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能卫士 第一章 特工战 第13节 有喜有忧

霹雳小灯 收藏 3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024/][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024/[/size][/URL] 第13节 有喜有忧 王庸和杨保国七转八拐跑出了租界,又转乘了两趟电车和一趟黄包车,在确认没有“尾巴”跟踪后,才回到了特科的秘密办公地点,看见同志们全都安全地回来了,这才松了一口气。 王庸铁青着脸说:“叛徒是最可耻、最可恶的,也是对我们威胁最大的,坚固的堡垒往往是从内部被摧毁的。今天这件事警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24/


第13节 有喜有忧

王庸和杨保国七转八拐跑出了租界,又转乘了两趟电车和一趟黄包车,在确认没有“尾巴”跟踪后,才回到了特科的秘密办公地点,看见同志们全都安全地回来了,这才松了一口气。

王庸铁青着脸说:“叛徒是最可耻、最可恶的,也是对我们威胁最大的,坚固的堡垒往往是从内部被摧毁的。今天这件事警示着我们,我们所做的工作还远远不够,这几天你们多注意外面的情况,有空也去调查一下‘叛徒’这件事,但首先要注意的是自身的安全。‘杀敌一千,自损八百’那是傻瓜的干活。”

同志们哄堂而笑,各自回家去了。

王庸也急冲冲地回到了上海保定路的一个大弄堂的后院,这是他临时的家。观察一下四周环境,看见一切如常,这才再次松了一口气。

扎着一对羊角辫子,聪明伶俐的六岁小姨子阿梅看见他满头大汗的,就乖巧地为他取来了白毛巾,用悦耳的童声说:“阿哥是大花猫,快擦脸。”

小腹已经微微隆起的英姐微笑地迎了上来,接过王庸的外套拍打两下,然后挂到衣架上,说:“看你满头大汗的,是不是又让特务追得满街跑啊?”

王庸一边擦汗,一边痛心地说:“这还不是习以为常的事情了,可今天最可恨的是竟然还有一个叛徒参合其中。”

“大浪淘沙,只有把投机革命的小丑和伪君子全都鉴别出来,那最终留下的才是闪亮的金子。越是艰难时期,才越能体现出谁才是真正的革命者,其实这对队伍的纯洁性反而是很有帮助的。”英姐安慰他说,“嘿!不说这个了,你也应该饿了,开饭吧!”说完就去把在锅里热着的饭菜端出来。

王庸一看主菜竟然是一盘烤糊了的河虾,虽然可以看出那是水洗后挑拣过的,但大多还残存着点点炭黑,而其余部分也过于焦黄,于是就知道这是自己爱人那太节约的毛病又犯了,因此趁她去端米饭时,一不做二不休地把那整盘河虾全都倒到垃圾桶里去了,还向小梅做了个禁声的鬼脸,然后才若无其事端坐在饭桌前。

英姐出来一看空空如也的菜盘,就疑惑地问:“虾呢?”

王庸脸不红心不跳地说:“吃光了!”

“吃光了?那虾壳呢?”英姐质问说,然后转移目标地问:“小妹,这是怎么一回事?”

小梅虽然不吭声,眼睛却不自觉地瞄向了垃圾桶。

王庸看事情败露了,赶紧装出一副小孩子的撒娇样,用童声说:“妈妈、妈妈,烤糊的东西吃了对宝宝的健康不利,我要吃荷包蛋,我要吃荷包蛋嘛!”

“扑哧!你这冤家,古灵精怪的,也不怕教坏小孩子。”英姐被他逗笑了,愉快地到厨房煎荷包蛋去了。

小梅在姐姐转身后,立即对姐夫竖起了小小的大拇指。王庸也庆幸奸计得逞地竖起大拇指和她的小拳头相碰,以示胜利。

杨保国一边往小工厂走回去,一边还琢磨着“叛徒”这件事情,却忽然听到警笛声由远而近地长鸣不断,于是他立即闪身到胡同口去探头观望,只见两辆巡捕房的红皮警车在街面上横冲直撞地呼啸而过。车上坐着的正是到大剧院去搜查的那班巡捕和特务,叛徒与老孔也端坐其中,而且警车行驶的方向正是王庸的住处所在。

杨保国暗叫一声:糟糕!立即运起八步赶蝉的轻功,如一阵风似的在胡同里飞窜起来,抄近路切直线地赶到前面去拦截警车,也顾不得一路上闪过、飞跃和推倒了多少路人,就是一味地全力狂奔。

可胡同底却有一道临街的四米高墙成为最后的拦路虎。只见杨保国借助胡同两边的窗户和雨棚来了一个交错上升的三级跳,然后又来了一个体操的双手正搭木马前空翻动作,轻盈地越过高墙,稳稳地立在了街心上。杨保国脸色平静地一甩手,拔出了手枪上膛,并把保险打到连发位置,然后把枪身横着成水平状地对着前方不远处的长街拐弯处。这样的持枪姿势,其目的在于利用枪口射击时的自然跳动,使弹着点成均匀的扇形分布,这对一字排开的群体目标有很大的杀伤力。

街上的行人一见如此情形,登时就被吓得四散而逃了。这也是杨保国高姿态地出现的主要目的,清空街道才能更好地对敌。

当气势汹汹地警车呼啸着一冒头,就见一条火链冲杨保国的枪口冒出,十三发9毫米口径的子弹头排列整齐地从驾驶室一直打到车尾,致使汽车严重失控,一头撞进了路边的民居里,穿墙而入了。

“噌!”的一声金属欢鸣,手枪空枪挂机,雨落的弹壳在街面的青石上跳动,响起金珠落银盘般的叮咚脆响。杨保国依然警视着敌人,手底下却娴熟地一按弹匣扣,让打空的弹匣自由地从握把里脱落出来,而早已抄在左手的满装弹匣立即填补其空位,枪机复位上膛,扣动扳机,再度响起的枪声和空弹匣落地的磕碰声合唱出一曲战斗之歌,可见其动作的迅捷。

紧随而至的第二辆警车反应不及,也一头撞进了火网里,然后失控地冲到路边撞断灯柱,翻倒倾覆了。霎时,哀嚎四起,水箱泄漏出来的蒸汽飘荡在街面上,如雾如幻。等那被打蒙摔疼的幸存巡捕和特务们战战兢兢地从残缺的车子里钻出来时,却发现街面上空无一人,有的只是散落一地的黄澄澄弹壳。

杨保国狂奔到王庸的住处,这么大的运动量让强悍的他也觉得两脚发软,顾不得喘口气,立即查探一下四周的情况,确认安全后用约定的暗号用力地敲门:“王大哥、英姐!快开门,我是小杨。”

屋内的王庸一听,赶紧开门。

杨保国气喘吁吁地说:“快……快走!这里暴露了。”

英姐听罢,立即就到里屋出搬出一个大皮箱来。小梅也赶紧乖巧地把自己最心爱的布娃娃抱在怀中。而王庸则是把文件和进步书籍等紧要物品打成一包背在肩膀上,然后抱起小梅。三人整装待发。

杨保国赶紧抢过英姐手上的大皮箱,惊讶地说:“看你们是早有准备了。”

小梅立即神气地说:“那当然,这已经是我们第五次搬家了,经验丰富。”

四人微笑地出了门,上了三辆黄包车,消失在上海那纵横交错如蜘蛛网一般的街道的深处。

事后经过了解,终于搞清楚了叛徒的身份与整个事件的来龙去脉。原来那叛徒本是一个工人纠察队的小队长,大革命失败后就和组织失去了联系,而且被工厂解雇,生活因此比较艰难,那天在丽都大剧院门口的入场观众群里认出了澎湃和恽代英,却不是想着和组织取得联系,而是贪图四十两黄金的赏银跑去巡捕房告了密,于是就出现搜查事件。不过叛徒也因此得到了应有下场,在杨保国的狙击警车战中横尸街头了。

搜捕行动失败和警车被袭事件如两个耳光一般狠狠抽在了英租界巡捕房探长兰普逊的脸上。恼羞成怒的他如疯狗一般派出所有的手下大肆搜捕共党分子,还给国民政府发去照会,让他们给予配合与支援,直到有一天他在大清早醒来后,发现挂在床头的左轮手枪不见了,取而代之的却是一张温馨的卡片时,他才消停下来了。

因为外面风声很紧,而杨保国和王庸更是敌特主要关注的对象,所以他们都没有出门去活动,而是窝在特科的办公室里侃大山。

唯恐天下不乱的小兰看见杨保国如西部牛仔一般,把一支银亮的左轮手枪从腰间的枪套迅速拔出,又玩了个潇洒的旋花插了回去,并乐此不疲地来回折腾,于是就好奇地问:“杨哥,我听说你昨晚送了一封情信给兰普逊的妻子,她就把老公的佩枪都送了给你作定情信物。这是真的吗?那信上写的是什么,这么厉害?快给我说说。”

“胡扯!那封信是给兰普逊的,上面就两句话:狗拿耗子,多管闲事。上帝喜欢你,说天上还缺一个门徒。”杨保国一边说,一边继续玩他的牛仔游戏。

小兰嘟长了嘴说:“哪有人会把自己比喻成耗子的?恶心死了!”

“哈哈!耗子有什么不好的,它适应性广,生命力强,永远也消灭不完。将来如果人类灭亡了,那耗子就很有可能成为地球上的新一代霸主。”杨保国摆出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侃侃而谈,“毛委员不也说他要做革命的山大王,就因为还没有哪个朝代是能真正彻底地消灭山大王的。现在他不就是和朱市长胜利会师了,终于建立了中国第一块由工农割据的,遍插红旗的井冈山根据地吗?成绩斐然,前途一片光明啊!我们怎么就不能也去做革命的红耗子,把敌人耗死呢?佛曰: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阿弥驼佛,罪过!罪过!”

“罪过你个头!”小兰不屑一顾地说,“哼!要做耗子的,你自己做去,可别拉上我。”

杨保国嬉笑地说:“哈!那真是太可惜了。你要是去做耗子的,那一定是这个世界上最聪明伶俐、最有爱心、最会耍滑头、最调皮捣蛋的一只粉白色耗子。哈哈!”说完就一阵风似的跑掉了。

小兰气得一跺金莲小腿,追了去,咬牙切齿地呼喝说:“杨保国,你这狗嘴吐不出象牙的家伙快给我站住,你跑得了和尚也跑不了庙,到时看小姑奶奶我怎么来收拾你——满清十大酷刑。”

杨保国吓得赶紧全力运功,三两下就窜上了瓦房顶,不再露头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