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血狼原创]痛快!陈水扁江河日下被谢长廷当枪使

陈水扁内外交迫,形势江河日下

自从民进党“议会”选举惨败以后,陈水扁的日子可以说是内外交迫。本来想在辞去党主席后借出访“友邦”之机来散散心,没想到却到处受辱,一时间被人讥笑为国际小丑;虽然以“台湾‘外交’相当艰辛,受些委倔在所难免”来自嘲,但显然是象个阿Q,只是聊以自我安慰罢了。

世事走到这一步,陈水扁自己也明自己的形势是江河日下,虽说自己现在还是个挂名的“总统”,但现在的球己不在自己这一边。原本想以“入联公投”来搅乱时局,将民进党的继任者缚住手脚,自己好混水摸鱼,捞取下台后的政治资本,好继续操纵统独议题为自己留条后路。可是在丢掉党主席这个宝座之后,谢长廷为扭转之前选情不利的劣势,多次公开发批评其两岸政策。从这资“国会”选举的结果看,“入联公投”己是一张废牌。如果再次操起“特别费”这一法宝来做,时间上又明显来不及,因为在目前的形势下,会有那一位法官愿被陈水扁当枪使:来替一位过时的“总统”来打压一个可能是未来“总统”的人呢?显然,心计过人的陈水扁自然洞悉这一点的,也万万不敢再拿起特别费这一烂案子来拿捏谢长廷的,因为这样很容易会搬起石头反而砸了自己的脚。

俗话说: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不可活。陈水扁目前走到几乎等死的却步,也是其咎由自取自作孽的下场,半点不能怨天忧人。

谢长廷将陈水扁当枪使,借打扁来抬拉选情

谢长廷在民进党内本来是一位实力不俗的天王,当初党内候选人初选时,就以明显的优势击败对手苏贞昌,本来可以好好经营一下2008年台湾的大选。没想到陈水扁以特别费等为牌拿捏不太听的谢长廷,迫其就范。无奈之下,谢长廷只好接受了苏贞昌这一副手,选举的经营权也旁落于游锡坤之手。致使其徒有其名,选情只能以惨淡来形容,其心中的不爽和郁闷可想而知,在一段时间内甚至闭门不出,心灰意冷。

风水轮流转,在民进党选举惨败后,谢长廷顺势接过党主席这个大位,游锡坤也识趣请辞。虽然民进党现在是个烂摊子,但谢长廷也终于可以自己走自己的路了。中国有句古话:攘外必先安内。谢长廷无疑是使用这一手段的大师级人物。面对民进党内山头林立的局面,安内成了其第一步棋。但令人大跌眼镜的是,他的第一步棋竟然是直取陈水扁,并且频频拿他当枪来使,其中过程是相当的大胆也相当精彩。

趁陈水扁外访躲难之机,谢长廷多次拜访陈水扁的对头林长水等,明确发出与扁切割的信号,然后又放出民进党在两岸政策上要缓和的口风。这几点果然立杆见影,民调显示其选情短期内担升了5个百分点以上。虽然陈水扁以“党主席不是大将军”来威胁,但己品尝到甜头的谢长廷己欲摆不能。在昨天正式登记为08年大选候选人后,谢长廷又当众放出“新三不二没有”承诺。我们不妨来看看这些承诺的内容:“不会买股票、不会担任任何基金会董事长、不会和公家机关有任何买卖、没有绿卡、没有国外护照”等,可以说是毫无新意,因为这些要求本应是一个普通的政府官员最起码的诚信要求,谢长廷在这种场合高调宣扬,显然是话里有话。我们不妨将陈水扁对号入座,无疑是在揭陈水扁的老底,招招针对陈水扁的软肋,只是能否再起到什么效果,也就难说了。因为当你第一次将一只瘌皮狗打到在地时,当然会招致一些掌声,但如果在己经倒地的瘌皮狗身上再踩上几脚,反而会让那些不明事理的人同情它了。


树倒猢狲散,陈水扁目前己处于众叛亲离的地步。但从种种迹象表明,压倒陈水扁的最后一根稻草就应不会是海峡对岸的北京,也不是长期受期打压的国民党和马英九;最有可能的反而是其一直赖以生存和发迹的民进党及谢长廷。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也是墙倒众人推的合理结果。


本文内容于 2008-1-29 15:23:04 被红灵狐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