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宜章公安局院内发生爆炸案 打黑遭遇反扑

CS行动 收藏 0 517
导读:1月5日下午,湖南省宜章县公安局院内发生一起爆炸案。停放在该院内的三辆汽车被不同程度损坏。 对郴州市原纪委书记曾锦春庇护下的黑恶势力抓捕行动遭遇反扑和阻力 官方的材料称,“1・5”点燃液化气罐引起汽车燃烧事件,是一名疑似精神病患者所为。但该人在隆回县的家属却并不认同这种说法,他们对记者说,“他是一个再正常不过的正常人”。宜章县公安局一内部人士则对南方都市报记者称,这很可能是黑恶势力分子为报复打黑专案组而策划的事件。 此案至今尚无定论,种种传言和扑朔迷离的答案使宜章民
近期热点 换一换

1月5日下午,湖南省宜章县公安局院内发生一起爆炸案。停放在该院内的三辆汽车被不同程度损坏。




对郴州市原纪委书记曾锦春庇护下的黑恶势力抓捕行动遭遇反扑和阻力


官方的材料称,“1・5”点燃液化气罐引起汽车燃烧事件,是一名疑似精神病患者所为。但该人在隆回县的家属却并不认同这种说法,他们对记者说,“他是一个再正常不过的正常人”。宜章县公安局一内部人士则对南方都市报记者称,这很可能是黑恶势力分子为报复打黑专案组而策划的事件。

此案至今尚无定论,种种传言和扑朔迷离的答案使宜章民众深感惶恐。之前,宜章打黑专案组成员遭遇黑恶势力的反扑,消息传开后令人咋舌。




2007年5月,为了打击黑恶势力,湖南省公安厅成立了两支“有组织犯罪侦查支队”(即省厅打黑专案组),直接侦查、督办省内有组织犯罪及涉黑案件,领导和指挥市、县打黑专项行动。2007年10月底起,一系列抓捕涉黑分子的行动展开,这是在郴州官场党政官员贪腐“窝案”发生一年多后,继反腐行动之后的打黑行动。部分黑恶势力的后台,是已被逮捕的郴州市原纪委书记曾锦春。




“反腐和打黑,是两个拳头。”湖南省公安厅有组织犯罪侦查支队一名刑警对记者说,对郴州宜章黑恶势力的打击,是省厅的重点之一,“(湖南省省委常委、省委政法委书记、公安厅厅长)李江书记对此决心很大”。




至今,打黑专案组已拘捕刘光运、曹文茂、姚武龙、王强军、王刚军等主要涉黑分子。警方人士称,对宜章其他黑恶势力分子的追逃及侦查工作正紧锣密鼓地进行。




涉黑疑犯多逍遥法外数年




飙车抢人撞翻警车,3次拒捕终被捕




1月2日,广东省乐昌市坪石镇。




身着黑色皮衣的曹文茂从一辆丰田霸道中走了出来,大约走出20米远,打黑专案组成员将其前后包抄,曹旋即被捕。曹是宜章关溪乡人,是宜章“下乡”知名的黑恶势力分子。




在宜章县,依照方位,不同的黑恶势力划分了自己的势力范围———“下乡”(岩泉乡、栗源镇、天堂乡等乡镇)、“梅麻浆”(梅田镇、麻田镇和浆水乡的总称)和“上乡”(城南乡、白石渡镇、里田乡等乡镇)。




据警方人士称,此次“打黑行动”,主要是清剿民愤较大的“下乡帮”及“梅麻浆帮”。




押送曹文茂的车在前,打黑刑警李绍华开着曹的车殿后。警方的车子一路扬尘,朝湖南宜章方向飞奔而去。不到10分钟,即有两辆车子疯狂追了上来,紧紧咬上了李绍华的车,“他们要抢人!”




在107国道上,抢人者与警方展开了飙车大战。




在离宜章县城约2公里处,警车被追上。为了保护疑犯不被抢走,李试图用车子堵住对方的去路。




飞奔而来的车子并不惧怕,猛力的冲撞使李的车子翻下了路边的排水沟。




据目击者及该追车事件的亲历者向南方都市报记者陈述,抢人的车所挂车牌分别为“湘AA9122”、“湘L43687”。抢人的组织者外号分别叫“余崽”、“龙兴”,是曹的同伙。




这是警方第三次抓捕曹文茂,终于将其逮捕。此前,曹等人已多次成功逃脱。




2007年12月6日,打黑专案组的线人在坪石发现了涉黑分子曹文茂及余永章,立即向专案组报告。待警方赶到时,他们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警方有内鬼”,一知情人如此解释。




12月22日,打黑专案组又与黑恶势力分子狭路相逢。经过侦查,警方得知曹文茂、姚武龙及余永章将在坪石镇金鸡宾馆现身。21日,警方即在该宾馆周边布控。




下午2时许,曹等人出现。打黑组干警在实施抓捕之时,曹等人逃回车内启动了汽车。干警李绍华掏出手枪拦在车前,鸣枪示警,姚武龙却将车子朝他直冲了过来。




李转身躲闪,三名疑犯逃脱。“下次出来抓他们,我们要带上微冲(微型冲锋枪),”一打黑组成员说。




疑犯拒捕的消息传到宜章,民意沸腾。“黑恶势力伤害我们,就像香港的电影,没想到拘捕他们,也像电影一样。”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饭店老板对记者说。




与抓捕曹文茂、姚武龙等盘踞于宜章“下乡”的黑恶势力不同,对付横行于“梅麻浆”及“上乡”的涉黑分子王强军等人,打黑专案组显得更为谨慎,“他们可能随身携带武器,特别警觉。”




此前,王已被专门为了肃清郴州官场贪腐“窝案”的专案组传讯过———2006年7月19日,郴州官场贪腐“窝案”经中央高层批示,中央纪委督办,湖南省纪委、省检察院组成“7・19”专案组。据接近“7・19”专案组的人士介绍,王强军已被传讯多次,因此,“他对‘7・19’专案组的传讯不以为然”。




2007年11月的一个晚上,王强军在郴州市华天大酒店与朋友喝酒之时,被“7・19”专案组带走,但此次并不是为了查清某个官员的贪腐行为,涉嫌多起案件在身的王,被移交给了打黑专案组。王强军,梅田镇竹坪村人,是宜章“梅麻浆”一带涉黑势力的主要人员之一。




据打黑专案组一刑警介绍,在郴州官场肃贪风暴发生之前,前述被拘捕的涉黑疑犯,身涉案件已长达数年之久,仍逍遥法外。此次拘捕,是在郴州官场党政官员贪腐“窝案”案发,侦查审理了近2年的反腐行动之后的打黑行动。




2008年1月17日晚,曾开车撞击警察拒捕的姚武龙,在广东乐昌市被警方拘捕。至今,打黑专案组已拘捕刘光运、曹文茂、姚武龙、王强军、王刚军等主要涉黑分子。警方人士称,对宜章其他黑恶势力分子的追逃及侦查工作正紧锣密鼓地进行。




据了解,打黑专案组已对多名黑恶势力分子签发(网上)通缉令。

曾锦春庇护下的黑恶势力




统一着装并配有猎枪、钢刀等武器的“护矿队”




在宜章,盘踞于“梅麻浆”的黑恶势力被称为黄氏集团,“下乡”的涉黑分子则被纳入刘氏集团当中。




宜章境内矿藏资源丰富,是郴州有名的矿区。出生于浆水乡竹源村的黄生福,至今仍被当地人称为最强悍的矿主。其后台,是已被逮捕的郴州市原纪委书记曾锦春。




据曾跟黄共过事的人介绍,年轻时黄是个志存高远的青年,总在想各种办法赚钱。1980年代,黄给一个叫彭北京的宜章老板当装卸工。彭自称对黄生福有恩,提携黄做过几宗生意,在汽油最紧俏的时候,还赠送给他5吨的汽油。




1994年4月,彭北京、黄生福和宜章县城南乡企业办三家联手筹资建立湖南省宜章县玉溪水泥公司,其中黄向水泥厂投资260万元和一些煤炭。企业办投资60万元。次年注册为宜章县玉溪水泥有限责任公司,彭为公司董事长,黄为公司副董事长。




黄生福真正被更多人熟识,是在2000年。那年,黄开始接触政界,并给时任浆水乡党委书记邓高源送去了13万元后,获得了广东梅田三矿的承包权。黄将煤矿改名为荣福煤矿。




然而,黄的举动被一个叫黄元勋的浆水乡民告发。时任郴州市纪委书记曾锦春随即将黄“双规”。




在他人指点下,黄决定向曾行贿,最后,成功取得曾的支持。据荣福煤矿股东之一邱建文透露,曾锦春就此成了黄的保护伞。此后,黄生福每月给曾送去20万元,曾的儿子在日本留学费用也由荣福煤矿支付。




黄生福承认,他将曾的一个情妇安排在与宜章毗邻的广东乐昌市坪石镇工作,而且给她买了一套10万元左右的房子。




从此,不但曾锦春成了黄的保护伞,而黄也以曾密友的面目出现。




在郴州,原郴州市纪委书记曾锦春被称为“曾矿长”,逢矿必入股。若有不从,曾就祭出“双规”的杀手锏———不论谁,他都可以关押控制,直到对方屈服给钱或者干股为止。彼时,曾在郴州权倾一时,其全面控制了郴州矿产资源的开发市场,“曾矿长”的别号由此而来。




2006年9月19日下午,曾锦春被“7・19”专案组带走,9月20日,湖南省纪委正式对曾锦春实施“双规”。经专案组初步查明,曾锦春涉嫌收受贿赂1200万元,另有6800余万元财产不能说清来源。




曾锦春案发后,黄被抓了放、放了抓,不停缴纳罚款或者取保候审金数百万元人民币,其所涉案件尚未被追究。




在黄的身边,有一员名叫王强军的得力干将。王有两个弟弟,分别叫王勇军和王刚军,宜章坊间称其为“王氏三虎”。




据王强军的初中同班同学向记者介绍,1987年,初中未毕业的王强军走出校门。身高约1.70米的王强军,“长得不像坏人”,但脾气暴虐。王氏三兄弟最开始主要是强行向宜章各煤矿推销坑木敛财。市面上卖10多块钱一根的坑木,他们要卖到30多元。在梅田镇,王氏三兄弟渐成气候,手下网罗了一批“小弟”,“梅田帮”由此得名。“几乎每次打架,都有王家三兄弟的份儿。”一位曾在梅田镇派出所任职的干警说。1996年,王强军与黄生福相识,并曾经合伙做过煤炭生意。




2000年前后,荣福煤矿是个烂摊子,没得到安置的矿工要求赔偿,因煤矿开采造成地陷及地下水流失等问题,浆水村民也要求补偿。




对于这些问题,黄生福很快给予解决。黄生福有钱,王强军有人,二人一拍即合。据浆水村民介绍,黄因此开始整编队伍,招兵买马。很快,统一着装并配有猎枪、钢刀等武器的“护矿队”得以成立。对于不服从者采取的办法简单而有效:打!




有时,他们还会进行“军事演示”,向不服从者示威。




2002年,彭北京被一伙黑恶势力分子拘禁。随即,不是党员也没有公职在身的彭被曾锦春“双规”。事后,彭才知道,曾此举是为了帮助其亲信黄生福,霸占黄与彭等三方联合开办的水泥厂。




彭说,自己曾与黄签订过一个内部股份转让协议,但并没有履行而失效。然而,黄生福却拿这个协议将彭告上了法庭。




彭称,在曾的操纵下,法院判决彭北京支付黄生福400余万元。曾锦春带着几名市委常委坐镇宜章帮助黄执行,在没有评估、清点及交接的情况下,郴州中级人民法院将总资产达5000多万元的水泥厂的九年租赁经营权以580万元低价拍卖给了黄生福。




“法院的这种行为是在助纣为虐,形同抢劫。”彭北京对记者说,自己是黄生福和曾锦春最大的受害者,九年之后,这个水泥厂就将是一堆废铁。




由于背后有曾锦春的支持,在“梅麻浆”一带,黄生福在坊间成了名副其实的“大哥”。其手下王强军兄弟带领下的“护矿队”,也日渐让乡邻望而生畏。在曾锦春垮台之后,CCTV等媒体直接指称,黄生福为曾锦春庇护下的黑恶势力头目。

命案后不被追究开始壮大




认为刘家“上面有人”,不少人开始投奔




在宜章“下乡”,黑恶势力在一起群殴事件后开始发展壮大。




1996年6月,莽山林场硅厂发生了一起群体械斗。械斗的双方是刘光运纠集姚武龙、余永章等几十个人,以及硅厂的工人。其中,硅厂一方有约5人被打成重伤,一人不治身亡。




有实名举报材料称,刘光运当时纠集的人马携带猎枪、钢刀等凶器,是为了霸占该厂。刘光运已于2007年10月24日被打黑专案组逮捕。刘的弟弟,现任郴州市人大代表的刘光洪对本报记者说,当时是由于竞争导致矛盾,且是对方挑衅在先,他们才发生殴斗。




命案发生之后,犯案人员并未受到追究。据熟知内情的警方人士称,在相关官员的袒护下,案卷也“神秘失踪”。这起如今被称为“莽山事件”的命案,真相至今成谜。




“这一事件是刘氏集团黑恶势力发展壮大的转折点。”熟知该事件的时任宜章县公安局副局长黄日善对记者说,莽山一仗,发生命案后相关人员却毫发无伤,周围的地痞流氓认为刘家“上面有人”,不少人开始投奔其门下。




刘光运一家,共有三兄弟,属于宜章“下乡”的岩泉镇人。大哥刘光运,小弟刘光洪,“老二没有听说过有什么劣迹”。




刘光运早年在深圳混社会,以练气功的名义广收社会青年做徒弟。据称,刘在深圳“犯事”之后,1990年代潜到广东省乐昌市一带,继续广收门徒。




刘的弟弟、时年已30岁的刘光洪,在1991年还在帮一个叫王文汉的宜章老板打工。




后来,刘光洪自称依靠8万元的借款,做起了水泥及煤炭的生意。几年下来,羽翼益丰。




在向湖南省公安厅打黑专案组的诸多举报材料中,均将刘氏两兄弟及其亲信称为黑恶势力,但刘光洪并不认同举报者将自己称为“黑恶势力头目”的说法。“我是做实业的人,有必要吗?我都是在扎扎实实搞企业,夹着尾巴做人,老老实实做事,委委曲曲求全。”刘说。




据向打黑专案组举报的多份实名举报材料称,围绕在刘光运身边的主要“马仔”,是余永章(刘氏兄弟的妹夫)、姚武龙、曹文茂等人。此外,“下乡”的黑恶势力,亦如“梅麻浆帮”一样,纠集社会闲散人士,统称为“护矿队”。




“护矿队”称霸逍遥法外




打死打伤村民,围攻派出所抢人抢枪




地处湘南边陲的宜章,煤炭年产量达300多万吨,是全国100个重点产煤县之一。据打黑专案组成员介绍,在煤炭等矿产资源价格高企的时代,为了争夺矿区资源而采取暴力行动,是宜章黑恶势力横行乡里的主要形式之一。




2005年8月10日上午,王刚军等人开着3辆车,带领身穿迷彩服、头戴钢盔、手持猎枪及钢刀的60多人,浩浩荡荡开到梅田镇龙村村温塘水煤矿强行收取“资源费”。




不久,梅田派出所干警赶到,捉获几名没有来得及逃走的人员,并押回派出所进行审讯。当日下午,王强军、王刚军等人带领上百人围攻梅田派出所,要求放人还枪。




最后,派出所不得不放出被抓人员,涉黑人员所持枪支也被抢走。




次日晚上,王强军、王刚军又带领数十人持枪来到温塘水煤矿将矿工全部赶走。




此前,已有“护矿队”成员犯下命案。




2004年10月5日,梅田镇梅田村村民李严兴被“护矿队”成员打成重伤,构成二级伤残。当年11月24日下午,“护矿队”成员将梅田村村民李辉手脚砍断。李辉因流血过多、抢救无效死亡,被害时年仅18岁。




“没人敢动,他们可以为所欲为。”被“护矿队”砍伤的一名受害人说。2006年2月11日至13日,宜章县麻田镇官田自然村遭受了一场前所未有的浩劫。“护矿队”成员煽动近千人携带汽油、大刀、长矛、铁锤等凶器对官田村七户人家的楼房一顿乱砸、火烧,并毁坏村民八辆汽车。




两天后,宜章县公安局派出200多警力才控制局势。一年多以后,此案经媒体披露,几名主要涉案人员才得到法办。




作为“护矿队”的主要首领,王强军惩罚“欺负”自己朋友的人也决不手软。




2006年4月3日,王的一个广东朋友酒后无证驾驶,被执勤的交警发现,将其连车同人带到县交警大队进行处罚教育。




王强军得知情况后大为恼火,派出百多社会闲杂人员扛枪持刀冲到县交警大队一顿乱砸。




“他们太嚣张了,持枪拿刀到交警大队来闹事,”提起“护矿队”的种种行为,宜章县公安局交警大队一副队长仍很激动。




2006年4月24日,龙村村民曾远祥第一次领教了“护矿队”的暴行。




当天下午,曾在县城取了一万块钱,准备给自己煤矿的矿工发工资,租了一辆出租车往煤矿上赶。




在走到梅田镇狮子岭下车时,被一辆金杯面包车追了上来。车上跳下七八个人,除了猎枪,这些人还拿着砍刀。




曾远祥知道,那是“护矿队”的人,拔腿就跑。“砰”的一声,曾左臂中弹,鲜血直流。很快,曾远祥又身中一枪。




大约跑了300米后,曾倒在村民房子附近的田里。这时,“护矿队”的王志军、王美东等人跟着血迹找到倒在田沟里的曾远祥,连砍10余刀,并抢走一万元钱后逃之夭夭。




“我的手彻底废掉了。”曾对本报记者说,上百颗铅粒射进他的体内,至今还有50多颗没有取出来。




尽管宜章警方对曾远祥被砍的事情展开调查并抓获部分人员,但“护矿队”还是对外放风:今后谁拒交“资源费”就是曾远祥的下场。




此前,“护矿队”多次到曾开办的煤矿收取“资源费”未果,王刚军等人觉得有失面子,终于在4月24日将曾砍倒。




“下乡”的黑恶势力成员,横行乡里,也是无人敢问。

2004年农历十一月,余永章、曹文茂等纠集40余人,携带猎枪、钢刀及炸药等物冲进栗源镇箕冲村的一个煤矿,将此煤矿的厂房和机电设备等全部烧毁。案发后,矿主王英华、王志平等三人报案,据称,派出所的一名干警要求不要再报案,此后,刘光运在没有任何投资的前提下,成了该矿的第四个股东,“每月在矿里分红拿钱”。




2005年12月25日下午,余永章、曹文茂及姚武龙等20余人,开着4辆汽车撞进了王文汉与人合伙开办的宜章县安顺煤矿。20余人手持猎枪、大刀和铁棍,一边叫嚷、一边砸开厂房门窗,点火焚烧厂房,并打伤煤矿看守二人。




对于此事,王文汉的解读是遭受了曾锦春马仔的打击报复。王称,在2002年至2003年期间,为了打官司的需要,王通过中间人给曾锦春送去了16万元,曾得到这笔钱后,王文汉的官司一审胜诉。在二审时,对方却给曾锦春送去了更多的钱,最终导致王在官司中败诉。




一气之下,王文汉于2004年开始向中纪委、湖南省纪委举报曾锦春的受贿问题。“这是曾锦春庇护下的马仔干的”,王说,其实名举报曾锦春贪腐的事情暴露后,曾锦春曾放言要其亲信收拾王。




焚烧安顺煤矿之后,余永章、曹文茂等人并未受到任何追究。2006年3月8日,曹文茂、余永章在栗源镇开采煤矿,需要占用该镇塘岭村村民李云林的稻田。李不同意,曹文茂等人即将其打成重伤。3月10日,曹等人又对到镇政府反映此事的塘岭村民进行殴打。




“他们(曹文茂等)在原始积累期间,确实是做了一些违法的事情。”刘光洪对本报记者说,但此事与他“不拉杆”。




多位黑恶势力受害者向记者陈述,那时,他们遭遇伤害,但相关责任人却逍遥法外。




一个背景是,曾锦春的女婿雷军彼时坐镇宜章县公安局,后被任命为局长。知情人称,雷与前述黑恶势力分子关系甚密,“致使在每年的‘打黑除恶专项斗争’中,如曹文茂、姚武龙等人没有成为打击的目标”。




2006年9月19日,雷军被“7・19”专案组控制。




死亡威胁并不是打黑最大困难




黑恶势力“社会关系复杂,给打黑工作带来一定难度”




2006年7月19日,中央领导在相关材料上做了批示,要求彻查郴州腐败案。中央纪委督办,湖南省纪委、省检察院“7・19”专案组得以成立。




9月19日,曾锦春被“双规”后,其官场党羽亦如多米诺骨牌般轰然倒塌。据了解,曾经令宜章民众闻风丧胆的黑恶势力分子,或潜逃,或蛰伏。




2007年3月20日,被横行于“梅麻浆”的“护矿队”打死打伤者的家属们在郴州市政府门前打出横幅,“请求政府,严惩宜章王刚军黑社会团伙,还我公道”。




被黑恶势力伤害的宜章民众,通过多种途径对黑恶势力的暴行进行控诉。彭北京信任媒体,这几年来多是向新闻媒体披露其遭遇。王文汉在某军区有个当军官的儿子,则借助军属的名义向军区写信求援,相关求援信被直送湖南省委相关领导———被“下乡”黑恶势力伤害的民众,亦团结在王的周围,向湖南省有关部门举报黑恶势力分子对他们的伤害。




各种举报信不断飞向中央、省、市等各级部门和官员,郴州宜章黑恶势力的存在引起了湖南省相关领导的重视。




据称,湖南省委常委、省委政法委书记、省公安厅厅长李江看到相关举报材料后震怒,表示要严惩宜章黑恶势力。为了打黑,2007年李江不惜砍掉了省厅立起的一面红旗———涉黑的耒阳市公安局局长肖强。




2007年5月,直接由湖南省公安厅领导的打黑专案组成立。湖南省公安厅尽遣精锐,派到郴州宜章摸底调查。宜章县有关领导亦表示,县委政府的决心很大,“将对这些黑恶势力继续采取高压态势”。




2007年10月12日,被黑恶势力残害的宜章民众,见到了湖南刑警总队打黑支队支队长胡新民及中国十佳警察之一、被誉为“打黑英雄”的刑警吴干呈等人。




当日,打黑专案组分别在宜章两家酒店向受害者调查取证,被“梅麻浆帮”及“下乡帮”伤害的宜章民众,站满了酒店的房间。




“这下,我们知道湖南是要对宜章的黑恶势力动真的了。”曾远祥说,省里的刑警看见他身上的刀伤和枪痕都流下了眼泪。




10月24日,“****”闭幕之后,打黑专案组开始对疑犯实施抓捕行动。“主要是取证和追逃”,一名打黑刑警说。当日,早在1996年的“莽山事件”中犯案的刘光运,被打黑专案组逮捕。




2007年12月,湖南省公安厅厅长李江亲自到郴州督阵,制订、部署打黑方案。




在抓捕黑恶势力分子的过程中,如前述黑恶势力分子开车撞击警察的事件,令打黑刑警感到宜章黑帮的嚣张。“甚至有人放出话来,要我们小心自己的性命”,一打黑刑警说。




“遭到他们的报复,那是很正常的事情。”湖南省厅打黑专案组一成员对记者说,遭到死亡威胁并不是打黑行动遇到的最大困难,宜章黑恶势力“在当地经营多年,社会关系复杂,这对打黑工作带来一定的难度”。




今年1月5日下午,宜章县公安局爆炸案发生后,种种传言使被黑恶势力伤害过的宜章市民感到惶恐。




1月9日,被关押在资兴看守所的刘光运被押回宜章县看守所———这被解读为一个黑恶势力可能被降格处理的信号,当天晚上就有宜章官员去看望,令受害者感到不安。




为此,宜章黑恶势力受害者组织一个腰鼓队,走上街头支持湖南省公安厅的打黑行动。腰鼓队走在前面,受害者们相互搀扶,沉默着,走在后面。




几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伤者说,他们之所以走上街头,也是迫不得已,一半是为了感谢打黑的警察,另一半则是督促地方政府和警方持续深入打黑,真正还宜章安全。




“我们只是想过平平安安的日子。”曾远祥的母亲颤颤巍巍,神情激动。




曾锦春庇护下的宜章黑恶势力




“下乡帮”刘氏集团 刘光运(已拘捕)




主要“马仔”:余永章(刘氏兄弟的妹夫)、姚武龙(已拘捕)、曹文茂(已拘捕)




1996年6月,莽山林场命案发生后,刘光运率领的犯案人员并未受到追究。据熟知内情的警方人士称,在相关官员的袒护下,案卷也“神秘失踪”。“这一事件是刘氏集团黑恶势力发展壮大的转折点。”。




曾锦春的女婿雷军彼时坐镇宜章县公安局,后被任命为局长。知情人称,雷与黑恶势力分子关系甚密,“致使在每年的‘打黑除恶专项斗争’中,如曹文茂、姚武龙等人没有成为打击的目标”。




“梅麻浆帮”黄氏集团 黄生福




主要“马仔”:王强军(已拘捕)、王勇军(已拘捕)、王刚军(已拘捕)




黄生福曾因荣福煤矿问题被告发而被时任郴州市纪委书记曾锦春将其“双规”,后在他人指点下向曾不断行贿,包括支付曾的儿子在日本留学费用,及为曾的情妇安排工作、购买住房等,从此,曾锦春成了黄的保护伞。由于背后有曾锦春的支持,在“梅麻浆”一带,黄生福在坊间成了名副其实的“大哥”。其手下王强军兄弟带领下的“护矿队”,也日渐让乡邻望而生畏。


(以上内容摘自腾讯网,并非本人原创 在此声明)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