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我成了自已的儿子 契子 1

sunxiaoweidd 收藏 1 6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02/


冷秋的寒夜,空中稀稀拉拉的飘着细雨.

我开着轻骑四00跑车急驶在泥泞的公路上.一百六十迈的车速把所有的汽车和那强烈的灯光远远的落在了身后.几滴泪水从脸上瞬间闪落.男儿有泪不轻弹.而我此时除了伤心还有难过.我的心在这伤痛中慢慢滴血.泪水和那飘舞的细雨阻拦了我的视线,前方看上去雾蒙蒙一片.刚刚和母亲争吵的一幕一幕再次在眼前闪掠而过...

我叫肖伟,出生在河星市一个普通工人家庭.父亲是一机床厂的普通工人.母亲原来是机床厂宿舍居委会的主任.后来她自已开了个小厂艰苦创业,厂名为永胜木业.也就是木器加工行业,整天和大木头打交道.永胜?呵呵,永胜个屁啊,现在生意这么难做.这种平淡且又宁静的生活对我来说真就是略显无味.

我从小就极不安份.整日里大错不犯,小错不断.不论是在小学还是初中上学时都不为是令老师们极为头痛的重点打击对象之首.学习成绩极为"优秀".初中毕业考试时.七门课程加起来竟考了总分八十七分的好成绩.补考两次依然一门未过.最后众老师在颇感无奈的情况下把毕业证书送给了我,以示毕业纪念.

毕业后的我本想上个中专.过上几年舒服日子.泡个漂亮MM.也好为今后结婚打下坚实的基础.而老爷子却说上了中专没有好专业学不到什么东西,以后找工作都难.还不如去武术学校练上一年散打,学有所成后还可以混个保安当当,也算一门技能.于是乎.心怀壮志的我便来到了武术学校学习散打.在这男女比例严重失调的学校里.我忍受住了极端的孤寂和痛苦.非常努力让自已又混了一年.破学校,让人失望之极的破学校.正所谓是刚脱离了苦海又跳进了火坑.

当我身怀绝世武功踏入社会后,慢慢感受到了这真实的社会和无奈的社会.一切向钱看.此时的我感觉自已竟是如此的渺小和可悲.一个月二百七十大元的银子和每天十二小时的工作时间彻底改变了我的人生观和价值观.混天熬日成了我的本性.稀里糊涂成了我的本名..

后来老爷子和老妈.两人因为感情不合离婚了.我跟着老妈一起生活.对此,我并没有感觉到有任何不快.两人喜欢就在一起,感觉不爽就离,这有什么啊,八十年后年轻人的那种叛逆和不拘束感在我身上表现的更是淋漓尽致.

老妈因为忙着自已的事业,对我的生活等情况更是不管不问.我倒也落了个逍遥自在.在工作后的一段时间里,我认识了社会上的几个流名百世的大哥大姐,整日和他们混在一起,形影不离.更有了种非常崇拜的感觉.恨不能上个厕所我也跟着去闻闻臭味才安心.仿佛散兵找到了组织.仿佛孩童找到了温暖的怀抱.跟他们相处的时间一长.我也逐渐养成了抽烟喝酒打架骂人的好习惯.更是把泡MM的理想附嘱于实际行动中.用事实证明了我的伟大,我的武功高强.

九九年底,父母见我这样混下去也不是个办法,反复商量后,决意把我送到部队上去锻炼几年,回来后也好找个像样的工作.就这样,我像个无人疼无人爱的皮球一样,被抛来抛去.和大哥大姐们泪流满面的告别后.便是入伍报名.当政审和身体检查合格后.我便来到了武警DX支队当了一名军人.都说好男人当兵后悔三年,不当兵后悔一辈子,但我他娘的当兵第一天就后悔了.这哪是人过的日子啊,早上不到六点就出操起床整卫生.不让抽烟不让喝酒.更是连个MM也没有.就连猪圈里养的猪也他娘的是公的.真他娘的郁闷.人家都说好男人来部队学坏了,坏男人来部队学好了.我算是深切体会到了.在这里,我就是好兵.我就是好人.我在当兵第二年的时候便因为训练成绩突出和表现良好混了个副班长.更没想到的是,我竟然在部队一呆就呆了五年.当过兵.扛过枪.嫖过娼.还入了党.四次被评为优秀士兵,还荣立了个人三等功一次.这就是我当兵五年的全部.

当我满怀热情的回到地方后,往日的大哥大姐们早已云飞雾散各奔东西了.失去了组织的我更是整日里游手好闲,晃来晃去.在我身上,丝毫没有军人遗留下来的那种气息.反而有一个闪亮的名词可以诠释我这五年灿烂光辉的军旅生涯.那就是---兵痞

这时老妈的厂子也已慢慢扩大了规模.经营的有声有色.

老妈见我复员回来后整日里游手好闲,无所事事.这样下去的话我的一生就完了.便让我到厂子里学木工,学管理.希望以后我能慢慢接手创业.整日里和大木头为伍.与木板刨花锯末为伴,没多长时间,我便被老妈升为了厂子里的"班长".但让人感到极为郁闷的是,班里的兵竟是一傻哥,你给他说什么他也只是乐呵呵的傻笑.和他在一起工作了一个来月.我靠.我竟发现自已也慢慢学会了傻子的行为和举止.

反复考虑后,我想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好歹我也是堂堂中国武警士官.二级士官预备役军人.于是.在一日午后,我独自扛着一大块木板感到郁闷了.实在是不想干了.便苍茫逃跑外出"春游"去了.这一次,我当了逃兵....

没过多久,我小舅从民办一大型企业辞职下海经商.倒腾粮食.也就是做做差价.低买高卖.老妈便让我带着十万银子入股.让我学习如何经商,学习经验.

生意刚开始时,收益确实很好,每天都能走几大车粮食.有五六百的银子进帐.一想到投出的银子一年可以翻一番.我心里真就是美滋滋的.这样就可以实现我的理想,体现我自身的价值.

没过多久.小舅又非常看好豆粕市场{豆粕就是大豆榨取豆油后剩余的东东.是动物饲料中不可或缺的原材料之一}于是,俺们爷俩说干就干.用空余资金进了一百二十吨豆粕.整两个车皮的货.当时正赶上豆粕提价,三天时间一出手便挣了八千银子.数着那白花花的银子,我连作梦的时候嘴角都挂着微笑..

谁知好景不长,市场潜在的规律便是潮起潮落.反复无常.当我们爷俩又进了三车皮的豆粕存放在火车站台上准备放手大干一场的时候,每日急跌的价格忽然间打破了我的黄梁美梦.屋露偏逢连阴雨.这句话此时也在我身上应验了.连续五六天都下着绵绵细雨.豆粕因为连续受潮也已部分发霉了.此时真就是欲哭无泪.欲语无声.等天晴后掀开棚布一看,我和我小舅整个就傻眼了.只见那堆积如山的袋袋豆粕中此时还爬满了小蛆.这突如其来的恶梦一下把我那所谓的自信和梦想打击的支离破碎.

在后来好不容易求爷爷告奶奶的把这一批货紧急脱手后.精细一算,竟赔了不到四万块钱.也就是说没日没夜的忙活了两个来月时间,不但一分银子没挣着,还赔进去了两万.此时粮食的差价也没有了.我们爷俩便整天在家垂头丧气的.每天的银子也是只见出不见进..

后来同样当过兵有着军人那雷厉风行般作风的小舅狠了狠心花了五千块钱买了一台电脑.想用网络上那快捷的商讯信息和他那商海沉浮多年的经验企图东山再起.但两个月过去了,经营丝毫不见起色.而我确学会了用QQ和网上的MM聊天,还有在网上看小说.仿佛唯有这样,才能忘记身边所发生的一切.忘记那所有的不顺和那赔钱的经营..

就在这种漫无迷茫的生活中混天熬日的度过了两年.06年六月份,彻底对这场创业失去信心的我带着赔的还只剩下的五万现金又回到了老妈的永胜木业.此事已待成追忆.既是伤痛也枉然.惨痛.非常惨痛.伤心,极为伤心..

此时我再也没有了往日的那种雄心壮志.唯有的只剩下那颓废的面孔和那滴血的心..整日里除了吃饭睡觉,再有就是上网聊天看小说.就在这时,我二姨帮我介绍了一个对象.也就是我后来的老婆---代艳.我没有想到八0年后出生的我还会在新的世纪用这种老套的方式认识MM.被逼无奈后便只好硬着头皮去瞅了一眼.谁知MM没见着,确见到了MM的老妈,也就是我现在的岳母大人.我没有想到自已精心打扮.刻意装乖的这场相亲大会竟演变为丈母娘相女婿的悲惨经历.这好歹也是我的第一次哎.确连MM长啥样也不知道.如果长的像个恐龙一样吓人,是否也非得整个母猪赛貂婵.丑女遮羞泪绵绵呢?

不过事后证明,小MM长得还是挺不错滴.一米六四的苗条身材.清秀的面孔.无不摧残着我的神经.煎熬着我的思念.

在06年腊月初六这一天,在父母的狂轰乱炸.积极打压下,我和小MM代艳同志终于有情人终成眷属走上了红地毯.是的,我们结婚了.也许结婚并不是一个终点,反而成了第二个起点.几多欢喜,更多的忧愁.两个人生活规律不同,做事风格不同.休养习惯不同.都成了我们两个一次次吵闹的引火线.止不住的一天三小吵两天一大吵.吵的我是气火上攻.有苦难言啊.如果问我这时心理感受的话,靠,他大爷的,大不了不过了.老子离婚......

婚未离,而我们两人却携手一起回到了永胜木业.钱总还是要挣滴.生活也还是要继续滴.她帮老妈管理厂子里那几本所谓的烂帐本.而我则又扛起了那倘大的木头.

四月中旬的一天,我在网上无聊闲逛时,忽然点开了一个股票软件的操作界面.因为曾经也看过股票方面的书籍.所以对它还是有一定了解的,对啊,炒股啊.心一动,就从老妈那撤了几万银子杀了进去.我没想到炒股竟有如此动人的收益.当看到一天五百,一天五百的银子进帐时,我又感觉到人生的辉煌再次向我射出了丘比特之箭.胜利的曙光由此开始.天空是这样的蓝.阳光是这样的明媚.

而后我挺胸决定.大木头不扛了,老同志不干了.便在老妈的微笑和鼓励下坐进了办公室里的"大户室"当起了专业股民..

也许曾经的一位算命先生说的极对.我命属大海之水.狗年出生,野性十足.一生中坎坷多难.起起伏伏.谁知道才过了五天的舒坦日子.就赶上了股灾五.三十.连续五天开盘便跌停的惨状再次吞噬着我那幼小的心灵和脆弱的神经.手中的七只股票全军复灭.四万多的总资金帐户迅速缩水为三万.而此时正好厂子要用这笔款子进原材料.老妈是一天催我三四遍.忍痛割肉泪直流啊.我没想到我会败的这么快,输的这么惨.瞅着撤完资金后那还剩下几元银子的帐户.欲哭无泪.我没想到上天连反击的机会也没有给我.

随后的几天时间里,大盘报复性上涨,当初和我一同被套牢的几个哥们都挽回了损失.而我却只能坐在电脑前干着急.命苦不能怨政府.点背不能怨社会.这一切又能怪谁呢?可能正应了那句话吧.天做孽尤可恕,自作孽不可活...

当我后来好不容易把那零零散散筹集来的银子断断续续的再次投进股世准备回本的时候.无情的股神之剑再次向我发出了沉痛一击.高买低卖.再次惨痛被套....

就在这时老婆代艳怀孕了,她和我老妈更是整天在我耳边说来道去,鼓励支持一个没有,反而在耳边给了我一句句让我一生都铭心刻骨.牢记心中的嘲讽之言.

而后我干脆破罐子破摔.玩起了认沽权证.[认沽权证是正股的一种副产物.在牛市中可以说是一张昂贵的费纸.被称为股市中的赌博行为.也可以说是股市中的神话.也许一天一元银子会落到一分.也许会涨到二三块.只要你敢干,没有什么不可能的....]

心伤失落.也就在今晚,代艳要生宝宝了,而我手里却一分银子没有.八角多一股买的山化认沽权证现在竟落到了一角.而且明后天就要行权了.帐户里的银子更是严重缩水.两万银子还只有几千的市值.惨惨落落.起起伏伏.

住在医院里的代艳吃药要用钱.呼饭要用钱.打针要用钱.钱钱钱.都他娘的要钱.而我兜里却已空空如也.无奈之下我只好从医院骑车来到厂子里找老妈借钱,以应当务之急.先让老婆把宝宝顺顺利昨的生下来.而后再做打算..

而老妈怕我再执迷不悟,拿到钱继续炒股,唯有一个答复.要钱没有,要命一条.尽管我给她反复的说是艳子快生宝宝了,她却依然不信.

伤心的我便骑着我那辆轻骑四00扬常而去.并扬言发誓.再也不进厂子的大门.再也不想看到老妈那张厌烦的嘴脸.就让她守着她那破永胜木业见鬼去吧.不是我绝情,连自已儿子都不相信的母亲又让我如何面对????

一想到此,又是几滴泪流在脸颊边无声的滑落.此时我才知道什么叫做生不如死.失败.也许我一生也不会成功.但现在怎么办?代艳还急用钱做手术?这可是拿钱救命啊?

对.我要去找老爷子.我要去找朋友和一众哥们凑钱.他们会帮助我的,嗯,是的.我相信...我仿佛看到了希望.手中的油门此时一下便拧到了底.一百八十迈的车速证明了我此时的疯狂.

迎面吹来的风和细雨此时狠狠的刺痛着我的眼睛.忽然眼前亮光一闪.我发现迎面驶来一辆重型卡车.炽亮的车灯照的我已睁不开双眼.慌乱一团的我急踩刹车而后手松油门.但此时摩托车的车速太快了,这紧急出现的情况已无法让我做出最准确的判断...

只听咣的一声巨响..我的跑车撞上了那辆重型卡车.我知道,这么飞快的速度和这样巨烈的撞击.我将小命不保.但在死亡前的那一刹那,我却感觉不到死亡的恐怖.唯有的只是对代艳那强烈的担心和愧疚.还有对老妈那强烈的恨意...这样你开心了吧??????

这就是死亡吗?我感觉不到生命的气息.周围只是一片黑暗.没有亮光.寂寞无声.迷迷糊糊中,我感觉到一阵疲劳袭来,便又没有了知觉...

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我竟发现自已此刻正飘飞在手术室的半空中.我清晰的可以看到此时一众医生和护士在手术台上正手忙脚乱的对我进行着抢救.难道这就是所说的魂魄?我已死了吗?艳子,不要,我不要死.我要再去看一眼我的老婆.她就要生宝宝了,而此时却没有一分钱.医院会帮她接生吗?我好担心她....我不要这样.我不要这样.不要.不要.......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