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学期的最后一天,女儿又领回了一大堆奖状,然而与往常一样,她又一次未能领回份量最重的“三好学生”的奖状,我于是再一次苦笑着,忍不住想写一些感慨。


这一次,一个班的三好学生名额有六名之多。请看看我女儿的情况:平时考试测验总的平均分数全班第一,期末大考语文、英语100分,数学98分(仅仅是因为一道我也吃不准的莫名其妙的选择题被扣2分),事实上,她在数学方面的优势更大,是年级速算竞赛第一名、年级数奥竞赛第一名,此外,在学生民主投票中排名第二(第一名是班主任的侄子),此外她还是舞蹈兴趣班中跳得最好的,在身体、体育方面也是没的说,运动会接力比赛她跑最后一棒,另获得个人第一名一项,第三名一项。诸位请看,我究竟还能要求她优秀到怎样的一个程度?这样的学生居然会挤不进那一个班就有六个三好学生的名额之列,有这么滑稽、过份的事情吗?


女儿是个机灵鬼,她早就多方打听,摸清了一些情况,请看那六名获得三好学生的同学的情况:班主任的侄子一名、本校另一位现任教师的儿子一名、被女儿与其最要好的小朋友亲眼目睹给老师送钱的一名、本校已退休的一位“德高望重”的教师的外孙女一名、我市某局副局长之子一名,只剩下最后一个,据女儿说“背景不明,待进一步调查。”


确实,她所在的这个班本身就是“很需要进一步详细调查的”,这所小学是本市最好的一所小学,为了突破“就近入学”的限制,当初入学时我也是托了朋友,还交了8000元“赞助费”才进去的,如果没有“关系”,据说交再多的钱也没用,当时为了此事去找校长时,他办公室的电话响个不停,当然全部都是“那事”。本以为事情已然搞定之后,老婆居然又从另外的“渠道”获知虽然早就没有所谓“重点班”了,但其实在分班时还是“按惯例”有一个“特殊班”的,于是老婆又通过她的关系找朋友帮忙,才最终“如愿以偿”。从后来的实际情况来看,很明显确实就是这个特殊班--------当官的一大堆、本校、以及本市其他学校的老师的孩子更多,幽默的是,这个班还特意安排了一个留级的劣等生,明显是掩人耳目,其实好像连“掩人耳目”也谈不上,这说难听的就是“既想做***、又想立牌坊”。


有一个情况也是很有趣的,我想国内大部分小学也一样:就是平时测验的题目还有些难度,期末大考的题目则出奇地简单,本来简单一点也没什么,问题是落差实在是太大了,不用说,大家也知道这是为什么。


还有一件事更有趣,年级速算竞赛、年级奥数竞赛,这两项竞赛无疑是份量最重,也是老师、家长最关注的,但是,校方却自始至终不公布具体的成绩。女儿分别两次找数学老师问成绩,每一次数学老师都是笑眯眯地说:“不告诉你,你考得非常好。”最终的结果都是:仅仅评出几等奖,其中一等奖都是一个年级五名,也就是说,不排个人名次。这样做的结果是什么呢--------女儿只知道自己是一等奖,不知是第一名,因此未能成为三好学生似乎也就少了些理由。(最终我还是通过老婆的一个朋友的朋友获得女儿实际上都是第一名的情报的)


班主任公布完各奖项后,女儿的脸上自然乌云密布,我想也许是班主任实在觉得自己有些过份了,单独把女儿叫到了办公室,说了些安慰的话,说什么三好学生也需要轮流的(事实明摆着并未如此),并鼓励女儿继续努力,承诺下学期一定给予她这一称号--------真是滑稽透顶啊。


事实上,家长真的会那么在乎自己的孩子是否是三好学生吗,根本不是,如今的家长都太忙了,最多也只会关注自己孩子念书的实际真实情况,而不至于幼稚到真的会在乎三好学生这样的虚名,而且家长们都心知肚明那完全是虚假的。那么,为什么家长实际上并不在乎,而班主任老师还是要做“特殊处理”呢------ --这就又是一种典型的中国式悲哀了,有特殊背景的、送过礼的、请过饭的,如果在期末评奖时班主任不好好意思一下,还有什么情况可以意思一下?如果不意思一下,又如何“报答”家长?这确实是一种不正之风,但是凭心而论从这个小学的实际情况来看,又确实没有对实际的教学质量产生消极影响,那么,这群人,这群典型的中国人整日没事找事的又在瞎忙乎些什么?


对于汉民族充沛的、无休止的、异常的“活力”,我总是怀着一种无可奈何的、矛盾的心情。汉民族确实特别地喜欢“捣鼓”,特别地喜欢“钻空子”,问题是,这种劲头从实际的最终效果来看,又往往总是没有任何意义的、低层次的,仅仅是小聪明而已,仅仅是一些个人蝇头小利,而且总是从一个总体来看是有消极影响的,使总体的效率下降,这也是汉民族缺乏团队协作能力的一个大原因。就象一大堆热锅上的蚂蚁,个个精力充沛、兴奋异常、忙东忙西、乱作一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