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虽然不能肯定这个世界上到底有没有先知,但此时此刻,我敢负责任的说,至少我不是,不然我怎么会将自己置身于如此的窘境之中?


就在两个星期前,当我们所乘坐的美国空军第335航空联队从亚利桑那州——戴维斯•蒙森空军基地起飞的C-130H多用途战术运输机“孟菲斯美女号”缓缓降落在巴格达国际机场(原萨达姆国际机场)的那一刹那(这句真长~),我才清晰的认识到,我真的已经身处于一个陌生的国度,并开始对我未知的前途有了一种深深的忧虑。


巴格达国际机场位于伊拉克首都巴格达以西16公里处,属于军民两用机场,民用跑道长为13123英尺,军用的为8800英尺,全都是沥青铺筑。我不得不说,这个机场虽然单调,但是比我想象中好得多,我原本认为它早已破败不堪、满目疮痍,而非现在所看到的这般干净整洁。想必美国佬为了保证它的正常运行,还是付出了很大努力的。然而,远处那堆未知飞机的残骸中,高高耸立着的尾翼,还是在清楚的提醒着人们,这里是战乱区域。


在飞机还未停稳的时候,我就在想,是什么样的力量让我在短短几天内,就决定远离祖国7600公里,来到了一个漫天飞舞着黄沙,身体脆弱但精神依然顽强的城市?时间倒回到公元2008年1月20日。


在湖北天门城管事件发生之后的第13天,在北京召开了“全国城管(执法)局长联席会议”,并在会后发表了声明,要求在城管执法战线上的全体同志高度重视此事,并要深刻反思,查找问题,迅速调整。同时全面推动亲民、文明、和谐的执法队伍新形象建设。说真的,当我被恐怖分子和美国佬夹着打的时候,我才深刻的体会到,这些官老爷们说的屁话有多臭!他们只管说,我们只管死!


其实在上面的条文中并非都是空洞的“宣言”,还是有一条需要实际操作的项目,那就是“结合现代反恐需要,培养优秀城市管理执法队伍”。于是这帮大佬们盯上了战乱中的伊拉克。


自从03年3月20日以来的伊拉克战争,美军已经死伤超过3000人,但依然没有使伊拉克出现一丁点的和谐气象,而有些友军又在此时开始商讨撤军事宜,这无异于釜底抽薪,使得美国佬痛苦万分。可这与我们城管的执法有什么关系呢?原来在局长联席会上,某局长提议在现在的执法困境中找到一条新的道路,但又恐于在执行新的执法方式中出现更大纰漏,想找一个地方先进行小规模试验,如果成功,再推广全国。所以巴格达进入了我们的视野,当然急缺人手的美国佬十分愿意,这也叫互惠互利,全面双赢。经过外交部与美国人的协商,44名全国精挑细选的骨干执法队员在美国亚利桑那州的荒漠中进行了为期两周的生存训练以及战地救护常识后,就直飞巴格达了。以上这就是我们来到这里的原因。


其实,在这个国家最大的障碍并非气候、饮食、语言所带来了的不便,而是对家乡的思念。当然这种思念包含了对善良、和蔼的违章商贩的思念。到了这里我们才深深的意识到,我们原来的工作环境是多么的温暖、清新。在国内,违章小贩怂点的去我们门口吵吵一番,横的也就是拿个撑杆、铁锹什么的咋呼两下,一看架势不对,就钻车子底下耍无赖。可这里不一样,人人都有枪,并且动不动就跟你车前来个自爆什么的,真是处处都要小心。不过这样也好,无限正义的城管队员到这里就是为了试验以“超强硬”制裁“强硬”的执法新形式,这里的混乱环境正好完美的模拟了将来可能遇到的各种突发事件,以帮助我们完成应对这些突发事件的应急预案。就在这鸡飞狗跳般的战火中,一群文明、亲民的执法队员诞生了。


有一次,美第三机步兵师第一旅的侦察分队在拉希德大街上发现了两个新盖起来的简易房,怀疑是恐怖分子的藏身窝点,决定前去征缴。而我们第二支队的任务是配合他们。记得美军在冲击第一间简易房时,遭遇到了顽强的抵抗,经历了两小时的作战,付出4人死亡,17人重伤的代价后,终于攻陷了那间小屋。但此时的进攻实力已经大大缩减,再加之他们与武装分子交战之时,巴格达绿区内发生了武装袭击,基地无法派兵支援这里的战斗,只好由我们城管执法队员对第二间简易房进行攻势。于是我们决定在美国佬面前露一手让他们瞧瞧。14名执法队员手持钢管走到了房门口,先是“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的与屋内交谈了15秒,再又耐心等待了3秒后,决定强攻。先由支队长“吴天理”同志一脚踹开加钢防盗门,紧接着队员们鱼贯而入,随后就是长达2分半钟的近身肉搏战,由于我们的队员从小接受中国街头流氓式的格斗训练,功夫岂是这些恐怖分子所能比较的,结果必然是完胜。战斗结束后,美方迫不及待的冲进小屋清点死伤,发现我方只有一名队员重伤(手腕在打人时挫伤),一人轻伤(帽子上的帽徽歪了)。而地上的还能勉强辨认出人型的尸体就多达17具,有些尸体的脸被揍的跟“布莱德利”碾过似的,已经无法辨认。这无疑让美国佬都大吸了一口冷气,他们由衷的赞叹道“幸好你们是我们这边的”。经历此事之后,我执法队员残暴的执法方式遭到了美方的严重表扬,联合国“扛把子”潘基文亲自飞抵巴格达授予我全队“杰出和谐勋章”。


我们在试验新执法手段的同时,也为世界和谐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全体队员的积极性得到了极大的调动,并且这种积极性也愈演愈烈。


两日后,大队长“梅王法”所领导的第一支队就肃清了卡哈迈因大清真寺周围方圆15公里内的所有违章武装分子,并铲平建筑17座,缴获皮卡33辆,打伤抵抗执法人员151人。在杀红了眼后,连路过看热闹的两只美巡逻队都给灭了上报功绩。联军总司令在欣喜的看到巴格达上空飘扬的和谐新气象正在逐渐扩大的同时,也忧虑误伤事件的频繁发生,为此特意通报全体驻伊美军,尽量不要出现在中国执法队员正在“工作”的场所,也不要出于好奇心而去拍摄他们的“工作”画面,因为这些不友好的举动很可能带来你们无法承担的后果。看来美国人民还是很明理的,我国人民要是能好好学习一下,我想会对我们将来在国内展开的亲民工作有很大的助推作用。


但既然我们的事业进行的如此顺利,为何又说“窘境”二字呢?那就要说起30分钟前发生的事情了。


今天,我们“河蟹”小队的巡逻路线是从梅丹广场沿拉希德大街直达共和国大桥,没想到巡逻到一半时,队员“张狂”发现一推三轮车的老头形色匆忙,再加之我们这个职业本身就对推三轮的有抵触心理,更加重了我们的判断。在尾随了几分钟后,对方发现了我们。看得出来,先是紧张万分,随后就是慌不择路,现在想来,可能是过于的惊慌,他竟然抛弃三轮,手持着AK-47,径直跑向旁边的美第三机步师指挥所寻求援助。


随后,美军的岗哨发现了那个持枪老头,先是诧异,当看到拿着钢管的我们向基地的方向大步跑来时变成了惊慌失措,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就开枪射击。说真的,我要是说我们这几个人,能仅持冷兵器就闯入美军基地如入无人之境,那是在吹牛B,但至少能做到最基本的防御。可就在此时,我们的身后突然出现了近2000名武装分子,他们大声的叫嚷着“跟美国人合作干掉这些城管!”以及“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等口号,开始向我们开火。而美国人那边也因为分不出谁是武装分子谁是城管执法而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我们几个队员只好躲进战场中间的几个报废汽车里等待救援。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眼见着身边还能喘息的同志越来越少,有一度,我真以为自己会在异国的土地上倒下。但就在近乎绝望的时候,一声如春雷般的怒吼给我们带来了生的希望——两位队长带着大部队赶来了!随着一声“兄弟们!给老子打丫挺的!”,同志们自然分成两队,一队怒扁武装分子,一队狠削美国佬。那真是犹如下山的猛虎,遇水的蛟龙。你看那钢管、铁锹、板儿砖、折凳、马扎儿,在此时此刻都变成了神兵利器,削瓜切菜的上下飞舞。那真是紫微微,蓝哇哇,霞光万道,锐采千条,肩宽背厚刃儿飞薄,杀人不见血光毫。好似常山赵子龙出入百万军中取上将之首级如探囊取物一般。再看大队长,也身先士卒,一边挥舞着车轮板斧,一边大喊道“梁山弟兄皆尽在此,尔等狗官,还不快块闪开!”(摘自《水浒传》劫宋江刑车那段~)那气势,那身段,贴上胡子就是李逵呀。


此时副队也忙得不可开交,手使一套六合枪,“何为六合枪?分内三合,外三合。这内三合?心、气、胆。外三合?手、脚、眼。哦?眼与心合,气与力合,步与招合。有赞为证!怎么说的?一点眉攒二刺心,三扎脐肚四撩阴,五扎磕膝六点脚,七扎肩井左右分。扎者为枪, 涮者为棒,前把为枪,后把为舵,大杆子占六个字。迸、拔、压、盖、挑、扎”(……对不起,跑题了,串儿到《大保镖》哪儿去了……),反正就是厉害呀!


果然不出三分钟,武装分子全面败退,而美第三机步师这个编制,也从美战斗序列中永远消失。事后美方虽然严重抗议和表示密切关注,但私底下还是对我城管人员的战斗素质进行了仔细研究,据说明年起,西点军校将开设“中国城管执法的历史与手段”课程,好应对将来可能同中国的武装冲突。这也从另一个方面验证了我们的工作方式是****的,是八荣八耻的。


短暂的伊拉克执法的日子已经过去了,有艰难,有困苦,但也有欢歌和笑语,当然更多的还是对祖国小商贩的思念。从这次任务中,我更加体会到文明执法的意义。既然选择了城管这个职业,就要做一名好的流氓,遵守江湖上的职业道德,只有这样,才对的起身上这身儿 “皮”,才对得纳税人的钱。




作者后记:对于天门城管事件,我没有什么多说的。但当知道魏文华是被数十名城管人员围殴致死的时候,我突然想起了曾经看过的一期《Discovery》,讲的是狗的群体攻击性,当一只狗出现在人类面前时,它并不敢怎么样,顶多是叫唤两声,而当狗越聚越多的时候,情况发生了逆转,它们仿佛互相鼓励,互相衬托似的,越来越凶,直到有一只扑向人类时,其它的也就完全失控了。我看~挺像的。


【 】此标识为论坛公告专用 下次请勿使用 非军团原创 只能加[原创]标记


【博客证明原创:http://blog.sina.com.cn/u/1192735730,请版主检验】

本文内容于 2008-1-27 16:57:49 被紫藤花儿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