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国人以尊重--从景点、车站的大门说起

宽溪浅水长 收藏 0 116
导读: 人的风度与尊严是密不可分的。就拿走路来说吧。不少政府机关和名胜景点有中间的大门,可日常只让国人走旁边的小门。车站和机场虽然有很多的出口,有时却在高峰时间仅仅开一两个,徒然造成了拥挤。这样的情况,有时也发生在车站的售票处。这样的做法,给公众造成了被忽视、挫折、无助、失望、焦虑甚至愤怒的感觉。不仅如此,过去有些售票处还让买票的人从铁栅栏的缝隙中伸手交钱和取票,这就无异于歧视了。试想,在这样的社会氛围里生活,还能指望有什么风度吗? 以上的事例还只是让我们猜测,而国家图书馆的设计令人觉得根本不是以读者



人的风度与尊严是密不可分的。就拿走路来说吧。不少政府机关和名胜景点有中间的大门,可日常只让国人走旁边的小门。车站和机场虽然有很多的出口,有时却在高峰时间仅仅开一两个,徒然造成了拥挤。这样的情况,有时也发生在车站的售票处。这样的做法,给公众造成了被忽视、挫折、无助、失望、焦虑甚至愤怒的感觉。不仅如此,过去有些售票处还让买票的人从铁栅栏的缝隙中伸手交钱和取票,这就无异于歧视了。试想,在这样的社会氛围里生活,还能指望有什么风度吗?


以上的事例还只是让我们猜测,而国家图书馆的设计令人觉得根本不是以读者为本。读者进入了图书馆的大门,宏伟的主楼却不是他们的。他们还要再往南,往东,侧面才是借阅图书的地方。对我来说,多走几步路,沿着小径穿过草坪、假山也别有情趣,但对于读者毕竟是一种忽视。


早在上小学的时候,老师就告诉我们,封建社会是不平等的。比如天安门前的金水桥,中间的桥只有皇上才能走,官员要根据等级走两边的桥。如果劳动人民要进故宫,就要走太庙或者社稷坛前面的桥。现在人人平等,谁都可以走中间的桥了。


确实,那时金水桥是随便走的。小孩子玩耍的时候,就是从中间的桥上跑过去的。那时候好像走哪座桥并不重要,金水桥只是几座桥而已。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中间的金水桥不能走了。行人和游客要走两边的桥,再左转或者右转,才能够从天安门下走过。我愿意相信,这样的安排没有特殊的意义。但是,在辫子戏大行其道,主子奴才的意识复活,各路精英忙着把人分成三六九等的时候,这样的做法不是十分的明智。


综上所述,改善国人的风度有赖于给国人以尊重。让每一个中国人都能够堂堂正正地、昂首挺胸地、大摇大摆地走进政府机关,走进名胜古迹,便捷地走过机场和车站的入口和出口,不必因为忧虑次序得不到保障而拥挤,不会因为工作人员的怠慢而苦苦地等待,将会是无量的德政。


让国人在秩序中生活,让排队的人相信规则,让没有得到的人能够安心地等待下一次机会,让行走的人们能够不瞻前顾后,也许这就是和谐社会的初步。其对于治国的意义,也许不亚于军队要进行队列训练吧。


中国一直讲究上行下效。现在有一个不必付出什么代价,又能够提高国人自信心的事情,那就是让国人可以从天安门正中的金水桥上走过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