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一个大自然破坏者的忏悔

781033 收藏 3 363
导读:经常在自己的屋下,到麻雀的窝里掏蛋和雏鸟那是家常便饭了,而且还经常采用下蚂蚁套的手段去扑捉老麻雀。但由于那时农村的蛇很多,有点时候,在自己或其它邻居的屋顶上的缝隙中,总能看到一些无毒的青蛇在缠绕,那是它们去和我们人儿一样,去为那美味的鸟儿去的(我们在鸟儿的繁殖季节是不吃它们的)。 虽然蛇是无毒的,但对于我们的孩子来说,还是怕它们的,可以说怕到了极点。但这仍然不能阻止我们的破坏行动。

一个大自然破坏者的忏悔


2008年1月12日

去年十月份到农村老家,我为了留下儿时的记忆,特地带上我的数码相机,准备好好的摄制一些美丽的乡村图片,给我未来的回忆增添一些色彩。

高高兴兴的来到姐姐家,虽然很累,但由于时间有限,不能在农村消闲太多的时间,因此,我吃完中午饭,就一个人出发了。姐姐一家在忙着秋收,由于我离开已经很长时间了,所有我已经心有余而力不足了。一点的忙也帮不上,不,实际上是不想帮忙了。

可是,顺着记忆的河道,进入我脑海中的美丽景色,看到的却是一片的枯黄,我的心情低落到了极点,然而事实摆在了面前。

如何造成了这样的慌乱(实际上是景色变成了庄稼地),我遗憾的眼睛里装满了迷茫。

其实,说起来,我也是一个破坏者,只是那时还没有意识到罢了。

经常在自己的屋下,到麻雀的窝里掏蛋和雏鸟那是家常便饭了,而且还经常采用下蚂蚁套的手段去扑捉老麻雀。但由于那时农村的蛇很多,有点时候,在自己或其它邻居的屋顶上的缝隙中,总能看到一些无毒的青蛇在缠绕,那是它们去和我们人儿一样,去为那美味的鸟儿去的(我们在鸟儿的繁殖季节是不吃它们的)。

虽然蛇是无毒的,但对于我们的孩子来说,还是怕它们的,可以说怕到了极点。但这仍然不能阻止我们的破坏行动。


放学回家,或者是星期天的日子,我们的心被游戏所倾倒,被扑鱼所迷惑,被扑捉青蛙所吸引,被野地上几只笨狗狂追矫健的兔子的滑稽表演所迷惑,被夜晚在屋檐下寻找休息的麻雀所牵动,……,总之,我们有我们的欢乐,我们有我们的自由,我们有我们对自然的贡献和破坏,我们有我们幸福并闯祸的日子。

在我们家东南方,距离我们家大概有500米的距离,有两棵高大的老杨树,说它老,是因为我记事的时候,就看到它们的高高大大,与距离它们几十米的防风林带的同类相比,它们显得高大而威严,同样对要在伙伴们中间树立威信和自豪的小男子汉们,最好的显示就是做一些大多数人所不能做的事情,如夜晚到凄凉的坟地上去,还有,那就是爬上高高的树顶,如能在上面耍些花样,更会换来小伙伴的信赖和推崇。

虽然我的个子与伙伴们相比显得比较矮小,但我非常的灵活,特别是善于爬高或技巧性的游戏,时常进行的爬树比赛,都是以我的胜利而告终。有时,我们在游戏当中,会在树上休息一段时间,任由田野的风在身边掠过,而我们所依附的树木在风的强力推动下而摇摆起来。当然,我们会很好的采取一些保护措施的,或找一个平稳的树杈坐在上面,或用脚紧紧的缠住树身,手也要有一个可以依托的地方,这样,自己的胆量也就打了起来。可以尽情的享受风的吹拂,享受阳光的抚摸,享受在树下的伙伴们鲜明的目光。有时我们自己也会在高高的树上使劲的晃动着树木,看谁能将树木摆动的幅度更大。更胆大一些,有时候,但不是在特别高大的树木上,我们会躺在从主干伸出的枝杈上,眯着眼睛,感受童年的快乐。这既是我们童年时的一种消遣,也是在锻炼我们的勇敢,磨练我们的胆识。

那时,我们农村的树木是很多的,常年生活在这里并在此地繁衍生息的鸟类也有几种,除了我们最熟悉的麻雀外,还有乌鸦、喜鹊、鹄腊等。乌鸦和喜鹊的窝是建在高大的树木上的,选择分出几个枝杈的地方。

淘气的我们是不会放过在我们的面前每一个乌鸦和喜鹊窝的,我们不是爱上成年的鸟儿,而是迷上里面的雏鸟或里面的鸟蛋。

鸟窝存在的地方,虽然很安全,但那是对鸟类,它们可以轻轻的落下,嬉戏,亲热或养儿育女,对于我们人类,还是非常危险的。但那也抵挡不住对我们的诱惑。我们看过被小鸡孵过的鸡蛋,打破后里面有红色的血丝,那当然也要看一看鸟蛋了。孵出的小鸡我们调逗着,也想当然地要养养空中飞翔的鸟类。经验多了,也就基本上知道什么鸟窝里面该有几个鸟蛋了,或是该有幼鸟了。

家门前树上的鸟窝,就是我常常光顾的地方,但每一次都被它的主人的骂着。

那是一个乌鸦的窝。每一年,都是这一对老夫妻在这里产蛋生子,但由于有我们孩子的存在,很少看到有它们的孩子能长大成人,因为有了我们当初的无知和好奇的破坏。

很多时候我就是这些恶作剧的执行着,有的时候是和伙伴们一起,有时是自己单独行动,而且还不敢告诉大人,那样是不允许我们这样的,不是为了别的,而是那样做是很危险的。危险?那不正是我们这些没有资历、没有经验的小毛孩子喜欢做的事吗?

爬在二十几米的树上,不害怕是不可能的,但好奇心以及自我的表现欲望使我还是爬到了上面,一只手小心的抓住树干,两只脚踩在实处,用另一只手伸进鸟窝中,搜索着,一个,两个,三个,总之,我们有时把里面的蛋或雏鸟全部收光,有时,心情好的时候,可能会留下一个。不管怎样,每一次的头上都盘旋着乌鸦,或试图靠近你,哇哇、哇哇的叫着,恐吓你。

我把鸟蛋或雏鸟小心的放在衣服的口袋里,缓慢的从树上下来。这个和爬山有些相似,上去容易下来难那,还要低头仔细观看脚可以踏实的地方。

汗,已经从身上不自觉的出来了,自己虽然有感觉,但却没有擦汗的功夫。来到地面,后背已经湿透。抬头看看树上,它的主人已经在上面了的窝里面蹦着跳着寻找,哇哇的叫着,那声音,现在想来,一定含有百般的无奈和无限的凄凉,还有对生活的绝望。

我们分配鸟蛋,每个人一颗,很多时候有些伙伴没有该着,那没有办法,一般都是分给大点的,同样是地位和岁数的原因。由于鸟蛋的皮很薄,或下树的过程过于紧张,或许还有破皮的鸟蛋,那样我们就当场将这样的蛋摔在地上,从中可以看出是否已经孵化。好的就拿在手里进行把玩,直到不喜欢为止。

或我们得到的是已经孵化出的雏鸟,我们就用一个器具把它养在其中,去抓些蚂蚱、蜻蜓、蝴蝶或虫子喂食,或小米、高粱米,那也仅仅可以使其多活几天。

连续几年,搭在高高的杨树上的鸟窝,就是我经常惦记的地方。


还有一处,那是在我们的村子东边略北,距离我的家有3华里的地方。同样有一棵大杨树,长在庄稼地的中央。在离地面大约有1米5左右的地方,有一个树洞,在那里同样有一家鸟儿在安家,那是一种叫起来咕、咕、咕声音的鸟儿,我们称它为臭咕咕,因为它的窝里有一股腐蚀了的臭味。

那里,也是我们男孩子们经常光顾的地方,也是为了掏鸟蛋。每年我们都会照顾几次,有的时候有了收获,有的时候什么也没有,那是因为鸟蛋已经让其他的伙伴们捷足先登了给掏走了。

大概有几年的时间,我们没有看到这个鸟窝有一个幼鸟出生。几年后,两个大鸟也不见了。

看了这都是我们孩子们造的孽。

那里,留下了我童年的快乐和痛苦,留下我破坏的足迹。

现在,只要悔恨。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