑核对的声音发了出来。接着又有一个提示音发出:“请出示您的指纹记录。”在电脑显示屏的下面出来一个刚刚可以放下手掌的地方。爷爷将手掌放了上去。电脑显示屏上出来了爷爷的指纹电脑将指纹扫描的分成了小小的方格。这时电脑“嘟”的一下接着提示道:“请您出示您的视网膜记录。从钢板一样的墙壁上开出了一个小门里面伸出一个像摄像头一样的小东西。爷爷将眼镜取了下来。将眼睛对准了那个小孔,过了大约30秒的样子,电脑提示音又发了出来。一个毫无感情的声音说道:“朱先生,欢迎您的再次到来,请进。”说完,前面的钢板打开了一道门,爷爷带着我们走了进去后。按下了里面一个红色的按钮。对我们说道:“以前我每次来的时候都是按的绿色按钮,这次终于可以按红色的按钮了。接着又怕我们不懂似的解释道,按红色的按钮就表示这扇门的程序已经销毁从此这里就没有门了。”爷爷好像很兴奋的样子:“走,我带你们下去看看实验室再帮你们分配一见房间休息。”我们几个都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跟着爷爷往里面走去,一路上都是荷枪实弹的武装人员在巡视着,虽然这里根本不可能出现什么危险的人物,但是他们的眼神还是告诉我——他们在一丝不苟的执行着自己的任务。这些武装人员看着爷爷都停下脚步敬了一个标准得只有军队才有的军礼。就接着巡视去了。我们几个仿佛在一夜之间也成熟了许多。没有了平时的嘻嘻哈哈。终于走到了核心的实验室。这个实验室足有两个篮球场那么大。在前面有一个用金属造的有10米高的门旁边到处是仪器,几个工作人员在忙碌着。其中一个工作人员走上来对爷爷道:“朱先生,各项工作指标测试已经完成,成功率是95%。这里的自爆装置已经安装完毕。只要启动机器。自爆程序也同时启动。我已经按您的指示将时间调整在1650年。请您指示还有什么要完善的。”爷爷满意的点了点头说道:“好,后天凌晨我们就实施计划。”那个工作人员说道:“好的,那这几位先生就先做适应性的训练吧。”爷爷点了点头转过来对我们说道:“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这次计划的主要负责人。韩智博士。接下来的几天他将带你们做一下计划前的适应性训练,你们要好好的向博士学习。”我们都点了点头。爷爷看了以后也满意的离开了。接下来的三天我们都没有看到爷爷的身影。而我们当然只能在训练中度过三天了。等待是漫长的,时间过得好像很慢了。终于3月7日的凌晨快到了。我们至少我是这样的。我们都在焦急的等待这一时刻的来临。我们在韩智博士的带领下来到了刚刚开始进来的时候参观的实验室。只见爷爷已经穿了一套迷彩服。在对着前面几个人吩咐着。中间站着36个身穿迷彩服的武装人员。那气势绝对不比任何国家的军队差。我们也在韩智博士的带领下熟练的穿着属于我们的迷彩服。那些其他的工作人员已经不见了。整个地下室就只有我们50个人了。我知道那些人或许已经被秘密的处决了。心中不由得一阵乱想难道这就是血的风采?<br><br>

在整个实验室周围停着25辆奔驰公司制造的厢式货车。但是都是没有牌照的,还有那车的色彩也不是普通的色彩。都被涂成了迷彩服一样的色彩。我们和韩智博士走到爷爷的旁边爷爷对韩智博士道:“韩智,你先带他们上前5辆车等下我和阿笑坐一台车。等下你启动机器后就上最后一台车。这里就要拜托你了。你毕业就来了这里。8年了你也34岁了等到了那边你也应该找个老婆结婚了。”韩智听到后面也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朱先生,您说这个干嘛。我去工作去了你们快上车吧。”只见那三个队长对着那些士兵道:“按演习的程序各自上车。发动汽车。”整齐的回道:“是。”我也发动了汽车,爷爷已经坐上来了,我是第一辆。阿伦,小影他们都在我的后面。虽然这样的训练在三天内已经经过无数次了,但是在这个时候我还是有点紧张。手也在抖着,手心已经有点汗了。我看了看韩智博士。只见他在跟我做着4.3.2.1的手势。只见那10米高的门已经发出一片光芒。我们的时间不多只有10秒的样子,也就是说每台车最多10秒就必须通过这里否则后面的车将留在这里等待死亡。5分钟后这里将会爆炸。这个地下已经装了5000吨左右的TNT炸药足以把这个小岛炸沉2次了。我熟练的一踩油门。车往前面地大门冲去,我在进去的那一刻感觉到时间已经停止似的接着眼前一遍黑暗朦胧之中觉得车子好像撞到了什么。车子已经熄火了感觉之中旁边也有车子的声音。刚刚冲过那道门的时候,那强劲的压力已经压得我紧张的神经更加紧张。现在精神一松懈。终于昏迷过去了

清晨的空气透着芬芳的香气,湿润的带着一点点泥土的味道,小鸟在林中叫着,溪水淌淌的流过这片树林。一缕阳光从丛林中照射而下,穿过车子的玻璃,照在了我的脸上。我缓缓的睁开眼睛,抬手看了看一下手表,已经是中午12点了我朝爷爷看了看。只见爷爷趴了在副驾驶的位置上,我用手轻轻的碰了碰爷爷。毫无反应。我用手摸了一下爷爷的颈动脉(这是以前训练急救的时候我们都必须学习的内容,在短时间内保证生命是我们都必须要学会的)只有微弱的跳动。我心中一紧。赶忙将爷爷抱下了车子,放在一个平地之上。只见周围是一个山谷。一条飞瀑从山谷远处奔下,在下面的深潭转出一个旋涡。然后又沿着小溪往远方流去。二十几辆车散布在水潭的各个角落。我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跑向了最近的一辆车。敲打着车门,江浩和陈辉被我惊醒了过来睁开迷糊的眼睛道:“阿笑,什么事这么急啊?”我上气不接下气的道:“快,快点去找韩智博士,老头快不行了,可能是来的时候压力太大了。快点啊,快起来!”我说完没有给他们以提问的时间便又跑向了另外的车子。韩智博士在胖子樊杰的带领之下急急忙忙的跑了过来。老头躺在柔软的草地上。我们都焦急的看着韩智博士和老头。在这一刻我们都没有了心情去欣赏这里美丽的景色。都束手无策的看着韩智博士,韩智博士向我们微微的示意了一下叫我们不要担心。韩智熟练的打开他身边的急救箱。一支强心针打了下去。然后韩智站了起来道:“阿笑,你帮我给朱先生做人工呼吸我来按心脏。经过几分钟的努力。老头的脉搏已经慢慢的在复苏。老头以他顽强的生命力又坚强的站了起来,他对着我们笑了笑说:“我没有事的你们放心吧。再说即使我有事还是有阿笑接替我的事业的,哈哈。”我招呼徐进和江浩说到:“你们就和韩智在老头身边照顾一下老头吧。”我们先把车子整理一下,把我们的基地整理一下。说着我站起身来,见徐进他们点了点头表示答应了之后。我对吕军和周伦说哦:“阿伦,小军,你们去把那些战士都招呼过来。(从现在开始就不叫什么武装人员了,我叫着别扭。以后就统称为战士,解放军战士。哈哈,偷一下我们伟大中国的解放军叔叔的称号)我和小影把那三个队长叫了过来,那三个队长走过来后对着我就是一个标准的军礼。乖乖搞得我当时愣在那里幸好小影的手在我背后抓了我一下我啪的一下也回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我对着那三位队长说道:“三位,很荣幸以后能和你们同在一个屋檐下生活和奋斗。以后我们兄弟有什么不对的地方还请你们多多的包含和指导,还有就是。。。。。。。你们介绍一下自己吧。”那三个队长被我最后一句话也搞得笑了起来,气氛在不知不觉中缓和了下来。说道:“阿笑客气了。我们以后只怕还要仰仗你们多多的帮忙啊。”只见中间那个瘦瘦的汉子站了出来道:“那么我先说吧,我叫张志涛,以前在中国人民解放军特种部队服役。南京人。因为我疼恨日本人,所以后来由于殴打日本人而转业了,最后被先生看中所以跟着来到了这里。”左边那个留了一小撮胡子的中年汉子说道:“我叫叶军,辽宁的。以前是海军陆战队的回家探亲的时候我老婆和俄国人跑了我追到了他们。杀了那对狗男女,最后被先生在一个偶然的机会下救了,我就到了这里。”说完就神色黯然的退了回去。我走上前去对着他深深的鞠了一个躬道:“军哥,对不起,让你回想起了一段伤心的往事。但是军哥你不应该这样因为那个女人不值得你这样,虽然我没有经历过恋爱但是我还是知道你为那个女人这样对你来说是不值得的。你要以快乐的心情去面对,我们都应该以大无畏的精神来面对这个陌生的世界。现在在那个世界的我们早已经死亡了。知道吗?军哥。?”叶军点了点头再看着我的时候眼光中已经找不到半点伤疼的样子。我知道他的心结在这一刻已经被我打开了。我的直觉告诉我这个人以后将又是一个猛将。最后一个队长是一个很壮实的小伙子,年纪可能比我们大不了多少,他说道:“我叫岳宇龙,以前是陆军野战部队的,我没有什么特别的经历,我是先生请人抚养长大的,所以我就来了。”说完还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们兄弟几个也向他们介绍了自己。我最后说到:“好了,既然大家都认识了那么就把车子开过来集中到一起,然后我们布置一下营地吧。”车子都已经开到了山谷的最里面,瀑布从车旁的小溪慢慢的流过完全找不到它飞流直下的那个雄风了。变得好像一个多情的少女弯弯曲曲的流向远方。如茵的草地充满了新鲜的空气。天是这样的蓝。山是这样的青。水是这样的秀,我在心里发誓不再破坏环境了。营地已经搭建好了。先是二十辆车子在外面围成一个圈,里面五辆车子作支柱上面再用钢管连接,在上面搭上一块特大号的迷彩布,我们带来的满满二十车军火,还有一车药品,一车机床机械,一车书籍和两车作为食物用车和一部分黄金,大概只有1000两的样子和10几桶汽油。<br><br>

晚上了,听着外面的动物的叫声我们都好像回到了野生动物园。老头招集我们开了一个会,会议的主题是我们已经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首先必须确定的是这里到底是多少年和我们所在的地方是什么地方,其次确定了以老头为中心的领导地位。我们50个人有明确的分工合作计划。以老头、韩智、徐进、李泉、江浩、陈辉、樊杰等人为基地留守成员。老头自然是不用说了的总负责人。韩智和樊杰、李泉、江浩负责进行研究徐进和陈辉负责进行起草在确定这个是什么时代后的建设性纲领和法案。岳宇龙和张志涛负责整个基地的安全保卫工作给他们留下20个战士。而我将和阿伦一路带领2个战士往湖南方向走动。叶军和4个战士往江西方向流动。小影和5个战士往四川方向走动,吕军和最后的5名战士在湖北和安徽一带活动,我们这次出去的目的也很明确。出去后各小组负责人根据当地的实际情况进行适当的活动,这次出去的主要目的还是摸清楚外面的情况在外面尽快的建立起自己的联系网络(后来当大中华帝国的历史学家们研究此次分配的任务的时候说到正是由于这次任务的宽松性和自主性都很强所以才造就了大中华帝国的第一批武装力量和革命斗争的本钱摘自大中华历史建国传第一篇)最后老头总结的说道:“好了,会就开到这里,这里留下三个战士守夜,其他的人回去休息。到凌晨的时候再由另外三个人来换班。<br><br>

走出营地一缕温暖的阳光已经照在柔软的草地上战士们都在各自的做着事情,长期的军事训练使得他们都紧然有序。我和周伦、叶军三个人按照昨天的计划向山谷外面走去。一路上我们三个人谈论着这个奇特的世界和奇特的自然风光,都觉得不枉到这个世界来。同时我们和叶军的友谊也在进一步的增长。一直走了有五六里路的样子我们才发现一个村庄,因为我们身上都背着武器所以倒不觉得怎么害怕,走进村庄里面到处都一片荒凉的样子。残破不堪的墙壁上小草在两边的摇摆着。我找到了一个老汉,我尽量用明朝的官话问道:“老伯,请问这里是什么地方。现在是属于谁的管辖的区域。”那老汉听了道:“小伙子,你们怎么穿得这样啊,这可是要杀头的啊,现在清朝都在实行留发不留头,留头不留发啊。这里是湖北武当山附近。这里已经不是属于大明朝了。鞑子已经入关都好多年了啊。现在据村里出去的人回来说,桂王在广东建立了一个南明朝廷了,那个首辅叫什么来着,唉亡国了啊。”那老汉说完便老泪横流,摇了摇头。便蹒跚的往另外一个方向走去。我和周伦,叶军互相的望了一下,阿伦走上前追上那老汉道:“老伯现在是什么年号啊?”那老汉诧异的望着我们道:“大明我就不是很清楚了,听村里人说现在是满清顺治12年,年轻人走吧,走得越远越好。现在清狗到处杀人放火,听我们村子里最见过世面的人说,前些年还搞了扬州十日和嘉定三屠呢。”我们探了这消息都惊讶了,不是说是1650年吗?怎么变成了1656年。营地里,老头听着我们的汇报,点了点头,用询问的眼光望了望韩智,韩智摸了摸头发道:“我认为可能是由于我们这次通过的人次和车次太多了,导致时间上有偏差吧。”老头也没怎么责怪他:“现在我们既然已经到达的是1656年那么我们就不要管其他的事情了,即来之,则安之。现在我们还是按照那天我们会议的分布和安排,现在你们出去之后要注意保护好自己。在外面传出消息就说明朝遗老。朱成祖后裔带着传国玉玺,自封为燕王,号召明朝的子民起义。好吧,你们出去之后你们要注意分散。我盖了三十五份玉玺章子,你们每个小队分了,出去以后你们包括战士都要能够独当一面。在发展成员的问题上你们要小心谨慎。千万不要透露我们的机密事情。还有就是我们现在会在这里等你们二个月。同时我们也会在附近活动。到时候我们还是要转移的。这里的地理位置不行,我们到时候是要转到山区去的。知道吗?”我们出去的人员都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之后。老头叫我们几个兄弟们聚一聚就走了。我们9兄弟和战士们都在一一的拥抱。泪水,汗水,口水。混在一起我们度过了最后一个疯狂的夜晚。第二天我们三组队员义无返顾的走上了传播革命火种的征途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