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和谐录 明倭之战 第八节 痛失栋梁

天目飞龙 收藏 2 1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839/][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839/[/size][/URL] “姜海,丁念祖该回来了吧?去了有近半年时间了,按理说早该回来了,不会是出什么事了吧?”,龙天正翻阅着由丁念祖起草的未来战争计划,看着看着突然间想起了这件事,不禁暗自有些忧虑。 自爪哇国发生大规模的排明事件之后,龙天担心台湾派出的矿藏运输船队受到威胁,所以他于五月份派丁念祖率三十艘海警战船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39/


“姜海,丁念祖该回来了吧?去了有近半年时间了,按理说早该回来了,不会是出什么事了吧?”,龙天正翻阅着由丁念祖起草的未来战争计划,看着看着突然间想起了这件事,不禁暗自有些忧虑。


自爪哇国发生大规模的排明事件之后,龙天担心台湾派出的矿藏运输船队受到威胁,所以他于五月份派丁念祖率三十艘海警战船前往南洋海域接应,保护船队安全返回台湾,毕竟船上装载着台湾急需的铜铁等战略物资,这些物资能否顺利运回关乎未来战争的走向甚至是战争的胜负。


“放心吧首长,老丁这家伙你还不了解吗?鬼点子多如牛毛,摆平一个小小的爪哇不在话下,没准儿这小子玩了出‘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率领他的战船攻打爪哇也不一定啊”,姜海显得一点儿也不担心,反而对丁念祖可能会私自与爪哇国开战抱以了极大的妒忌心。


龙天笑了笑说道:“只要他们能安全返回台湾,打就打吧,反正迟早也要‘和谐’的,不过以丁念祖的精明,应该不会干出这样的事,毕竟加上护航的战船总共才四十艘,不到两千人的兵力,借他丁念祖两个胆他也不敢乱开战啊,除非换成是你哦,嘿嘿。。。。。。”。


“哎首长,这您可就错了,别看老丁这家伙平时有点萎萎缩缩的,说到打仗那可不含糊,没准他现在正在与爪哇开战呢,我太了解这小子了,在他的心里,你是第一,然后就轮到他自己了,连老天爷都得排第三位”,姜海摇了摇头不赞成龙天的看法。


“啊?”,龙天听罢又开始担心起来了。


当北京失守、朱瞻基失踪的消息传到京城后,朱高炽心急如焚整日里寝食难安,先前派出的各路援军都被倭军阻击在路上,随着战争的持续进展,山东、山西和河南的大部相继沦陷,整个黄河以北地区已经实际脱离了朝庭的控制,自开战三个多月时间来,大明的半壁江山均落入了倭军和外夷的手中,而北京失守恰好又是战争的转折点。


“唉,现在父皇音信全无,局势又如此严重,这便如何是好啊”,金殿之上朱高炽掩面而泣。


此言一出立即引起了群臣的轰动,殿内的文武大臣纷纷窃窃私语,每个人的脸色都非常凝重,面对眼前的颓废战势,大多数人的心里也和朱高炽一样难过,没有人会想到号称当世无敌的明军竟然会一再失利,连明成祖的“龙兴之地”北京都被倭人夺了去,现在他们除了难过之外就只剩下深深的忧虑了。


“殿下,微臣斗胆,请殿下即刻登基,现在皇上音讯全无,所谓国不可一日无主,殿下乃当朝储君,在此国难当头之际,殿下应尽速继承大统,而后以君王之命号令天下臣民,起正义之师讨伐倭夷”,刑部尚书杜之贵话一出口立时引发了金殿的轰动。


“这,这。。。。。。杜爱卿,这恐怕不合时宜吧,父皇虽然杳无音信,但天子自有天佑,本宫相信父皇一定会吉人天相,平安返回京城,再说即便是父皇遭遇不测,本宫才疏学浅,又有何德何能担负天下重任啊?此事还是不议也罢”,朱高炽的心里不禁为之怦然一动。


“殿下,此乃微臣肺腑之言,还请殿下以江山社稷为重,及早登基,也好君临天下,名正言顺地发兵征讨逆贼,光复我大明疆土,如殿下不采纳,恐怕会寒了臣等的心哪”,杜之贵长跪不起言词凿凿地奏道。


朱高炽一时间陷入了两难境地,平心而论,这种诱惑绝对是致命的,自古以来为了争夺皇位,引发了无数的战争和宫帏之乱,一把椅子惹起了无数的争端和血案,虽然朱高炽满口的推托之辞,不过殿上的所有人都听得出来,那只不过是一种历代传统沿习下来的套路而已。


“万岁,万岁,万万岁”,杜之贵趁势山呼万岁,宏亮的声音冲击着每个人的耳膜,震荡了在场每个人的心灵。


群臣面面相觑之后,稍顷金殿上传出了异口同声的附和:“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在群臣的极力怂恿和谏议下,朱高炽终于接过了象征皇权的传国玉玺,成为大明开国以来的第四位皇帝,改国号为洪熙,并定于次年为洪熙元年,并且很快便在京城举行了简短的登基仪式,开始以君王之命巡牧天下。


“乱了乱了,全乱套了”,听到朱高炽登基的消息之后,龙天目瞪口呆,他焦躁地踱来踱去,不停地在自言自语。


姜海感觉有些匪夷所思,楞了一会儿小声说道:“首长,这难道有什么不妥之处吗?按照朝庭礼制,皇上如有不测,太子登基是水到渠成的事,国不可一日无主嘛,就象我们不能少了首长一样”。


龙天烦躁地一挥手说道:“这哪儿跟哪儿啊?咱们说的不是一回事,我是说朱高炽怎么可能在这个时候登基呢?他应该在。。。。。。哦,又忘记了,历史早就被我篡改了,晕死”,龙天拍了拍脑门终于悟出了此中的缘由。


“首长,我听不明白,什么篡改历史啊?”,姜海一头雾水。


龙天自己也笑了起来:“不说了不说了,反正说了你也不明白,登基就登基吧,但愿他朱高炽能搞定目前的局面,我只是担心局势会越来越严重啊,唉。。。。。。”。


永乐八年十月十八日,因为时空逆转而被篡改的历史再次给了龙天一个意外,也可以说是致命一击,这个打击是由丁念祖带来的。


基隆港再一次陷入了喧嚣之中,丁念祖神情复杂地站在了龙天面前,抬手敬礼的时候龙天发现他的右手还缠着纱布,整个人的精神也有些颓废。


龙天正待发问,丁念祖把他拉到了一旁小声地说道:“首长,跟你报告个事,听了之后你可不能情绪失控啊”。


“说吧,还有什么事能比你平安归来更让我欣喜若狂的?”,龙天不以为然地说道。


丁念祖犹豫了好长时间之后,终于吞吞吐吐地开口说道:“首长,郑和死了”。


“什么?”,龙天失声惊叫起来,整个人都快支撑不住了。


丁念祖脱下了军帽,沉痛地低下了头:“首长,这事是真的,我不敢欺瞒您,说起来他是为了我们而战死的,首长,郑和临终前托我转交一样东西给你”。


丁念祖说罢从怀中掏出了一方黄绸布包,小心翼翼地掀开四角,露出了一把五四式手枪,龙天一眼就认出这是他在三年前送给郑和的。


睹物思人,龙天缓缓地接过了手枪,顿时感觉浑身血脉贲张,一股沸腾的热血直冲头顶,眼前金星直冒,身体也情不自禁地摇晃了几下,丁念祖一惊快速上前扶住了龙天。


“到底是怎么回事?”,龙天极力控制住了几近疯狂的情绪。


丁念祖叹了口气,便把五月份他率军出发之后所发生的一系列的变故,对龙天和盘托出,听得龙天双拳紧握怒发冲冠。


为了护卫台湾的矿产运输船队,丁念祖率领三十艘战船日夜兼程赶往南部海域,由于此时西南季风正劲,船队逆风航行,行进得异常艰难,在经过两个多月的艰难航行之后,才到达了南海的万里石塘,这里星罗棋布着大大小小的几百个岛礁,海况也极其复杂,丁念祖心急如焚,准备冒险穿越,却不料迎面却遇上了一场大海战,在海战中他看到了郑和船队的身影,也看到了被郑和船队紧紧护卫着的一百余艘台湾运输船队。


海面上南风呼啸,炮声隆隆,六百余艘各式中小型战船正在围攻郑和船队,从主桅杆上的国旗来看,这些战船分属吕宋、爪哇、麻剌加、苏门答腊还有安南,大战堵塞了整个南海航道,不时地有木船被击沉击伤,海面上随处可见落水者的身影,几十艘外夷船只在海面上熊熊燃烧,战况异常激烈。


丁念祖根本来不及细想,他立即下令随行的三十艘海警战船列队参战,主桅杆上悬挂着的大明龙旗成了敌我识别的标志。


炮战、冲角战、接舷战,台湾海警与明军水师并肩作战,战斗力强悍的大明战船横扫整个南沙海面,高大如城的福船接连犁过外夷的小型战船,在海面上留下了无数的船板和尸体。


郑和从容地指挥着庞大的船队,不停地用船艏主炮和侧舷碗口炮攻击着远处的敌船,近战时无数的火箭无情地焚烧着外夷的船只,海面上火光冲天浓烟四起,可以说即使是没有台湾海警舰队的加入,这场战斗的结果也毫无悬念,在世界第一的大明水师面前,绝对没有外夷逞凶的余地。


随着丁念祖的及时出现,海战呈现了一边倒的趋势,海警战船的外壳都加装了钢板,抗击打能力很强,三十艘海警战船组成的舰队如一支出弦的利箭直插外夷的心窝。


“轰,轰,轰。。。。。。”,在接舷战中,海警的手榴弹发挥了强大的火力优势。


“啪,啪,啪。。。。。。”,“哒哒哒。。。。。。”,马枪和AK47组成了一张超凡的火力网,将甲板上的外夷水军打得鬼哭狼嚎。


持续半日之久的海战过后,丁念祖靠上了郑和的宝船,借助软梯爬了上去,他想好好地感谢一下郑和,如果不是他和他的船队,相信这一百多艘火力微弱的台湾运输船只将葬身大海,如果那样的话,他丁念祖也没脸再回去见龙天了。


不过遗憾的等丁念祖上得船楼之后,郑和已经奄奄一息,他是在接舷战中被敌人用虎枪射伤的,海战的时候郑和所站的位置过于明显,很快便引起了敌人的注意,五艘爪哇战船立即靠了上来,欲打掉郑和的指挥船,虽然成功击沉了这五艘敌船,不过一声清脆的枪响却让这场大海战划上了一个并不圆满的句号。


运输船队保住了,大明船队也损失不大,不过郑和的不幸牺牲却是最让人扼腕痛心的,以至于在此后的数年时间里,龙天一想起郑和就有如锥心刺血。


“出师未捷身先死,常死英雄泪满巾。。。。。。”,龙天一声长叹,痛苦地闭上了双眼。


丁念祖走上前小声地说道:“首长,想哭就哭出来吧,不要憋在心里,这一路上我都哭过几回了”。


龙天忽地转过头,把手枪又递给了丁念祖,他厉声说道:“哭,哭什么哭?我没有那么多的马尿好流,丁念祖,这把枪你留着,记住,有朝一日你就用这把手枪把那几个该死的小国国王给我毙了,这是命令,明白吗?”。


“是”,丁念祖庄重地接过手枪大声喊道。


郑和本可以置身事外的,他率领的庞大舰队足以令任何海上之敌闻风丧胆,不过当他看到几个蛮夷小国合力围攻台湾运输船队的时候,骨肉同胞之情再加上与龙天的深厚友谊,让郑和义无返顾地出手相助,一位旷世英豪就这样殒落在南海的万里石塘,历史上曾经有过的七下西洋的壮举被逆转的时空无情地阻断了,很多时候龙天一直在想,如果不是他的出现,郑和绝计是不会就这样匆匆离世的,所以对于郑和的死,龙天也抱之以极大的自责和遗憾。


回到总队之后,龙天的眼睛一直是红红的,不过也正如他自己所说的那样,他没有流过一滴泪,此时龙天的心中完全被一股强烈的复仇欲望所取代,再加上眼前纷乱变幻的时局,龙天大幅度修改了部队的作战计划,将原来的“先北后南”变成了“先南后北”,把武警部队下一阶段的作战目标直接对准了爪哇、吕宋等海外小国,在这份作战计划上,这些小国都已被划了一个大大的红叉,龙天已经提前判了它们的死刑。


作战方案下达后,全军上下都在磨拳擦掌,作为海警支队长的郑彬更是日夜期盼着,这一仗海警支队是当仁不让的,为此郑彬突然间一改往日作派,频频地提着糕点进出龙天的办公室,对着龙天又是点头又是哈腰,生怕自己的出征主帅位置被何海龙抢了去。


“郑彬,你小子老这么进进出出的,影响多不好啊,不明白的还以为我在受贿呢,这样吧,我答应你,出征的时候的水师主帅位置一定归你,回去好好准备准备吧”,龙天有些不耐烦了。


龙天这一开口正中了郑彬的下怀,见自己的“蘑菇计”得逞,郑彬立即眉开眼笑,果然来的次数少多了,龙天的耳根子也暂时落了个清静。


局势已经到了非常严峻的地步,自倭国攻占北京之后,双方以黄河为界开始了紧张的对峙状态,明仁宗朱高炽登基伊始,就连下数诏号令全国备战,待时机成熟发兵北进,为此各地卫所均在厉兵秣马,时刻准备一战。


新君登基大赦天下,全国的牢狱顿时为之一空,不过细心者却发现,龙天却不在赦免的名单之列,尽管那次“东宫刺杀案”并不是他干的,不过倭国的离间计却产生了长远的效果,在朱高炽的心里,龙天依旧顶着个“弑君”的不赦之罪,海峡两岸的官方交流依旧处于停滞状态,龙天虽然极为失望,不过因为福建水师实际上已经掌握在他的手中,所以他也不觉得有什么好难过的,两岸的民间往来一直就没有停止过,只不过是换种方式而已。


“首长,我们是不是该扩军了?”,姜海和丁念祖时常问这个问题。


“扩军?为什么?我觉得现有的编制没什么不好啊”,龙天也一直这么回答。


现在的武警台湾总队共有四个作战部队,三个特勤支队和一个海警支队,加上总部直属队和后勤部门,共有近两万的兵力,如果仅仅守备台湾是绰绰有余的,不过在姜海看来要应付未来的世界大战,这点兵力是远远不够的。


为什么不扩军?个中缘由恐怕只有龙天和马雯婷最清楚,现在部队武器弹药的制造完全依赖于山洞里的那套现代机床,以兵工厂现有的生产能力,能保证现有部队的后勤需要就已经到了极限了,如果战端一开,那么可以想象兵工厂的负荷将是极为沉重的,扩军容易,但武器弹药的问题解决不了,最终还会拖累了现有的部队,所以龙天和马雯婷经过商量之后,最终否定了扩军方案。


“首长,我觉得稍稍扩编一下问题应该不大的,比如说把每个支队的兵力增加到五千人,总数也就比现在多出六千人,老姜,你觉得呢?”,丁念祖眼珠子一转说道。


“对对对,首长,咱们不增加部队序列,就把几个支队的兵力扩编一下总可以吧?”,姜海连忙表示赞同。


龙天摇头哑然失笑,这左右哼哈二将让他感觉有些忍俊不禁,细想之后他终于同意了,“行啊,就这么办吧,我真拿你们两个没有办法,唉,兵工厂那边又得受累了,一群娘子军真不容易啊”。


提起兵工厂的时候,龙天的心头又一次涌现了小梅的身影,不禁暗自有些心痛,这件事情虽然已经过去一年多时间了,不过每次想起小梅,龙天的心情依旧难以平静释然。


“谢谢首长,谢谢首长”,姜海和丁念祖满面笑容地站了起来,朝着龙天敬了一礼。


忙完了军务之后,龙天抽空去了一趟台北小学,在一间单独安排的小教室内见到了朱瞻基,陪同他一起的还有身体虚弱的李明亮。


成功救出朱瞻基后,吴亮将他们秘密转移到了朝鲜,在接到龙天的电报之后,立即安排他们登上了琉球国商人林唯一的商船,直接送到了台湾,然后秘密地安置起来,为了说服二人前往台湾,吴亮费尽了唇舌,经过一番软硬兼施后李明亮最终同意带着朱瞻基到台湾,他很清楚目前的时局,朱瞻基虽然年幼,不过由于丢失了北京,一旦回到京城必然会受到责罚,而且他的前途也基本无望了,所以慎重考虑之后李明亮选择了妥协,最为重要的一点是,李明亮非常崇拜龙天,抗倭援朝之战树立了龙天的当世威名。


“怎么样?这样的条件还习惯吗?”,龙天没有行礼,也没有尊称,他问得直截了当。


“还,还行吧”,朱瞻基弱弱地应了一声。


龙天笑了笑,走到他的身边坐了下来,这间教室是龙天特意为朱瞻基安排的,为了防止消息外泄,平时由李明亮专门负责陪读,对外宣称是龙天的亲戚,所以受到了格外的保护,出入均有一个班的警卫战士跟随。


“龙首长,不知道贵部下一步有何举措,是否愿率军助朝庭一臂之力?”,李明亮还是念念不忘时下的国内局势。


“李将军,你就放心吧,我龙天也是炎黄子孙,你第一天来的时候我就和你说过,只要时机成熟,我一定率部参战,不灭倭奴誓不收兵,相信你也知道我们武警的实力,只是现在时局动荡,而且朝庭一直很忌讳我们,所以也是苦于师出无名啊”,龙天轻叹了一声。


“台湾侯”,朱瞻基突然间插进了话头。


龙天一楞,这个称呼已经很久没有人提起过了。


朱瞻基稍稍停顿了一下之后说道:“以前常听有人说台湾侯如何如何凶悍,如何如何嗜杀成性,所谓百闻不如一见,自从我到了这里之后,才明白山外有山的道理,依台湾侯的个性和为人,绝不是那种别有用心之人,相信父皇总有一天会明白台湾侯的一片忠心的,还希望台湾侯不要念及父皇的过失,以江山社稷和百姓福祉为重,帮助父皇夺回失地,还我大明一个朗朗乾坤”。


“哟嗬”,龙天再次一楞,笑容浮现了上来,“看来我们的长孙殿下果然胸怀大志,好,好,好”,龙天忙不迭地称赞起来。


朱瞻基虽然才十二岁,不过从小受到了祖父朱棣的苦心栽培,受朱棣文韬武略的影响和熏陶,朱瞻基从小就心怀大志,深得朱棣的宠爱,可以说朱高炽能顺利地加封太子,也有朱瞻基的因素在内,朱棣早就在心里将朱瞻基列为未来的君主了,在原来的历史上他就是后来的明宣宗,一位有道明君,大明朝在他的手中实现了“中兴之治”。


“现在你的父亲已经登上了皇位,怎么样?要不要送你回去啊?”,龙天颇为爱怜地问道。


朱瞻基摇了摇头说道:“我丢失了北京城,有违皇爷爷和父皇的圣命,哪有面目再回京城去啊?只希望父皇能励精图治,早日收复故土,对我来说就已经很安慰了,还有也希望台湾侯暂时不要将我在台湾的消息泄露给我父皇,否则他听后一定会龙颜大怒,两岸百姓又要陷于手足相残的地步,所以我情愿安安静静地呆在台湾”。


“好,小小年纪竟然有这般的修为,是个可造之材,难怪你的皇爷爷会如此器重你,很好,这样吧,什么时候你想回去的时候就通知我一声,有什么需要帮忙的请尽管开口”,龙天朝着朱瞻基伸出了大拇指。


“我想见一见淑妃伯母,可以吗?”,朱瞻基鼓足勇气之后终于开口问道。


龙天嘴巴一张说不出话来,这个问题的确让他有些为难,毕竟淑妃的事知道的人很少,再说虽然她与朱瞻基是堂伯母与侄儿的关系,但毕竟两个家庭曾经有过不共戴天的夺位之仇,就连郑和当初也不愿见淑妃,现在朱瞻基竟然主动提出这个要求,龙天一时间陷入了两难境地。


“你是想化干戈为玉帛,消除双方曾经有过的怨恨,对吧?”,龙天转念一想后问道。


“嗯”,朱瞻基重重地点了点头,脸上浮现出与实际年龄极不相符的老练与成熟。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