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者和愚者


眼前,大路小径纵横交错,如一张令人迷惘的网。

人人都得走过这张网。

一位智者和一位愚者走到了这张网跟前。

智者弯下养尊处优的身子,显出颇有教养的神情,从容不迫地理起网来。他要找出一条路,走过那张迷人的网。

愚者停下脚步,四下打量权衡之后,果敢地跨出脚步,向那张网走去。他要踩着那张网,朝着自己的目标,走出自己的路。

多少时间过去了。

愚者已衣衫破烂,身上带着血痕,那张网却已在他的背后。由于踏出了一条新的带血的路,那张错综的网更显得错综。驻足回眸,他如行者从容地整理着自己的衣衫,又准备踏上新的旅程——尽管路上布满荆棘。

智者仍在那张网中小心翼翼地理着,在寻觅着别人走过的路。




贤人和青年



一位年轻人拜访贤人求教智慧。

“年轻人啊,请随我一起来。”贤人这么说着,默默地向附近的湖走去。

走到湖边,贤人毫不犹豫地跨进湖里,向湖的深处走去;年轻人无奈,只好跟随在贤人后面。

湖渐渐深起来,水浸没到年轻人的脖子,可是贤人毫不介意年轻人那恐怖的目光,走得更远了。水终于浸没了年轻人的头顶。不久,贤人又默默地转回身,回到湖岸边。

上岸后,这位贤人用揶揄的口吻问年轻人:“潜入水下时,你有何感觉?除了想上岸之外,还考虑别的事吗?”年轻人立即答道:“我只想得到空气。”

贤人慢慢地训谕道:“正是如此啊!要想求得智慧,就要像沉入水下时想得到空气一样强烈,才能获得啊。”



浮世绘


幼 稚


刘某供职的企业面临破产,见市报上刊登《公开选拔科局级领导干部简章》后,便找为官多载的大学同学商量,准备报名应试。不料,对方睁大醉眼惊讶道:“老兄啊,都快四十的人了,怎么还像学生一样幼稚!”


羡 慕


某厂家属区,有几百户人家。程家、徐家曾因孩子考上名牌大学、博士生而成为公众羡慕的对象。近年来,大家谈得最多、最为羡慕的要数李家了。原来,李家姑娘婷婷被外商所包,在开发区购置了豪华别墅,有轿车、用保姆,每月还给下岗的父母2000元。


划 算


张科长贪污公款10万元,案发后,拒不退脏,被法院判了10年徒刑。有人为他打起了算盘:“花两万打点,可按《刑法》规定减刑5年,一年还能赚一万六千元,上班、打工也挣不了这么多,划算!”


释 疑


耿某原是国企厂长,深受职工爱戴,事业兴旺之时被局长撤换了。几年后,该企业改制,局长出资买下了。他三顾茅庐、出重金聘请耿某出山做厂长。耿大惑不解。局长道:“实不相瞒,过去我要的是经营领导的厂长,现在才要经营企业的厂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