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关闭
关闭

扫码订阅

老爸病了,在病房待着成天只剩下看电视、看报纸的娱乐和二十来平米的活动范围。一日,和爸爸看“士兵突击”,一般看电视剧不轻易说话的爸爸突然说:“看到他们我就想到我那会儿年轻的时候...”一直想听老爸讲故事的我趁机说:“是不是想到自己那时特威风啊?讲讲吧~讲讲你觉得特威风的时候。”爸爸缓缓地说道:“那年11月,正是淮海战役围剿黄维兵团.双方在大王庄的阵地距离非常接近,蒋介石投运的口粮有很多落在了我方的控制范围内,那时天降大雪,很冷,敌军几乎断了粮......"听老爸说:那日清晨,老爸正在营部,通信员紧张的跑了进来说:营长...敌人摸上来了!情况紧急老爸提上驳壳枪就冲了出去,后面通信员、营副教导员(此人还健在)紧跟其后,只见眼前一群将棉服反穿作伪装的敌军正通过战壕摸索着快到营部的跟前,老爸一个箭步站在壕沟上居高临下对着敌军大声喝道:缴枪优待,到后方有饭吃!只见敌人一个一个的都乖乖缴了枪,一枪未放俘虏200多敌兵呐,整整一个加强连!而营部从上到下只有8个人!

老爸说当时敌人虽然多,但他们却是惊弓之鸟,加上又饿又怕,所以一声大喝就把他们吓倒。老爸还说:人到了关键时刻会急中生智,因为知道敌人没有粮食,所以就用“有饭吃”来瓦解敌人。

我问:老爸你那一声喝能有多大声?老爸说:我也不知道当时能有那么大的声音--现在想应该可以用“雷霆万钧”来形容。哇~~

小时候只知道古戏有张飞当阳桥上一声吼,喝断桥梁水倒流。不曾想现实中老爸也能这样!我老爸真棒!!!

以上文字是我老姐发在她的博客上的,这只是发生在血肉横飞的大王庄战场上的一段小插曲。

华野七纵的部队攻克大王庄后,时任七纵59团营长的父亲率一营500多弟兄担任防御,工事刚刚修好就接到命令移交给兄弟部队,全营移防到庄子的另一侧接防。可是敌人却再没给一营从容整修阵地的时间;团规模的进攻就开始了.....

在后面的血战中父亲头部被坦克炮弹擦过负了重伤,500多精壮的小伙子只剩下不到40人。

前几年离修后的父亲专程去了大王庄和淮海战役博物馆,身处昔日的战场和尘谷堆下的烈士陵园,对随行的子女交待以后把我送回这里来,我要归还建制。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