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大胆的君臣恋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萧太后与韩德让公开同居辽开国以后,除了第一位太后述律氏以外,每一个皇帝的后妃都姓萧。也就是说,辽国历史上姓萧的太后有无数。但是我们一提起“萧太后”这三个字,那就是指她——辽景宗的皇后萧绰(953—1009),又名萧燕燕。

萧绰出身显贵,她的父亲是北府宰相萧思温,母亲是燕国公主耶律吕不古。燕国公主只生了三个女儿,萧绰是第三个女儿。据说“燕燕”二字,就是来自她母亲燕国公主的封号。在宋朝的资料上,她最早被记载为“雅雅克”。

萧思温虽然无子,但也没有纳妾,只在族中过继了一个儿子来。两夫妻鹣鲽情深,萧思温经常亲手给妻子梳头画眉,羡煞旁人。这样的家庭,对于萧燕燕的成长自然是极有好处。据说有一个规律:从夫妻恩爱的家庭里出来的孩子,她将来的婚姻幸福概率也很高;而那些为了逃避不幸家庭而匆匆结婚的孩子,却很容易陷入一个新的不和谐家庭中。

幸福家庭给萧绰的好处不言而喻,让她无师自通地学会了在一个小家庭内消除矛盾、增进和谐的办法,此后她的小家庭,一直比较称心如意。这在中国历朝称制的太后中,是一个罕例。

燕国公主去世之后,三朵姐妹花开始亭亭玉立,虽然说辽国有一大半人姓萧,但是此萧彼萧差距甚大。当年耶律阿保机初建辽国,因为仰慕汉高祖刘邦,所以耶律阿保机把自己的姓氏也改成刘氏。而因为辅佐刘邦功劳最大的是萧何,汉代典制大部分出自萧何之手,所以也把自己身边的重臣和后族都改成萧氏。虽然最后他改姓刘这事儿被太多人反对还是改回耶律氏了,但是耶律阿保机却觉得兴犹未足,于是把萧姓扩大,将契丹八部,划了三部姓耶律,其余五部全部改姓萧。

所以辽国契丹族的人就有两姓,一姓耶律一姓萧,并且法律规定,同姓不婚。因此上契丹族全辽国人民的夫妻都是一方必姓萧,另一方必姓耶律。

但是萧绰家却是不一样的,她家是后族。后族原来有两部,开国初一直和耶律氏数代通婚的拨里氏、乙室已氏两大部落,被改为萧氏列为后族,到太宗耶律德光时,又将母后述律一族也添入后族。因此萧氏后族其实为一姓三族,即拨里氏、乙室已氏和述律氏。

萧绰的父亲萧思温,就是耶律阿保机的妻子述律平的族侄。

辽国的皇帝和王族,将来的妻子都得从后族中挑选。因此萧家三姐妹,从小被当成后妃的候选人培养。三姐妹从小就学会了如何管理后宫,如何参与政治、驾驭臣下。以及如何行军布阵、带兵打仗等中原女子不可能学习的东西。而其中又以么女萧绰天资聪颖,为人处世沉着大方,重要关头能够不感情用事,因而最得父亲看重。

当年耶律阿保机死后,他的三个儿子中的长子耶律倍被追封为义宗皇帝,次子即辽太宗耶律德光,第三子耶律李胡被追封为章肃皇帝。耶律德光死后,先是耶律李胡欲继位,被耶律倍的儿子耶律阮打败,耶律阮继位,是为世宗。后世宗被人杀死,又是耶律德光的儿子耶律璟继承皇位,即当时在位的穆宗。这三支后人分据三派势力,此消彼长,都有继承皇位的可能。

在这种局势不明的情况下,老于政治的萧思温对女儿们的婚事各有安排。长女萧胡辇嫁给耶律德光一系的太平王罨撒葛,次女嫁给李胡一系的赵王喜隐,两个女儿出嫁之后,萧老爹又将第三个女儿萧绰许配给耶律倍一系的世宗之子耶律贤。萧思温的如意算盘打得叮当响,这样的话,不管是哪一系的人马做了皇帝,他都会有一个女儿能坐上皇后宝座,他都是逃不掉的国丈大人。

只可惜,老爹算盘打得响,女儿却不这么想,小女儿萧绰早就喜欢上了一个汉族男子韩德让。

论韩德让的家世,原本也是可以和萧家结亲的。韩德让是已经契丹化了的汉人,韩氏家族是从他祖父韩知古开始入辽的。韩知古本是战争中被俘的奴隶,后来因为才华过人,受耶律阿保机和皇后述律平的重用,曾总知汉儿司26事,又制定契丹国仪,成为开国功臣之一,在辽一直做到中书令的高官。韩知古的儿子韩匡嗣如今是太祖庙详稳,他娶的也是后族萧氏中人,而韩德让则是韩匡嗣的第四个儿子。

不过奇怪的是,韩德让足足比萧绰大了十二岁,这一年萧绰十四岁,韩德让二十六岁。韩德让,举止温文尔雅,身上融合了契丹人与汉人的优点:饱读诗书的气质,没有契丹男儿的粗野;数一数二的骑射之术,又使他没有汉家男儿的文弱;斯文淡定的举止中,却又有一种隐隐的威慑之力。可以想象,情窦初开的小姑娘萧绰,爱上文武双全、知识渊博、才华过人的成熟男子,更多的是一种景仰。从这点分析,可以看出萧绰的心理年龄比实际年龄成熟,而且喜欢强者。韩德让会爱上萧绰更不是一件难事。他虽然醉心功业、眼高于顶,这些年来寻寻觅觅没有找到心人上,但是以萧绰那样充满活力的青春,那样眩目的美丽,那样霸道的主动告白,一个男人怎么能够抵御这样的爱情呢!韩德让也是血肉之躯,青春男子,自然是毫无抵抗地爱上了萧绰。

两人甚至私自订下了婚姻之约,当时萧绰还不知道,她的父亲已经将她另许他人。她很自信,因为这门婚姻并非不可能,韩氏家族足以匹配后族。

但是一场政变发生了,把两人的爱情梦辗得粉碎。

当时的皇帝辽穆宗耶律璟为人残暴好杀,嗜酒喜猎,而且经常长醉不醒,辽人对于这位大白天睡觉的皇帝极为不满。称之为“睡王”。他为人多疑,皇室宗族,身边近侍不知道杀了多少。更相信巫术,取活人胆入药,炼制延命丹,弄得国内怨声载道,人人自危,国势日衰。辽应历十九年(969年)二月,穆宗去黑山打猎,因为心情不顺,一日之内竟然肢解了六十五人,近侍小哥、盥人花哥及厨子辛古等六名仆役因为没有完成穆宗指派的差事,自知难逃一死,索性铤而走险,当夜在穆宗又喝得醉醺醺的时候,联手将穆宗刺死,然后逃亡。

当时萧思温随侍,一知道皇帝去世,立刻就要考虑下一个问题了:耶律璟死了,由谁来当皇帝?

萧思温当时身为侍中,虽然深得耶律璟宠信,却也对这位皇帝一肚子气——当年柴世宗北伐,志在收回幽云十六州,兵马直逼幽州城下。军情紧急,一日数报,萧思温软哄硬劝,才架着这位“睡王”亲临前线去鼓励士气。当时辽军已经节节败退,结果皇帝耶律璟居然发表了一番奇谈:“反正幽云十六州本来就是汉人的地方,丢了也没什么,就算是还给汉人好了。”

萧思温气得险些晕倒,幽云十六州对中原重要,对辽国也同样重要。失去幽云十六州,难道皇帝陛下打算把辽国重新退回到放马牧羊的原始部落时期不成?

若不是柴世宗中途染病,就此去世,恐怕幽云十六州已经不保了,即是如此,也已经失去了瀛、莫二州及附属城池。

辽国得到幽云十六州已经数十年,在心理上早认同是自己的国土,失去瀛、莫二州心中自是恨事。萧思温身为国之重臣,更是耿耿于怀。穆宗意外去世,这个时候萧思温能够及时通知谁来继位,谁就会是下一任的皇帝。虽然萧思温把女儿分别嫁给太平王罨撒葛和赵王喜隐,然而他在思想政见上,却是更认同晋王耶律贤。萧思温当机立断,一边封锁消息,一边派人秘密通知晋王耶律贤立刻飞马到灵前即位,是为辽景宗。

景宗一回到上京,萧思温立刻手握大权,被封为北府宰相、魏王等爵位,而后一道旨意,令萧思温之女萧绰入宫为妃。无以得知萧绰和韩德让此时心里是何滋味,只不过身为侯门中人,有时候政治利益高于一切,更何况两人都不是不知世事的小儿女,正相反,他们从小到大,一直接受的是涉及权势斗争的教育。萧绰从小受的是做后妃的教育,韩德让受的是出将入相的教育,在重大政治关头,他们都只能够选择面对现实。韩德让娶汉人大族李氏之女,离开京城,代父韩匡嗣镇守南京。

萧绰入宫之后,她的美貌和才慧受到了景宗的宠爱。景宗耶律贤是一个很有城府和手段的皇帝,他年仅四岁时,父亲世宗就因为察割之乱而被刺杀,他幸被厨子刘解里用毡子包住放在柴草中遮掩过去得以逃生,此后他便被穆宗收养。童年的经历给了耶律贤很大的刺激,令他身心俱受伤害,一直体弱多病。然则外表的羸弱恰和要强的内心成反比,这皇位本来就是他的!但是在多疑而凶残的穆宗眼皮底下,他以与世无争的态度麻痹了穆宗。穆宗曾经把所有能继位的王爷挨个儿杀的杀、关的关、监视的监视,却没有怀疑到他。他则暗蓄大志,结交飞龙使女里、南院枢密使高勋等人为心腹,又与萧思温、韩德让、室坊、耶律贤适等重臣过往甚密。因此在穆宗一死,其余王爷们还没有回过神来时,耶律贤已经登基就位了。

因此对于萧绰,耶律贤本就已经将她内定为皇后了。但是他为人心计甚深,却先封其为贵妃,直到两个月后,他已经将她里外观察得很清楚了,这才下旨,封她为皇后。

初入宫的萧燕燕生活得并不如意,重重考验向她袭来。入宫一年多以后,权倾朝野的北府宰相萧思温忽然被盗贼所杀,谁都知道这不可能是一桩意外。

十六岁的萧绰在惊变之后迅速成熟起来,她明白只有手握大权,才能够掌握自己的命运。于是,抛开少女情怀,投入新的角色定位中。

半年以后,查出杀萧思温的凶手为国舅萧海只、萧海里,两人被处死。紧接着,在保宁三年(671)十二月份,萧绰生下了皇长子耶律隆绪。她的权势迅速扩大,而她和耶律贤夫妻之间的感情也越来越好。景宗耶律贤生有四子四女,共八个孩子,其中三子三女,俱是萧绰所生,这似乎也足见他们夫妻很恩爱,而萧绰在他们十四年的婚姻生活中,从长子降生之后,几乎大部份的时间就在不停地生育孩子。

随着孩子越生越多,萧绰的权势也越来越大,先后除去恃功骄横的飞龙使女里和南院枢密使高勋等重臣。这固然是萧绰自己的能力,也是景宗耶律贤有意的一步步栽培引导。

童年的凶杀政变,令耶律贤一生都心有余悸,不仅严重地影响了他的健康,也令他一生留有阴影。辽国从耶律阿保机开国始,就没有安稳过,每一次的皇位交替,都伴随着血腥和残杀。太祖耶律阿保机一死,他所指定的继承人长子耶律倍的皇位就被次子耶律德光所夺,失去皇位的耶律倍流亡他乡,死于非命。太宗耶律德光一死,耶律倍的儿子耶律阮就发动兵变,将述律太后和李胡囚禁致死。世宗耶律阮在祭祖途中被暗杀,穆宗耶律璟在行猎途中被暗杀……

坐皇位如同坐在活火山口上,谁也不知道它会什么时候爆发,稍有不慎,做皇帝的随时可能死于非命。皇权的控制又是一件体力活儿,它需要掌控者精力充沛,及时扼杀危险苗子,还要随时防范各种可能的出现。

耶律贤不想自己像世宗、穆宗一样死于非命,他想活的好好的,想实现自己的政治抱负,还想安安稳稳地将皇位传给自己的儿子。但是耶律贤的身体状况很差,小时候过于血腥的经历,令他受惊,从此得了风症。据史料记载,从他病发时的惊悸抽搐状况来看,倒很像是癫痫之症。这倒是一种比较典型的帝王病,据说亚历山大大帝、凯撒大帝、彼得大帝都被这种病困扰终生。

所以耶律贤再竭尽心力也不能完全放心,在他风症发作的时候,他的权势随时可能失控。他不能相信那些亲王兄弟们,他刚刚从这群狼嘴里把他们正追着的大肥肉抢跑,现在他们又虎视眈眈地候着呢;他也不敢完全相信臣下们,他们随时都可能被诸亲王们收买。唯一可以全权托付和信任的,恐怕只有他自己的妻子,他儿子的母亲了。皇后的地位系于皇帝身上,皇后的将来系于皇太子身上。只有皇后和皇帝休戚攸关,不可能背叛。就算中间有什么可能性发生,皇位最终还是会回到他儿子的手中。从接掌皇位的第四年开始,在耶律贤观察了萧绰三年多之后,两人的夫妻之情在增长,信任度也在增长。于是接下来的日子里,耶律贤逐步将皇后萧绰带上政治的前台,让群臣们慢慢熟悉皇后,渐渐适应听从皇后萧绰发号施令。直到保定八年(976年),耶律贤传谕史馆学士——此后凡记录皇后之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