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号四大名著 剿灭 第四十四章 失去目标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73/


就在“龙牙”要插在院门上的一刹那,院门突然动了,刚才的忍者不知道从哪里一下子跳了出来闪过“龙牙”,匕首直挺挺地钉在了忍者背后真正的院门上。

“还想跑!”曾三山掏出另外两把“龙牙”,不等忍者做出再次逃跑的反应就掷了出去。忍者仓皇举起左手的刀“铛”挡掉一把,而另一把却是无论如何也无法避开,连忙侧身来了个丢车保帅,让本来瞄准心脏的匕首打中了左臂。

没等忍者做下一步反应,水京和洪闻理的枪口已经双双逼到了面前。看着两人黑洞洞的枪口,忍者也知道自己被捕是注定的事了,反握刀的左手也垂了下来。

“猴子猴子,这边已经搞定。你那边怎么样了?”洪闻理打开步话机。


“猴子猴子,这边已经搞定。你那边怎么样了?”从候正耳朵旁突然传来洪闻理的呼叫。

“嗯,好的。我马上过去。你们在村口原地警戒。”候正对着步话机话音未落,周围突然吹起了怪风。整个寺庙破损的墙壁间传来“呜呜”的风声让人有些毛骨悚然。候正立即将“狼烟”的照射范围改为全角,顿时刚才成一束的强光变成了一个圆形,从前面看去就像是候正在脑袋上装了一面光盾一般。

候正在原地慢慢地转了个圈,周围的风声愈发地怪异,寺庙的墙壁在“狼烟”的强光下显得苍白,墙壁的缝隙犹如一张张撕裂的鬼怪的血盆大嘴。候正慢慢地转圈,确认周围没有异常情况后才继续地向寺庙内部的大殿走去。

“吱呀”,大门突然自动地打开让候正立刻向后退去,同时手中的“时力”早已举起瞄准了黑洞洞的大殿内。

大殿里仍然是那难闻的臭味,候正转动着头盔仔仔细细地搜查着每一个角落。就在这时,耳边再次响起了危险警报——骨笛声!

“哇。。。。。。咿唔”随着骨笛声的响起,候正突然觉得眼前一暗。“狼烟”被忽然飞过来的一个东西挡住了,而且那东西的使命仿佛就是为了挡住“狼烟”的亮光般纹丝不动地抓住了候正的头盔。候正用力一扯,顿时一声很尖利的叫声响起,头顶的“狼烟”终于又重见天日了。借着亮光一看,候正看见手里扯下的是半只血淋淋的蝙蝠。

没等候正扔掉手中的蝙蝠尸体,大殿顶已经响起了“扑棱棱”的翅膀拍打声,候正抬头顺着头盔上的“狼烟”亮光一看,一大群的蝙蝠正在向自己劈头盖脸地扑来,而更糟糕的是大殿外还有蝙蝠飞进来。

候正见势不好,急忙灭掉“狼烟”卧倒往寺庙外匍匐前进。因为他可以肯定这些蝙蝠是受人操纵的,而自己断绝光源让操纵它们的人看不到自己那蝙蝠就失去了目标。

仿佛是为了证明候正的想法,就在候正关掉“狼烟”的一瞬间,蝙蝠群顿时失去了目标,空中到处都是扑打翅膀的声音。候正保持着匍匐姿势快速地爬出大殿向寺庙门爬去。耳边的骨笛声渐渐地消失了。

眼看快要到寺庙大门,候正突然停止了行动。因为寺庙外的月光映照下可以清晰地看见自己面前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个披着长发的影子,而这影子的右手正举着一个看上去像枪一样的东西。

说是迟那时快,候正立马打开“狼烟”转身端起“时力”,速度快得身后影子的主人都没反应过来,不,是根本不能反应。因为候正此时借着亮光将来人的脸看了个一清二楚,是个假人!


“猴子那边有撒子没得哦?”曾三山看见候正还没过来有些着急。

“猴子这么精,能有什么事?”水京一边监视着旁边刚刚抓获的一身忍者服的“DK”,一边摆弄着刚从“DK”手中缴获的一大堆忍者工具,忍者镖、手里剑、烟雾弹。。。。。。

“我说你随身带这么多你不累啊?”水京用日语调侃起被抓捕的“DK”来。“DK”睁着眼睛瞪着水京,可无奈手被铐着嘴巴被堵着所以不能进一步地对水京拿忍具当玩具的做法有所表示。

“反正没事,不如先审审这小子!”洪闻理看了看周围一屁股坐在庄稼地里。

“也好。”水京放下手里正在摆弄的忍者镖,抬起头来直直地看着被抓获的“DK”,足足盯了他三分钟。“DK”被盯得浑身不自在,嘴里开始哇啦哇啦地哼哼。

水京一把从俘虏嘴上撕掉胶带,扯得“DK”哇哇乱叫。

“别吵!我们解放军优待俘虏。什么名字?为什么会跟我们交手,你们的目的是什么?”水京丝毫不给对方喘息的机会,一梭子问题用标准的日语全甩了过去。

“‘DK’,雇佣兵。我们的目的就是。杀死你们!”“DK”直视着水京恶狠狠地回答。

“你们是怎么控制我们的人,怎么控制村民。你们杀我们为什么要绑架村民的小孩子。”水京的语速依然是快如子弹。

“哼哼”“DK”鼻子里开始哼哼,接下来的一句话立马让他昏了过去,“无可奉告!”

“我操,你小子就不能下手轻点。这要是打死怎么办?”水京看着被曾三山一耳光打晕的俘虏哭笑不得。

“我又不是熊,下手打得死人。你说勒个小日本恩是个锤大爷养的。照你能个问肯定不得说实话,看来我要用我的土办法才得行。”曾三山说完向庄稼地旁边的粪池走了过去。

“来,把勒崽儿给我弄醒。”曾三山用粪池旁边的舀粪勺舀勒满满一大勺粪,掩着鼻子走过来。水京和洪闻理一看都傻了眼。

“三儿,你不是哦?”水京看着一勺子粪有些惊讶地看着曾三山。

“不是撒子不是?当年那些龟儿日本人侵略的时候逼供比我勒个轻多了。来,把勒崽儿整醒。”水京和洪闻理见状也只得一人虎口一人人中把个“昏过去”的“DK”硬生生地给叫醒了。

“你的,再不说实话的。”曾三山满口胡说八道地指了指粪勺,“大粪的吃。”

“DK”看着那勺子再看看曾三山确定他不是在开玩笑,突然做出一个让三人都感到不可思议的动作,双手分开一脚踢向粪勺子,粪便顿时泼了粹不及防的曾三山大半身。


曾三山那边臭气熏天,候正这边也不轻松。因为在灯光下的那张脸是一张木讷的白纸糊成的脸。而整个人就是一个纸人,而最令候正吃惊的是,这纸人居然在自己看不到的不知名的外力下一步一步地向自己走过来。

“操!让你给老子装神弄鬼!”候正从怀里掏出“霹雳火”一枪点燃了纸人,在一团火光中纸人很快地烧成了灰烬。

“不是这么简单吧。”候正看了看四周,更加地警惕起来。整个寺庙内安静得出奇,刚才还在闹腾的蝙蝠群也不知了去向,要不是面前有一个纸人的灰烬。候正一定以为刚才都是自己的幻觉。


曾三山一下子没躲开被泼了大半身的粪。直想骂娘,而水京和洪闻理见俘虏要跑连忙左右包抄上去。谁知道两人同时眼前一花,再同时感到自己伸出的手被一个冰凉的东西套上了。

“手铐!”两人心里一惊,“DK”是怎么脱离手铐还不知道呢,现在两个训练有素的特种兵居然同时被一个俘虏反过来在两人未做出任何反应的情况下铐住了!两人的吃惊程度不亚于看到长城突然立在珠穆朗玛峰后面。

曾三山眼见俘虏“DK”向庄稼地里钻去,连忙追了上去。谁知道才追两米就一下子失去了目标,曾三山再次闭眼希望找出对方的呼吸,却不料四面八方陡然响起了蛤蟆的叫声,而且是围着曾三山在叫。

“我操!可惜我当时没跟到老汉学好本事。”曾三山知道敌人是忍者也不敢再深入追踪。毕竟现在是晚上了正是适合对方作战的环境。跺了跺脚,打开“狼烟”回到刚才待的地方。迎头就差点撞上解开手铐的水京和洪闻理。

“我说你们两个搞撒子灯?”曾三山看着两人没好气地问,“居然遭俘虏跑了。”曾三山想想刚才被泼了一身粪就不爽,现在身上还是股臭味。

“这小子有点邪门,可能练过类似于缩骨功之类的功夫。”水京看了看曾三山说。

“缩骨功,你豁我迈?忍者还要教勒些东西?”曾三山看起来非常不爽。

水京和洪闻理对视一下,因为是自己的责任也不能说什么。索性两人一屁股坐了下来。

曾三山看两人都不说话了,也觉得自己不是很冷静,也坐了下来,随手打开步话机。

“猴子,猴子。情况如何?”


“还在侦查,天亮汇合天亮汇合。”候正说完就关掉了步话机,此时就是一根头发丝掉在地上也能听见别说是说话了。可是周围却没有丝毫动静。

在一秒一秒的等待中,四人虽然在两个不同地方,但是都十分警惕。等待着,等待着应付已经失去的目标可能发动的突然袭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