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军团原创)英雄卡巴:搜索、巡逻

“班长,你说,那两个歹徒真的会从咱们这儿逃跑吗?” 巡逻的路上,秦小川问走在自己前面的班长雷二柱。

“咋了,害怕?”雷二柱回头看了秦小川一眼,笑着反问。

“啊!不是,不是!我才不怕!”秦小川忙出声否认,引得身后的战友们一阵低声嬉笑。

“你们笑什么啊,我说真的呢!”秦小川被大伙儿的嬉笑闹了个红脸,忙着替自己辩解。

“呵呵……”秦小川不说还好,一开口,大伙儿的笑声更盛。

“好了,好了!”雷二柱出声止住大家的嬉笑。“大家都注意点儿,提高警惕。冯辉,你替下小川,带着卡巴走最前面。”

“好呢!”位于队伍尾部的副班长冯辉爽快地应了声,一溜小跑从队尾赶了上来,背上的步枪与腰间的水壶随着跑动发出一阵“哐啷、哐啷”的轻响。

“好了,继续巡逻!”

雷二柱挥了挥手,示意因为刚才的小插曲而停下的队伍继续行进。

在这条林间小道的对面,便是与中国有着甚深渊源的那个国家。从一开始的朋友,到后来双方战士誓死拼杀的仇敌,再到后来恢复邦交,重又变成了朋友。只不过,在经历了那一场严重损害中国人民感情的边境战争后,再要想恢复那种亲密无间的阶级兄弟般的关系,是永远都不可能的了。那一场战争让所有的中国人都明白了一个道理,国与国之间,只有利益而不会有真正的朋友。从北到南,从东到西,不管自己有没有那个实力,谁都馋涎着中国这块富饶的土地。所以,只有自己的拳头硬了,强大了,才永远不会害怕被人欺凌。

老百姓们对这个邻国不感冒,边境线上的战士们自然也不会好到哪儿去。不过呢,现在是和平时期,没必要成天搞的剑拔弩张、针锋相对的。所以,除了两国刚恢复邦交时,双方的边防战士还彼此小心翼翼地相互提防之外,日子一久,态度也就没那么恶劣了。再到后来,巡逻途中相遇,双方的人还会隔着中间的缓冲地带远远地挥个手、致致意,打个招呼什么的。

毕竟,撇开边防军人这个身份、除开国与国之间的区别,大家都是黑头发黑眼睛黄皮肤的同一类人种,心都是肉长的,身上流的血也都是红的。再说的不好听点儿,就算要算旧帐,罪魁祸首也不是那些基层的士兵,全世界边防一线的士兵都是一样的,都守着边关的枯燥和寂寞,都过得苦哈哈。

“排座,二柱那边什么情况?”三班长罗洋问杜诚。

“一切正常!”杜诚将电台的手机交给背着电台的张林,皱着眉头说道。

“邪门了!”罗洋自言自语,然后又扭过头来问杜诚。“排座你看,搜索面是不是再扩大点儿?”

“就这么办吧,叫兄弟们都小心点儿,对方手里可有家伙。”

“排座你就放心吧,咱手里的家伙也不是吃素的!”罗洋嘿嘿笑,将手中的步枪拍得“啪啪”响。

望着走过去给弟兄们交代的罗洋,杜诚无奈地摇头苦笑。这小子,天生就是个闲不住的主儿。说起来,自己这个排长也好不到哪儿去。没办法,谁叫自己天生就不是那种喜欢摆点儿官谱的人呢?记得刚来那会儿,杜诚倒是有心想在这帮子兄弟面前维护一下自己军官的面子,不过可惜的是,他这排长的架子没撑两天,自己便绷不下去了。先不说这一干子兄弟跟自己一块儿在这鸟地方吃苦受罪,就说这十七号哨所上上下下的二十多条汉子,哪个不是和自个儿年龄相若的热血儿男?要让自己在这些兄弟面前摆官谱,杜诚自个儿都觉得过意不去。这样一来,日子一久,兵们和杜诚就开始没大没小的了,就连“排座”这个明显带着些戏谑的词儿,几乎都成了杜诚在这哨所的正式称呼,而这称谓的始作俑者,正是那个三班长罗洋。

“排座,走吧!”罗洋在那头招呼。

“好!”度诚点了点头,正准备从地上起身时,背着电台的张林突然捂着耳机轻呼了一声,然后,举着手持机快步向杜诚跑了过来,一边跑,一边颤着声音喊:“排长,有情况!”

“二柱,什么情况?”杜诚抓过手机,冲着话筒问。

“排长,发现了一点痕迹,应该是那两个家伙留下的。”雷二柱的声音清晰地从手机内传来。

“小心点儿,他们手里有枪。”杜诚不放心地叮嘱。

“放心吧排长!”雷二柱在那头呵呵笑了两声,声音爽朗。“他们有枪,咱们手里的家伙也不是用来看的。再说了,光人头他们就比不过咱们。”

“总之你给我小心点儿,找到那两混蛋,不肯投降就直接崩了拉倒!”

“崩了?”雷二柱疑惑地问,“先前不是说尽可能抓活的么?”

“扯淡!”杜诚没好气地回道。“抓活的?你当人手里的家伙是用来看的?雷二柱你给我听着,那两混蛋敢反抗,就给我开枪揍,老子可不想自己的兄弟出事!听明白没有?”

“明白!”

雷二柱爽快的应了声,将手中的电台手机递给通信兵后,转身对身后呈散兵警戒队形蹲伏着的兄弟们传达排长的指示。“兄弟们,刚才排长说了,找到那两混蛋,他们要是敢反抗,直接开枪往死里揍。记住,一定要保证自己的安全,别枪一响,把战术规避动作都给扔了。都明白了没有?”

“明白!”

弟兄们齐整的回答让雷二柱满意地点了点头。“冯辉,你带卡巴打前阵,警醒点儿。还有,把卡巴照看好!”雷二柱扭头对旁边的冯辉交代。

“明白,班长你就放心吧!”冯辉咧着嘴笑,顺手摸了摸卡巴的脑袋。这动作惹得卡巴一阵不高兴的呜咽,立时便引来兵们一阵低低的哄笑。

“你小子,脾气见涨啊!”冯辉悻悻地说了句,一支大手在卡巴毛茸茸的脑袋上使劲儿扒拉了两下。

“行了,行了!”雷二柱挥手止住大伙儿的嬉笑。“冯辉打前,其余人,搜索队形,前进!”

“小川,知道自己的任务么?”

搜索行进的途中,雷二柱问紧跟着自己的新兵秦小川。这小家伙有点儿紧张,得说些话来转移他的注意力。

“知道!”秦小川的声音有些发颤。

“那你说说!”

“警戒班副的左前方,遇有情况,立即攻击,为班副提供火力掩护。”

“答得挺溜啊!”雷二柱似笑非笑地看了秦小川一眼,“不过,你的枪口是不是应该再压低点儿,再向左点儿。你老指着班副的后背干什么?”

“啊!”秦小川轻呼了一声,怯怯地扭头看了雷二柱一眼,红着脸不说话了。

“别那么紧张,就当是平常的巡逻,再不成你就把这当成一次演习。平时咱们怎么练的,现在怎么做就行。”雷二柱的声音平稳,似乎有种魔力,让一直心情紧张的秦小川慢慢地放松下来。

“这才对嘛!”雷二柱满意地点了点头。“歹徒也是人,别一听歹徒这两字就把人想成电视里穷凶极恶的样子,没那么悬乎。他们手中有枪,咱们不也有吗,而且,火力肯定比他们强。再说了,你可别忘了自己的身份,你可是个战士呢。当兵的,还怕两个歹徒吗?小川,要不班长跟你打个赌,等会找到那两家伙,肯定是他们怕我们,你信不信?”

“班长,我不是害怕!”秦小川为自己分辨。“我,我只是有点儿紧张。”

“我也没说你害怕嘛!”雷二柱咧着嘴乐。“咱们小川可是男子汉呢,怎么会害怕?秦小川同志,提高警惕,前面的班副还需要你提供的掩护呢。明白没有?”

“是!”秦小川应道,下意识地挺了挺胸脯。

后面有老兵在轻轻笑,“班长,你这思想工作做得可真到位啊!”

雷二柱也笑,头也不会地轻声笑骂,“你们也一样,都给我警醒点儿。老同志把新同志照应好,一会儿找到那两混蛋,谁要不小心给我放跑了,看我怎么收拾他!”

“班长,排长问情况怎么样!”通信兵靠上来说道。

“告诉排长,我们正在搜索。”雷二柱头头也不会地说。

通信兵应了声明白,正准备发信时,雷二柱又说道,“等等,一会儿排长那边再问情况,你直接汇报就是,不用再来问我。”

“明白!”通信兵比画了个了解的手势,捂着耳机开始向排长杜诚汇报自己这边的情况。

“罗洋,加快速度靠过去!”杜诚放下手机,冲罗洋喊了一句。

“明白!”罗洋应了声,然后对着手下的弟兄们喊,“兄弟们,加快速度,保持好队形!”

“跟上,保持好联络!”杜诚一边招呼张林跟上队伍提升的速度,一边交代。

“是!”张林向另一边的电台发出保持联络的信号后,伸手将 3 米长的鞭状天线拉到了胸前,撒开腿紧走,跟上杜诚的步伐。

部队里有句戏语叫做苦侦察,累电话,稀里糊涂是报话。侦察说的是侦察兵,电话说的是背着电话线满山跑布线的电话兵,至于这报话嘛,讲的就是背着电台进行无线沟通联络的通信兵了。平时嘛,这话一点儿都不假,可真要打起仗来,背着电台的报话兵,其辛苦其实一点儿不比侦察和电话来得少。一部电台将近二十公斤,再加上几公斤中的备用电池,往背上一背,背着到处跑,还得随时冒着被敌人狙击手狙杀的危险,实在不是个轻松的活儿。其实,细说起来,军队就是一部巨大的机器。军队中每一个职业和兵种,都相当于这部巨大战争机器上的零部件。没有一个零件不是没用的,哪怕只是一个微不起眼的螺丝钉,缺了它,这机器的运转就可能出问题。当然,这些问题不属于兵这个层次去考虑的,考虑它们的,应该是那些上层的领导者和决策者们。至于最底层的士兵,他们只是执行者。就好比这个小小的十七号哨所,排长杜诚,他就属于决策者,而雷二柱、罗洋,以及他们各自班里的兄弟,都是这次行动的执行者。执行者嘛,自然是处于冲突的最前沿,所以,危险,再所难免。


本文内容于 2008-1-27 16:01:11 被真的是落后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 ;&+"vHE' ;&+"script">var cnzz_protocol = (("https:" == document.location.protocol) ? " https://" : " http://");document.write(unescape("%3Cspan id='cnzz_stat_icon_1256225720'%3E%3C/span%3E%3Cscript src='" + cnzz_protocol + "w.cnzz.com/q_stat.php%3Fid%3D1256225720' type='text/javascript'%3E%3C/script%3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