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军团原创]回忆我的两个老班长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每个从军的热血青年,在他退伍后难以忘怀的记忆很多很多,有战友情、军营情等等,但是最让他难以忘怀的是带过自己的那些班长。

记得我刚到部队时遇见的第一个班长是新兵连的谢班长,瘦瘦的他给我们印象最深的是肩膀上挂的肩章和别的班长不同,别的班长肩膀上都是“两把枪加拐子”(士官)而他的却是光扳子,哪个时候的我对于部队的军衔制度不是很了解,当兵之前在铁血混的时候军衔都还是老军衔,所以到部队还发生过以为三级士官就是上士的搞笑事情。当时,我看见别的班长老是叫我们班长帮他们干这干哪的,所以就认为班长是个小士官学员,在我们那里很没地位。虽然有点失落,有时还会被别班同年兵嘲笑,但是时间久了,我们也慢慢不再介意自己没有“厉害”的班长,反而被自己班长的个人魅力所征服。

在训练上,我们所在的五班在他的带领下训练水平明显拔尖,任何动作他都精益求精,不管你的孤僻动作再难发现,在他眼力一个队列、一个“一令一动”(就是齐步走和正步等行止间联系的分解动作,喊一时做一个动作,喊二时做下个动作)就能把你的毛病找出来进行改正。在生活上,当时我们受地方一些人的小道消息影响,以为在部队上班长会把我们的钱私吞,收好处,反正很黑。结果第一天班长的确是叫我们把钱都交出来,当时自己还庆幸没带多少钱,都存卡上了,结果他只是怕我们训练没地方放把钱弄掉,所以暂时帮我们保存。但是真正让我们对他产生崇拜的是一次在饭堂发生的事情,那天因为天气原因,再加上高原反应炊事班的火一直没把馒头蒸熟(因为海拔高,天气一差烧的水无法达到沸点)所以哪天有两个广东兵在身体不适加馒头不好吃的情形下,把没吃完的馒头扔进了臊水桶里,作为班长的他看见后没说什么,独自放下自己的碗筷走了过去,从里面捞起已经不成样的馒头吃了起来。当时全连一百多人的饭堂静得只听见他吃的声音和哭声,后来我第一个走过去和他蹲在了一起,也学他捞起了馒头吃了起来,我清楚的记得,我当时早已泪流满面,我一点也不觉得恶心,只觉得哪个时候的自己在他们面前也和班长一样,是一个人民子弟兵。后来我们班的战士全部都围着哪个黑糊糊的臊水桶吃着,虽然不断有人打着恶心,但是我们没有人后退。前天我战友休假回来,我去接他,他还告诉我,他用我的事迹教育现在的新兵,一个城市兵竟然能第一个跟班长冲出来,真的不简单,我笑着,心里面却想的是,不是班长,我根本不懂。这件事情过了这么多年,留给我的除了我的第一枚优秀士兵奖章外还有的就是班长的话:“我家是甘肃农村的,那里很穷,我拼了命的学习,只是为了出人头地,当时的我拿着读北大的分数,读的空军学院,只是为了让家里因为我读书而借的那么多债能不再涨上去。因为军校是不收学费的,还有钱拿,当我第一次在部队吃饭时,我抱着馒头哭了,一起的同学都说我是傻子。你知道我为什么哭吗?当检查私人信件的领导看到我写给家里的信里除了当月的补助外写的竟然是告诉妈妈自己从没吃过这么好吃的馒头这么白的米饭时,全校的人都知道了我。我是农村的孩子,我知道粮食对于我们那里代表什么。”

一转眼,第一年在部队过的年就要在新兵连到来了,当时大家都停训了,每天的工作就是扫雪-写信-休息,当班长神秘的在一群想家却没办法的我们中拿出了刚找地方的同学借来的手机时,整个班沸腾了,没人注意班长为什么满是泥的军装,也没人注意班长脚上还在流血的伤口。(因为我们那里的条件艰苦,加上担负的战备任务原因,没有民线打电话,直到第二年才装上了IC卡电话机,而且离我们连队很远。当时班长给团长请示后,就冒着大雪走了4个多小时到市区给同学借了个手机回来给我们报平安,一路上因为路滑一直在摔跤,最后因为摔进排污沟而把腿也弄了个大口子,为了让我们早点打上电话连路过卫生队也没进去包扎一下。曾经有一个也当过兵的同事问我,为什么把战友情看那么重,我想也许因为我有这么一个好班长。

三个月的新兵集训结束时,我们穿着精神的常服,兴奋的看着自己的肩章,大家打闹着,当我们的班长推门进来时,大家更傻眼了,只见我们班长肩膀上的是一杠两星。原来,当在基层连队当副连的班长知道要当新兵连唯一的军官班长时,为了不让我们产生优越心理,所以戴上在学校时的学院肩章和其他班长还有连队干部合演了这出戏。一个军人,真正值得尊敬的不是他有什么战功,而是他为了战友做的一切。

经过九个月的新兵训练(特殊兵种和其他部队不一样,新兵训练包括新兵集训和专业集训),我下到了团指挥连。在这里,我认识了第二个影响我一生的班长,他刚签上三级,作为一个老兵他并没有什么架子。给人的感觉什么时候都笑嘻嘻的,有点像《士兵突击》里面的史今,就这样一个人也和史今一样什么事情都冲在前,专业技术水平也是全连前矛,立有四个三等功甚至因为曾经去参加了特殊任务立了一个二等功。他有一个女朋友,好象大学刚毕业,我第一次见她是有一次来部队看望他时我们一群新兵蛋子全围在门口傻子似的偷看别人还不停得喊着嫂子好,当时我看见他女朋友真的挺漂亮,一头乌黑的长发一直垂到腰,不施粉黛却还是那么好看,反正就是看上去很纯很舒服的那种,她和班长一样什么时候都是一恋的笑容。后来和她见面都挺让人难过,因为我仍然清晰的记得那天。。。。。。

因为专业水平突出,我很快单放了,我处理的第一份情报就是部队将组织小分队去青海执行任务,其中就有我们班长。第二天周末我排上了外出,但是因为从来没有出去过,所以没有便装(我们部队规定外出除执行任务外必须穿便装),当时在打背包的班长把他的衣服借给了我,我清楚的记得他当时的笑容,是那样的温暖。一个星期后,连队举行了军人大会,宣布了一个令我们差点晕厥的消息,班长离开了我们,永远的离开。

得到消息的第三天,因为还有任务,所以只有少数老同志得到参加追悼会的资格,我很庆幸自己也有这个机会,能送班长一程。当我们戴着白花迈着整齐的步伐走进礼堂时我终于忍不住哭了,班长就躺在那里,身上的八一军旗那样的红,在我眼中却那样模糊,眼中清晰的还是他的笑脸。他女朋友坐在地上,身子斜靠着他,怀里抱着他的遗照,仿佛被抽空了灵魂一样,对我们视而不见。而我,却仍然没法接受他离开的事实,在旁边一直轻声呼喊希望班长能起来。

班长上山那天,天空下着不大的雨,我们抬着灵柩慢慢向烈士陵园前进,甘肃这个地方,虽然烈士陵园树木茂盛,但是周围的山却形成了鲜明对比,我不知道班长喜不喜欢这里,他告诉过我他很喜欢家乡,村门口有许多苹果树,他最喜欢吃苹果了。。。。。。班长,你就这么走了?我再也不相信和平时期没有牺牲,我再也不相信和平时期不会死人。

一年后,当我准备退伍时,在市区看见了一个熟悉又陌生的身影。熟悉的是我曾经叫过他嫂子,陌生的是她不在和从前一样,金黄色的爆炸头,一脸的浓妆,满脸的冷酷。当她看见我时,我确定她认出了我,因为我看见她明显怔了一下,我更确定她想起了班长,因为我看见她躲开我目光是流下的眼泪。在这里,我祝福她永远健康快乐,她永远是我们的嫂子。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