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北黑帮 中部:崛起北关村 八、

雪亮军刀 收藏 3 2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192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1921/[/size][/URL] 第二天一大早,街面上还下着大雾。那天的雾特别大,B市通往外地好几条高速公路都关闭了。整个B市的大街上好像被溶进了了一块巨大无比的毛玻璃一般,隔着十米远就几乎什么也看不见了。车辆不断地摁喇叭,很多司机索性把车停到了路边。 猴王和方平两个带了七八个人堵截孙勇,他们前几次堵截都没有成功。孙勇好像有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21/


第二天一大早,街面上还下着大雾。那天的雾特别大,B市通往外地好几条高速公路都关闭了。整个B市的大街上好像被溶进了了一块巨大无比的毛玻璃一般,隔着十米远就几乎什么也看不见了。车辆不断地摁喇叭,很多司机索性把车停到了路边。

猴王和方平两个带了七八个人堵截孙勇,他们前几次堵截都没有成功。孙勇好像有一种天生的本能一般,能够感知到潜在的危险存在。残酷的丛林法则迫使每个在道上的混混都必须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

他们把堵截的地点选在孙勇另一个暂住地附近的馄饨馆外面。当时那一片还是郊区,除了民房之外几乎没什么建筑。一大片杨树林子的尽头是狭窄的街道,馄饨馆正好在路口,孙勇他们每天习惯在这里吃过早饭然后打车到市里。后来这里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杨树林子早没了。郊区被成片开发成质量低劣的拆迁补偿房。在十几年的时间里,脱离黑道从事房地产的混混勾结官员,老城区的很多住户被成片强行拆迁,住到这种偏远的补偿房里面。而老城区则被人为抬高地价,赚取高额利润。这场圈地运动给中国的经济制造出五彩斑斓的泡沫,但泡沫爆裂的时候,最终还是老百姓遭殃。

本来在杨树林这边进行伏击是有很大胜算的。因为猴王和方平在道上并不是无名小辈,他们显赫的名声背后是成功作案多起的累累血债。单就道上混的经验来说,猴王和方平并不比孙勇他们几个差太多。但那天一个联防队员帮了孙勇一把,而且是很无意中帮的。

孙勇租住的是一个农家院落,里面有一个三层小楼,孙勇租的房子在三层。这个房子主要是给李飞养伤用的,孙勇买了台旧电视,找了个小贼照顾李飞。一口气住了两个来月,李飞的伤好的差不多了。

“大勇,我想到市里玩玩,天天窝在这看电视,看着中央台那几个主持人的臭脸就烦。”李飞说。

“咋了,人家是明星,你还想看啥。”孙勇知道李飞想干嘛,李飞想要女人了。

“操,天天就见着那几个鸟人就来气,就看着那几个鸟人晃悠,个个长的像马脸。”李飞一边挠头一边发牢骚。他喜欢把自己不喜欢的人说成马脸,以前他还和张伟辩论过,什么样的脸是马脸。张伟成了大哥之后还经常拿这个事开玩笑,说李飞有当星探的才能,要是活到今天肯定能排个联欢晚会。别人听了不解,张伟解释说:没见到现在的各个电视台的主持人基本上都是马脸一统江湖。

“哈哈,我看你倒是像马脸,嗯,上午跟我们到市里玩吧。”孙勇话刚说完,李飞脸上就乐开了花。

但孙勇、李明亮、李飞,还有两个小贼一起刚走到街上就惹了麻烦。过来一个胳膊上戴红袖章的把李飞拦住了。

“有暂住证吗?”红袖章拦住李飞问。他们几个就李飞面相最凶恶,穿的也最差,是一件普通的军罩袄。孙勇、张伟、李明亮到哪儿穿得都讲究,很少有人拦他们。张伟后来成了大哥也一直要求下面的兄弟穿得规规矩矩的,他很清楚中国小官吏的一致特点就是狗眼看人低,穿得好点到哪儿都方便。

“啥玩意?”李飞一头雾水,不过他不是被红袖章唬住了,一般蹲过大牢的人都能沉得住气。

“暂住证,拿出来。”红袖章误解了李飞的表情,以为他蒙住了对方。

“啥暂住证,我就住这儿,干啥要暂住?”李飞被问得很奇怪,他一直蹲监狱,户口早没了,连身份证都没有。

“没暂住证,那跟我走一趟。”红袖章伸手去拉李飞。

“干啥,松手!”

“你个小老百姓还敢跟政府牛比,老子不信制不了你!”红袖章从大衣后面摘木棍,当时的联防队都发一种红白油漆相间的木棍。这个是从民国时期传下来的,日本鬼子打到中国来的时候,当狗腿子的汉奸发的是黑白相间的木棍。解放后为了体现人民民主专政,黑色改成了红色。

显然红袖章高估了自己的实力,和李飞动手是一件很愚蠢的事情,更何况是抡棍子。李飞脸上的横肉一拧,目光阴森,身影一晃之间,红袖章就表情很痛苦地倒在了地上。刚才李飞一抬膝盖,猛地撞在他的睾丸上,一阵钻心的剧痛让他尿了裤子。紧跟着李飞劈脸一拳就把红袖章打翻在地上。

“傻笔,还要暂住证吗?”李飞一脚踩住红袖章的胸口问。

红袖章痛苦的摇摇头,他感觉自己的睾丸好像被撞碎了一样,又像是烤火时被火钳烫了一般,火辣辣的疼痛。

“操,以后见着大爷牢牢记住了,大爷我生下来就是常住,明白了吗。”李飞意犹未尽地飞起一脚,把后袖章的鼻子踹破了,然后扬长而去。

“李飞,你净惹事。”孙勇皱着眉头,他已经伸手到口袋打算塞点钱完事。

“啥啊,大勇,你看到了,他先惹我的。”

“他是联防队的,你没必要得罪。”李明亮看着孙勇,知道有些话孙勇不太好说。

“联防队咋了,装笔一律打翻。”大勇眼睛一瞪,他除了孙勇别人谁都不服。

“李飞,他就是个傻笔,你跟他一般见识干啥。这样的傻笔,和当官的一个鸡把德行,都是婊子,给点钱一切好办。你打了他倒好,以后这边咱们再也来不了啦。”孙勇一脸的苦笑,心里想着还得给李飞找个住的地方。

“哈哈,这边我早就不想住了,打了更好,为民除害。”李飞大笑,他憋了这么久,心里正好有气没处撒,活该红袖章倒霉。打那儿之后,那一片装笔现象有所收敛。后来不行了,官员要政绩,要GDP好升官,装笔现象在神州大地上各个地方出现了泛滥。“民不和官斗,明白吗,你最多看他不顺眼,真要是当大官的盯上你了,你就晚了,只有死路一条。”孙勇声音冷冷的。

“操,当官的有啥牛比的,惹急了我一样打。”

“李飞,不是我说你,打了有啥用,打完了给你发张票子?没钱赚的架以后少打。”孙勇说的李飞有点不服,但李飞听出了孙勇语气中的严厉,只好也不再说什么。

“算了,打了就打了,赶紧走。”李明亮不喜欢李飞这么张扬,他比较谨慎小心。一般来说道上这么混的比较能够混得久。李明亮不像有些混混,成了显赫的大哥就没事干让自己老婆满大街开车撞人玩。所以,他们当中也只有李明亮最后善终了。

一行人迅速离开,他们估计应该没事,这时候还早,派出所基本上都还没上班。

等到快要走到路口的时候,也就是他们走到那片杨树林子边上不到二十米的时候,李明亮突然拉住了孙勇。

“别走了。”李明亮伸手在掏枪,他感觉手心一下子出了好多汗。

“咋了?”孙勇脸上表情很平淡,丝毫看不出紧张。

“有鸟。”李明亮指了指。

这时大家注意到林子里面有几十只鸟扑腾扑腾地飞起来。

“有鸟怕啥。”李飞问。

“你没注意?这些鸟不是朝一个方向飞的,在往四处乱飞,林子里面有人。”李明亮心思缜密,他这话一说,大家突然都紧张了起来。

“会不会是哪个老百姓躲树林里面,比如撒泡尿什么的?”孙勇疑惑地问。

“不可能,这么大雾,谁进树林子,再说这边没住户,就算有,这么大雾进树林子干嘛?”

孙勇掀开大衣,从里面拽出五连发猎枪,“小心没大错,大家准备好家伙。”

李明亮拔出手枪,从大衣口袋里面掏出一把藏刀扔给李飞,“你拿着,往我后面站,我和大勇都有枪。”

“我操,我也要枪,这鸡把刀子你用。”李飞看到手枪眼睛一亮。

“嘘,别废话,我先过去看看,你们都不慌动。”孙勇制止住了李飞,他垫着脚尖悄悄杨树林子走过去。

这会儿浓雾已经慢慢散去了很多,完全白色的雾淡成了青色,低低地压在杨树林子上面,就要像干枯的树干间长出了浓密的白毛。晨雾水汽很足,吸上去感觉有些喘不上气一般。孙勇刚走几步就感到了浓雾后面隐藏着隐隐的危险,他的本能告诉他,林子里面肯定有人,而且很可能来意不善。

孙勇眯着眼睛,一步步慢慢往前挪,声音静得似乎要听见自己的心跳,呼哧呼哧的呼吸声在晨雾中显得那么清晰可辨和沉重,从鼻腔里面呼出的水汽一下子窜进了晨雾中,混在一起无法辨认。

此时静得甚至能听见雾珠来回飘散中碰撞的声音,突然……

啪啪,两声枪响砍破了宁静,在清晨的安详中听上去那么令人毛骨悚然。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