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年前美俄建交的曲折:俄国拖26年才承认美国

美国独立后,俄罗斯是欧洲很晚一个与美国建立外交关系的国家,两国建交过程也十分漫长而曲折。


俄国拒绝出兵赢得好感


1775年4月19日,列克星敦枪声揭开了北美独立战争的序幕。同年9月1日,英王乔治三世致函沙皇叶卡捷琳娜二世,请求她出兵2万人到北美协助英国平乱。可是俄国认为,北美的独立已经不可避免,恰可借着这个机会来削弱传统强国英国。因此,在10月份的回信中,叶卡捷琳娜毫不犹豫地拒绝了英王的要求。


1778年,英国又提出了与俄国结盟的要求,但俄国回答说“俄英两国在这个时候结盟根本不合时宜。”英国随后提议的《共同防卫联盟条约》,也被俄国以“这一条约与当前的战争毫无关联”为由挡了回去。英国仍不死心,1779年11月再次请求俄国女皇动用海军,但结果还是让英国失望。1778年3月,叶卡捷琳娜发表武装中立宣言,明确反对英国的海上霸权。1780年,在俄国的组织下,欧洲成立了武装中立联盟,在相当程度上钳制了英国海军对中立国商船的行动。这对美国非常有利,因为美国人所需要的军用物资正是通过这些商船运来的。


初期建交尝试未果


北美殖民地最早的外交机构是1775年成立的“秘密通讯委员会”。该委员会的目的就是“与世界各地的朋友建立联系”,在战争中争取援助,并获得国际承认。大陆会议的决策者创造了后来被称为“民兵外交”的外交方式。这种外交方式的做法是:不顾过去的外交惯例,凡是美国愿与之发生关系的国家,美国都派驻使节,而不管这些国家是否同意。


出使彼得堡的是戴纳。戴纳之行,是美国要求美俄建交的初步尝试。


1781年8月,戴纳来到彼得堡,但等待他的却是尴尬的情形:在长达两年的时间里,戴纳根本没有机会见到沙皇叶卡捷琳娜二世,戴纳只好于1783年8月启程回国。1794年11月,华盛顿总统又任命拉塞尔为美国驻圣彼得堡的领事。但当拉塞尔来到圣彼得堡时,俄国却拒绝承认其领事身份。吃了闭门羹的拉塞尔只好去当地一家美国公司打工。


对于俄国人的忽冷忽热,美国感到迷惑不解。实际上,天真的美国人误读了叶卡捷琳娜。女沙皇对美国的友善只是出于对英国的牵制。况且美国革命中要求的自由、民主观念,也与俄国的政治理念完全不合。


首脑通信打开建交大门


19世纪初,美俄贸易不断发展,带动了政治关系的升温。新上台的沙皇亚历山大一世对与美国建交表示出极大兴趣。他专门同曾是其老师的瑞士人哈普探讨了如何与美国新任总统杰斐逊建立私人联系的问题。哈普辗转将沙皇的这一愿望转达给杰斐逊。1803年4月,杰斐逊正式任命哈里斯为美国驻圣彼得堡的领事。10月,哈里斯到达俄国。同月,沙皇颁布了承认哈里斯作为美国驻圣彼得堡领事的敕令。


1803年“费城”号事件进一步推动美俄关系发展。10月31日,美国“费城”号军舰被土耳其治下的的黎波里扣押。哈里斯临危受命与俄国政府交涉。在哈里斯的请求下,亚历山大一世命令俄国驻伊斯坦布尔大使照会土耳其外交部,要求的黎波里立即释放被扣押的全体船员,归还被劫持的舰只。问题很快得到了解决。


对于俄国人的相助,美国总统迅速做出回应。1804年6月15日,杰斐逊写信给沙皇亚历山大一世,对俄国的友好调解和美俄贸易的顺利发展一并表示感谢,并建议“两国制定条文准确而具体的商约”。而亚历山大一世回信说:“在行动方面,我同意您的意见。”两国首脑的通信,打开了建交的大门。


陆海封锁促成建交


1804年,拿破仑占据了欧洲大陆的半壁江山。为压迫英国投降,拿破仑颁布了大陆封锁令。而英国做出报复决定,于1807年制定了海洋法令,进行海上反封锁。英法互斗,间接损害了美俄两国的利益,促使两国进一步接近。


1807年,美国驻英大使门罗向俄国驻英专使阿佩洛乌斯表达了两国建立外交关系的愿望。俄国政府对美国方面的建议做出了积极回应。1807年10月,俄国通知阿佩洛乌斯:亚历山大一世同意美俄建交。


1808年8月,杰斐逊任命肖特为美驻俄国全权大使。1809年4月,沙皇任命帕连为俄国驻美大使。


一切似乎进展得十分顺利。但1809年春,肖特却接到通知,美国国会参议院否决了对他的任命。新当选的麦迪逊总统重新任命约翰·昆西·亚当斯为驻俄大使,但也遭到了参议院的否决。6月27日,美国参议院最终批准亚当斯为美国驻俄大使。至此,两国互派大使,完成了建交的艰辛历程。


从1783年美国独立到1809年俄美最终完成建交,俄国拖了26年才承认美国主权。而100多年后,从1917年俄国布尔什维克夺取政权到1933年美苏建交,美国拖了16年才承认苏联,历史出现惊人的相似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