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雪行淋漓湖

历来有远景近邻之说,总觉得好风景总在远处,所以听景比看景更令人心存期盼。或许缘于此,所以周围的很多地方忽略了,比如淋漓湖抬脚就能去的地方,却难得起兴去看看,更甭说是雪里寒冬的季节了。然而今年最该忙碌的年根底我是真的去领略了一翻雪中的景致。

说起淋漓湖,在我居住的地方,是值得一看的景点之一,虽然不是什么名湖,单凭它镶嵌在山颠之故,又被环绕在群山之中,湖虽不大,却也婉约有致,被誉为“山中明珠”,在当地,也是值得劳动脚步的一个地方。当地人一般夏天去的多,因了夏天水流蜿蜒从山外人家至湖,水流不断,平添了许多沿途中的村舍山野风光,而春天则是萌动的气息如脉搏蔓延直抵湖心,秋天至此则又是绚烂多姿,果蔬枫红,庄稼遍布,衬和了苍松茂枝,景色是又别致了几分。相比而言,这里的冬天干涩了些,萧条了些,又静寂了些。唯有雪来得时候,冷寂中灵魂才透彻明净起来。我在这样的雪天去了淋漓湖,不是一人,是随那些喜欢走近山水的外区的野驴们探访雪中的淋漓湖。

今天的路线没有循着我们所熟悉的线路,而是从淋漓湖背面的山巅而下,沿着淋漓湖的源头,在山涧中寻路而行。同行者14人,孩子近半。沿途的雪被两边的山封住,厚厚的丝毫没有融化的迹象,安然的附着草丛,石间,水上。脚踏上去,只有咯吱咯吱的声音,择路而行的时候,由不得你四处观望周边的景色。然而不见踪影的鸟鸣声却清晰地穿越出来,停下来四处看时惟见两侧山上的林木,山上的树木已没有了积雪的装点,松树越发的苍翠,而枯萎的黄栌的叶子却蜷伏在枝头,经了秋冬的摇落固执的没有掉落的意思,倒是经雪的滋润,叶子少却了些干涩,有了丝毫的温润感。树下的雪散漫不拘,被风吹得厚薄不均蛰伏在树下,雪草相间,在树的遮映中很有些点缀的味道。红黄白绿的色调,无疑中构成了含蓄蕴集的画幅,尤其是远看,错落有致色调层次浓淡相宜,不吸引视线似乎不太可能,何况还有鸟的鸣叫。然而沿途的景色脚下也是不容忽视的,在草丛中试探着落脚,在顶着雪的石头上颠试然后迈步,无形中给行者增添了一种跋涉的味道。尤其是孩子,即使这样的择路而行,蹦跳的欢快是不可少的,伴着不时地欢呼,定能给你许多惊喜地发现。那悬在雪中的大石头,那伸出积雪的枯苇,那被雪掩盖的草丛,不慎间就会让人悬空而入……最让我们惊喜的是发现一直在水上走,当看到清澈细细的水流从雪中裸露出一点点,然后看着它们在冰下自由流淌,绿绿的水草摇曳的姿态紧贴着带有花纹的冰面,那种严寒中的生命的流动总是给人些许感动和愉悦。孩子是无心体味这种细微的韵律的,往往恶作剧地用手杖戳开冰面,或者拨开水流周围的雪,就有了些相融的本真。那些裸露而又被雪装点得石头,不再是刚硬的拒人之外,因了雪似乎灵秀了许多,冰石相间中,晶莹灵透,而石根下的水流冲撞把生命传输给这片寂静,虽然微弱,毕竟被我们听到,被我们看到那些不曾停滞的冰雪下的水流。而这些水流和淋漓湖是一脉的,它们的终点暂时搁浅在淋漓湖。我们也正是循着它们来到了淋漓湖。

细说淋漓湖,曾有个美丽的传说。传说这里曾是一条沟,名为“邻里沟”。有一年小青龙触犯了东海龙王,遍体鳞伤被扔进沟里。有个樵夫遇到揣进怀里带回家,在炕头将它暖了过来,并服药疗伤,小青龙苏醒后对樵夫说“你救了我,是我的恩人,以后又什么困难到沟里找我,我会尽力帮助大哥。”第二年,这里大旱,终年未见雨滴,庄稼眼看要旱死了。樵夫来求小青龙救这里的百姓,小青龙很为难,但最后犹豫着说“即便再犯一次天条,我也豁上了”。当天夜里,下了大雨,庄稼活了,老百姓得救,但小青龙因私自行雨,被龙王知道后,用32把金锁将小青龙锁在林里沟顶的砬子里,想困死它。秋天这里又是大旱,人们恨透了龙王,扒了这一带所有的龙王庙,龙王大怒,把半个东海的水泼在这里,眼看水漫群山,老百姓就要遭受大劫,小青龙便从砬子里伸出头来,张开嘴,一气把半个东海的水喝了个干,免了一场灾害。此后,小青龙怕老百姓再遭受水旱灾害,便把肚子的水,慢慢从砬子里吐出来,,水就这样淋淋漓漓、哗哗啦啦地早晚四季流淌不息,汇集到林里沟,后人们改名为“淋漓湖”。虽然是传说,但水流的源头确实是从那些石头旮旯的山涧中而来,形成了此地优美的湖光山色。

这里的湖光山色随着四季各有特点,当今天我迈进淋漓湖时,平整的雪如素缎覆盖,整个轮廓婉转地嵌在山中,虽然少却了水流的清丽摇曳,却多了严妆淑静。孩子们是跳跃着跑进湖中的雪上,而我们也掩饰不了兴奋,紧步扎进湖上的冰雪中,无所顾忌地跑,走,跳,滑,倒退正着,脚印就散布在雪中了。用手杖划一道长长的竖线,画一个大大的圆,对水的恐惧早抛到九霄云外,然而也免不了用手杖用力戳戳冰面,厚厚的冰纹丝不动,把耳朵贴近冰,却隐隐地听到水流声,这声音和来时路上的小溪冰下的水不同,那溪水甚至带了些欢快,而湖中的冰下的水沉闷了许多。打雪仗似乎是免不了的,大人孩子的性情在这点上没有多少保留,只是孩子可以在冰面上任意的滚动,全然不怕成了雪人,这点我们是做不到的,或者说成人的眼中, 冰雪更多的是追寻一种记忆,不管是打雪仗,在雪地中漫步,或者听水流的声音,是在记忆的脚印中找寻,找寻走过的路,找寻在淋漓湖水面上乘船时的记忆。孩子则是不同的,他们的世界中只有纯净,水就是水,水给与他们水的快乐,雪就是雪,雪給予他们雪的记忆。

难得在湖面上放肆一次,拍照自然是不可缺的,单就雪中的快乐已足以将镜头摆弄的忙碌不堪,更何况趴着、滚着、坐着、站着更不在话下,这种气氛也触动了湖中的水,或者打破了它们安详的沉寂,偶尔会听到咔嚓一声沉闷的声音传来,会惊得胆小的孩子倒转身后退几步。沿着湖面转过山侧,豁然开朗,这是我们所常见的湖面,这里水深达30、40米,因此这里的冰面单薄些,不敢再上面放肆,远处的湖面在太阳的照射下已隐现断裂线,只能沿着湖边溜着冰,曲折的脚印疏密不整的留在湖面上,而饭后,那些脚印渐渐看不见,湖面错综的断裂线被水浸透地清晰起来,从高处看湖面,素面的绸布中织就成交叉的斜纹,冰面不再是平整的单调,和远处那些我们所留得脚印形成了一种对比,似乎把一种记忆雕刻了起来.水流、冰雪的记忆,与淋漓湖有关的记忆或许又增添了一层.心中的淋漓湖不再是春夏秋的风景,还有冬季的景致,在今天的冰面上完满起来。或许如此,多少年后追寻记忆时,才不觉得残缺了哪个季节而遗憾,犹如人生,最完满的人生应该是酸甜苦辣的融合,艰难的也许苦涩,但如果不经历就是一种残缺。幸福和苦痛的糅合才是一种生活的味道,才是最丰富、最浓烈的人生的味道。

本文内容于 2008-1-27 12:14:41 被小径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