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波(海军.战争与情感) 二十四章 湛江海军医院 3

灰狼已被注册 收藏 0 16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465/][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465/[/size][/URL] *********************************************************************** 2011年7月14日 湛江海军医院 阴 感觉身体恢复还是挺快的,我现在已经能够自己慢慢翻身起床,能小步慢行,能连续坐一小时以上,上厕所也不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65/


***********************************************************************

2011年7月14日 湛江海军医院 阴


感觉身体恢复还是挺快的,我现在已经能够自己慢慢翻身起床,能小步慢行,能连续坐一小时以上,上厕所也不再需要护士帮忙。我有理由满怀信心地认为,如此一个礼拜甚至不需要一个礼拜,没准儿我就能出院了。

病房里有宽带接口,可以很方便地上网,愿意半坐或躺着的时候,网线可以一直拉到床上。从一些网上信息不难看出,南海还是十分紧张微妙,我们仍面临巨大压力,而对手是否有胆量有能力进行大规模反扑虽令人怀疑,但种种迹象表明目前这样的局面,短期内似乎不会有所缓和,相反会有加剧之势——因为不光一些周边儿小国在M国人怂恿下蠢蠢欲动,连我们对岸同胞的一些表现,也不能不令人担忧。

邮箱里果然有赵蕾的邮件,只是这封邮件里没有一个字儿,只有一张平安祝福卡。不知怎么的,当时眼望着祝福卡上闪动的红心,我直想哭,真的想哭。是经历的一些变故让我脆弱了,甚至有些神经质,还是许久以来积压的东西想要爆发,或者为自己为别人为整个世界悲哀?我说不清楚,难道是数者兼而有之。我没有选择回复或打个电话,只是一支接一支抽烟,直到护士推门进来一边儿咳嗽一边儿训斥,还要夺我的烟和打火机。记得当时我紧紧攥着我的黑冰,恶狠狠说了句话,那小妞儿立刻就花容失色,夺门而逃。

晚上星星没过来,我就慢慢挪着,来到楼下脑外科的重症病房,隔着玻璃门,见李海星躺在那里,身上插着老些管子,管子连接着一些大概是监护仪或者呼吸机之类的仪器,那些仪器屏幕上的光点儿还跳动着,不时发出滴滴声响。有一个护士始终不停地在床前忙碌,而吕小青则趴在床尾,大概是睡着了。

我就一直那么站着,不知过了多久,直到护士发现了并把我请回去。我想海星,你要努力,你要努力活过来,不要让我再失去一个战友。你要好好努力活过来,完整地活过来,不要成傻子,不要成植物人,否则就这么去了吧,永远不再有痛苦。


***********************************************************************

2011年7月15日 湛江海军医院 暴雨


李海星死了。

傍晚时分,天死阴死阴的,还没开始下雨。当时我还奇怪星星为什么来这么早,以往她通常是晚上八点钟以后才过来的。

她要搀我我说不用,说让吕小青看见不好,她跟本没理会,甚至到了重症病房门口,也没松开我的胳膊。隔着玻璃门我就看见,李海星身上的管子已经不见了,两名护士正扯起雪白的床单,慢慢盖过他苍白的脸。那时,随着一阵雷声滚过,雨也轰轰倾泻下来。

护士把他推出来的时候,我走过去,轻轻揭起床单。那张年轻的脸上没有任何痛苦或不安的表情,只是眼睛略微半睁着,散大无神的瞳孔仿佛在诉说,诉说着对这个世界的留恋。我没有哭,吕小青也没有,只是星星一直在抽泣,秀挺的鼻尖儿被纸巾搓得跟眼睛一样红。从吕小青眼神里,我没有发现任何一丝惊异,只是听她淡淡地说——明天,是他二十六岁生日。

吕小青说完就转过身,慢慢向楼道中央的电梯口走去,星星也追上去,抱住她的肩膀。只见吕小青又慢慢蹲下去,把头埋在星星怀里。吕小青的哭声很小,却那么撕心裂肺。

我始终没有哭。

哭有什么用。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