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一个最出色的特种兵

北宸天 收藏 0 196
导读:[color=#52CC33]蔫儿是个普通的中国男人,人过中年,头发花白。谈起老蔫儿认识他的人都语含同 情,老蔫儿的日子过得很辛酸。为什么呢?老蔫儿这人太老实,中国人的温良恭谦让在他身上发挥到了极致,所以他也就有了这个绰号。老蔫儿蔫在何处?比如说单位分房子,他多少年前就该分到了,可他从不争取,名额也就让别人给抢了去。被抢了,他也不生气,笑说道:“人家比我更需要吧!”于是老蔫一家三口到现在还挤在鸽子窝似的单位宿舍里,每每想到此处,他的那些同事只能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叹道:“老实人呐!” 但老实人也曾

蔫儿是个普通的中国男人,人过中年,头发花白。谈起老蔫儿认识他的人都语含同 情,老蔫儿的日子过得很辛酸。为什么呢?老蔫儿这人太老实,中国人的温良恭谦让在他身上发挥到了极致,所以他也就有了这个绰号。老蔫儿蔫在何处?比如说单位分房子,他多少年前就该分到了,可他从不争取,名额也就让别人给抢了去。被抢了,他也不生气,笑说道:“人家比我更需要吧!”于是老蔫一家三口到现在还挤在鸽子窝似的单位宿舍里,每每想到此处,他的那些同事只能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叹道:“老实人呐!”

但老实人也曾有过一段被人羡慕的日子——他娶了个漂亮老婆,让所有认识他的男人都郁闷了把,“咋被老蔫给娶到了呢?”但令人扼腕而叹的是:倒霉鬼常是老实人,老蔫的老婆给老蔫生下个漂亮女儿没几年 就出了车祸,唉,一向乐观的老蔫从此也就没了笑容。

看到这,诸位可能就有了疑问:他家怎么是一家三口啊,难道老蔫又娶了?现在这社会哪个女的愿意嫁给这么蔫的老实人呐!再说了,老蔫这孩子厚道着呢,再娶他压根没想过。那第三口是谁啊?老蔫的姐夫。对于这个姐夫,老蔫也摸不着头脑,他就没听自己老婆提过有什么姐姐,可这姐夫来的那天,自己老婆就是叫他姐夫的,随后躲到房里哭得涕 老蔫的悲惨日子也就从那天开始的,他老婆在上街给姐夫买酒的路上出了车祸,本来该是老蔫去买的,可两人抢着去的时候,老蔫老婆的眼泪禁不住又流了下来,老蔫心一软…

老蔫是个老实人,他总觉得自己配不上老婆,自己亏欠老婆太多,他也就时常在心中懊悔:“那天我去该多好。”每每此时老蔫常蹲在自家门口前望着远方,在某一刻他的意识或许回到了那天,潜意识里他应该渴求着奇迹的发生,但冰冷无情的事实花白了老蔫的头发。老蔫老婆临出门前交待的那句话:“照看好菲菲和姐夫。”便时常回响在老蔫耳边了。

老蔫也就不苟的执行着老婆的最后一句交待,以作为自己对老婆的补偿,希望在心中寻得份安心和慰籍。

老蔫的姐夫也就住了下来,照中国传统的说法,老蔫的姐夫对老蔫来说就是颗灾星, 要不是这所谓姐夫的来到,要不是这所谓的姐夫爱喝酒,要不是…老蔫的老婆也不会就这么去了。但老蔫并没怨恨他姐夫,因为他是个老实人,而且他并不笨,他看得出来姐夫比自己还要伤心,再看自己妻子看见姐夫的反应,老蔫便猜出姐夫和妻子肯定有什么伤心事瞒着自己。伤心事加伤心事,换谁也不好受啊,所以老蔫一直怀疑姐夫精神上有问题,否则怎么会一天到晚没事就傻坐在那呢,一坐就是个十几年,害得家里一切开销都得*老蔫那点工

资,日子过得倍苦。

日子就这样熬了过来,菲菲也快高中毕业了,出落得比她妈还漂亮,打小想对她动歪主意的坏胚就不少,但让老蔫欣慰的是精神失常的姐夫派上了用场,菲菲上学一直就是姐夫接送的,只要菲菲尖叫一声,壮实的姐夫就跟影子一样刷得声出现,学校的老师看菲菲都是一脸的敬畏,都以为是哪位大老板的女儿。24小时有专人保护。

有时老蔫常常疑惑:姐夫精神未失常前到底是干什么的?咋就跟中南海保镖一样呢!

但最近老蔫也郁闷了起来,厂里决定下岗一批工人,第一个就是好处从不想苦活就他干的老蔫,这样一来,菲菲的大学是肯定上不起了,再过几星期估计家里锅都揭不开了,唉…老蔫蹲在家门口叹气着。快吃晚饭的时候,姐夫回来了,但与往常不同的是菲菲并没一起回来,“菲菲同学聚会去KTV 唱歌,叫我先回来。”说完,姐夫便进屋呆坐着去了。

老蔫摇了摇头,姐夫被菲菲使唤得言听计从指哪打哪,就跟一佣人似的,唉,天底下 竟有这样的姨父和侄女!老蔫在心中叹道。

太阳渐渐告别地平线以上,老蔫有点着急了,“管不住的儿子看不住的女儿,唉,又玩疯了不是!”老蔫蹲着自语道。

“…叔叔,菲…菲出事了。”菲菲的闺中密友上气不接下气的跑了过来。吓得两个男人立马慌了,老蔫都哆嗦了起来,“怎么了,到底怎么了?”

“我们在KTV 唱歌,有一帮小痞子过来调戏菲菲,我们班的几个男生上去阻拦,结果被痞子打伤了,菲菲气坏了便打了为首的一耳光。”

姐夫的脖子都粗了起来,一把抓住那女生摇晃着问道:“菲菲现在怎样了?”

吓得那小女孩欲哭道:“被他们堵在包厢里了,为首的那个好像是市委书记的儿子,据说还是个***.”

听到市委书记这四个字,老蔫的腿就开始发软,似乎都站不稳了,口中念叨着:“这可怎么办,怎么办…”

在老蔫没了主意的时候,老蔫的姐夫已冲了出去,等二人跟着出去,却眼见着姐夫的身影消失在远处。

KTV房。学生们早已不在,估摸着找人的找人去医院的去医院了,老蔫的姐夫迅速的一层层的找将开来,很快,他便看到七八个黄毛绿毛嬉笑着站在一个包厢外。走近,便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喝骂:“放开我…”“给我让开。”老蔫的姐夫喝道。 黄绿毛们讥笑的看了他一眼随后放肆的笑骂了起来,“老东西,瞎狗眼了。”接着又是一阵哄笑。

看到老蔫的姐夫不吊他们,说话的那位又开骂了,“老…”但他没说完就发现自己半边脸开始麻木了起来,口腔中也好像少了一半什么,当他倒地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一帮哥们全在地上躺着呢。

老蔫的姐夫也没干什么,只是用脚一人赏了一耳光。

嘭的声,包厢门被踹开。一股烟酒之气扑面而来,老蔫的姐夫皱了皱眉头。本来撕打着一对男女停了下来,女孩看见来人不禁哭了出来,“姨父。”

此时的老蔫的姐夫被这声姨父弄红了眼,他这姨侄女从小就没受过半分委屈,更何况像今天这样子被人欺负,一天天看着菲菲长大,她出落得很像她的姨娘,一想到菲菲的姨娘,他感到自己又回到了那个战火纷飞的年代。

在老蔫的姐夫出神的那刻,市委书记的儿子一把扼住了菲菲,菲菲的尖叫把老蔫的姐夫拉回了现实。

当看到菲菲被人扼住几近无法呼吸,他的血液加速了也加热了,他已经有点无法控制自己的愤怒了。他似乎看到是菲菲的姨娘在被人扼住。

“放开她。”老蔫的姐夫有点歇斯底里的喝道。那人紧张之下竟拔出了把枪。当看到枪指着菲菲的时候,愤怒彻底的燃烧了他。

可能是由于一直以来的张狂,市委书记的儿子并未觉察到危险的逼近,一时事情的突发,他根本没来得急注意到门外躺着的那一堆混仔。

“操,哪来的老东西,坏你大爷的好事。”说着扬着手中的枪,按他往常的经验,正常人看到枪都得吓趴下,他以为已镇住了那个闯进来坏了自己好事的中年人。唉,只可惜包厢里太黑了,再加上浑浊的空气使他晕乎乎的,事实上他才是应该被镇住的。如果他能看清老蔫姐夫脸上的神色,他的这辈子就不会这么毁了。但历史从不用如果这两个字。

就在他扬来扬去的那刻,他感到自己的手好像被什么打断了,手枪也掉在地上了,当他醒悟过来的时候,两腿膝盖传来剧痛,接着他便看到那中年人的脚如蝴蝶翻飞般的在他身上踢着,踢得煞是好看,可惜伴奏的是自己骨节碎裂声。

此时的市委书记公子才看清对方的神态——霸气横溢,骇得他连忙后悔自己刚才眼瞎,可已与事无补…

菲菲没敢回头看那色狼,她爹不知道姨父的脚力,她可是见识过,碗口粗的树那都是被一脚扫断,踢人身上不废也得残。

老蔫的姐夫拉着菲菲回了家,他似乎什么事也没发生过,没有焦虑没有担忧。

“姨父,他不会死吧,他万一真是市委书记的儿子怎么办?”看到姨父并没理她,那位被称作菲菲的女孩无奈下撅起了小嘴,担心了起来。

市第一人民医院高干病房内,一堆人围着个病人。

市委书记铁青着脸望着他半昏迷的儿子,手上青筋暴起,此时的他已经被怒火燃烧,他无法想象到底是谁那么有种敢在自己治下废了自己儿子。看着市委书记凶冷的眼神,医院院长焦急的小声对着一个医生命令道:“快看看去,董老怎么还没来?”

就在此时,门被推开,一个白头老者在别人搀扶下蹒跚进来,院长看见老者如蒙大赦般迎了上去,市委书记脸色也缓和下来。

老者没搭理二人,径直走向病人,当看见病人的伤口时,老者发现了什么的珍宝似的,眼中露出惊喜的光芒。

老者慢慢流下了眼泪,喃喃自语道:“五十多年了,没想到临死前,我还能看到柳派谭腿踢出来的骨伤。”

老者抚弄着伤口,欣慰着念道:“没失传啊,这脚力…”老者嘴里发出啧啧的惊叹声,全然不顾旁边人的焦急。

医院院长看着脸又阴沉下来的市委书记,心中暗叫不好,凑到老者身边,“董老,您看这伤…”

“这伤,没三四十年的功底踢不出来,想来中国现在能踢出来的不会超过这个数。”

老者竖起五个指头。

“是个什么样的人踢伤的?”老者问道。医院院长望着市委书记支支吾吾说不出来,市委书记却是等不及,生怕再拖沿下去,他宝贝儿子就废在那了,回道:“是个中年人。”

听到这话,老者一直昏暗着的眼睛亮了一下随即暗淡下来,“我知道是谁了。”接着就向门外走去。

院长一看就急了,“董老,你这是?”老者语气中实起来,“这伤是我一位故交踢的,我知道他的为人,不为点事,他不会踢这么重的。所以这伤我不能治,你们另外请人吧。”

院长一听更急了,直接拉着老者袖子,“董老,董老…”老者不客气的拂开院长的手,回到病人的面前。

院长和市委书记提起来的心又松了下来。“这年轻人,身体早被酒色掏空了,就是做了手术,也恢复不了,就是恢复得了他还得过以前的酒色生活,这样一来也挺不了几年,就这样躺着反能活到60开外。”说完,老者又要开走。

这次市委书记也急了,“董老…”可怜兮兮地望着老者,老者回望了他一眼,长叹了一口气,“我老了,像这种手术已经没精力做了也没胆量做了。”接着推开门,走掉。

再接着,高干病房里一阵东西摔砸声。

那个董老是刚从北京回来养老的,以前可是只给中央首长看病的,中南海的路比谁都熟,强横如一省省委书记也奈他不何。

这位市委书记也只有含血吞了断齿,但他绝不会咽下这口气的。他把碰壁的怨气全发在那个踢伤自己儿子的中年人身上。


市委办公室里。

“给我把李四找来。”市委书记对着电话另一头命令道。一旁倒茶的秘书听了愣住了,“那可是市里出了名的杀神,一人追着十几个人砍的狠角,那人没事惹市委书记儿子干嘛,唉…”秘书在心中叹道。

是夜,老蔫厂子家属区门前停下辆面包车,七八个彪型大汉跳将下来,提着砍刀便向家属区里面冲,门卫探出头看了眼,看到这架势连忙缩了回去。“哎呀我的妈呀,不知谁家要倒霉了。”赶忙拨了110 和120.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